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最苦最累最难忘的新兵连

共 622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697929
  • 工分:227638 / 排名:70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最苦最累最难忘的新兵连

最苦最累最难忘的新兵连

辛集·赵宏雷

问:当兵生活最苦的是什么时候?

答:新兵连。

问:当兵训练最累的是什么时候?

答:新兵连。

问:当兵记忆最深的是什么时候?

答:新兵连。

吃得饱,饿得慌

小雷属兔,九一九演习那年入伍。小雷怀疑入伍造册的时候是不是把性别错写成了兔子,炊事班的饲养员误以为他爱吃萝卜爱吃菜。变着花样的来:

萝卜丝、萝卜片、萝卜条、萝卜块,凉拌胡萝卜、蘸酱大萝卜。

炒白菜、炖白菜、腌白菜、拌白菜,白菜炖萝卜、萝卜炖白菜。

好容易吃顿包子,还是白菜馅的。新兵连仨月,就吃过一顿包子。在那个年代,新兵连吃包子简直是炊事班的灾难。貌似是什么节来着,连首长下令改善,巧妇都难做无米之炊,更别说炊事班的那帮饲养员。只好不变内容变形式,尽管内容依旧是白菜肥肉丁,小雷一口气吞了八个,八一班机弹鼓那么大个的包子。

都说北方冬季缺菜,新兵连蔬菜奇缺,小雷运气好,那年大白菜丰收。一到部队就望见炊事班被层层叠叠的白菜墙包裹着,没上万颗也得有八千颗。听说这是为仨月新兵连按量囤储的冬储大白菜。小雷当场一阵胃酸,小雷河北人噢,南方兵,呵呵……

每天两大盆,中午一盆,晚上一盆,洗脸用的那种黄色搪瓷盆,炊事班也不怕拿混喽。

中午炒炒,菜多汤少。

晚上炖炖,菜少汤多。

先抢肥肉,再挑粉条。

白菜吃光,菜汤管饱。

头三天就反了胃,到后来随着训练量加大,胃口大开,刚勉强能凑合了,白菜还冻了,一煮出来酸甜口味。到最后白菜萎缩成了白菜棒棒,大家都不用再吃白菜帮子,吃菜只吃白菜心。

什么叫“白菜”,白菜就是白给都不吃的菜。

仨月过后,外出撒欢,小雷一老乡,皮衣专业户,先富裕起来的那种人,请小雷到当地最豪华的酒店开撮。飞禽走兽尸骸满桌,大虾都要点最贵的,服务员推荐最高档且雅致的“翡翠白玉荷包虾”。这个虾不是一般的虾,这个虾用白菜叶包起来蒸的虾……

“停!白菜?赶紧给我端走!”

不黑炊事班了,炊事班也不容易,小雷他们那个新兵连是规模空前绝后的加强连,空前绝后仅相对于小雷的军旅生涯而言。据说是因为半年前的九一九演习酝酿、预演两年之久,为了演出效果,好多老兵超期服役,演习结束后集中退伍,北京军区出现复员小高峰,新兵自然招的多。

(偷偷寻思:萝卜快了不洗泥,怪不得小雷这貂样也能混进北京军区。)

新兵连设四个排,十六个班,新兵一百六十多号人。炊事班却忘了给同步扩编,还是一百份饭菜的供给能力。后来才知道,更可怕的是:新兵连的炊事员没一个靠谱的,都是从各单位抽调。谁也不会把掌勺的大厨舍出来啊,基本上都是各炊事班原来的切墩专员,拿新兵练手来了。

吃饭的多,做饭的少,水平还洼的不得了。小雷他们私下喊炊事班的叫“饲养员”。

(偷偷乐:这算是骂谁呢?做饭的是饲养员,吃饭的是……)

经常见有老兵回忆说上世纪九十年代新兵连吃不上肉,我就不明白了,仨月,寒冬腊月高强度户外训练,吃不上肉,部队早垮了。新兵连那点肉,放到家里吃饭,估计嫌肥,都懒得吃。放到新兵连,不够吃倒是真的。而且“饲养员”甭管炒什么都炒的烂烂糊糊,似炖似烩似煮,无形且极咸。吃饭管饱是没问题,馒头米饭不用抢,不限量,热量供给算得充足。

营养也没问题:大肥肉片、炖鸡脖子、脊骨熬汤。

相比家里做的:炒瘦肉丝、鸡腿鸡翅、红烧排骨。

营养价值相差无几,价廉量大。凭心而论,新兵连吃油水比家里还多一些,但是,饭量增大的可就远不只是一些。

在家里,两个馒头吃不完。

新兵连,两个馒头吃着玩。再吃两个还不饱,吃到六个才算完。

吃饭吃的饱饱的,没过俩小时就饿的咕噜咕噜的。吃的饱,饿的快,饥饿感充斥着新兵连。

新兵和老兵的伙食费一样一样的,这规定很不合理。

新兵比老兵能吃,同样的训练量,老兵吃仨馒头,新兵能吃六个。差出来的那仨去哪找补去?只能从菜里面扣啊。

更大的不公平在于:老连队家底殷实,新兵连白手起家。尤其是小雷那个年代,部队经商自给,大多都有个小买卖,最不济也种个菜园,垒个猪圈。战斗连队不指望那点伙食费,新兵能吃到嘴里的就只有那点伙食费。那年头什么都涨价,唯独军费不涨,军队要让路,军人要忍耐。蔬菜吃师、团农场自产的大白菜,猪肉买最便宜的前膀,鸡肉只剩鸡脖子,骨头只有大脊骨。

连长、连副、指导员三大巨头吃小灶。排长一到吃饭不是去连部开会,就是公事外出。班长都有点吃不消,时不时回老连队去看望老战友,嘴巴油晃晃的回来。小雷他们呢,掰着手指头算,还有几天过年,还有几天下连。

总之,不是吃不饱,是:吃的饱,饿的快。新兵吃的多,新兵连家底薄。再加上那些切墩专员的水平,整的“饭汤能洗澡,米粒能打鸟,馒头能炸台湾岛。”

最苦最累最难忘的新兵连

小雷人生第一次打枪竟然是:

老班长拿出私藏的半箱子弹分给新兵打着玩!

考核打靶是新兵第一次实弹射击,也是绝大多数新兵的人生第一枪。心理素质再好的兵,第一次接触实弹,怎么也难免激动一下、哆嗦一下。解决的办法很简单:在那个人生重要日子到来之前,就先满足了第一次。

老班长叫来另一个老兵保驾,一个看着新兵,一个看着枪,枪摆在地上不许挪窝,上子弹、开保险一律老兵代劳。新兵能做的动作只有:趴到枪跟前,扣动扳机。打完,新兵撒手,走人,枪不许离地。小雷当时还想:至于的嘛,又不是地雷。

还是老班长好啊,现在部队新兵连的那些班长们是不行喽。小木头箱,小半箱子弹,足有大几十发。每人五发子弹打了体会,剩下的重点训练。老班长在战斗连队只是副班长,那个陪同保驾的老兵,才是真正的班长,老班长在战斗连队的班长。

新兵射击考核成绩是衡量新兵的关键指标,也是新兵连班长业绩的关键指标,同时也关系到老班长留队转志愿兵。

《士兵突击》中钢七连三班班长史今、副班长伍六一同时调到新兵连担任新兵排长、班长。三期士官资深班长担任新兵排长,二期士官副班长担任新兵班长正是新兵连的惯例,但真没见过把正副班长同时调入新兵连的。

投弹考核:假弹真投,真弹假投

小雷那些年,上级十分重视保护士兵的人身安全。对新兵连而言,最大的安全隐患是投手榴弹。一方面投掷距离是必须的考核指标,另一方面每名新兵必须投一枚实弹。

前提:新兵一人伤亡,全团成绩泡汤。

办法:上午扔教练弹,考核投掷距离。下午扔实弹,感受氛围不计成绩。

报告上写:某日组织实施实弹投掷考核。

实弹投掷场在山沟里,紧贴着悬崖边垒了一道一米来高的石头胸墙。新兵躲在墙后边,往山涧里扔。排长、班长一左一右,贴身护驾。如此严密的安全防范措施,当然是平安无事。小雷不禁想:这不糊弄事儿吗?这种投法,三岁孩子可能扔不动,六岁小朋友绝对没问题。

没处排的排长

小雷的新兵连有四个排长,同居一室。某一位排长好酒,另三位排长只好陪酒。小雷最深刻的印象是:快到饭点了,小雷肚子饿的咕噜咕噜,排长室的锅里咕嘟咕嘟,酒肉飘香,排座出门如厕,步履蹒跚红光满面酒气冲天。

班长一开始是和新兵同寝,后来新兵渐渐懂规矩,班长们就偷偷搬了出去。晚上搬出去,白天还把铺盖运回新兵宿舍以应付检查。新兵连没给班长安排房间,每个排有间俱乐部,班长们就在俱乐部临时架了张床。班长们才不愿意跟新兵同居呢,新兵拘束,班长也不随便。不能开卧谈会,不能加餐,不能喝革命小酒,尤其是老得在新兵面前装一幅一本正经的样子。

新兵们就开始睡不好觉了,训练还是那么累,恨不得倒头就睡。但十七八的年纪,整天没一分钟个人娱乐时间,拉屎都得掐点,宁可不睡觉。于是宿舍里渐渐开始有人开卧谈会,接着开始有人点烟,后来开始有人喝酒,最后开始有人赌钱,赌光人民币赌香烟,赌光香烟赌洗袜子,正准备赌裤衩的时候,班长破门而入。

老班长能不知道新兵那点小动作?

新兵蛋子还瞒的过老油条。新兵连绷那么紧,适当放水,搞点睡前小活动,二两小酒消化一身疲惫。开赌,那可就过界喽。

排长能不知道班长们搬家的事儿?

带新兵又累又烦,春节假期都没有,老兵更得有点个人空间个人娱乐啊。

连长能不知道排长们关着门喝酒?

都是干部,连长吃小灶,排长吃新兵灶,还不让人家自己改善改善。

其实说起排长,在新兵连,哪怕在基层连队里,小排叉子都是个没处排的角色。日常活动都是班长带战士。组织编制都是以连为单位,支部建在连上,炊事班建在连级,工作计划有连里的文书,生活安排有连里的司务长。大事儿找连长,小事儿找班长,没事儿找的着排长。

另外,干排长的都是刚从军校出来的小毛头。军校出来的毕业生,比地方大学的毕业生更书呆子。地方大学的大学生好歹还校内校外、大街小巷、男男女女满世界乱窜。军校比军营卡的还严,在基层连队,混到三年兵的时候,还有几分为所欲为的自由。军校生混到第三年,还跟新兵连似的被教官吆喝着。刚分到基层连队的小排长,有自知之明的,夹着尾巴做官,对老兵班长都客客气气的。有那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书呆子,真敢拿自己当干部,进步就得慢一点,跟老兵班长过几招之后,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新排长到基层连队一般都得客客气气的送走一批老兵,迎来一批新兵,才能找着点当干部的感觉。感觉找着了,威信树立了,排长也该挪窝了。排长一职应该是各层级军官中任职时间最短的职务。团职干部可能在一个位置上原地踏步十年,营职干部可能干一个位置七年八年,连职干部三年五年,当排长满两年就算进步慢的。

小排叉子在基层连队没处排,晋升空间倒是颇为广阔。人民军队军政两套体系,连长、副连长、指导员、副指导员,各级参谋、干事。小雷他们那个时代,机关大楼里管档案的、搞摄影的都是军官,都是小排叉子们梦寐以求的位子。比如说翻译,我军的翻译都是军官,甚至有很多是校级军官,美军的翻译多是士官,直到现在都是这样,看新闻的时候稍稍留意就一目了然。再有新兵连,美军都是士官训新兵,我军的新兵连配备和战斗连队一样多的军官。

新兵连的军官都是七拼八凑,连长、副连长、指导员分别来自三个不同的连队,都肩负着重要使命:给自己连队多弄几个好兵苗子。新兵连的班长们都是非常追求个人进步的的,想留队、想转志愿兵、想考军校,先考验考验你的带兵能力吧。新兵连的排长嘛,分不分好兵跟排长关系不大,排长的个人进步跟新兵蛋子关系更不大。别惹事儿就好,要想别惹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少掺和事,少干事儿自然就少出事儿。

最苦最累最难忘的新兵连

酒精考验除夕夜

除夕,餐桌上摆六个大洗脸盆,先排队,再吼歌,团长致辞,连长讲话,指导员再补充,饭前折腾足有四十分钟,开饭短短二十分钟,六大洗脸盆全部见底。坐个小马扎,挺直腰杆看春晚。小雷心里那叫一个凄凉啊,这就是年夜饭啊,这就是除夕夜啊,老子没兴趣看陈佩司,只要别在老兵眼皮底下,让我干啥都行。坐到平时回宿舍的时间,愿意看春晚的可以留下看电视,愿意回宿舍的可以回宿舍,除夕夜能给的只有这二选一的自由。

老班长示意大家都回宿舍。关门。掀开桌上的报纸。满满一盆凉拌花生、黄豆、芹菜,一大纸包猪脸猪杂,还有好几个罐头。最诱人的是一排白酒,一堆啤酒。班长云:能喝一斤的喝两斤,能喝半斤的喝八两,不会喝的现在学。那是新兵连最爽的一次,具体过程,全班十个人,有十个版本,唯一的共同之处是:小雷神勇!拽着老班长去楼道里喝酒到天亮。

小雷入伍前就已经是酒精考验,中学宿舍里都藏着小酒,每天熄灯抿两口。到新兵连,被戒酒了。除夕,好容易摸着酒喝,借酒以了思乡情,借酒以解新兵苦,直接喝到了第二年,在把同屋战友全部放倒之后,还意犹未尽,话也多了,嗓门也大了。为不影响大家的休息,老班长带小雷拿着酒到楼道里继续。河北北部地区的大年初一凌晨,在没有暖气的楼道里,裹着军大衣,喝着酒,说着话。后来小雷觉得很对不住老班长,自己喝多了话多,还拽着老班长冻了半宿。后来小雷才知道,宿舍的通宵除夕宴是新兵连统一安排的。怕一百多号新兵聚在一起情绪相互传染,一个哭,大家跟着哭。就由各班带回宿舍偷偷摸摸的继续进行,把新兵灌倒最好。那一夜,老班长得看着新兵的脸色,连长、排长们组成“灭火队”彻夜在楼道里巡逻,扒在新兵宿舍窗外“听房”。新兵连苦,带新兵更苦,老兵、干部带新兵就意味着春节无休。除夕夜,老兵、干部没人敢睡安稳。

幸福的连队

新兵连解散,小雷所在的新兵班全部分到老班长所在的连队。下连第一餐,连队宰了两头大肥羊。每个班一桌,每桌连骨头带肉装了冒尖的一大脸盆。守着一圈老兵,小雷还想矜持一下,炊事班长端着一盆羊肉挨桌转,一勺子足有半斤羊肉就扣进了小雷的碗里,纯肉没骨头。

小雷所部驻于河北省北部浅山区,自然环境特别适合养羊。连队除了应付检查的全军必备猪圈之外,主要的副业就是养羊,羊比兵还多。再就是养兔子,冬天留下几只种兔过冬,一开春,一窝一窝一群一群的成指数级扩编。羊和兔子最大好处是不跟人抢粮食,以兔子为例,喂草吃就行。但老百姓并不养兔子来补充厨房,因为兔子食量太大,用人力割草喂养兔子,人力成本得不偿失。对部队而言,多的就是人力,整建制上山割草,回营喂兔子,占用训练时间哦。三天五只兔子,五天杀三只羊,连队伙食油水十足,训练呢,不可能不受影响。反正小雷那个军费拮据的年代,首要问题是养活三百多万军队。生产经营是最重要的考核指标,其次才是训练。而对于训练的关键指标是安全,再好的实战练兵也抵不住一次事故。手榴弹按要求是要投掷实弹,但安全起见,就在悬崖边上往山沟里扔,这还是小雷三年军旅生涯中唯一一次实弹投掷。

最苦最累最难忘的新兵连

那年海湾沙漠风暴,那年九一九演习,那年苏联解体,那年小雷入伍。

1991年,海湾战争。大概是距离我国太远,没看清楚,军队依旧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1991年,九一九演习。技术装备比伊拉克军队落后一代,不知是示威还是示弱。

1993年,银河号事件。大概还是太远,正养羊喂兔子的小雷没听说有窝囊的银河号。

1996年,台海危机。小雷已经退伍,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不再提军队要忍耐。

1999年,使馆被炸。那些年,我们的军费两位数增长。

2001年,南海撞机。那年后,军队有了新口号:抛弃幻想,准备打仗。

多少年韬光隐晦,一次次忍辱负重。航空母舰有了,隐身四代战斗机有了,美国军舰还敢闯我12海里领海。南沙岛礁主权何在?

1985年,那里就只有一支中国军队——中国国民革命军。美舰畅通无阻。

1995年,那里就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美舰切进12海里,人民军队看都看不着。

2005年,那里就几百平米小碉堡,美舰切进12海里,人民军队至多能看到而已。

2015年,那里有了即将完工的机场,有了随时巡逻待命的战舰。

2025年,三沙设立防空识别区。

2035年,三沙市GDP超过香港市。

辛集·赵宏雷

QQ:44470463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9834112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43
      QQ:444704638
      2015/10/29 15:26:23

      热门回复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4140744
      • 工分:539431 / 排名:172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见过最苦的是外线通信兵,一个班八个战士,一人管理五十根电杆,生活用品是1号转到八号战士,当兵四年只认识前后杆的战友,自已种菜自已吃,星期天晚上开斑务会,是用电话一号杆发言,一至到八号杆发言。

      2015/10/31 14:41:11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373743
      • 工分:2897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个人感觉,当兵那两年多,最舒服的还是在新兵连。下连后训练比新兵连苦的不知道多少倍。

      新兵连苦,只是新兵时对军营生活还不习惯所以感觉苦。

      如果觉的当兵时比较苦,那就错了。我提干后曾到某部服役,参加过一次军区侦察集训,大约有六、七成的人在集训中有倒下的经历。感觉共军中再苦也苦不过集训队。

      我又错了一回。机关干部要下基层挂职一年,我被安排到最艰苦的远海守岛。训练倒不多,但生活条件太过艰苦。

      还有一次被选拨代表单位参加军区比武, 前后强化集训了半年多,那种把人逼疯的压榨式集训。一位同伴回来后很快就英年早逝,熬了两年多病号就过了。

      2016/11/25 14:44:3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373743
      • 工分:2897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平钟
      我见过最苦的是外线通信兵,一个班八个战士,一人管理五十根电杆,生活用品是1号转到八号战士,当兵四年只认识前后杆的战友,自已种菜自已吃,星期天晚上开斑务会,是用电话一号杆发言,一至到八号杆发言。
      这算什么苦的兵。

      举几个例子:

      沿海的一些小岛要有哨所,有些哨所是夫妻哨所,只有一个兵,然后老婆再随军。因为没有人替换,哨所里的兵最高的干到六期士官,现在是二级军士长。能干到这个军衔的服役己二十多年。

      高山上的观通站。

      观通站的干部基本是被处理或是新分配的干部轮换。一个观通站几个兵,24小时值勤,自己种菜,天天和云海相伴,补给每一个月送一次。干久了容易得风湿病和关节炎。

      国防战备仓库的勤务分队。库区不能有明火,饭菜都要用车推进来,半小时后都凉了。几十平方公里的库区里没有几个人住在里面,几个月才能到邻近的乡镇看看女人。不用说沉重的勤务工作。

      ………………………………………………………………………………

      共和国最艰苦的当兵地点就是雪山哨所和远海的岛礁。

      我曾被轮派到海岛上,在海岛上每天3斤的淡水配给,一两个月无法洗澡一次。我在岛上洗澡是等台风天气,台风带来雨水,积蓄到屋顶、沟渠里,才能借着这些水洗一次澡,洗掉层层盐渍的脏衣服,没下雨衣服就要穿一两个月没法换洗。

      从我下岛之日起,二十多年了,我再没有踏足过任何一个海岛,请我去旅游都不愿意去。

      2016/11/25 14:22:50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兵致敬。很实在的描写,也很幽默。

      当年以为新兵连里,新兵最辛苦。后来自己当了新兵班长,才知道,新兵连里班排长才是最辛苦的。

      2016/11/25 14:02:07
      左箭头-小图标

      看了这帖子想起来青春岁月

      这些年每每总想回部队看看

      2016/10/11 22:40:09
      • 军衔:武警中校
      • 军号:476296
      • 工分:81384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1981w
      我觉得新兵连是最幸福的,下了中队才知道新兵连的训练太小儿科了,什么五公里、体能、战术啥的跟本就是在玩。

      后来进集训队,感觉在中队太幸福了。

      教导队,NND,不提了!!!!

      16楼 赵宏雷
      老兵机动师?特勤中队?

      高中时代,有一看守所的武警准备考军校,到我们学校补习,正巧与我同寝。

      按照他的说法,武警守备中队、看守所这两类单位那叫一个舒服啊。福利还好的一塌糊涂,长年累月的地方军民共建,外出有方便,生活有补贴。

      例如:地方公安局某领导婚宴,看守所上尉随份彩礼,没时间去吃,随手就指派同寝的那位去吃一顿。哪叫部队啊,简直就一派出所。

      警卫勤务的特勤吧,应该算是,600个新兵里只有30多个进我们中队的,加强中队,一个中队180多人,NND不想回想,想想都是泪和汗,第四年兵连副班长都干不了,班长是少尉甚至中尉。

      2015/11/4 19:49:00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697929
      • 工分:227638 / 排名:7019
      左箭头-小图标

      14楼 1981w
      我觉得新兵连是最幸福的,下了中队才知道新兵连的训练太小儿科了,什么五公里、体能、战术啥的跟本就是在玩。

      后来进集训队,感觉在中队太幸福了。

      教导队,NND,不提了!!!!

      老兵机动师?特勤中队?

      高中时代,有一看守所的武警准备考军校,到我们学校补习,正巧与我同寝。

      按照他的说法,武警守备中队、看守所这两类单位那叫一个舒服啊。福利还好的一塌糊涂,长年累月的地方军民共建,外出有方便,生活有补贴。

      例如:地方公安局某领导婚宴,看守所上尉随份彩礼,没时间去吃,随手就指派同寝的那位去吃一顿。哪叫部队啊,简直就一派出所。

      2015/11/3 12:23:59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697929
      • 工分:227638 / 排名:701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风徐来
      新兵连是难忘的,但说不上最苦最累!

      部队是个大熔炉,新兵好比是一堆刚从地方聚来的杂铁,都还没扔进炉呢,顶多就算小小的锤练,哪支部队的新兵连都不会往死里训。走过军旅,回头看一眼新兵连,其实是最安逸的。后头才是大戏,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淬炼,杂铁也才能百炼成钢,也才明白什么是奉献,什么是苦与累!

      4楼 赵宏雷
      就像是跑五公里,军旅生涯中动不动就来一个,枪支弹药水壶背囊全负荷。新兵连是徒手轻装。

      但要说哪次最累,寻思的心都有,肯定是新兵连。

      13楼 内网大国
      我在新兵连的时候从来没有空手过,部队传统教育有个志愿军英雄,人称飞毛腿,英雄的传承就是飞毛腿。苦苦地我是非兵非官,结果是兵的东西我有,官的东西也有,步枪手榴弹背包子弹袋水壶外加手枪望远镜指北针数传电台和军用计算机。对外开放第一师,飞毛腿部队没有五公里,只有十五公里,穿过空军基地的时候必需还有冲锋过去。新兵连的留念就是左腿打了封闭还被人说平时当大少爷,到位部队吃点苦就不行了。
      196?

      如今,番号不涉密。

      新兵连真那么狠?

      我一直以为最狠的新兵连存在于石家庄陆院呢。

      我没经历过石家庄陆院,但相信任何一支部队的干部中都有石家庄陆院出身的。

      2015/11/3 12:17:48
      • 军衔:武警中校
      • 军号:476296
      • 工分:81384
      左箭头-小图标

      我觉得新兵连是最幸福的,下了中队才知道新兵连的训练太小儿科了,什么五公里、体能、战术啥的跟本就是在玩。

      后来进集训队,感觉在中队太幸福了。

      教导队,NND,不提了!!!!

      2015/11/3 10:48:51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风徐来
      新兵连是难忘的,但说不上最苦最累!

      部队是个大熔炉,新兵好比是一堆刚从地方聚来的杂铁,都还没扔进炉呢,顶多就算小小的锤练,哪支部队的新兵连都不会往死里训。走过军旅,回头看一眼新兵连,其实是最安逸的。后头才是大戏,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淬炼,杂铁也才能百炼成钢,也才明白什么是奉献,什么是苦与累!

      4楼 赵宏雷
      就像是跑五公里,军旅生涯中动不动就来一个,枪支弹药水壶背囊全负荷。新兵连是徒手轻装。

      但要说哪次最累,寻思的心都有,肯定是新兵连。

      我在新兵连的时候从来没有空手过,部队传统教育有个志愿军英雄,人称飞毛腿,英雄的传承就是飞毛腿。苦苦地我是非兵非官,结果是兵的东西我有,官的东西也有,步枪手榴弹背包子弹袋水壶外加手枪望远镜指北针数传电台和军用计算机。对外开放第一师,飞毛腿部队没有五公里,只有十五公里,穿过空军基地的时候必需还有冲锋过去。新兵连的留念就是左腿打了封闭还被人说平时当大少爷,到位部队吃点苦就不行了。

      2015/11/3 9:08:58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莫纳什的雪
      1985年,那里就只有一支中国军队——中国国民革命军。美舰畅通无阻。

      1995年,那里就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美舰切进12海里,人民军队看都看不着。

      2005年,那里就几百平米小碉堡,美舰切进12海里,人民军队至多能看到而已。

      2015年,那里有了即将完工的机场,有了随时巡逻待命的战舰。

      2025年,三沙设立防空识别区。

      2035年,三沙市GDP超过香港市。

      15年到35年,虽然说得好,还是感觉时间太长!

      2015/11/2 23:07:42
      左箭头-小图标

      真实,我也是这么过来的。老班长,您好!

      2015/11/2 16:58:45
      左箭头-小图标

      1985年,那里就只有一支中国军队——中国国民革命军。美舰畅通无阻。

      1995年,那里就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美舰切进12海里,人民军队看都看不着。

      2005年,那里就几百平米小碉堡,美舰切进12海里,人民军队至多能看到而已。

      2015年,那里有了即将完工的机场,有了随时巡逻待命的战舰。

      2025年,三沙设立防空识别区。

      2035年,三沙市GDP超过香港市。

      2015/11/2 9:07:59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平钟
      我见过最苦的是外线通信兵,一个班八个战士,一人管理五十根电杆,生活用品是1号转到八号战士,当兵四年只认识前后杆的战友,自已种菜自已吃,星期天晚上开斑务会,是用电话一号杆发言,一至到八号杆发言。
      感人

      2015/11/1 7:23:34
      • 头像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697929
      • 工分:227638 / 排名:70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风徐来
      新兵连是难忘的,但说不上最苦最累!

      部队是个大熔炉,新兵好比是一堆刚从地方聚来的杂铁,都还没扔进炉呢,顶多就算小小的锤练,哪支部队的新兵连都不会往死里训。走过军旅,回头看一眼新兵连,其实是最安逸的。后头才是大戏,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淬炼,杂铁也才能百炼成钢,也才明白什么是奉献,什么是苦与累!

      4楼 赵宏雷
      就像是跑五公里,军旅生涯中动不动就来一个,枪支弹药水壶背囊全负荷。新兵连是徒手轻装。

      但要说哪次最累,寻思的心都有,肯定是新兵连。

      7楼 青风徐来
      也是,刚入伍的不适应,体能慢慢的加码,感受也是比较深。不过我是另类吧,我新兵连时比几个新兵班长跑得还快,到临下连时五公里和四百米障碍对我来说是小菜。还没授衔就去替老兵考核了,所以苦累感觉不太深!

      呃…

      老兵,只能说:佩服!

      五公里,那简直是新兵连的噩梦。

      五公里真不是凭一口年轻气盛能撑下来的。

      跑啊跑啊跑啊跑,从2000米开始就纠结,能不能坚持,要不要放弃,那可不是慢跑啊,那真是想要寻死的感觉。真是一圈一圈挨下来的,硬撑下来的。

      五公里,长期活。就是个适应,坚持跑上一年,不跑反倒不习惯。新兵连的五公里跟老兵的五公里大大的不一样。跟如今宅男锻炼身体更不一样。

      顺便说一下,没有亲身体会的,很难体验到。看似很容易实施,不就是跑呗。新兵连那种,略带极其不人道的,硬逼着宅男按时按速跑下来,哪怕是请来你最好的朋友帮你当教练,也下不了那个黑手。

      2015/10/31 21:26:44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风徐来
      新兵连是难忘的,但说不上最苦最累!

      部队是个大熔炉,新兵好比是一堆刚从地方聚来的杂铁,都还没扔进炉呢,顶多就算小小的锤练,哪支部队的新兵连都不会往死里训。走过军旅,回头看一眼新兵连,其实是最安逸的。后头才是大戏,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淬炼,杂铁也才能百炼成钢,也才明白什么是奉献,什么是苦与累!

      4楼 赵宏雷
      就像是跑五公里,军旅生涯中动不动就来一个,枪支弹药水壶背囊全负荷。新兵连是徒手轻装。

      但要说哪次最累,寻思的心都有,肯定是新兵连。

      也是,刚入伍的不适应,体能慢慢的加码,感受也是比较深。不过我是另类吧,我新兵连时比几个新兵班长跑得还快,到临下连时五公里和四百米障碍对我来说是小菜。还没授衔就去替老兵考核了,所以苦累感觉不太深!

      2015/10/31 19:10:38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4140744
      • 工分:539431 / 排名:1720
      左箭头-小图标

      我见过最苦的是外线通信兵,一个班八个战士,一人管理五十根电杆,生活用品是1号转到八号战士,当兵四年只认识前后杆的战友,自已种菜自已吃,星期天晚上开斑务会,是用电话一号杆发言,一至到八号杆发言。

      2015/10/31 14:41:11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兵致敬

      2015/10/31 13:17:36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697929
      • 工分:227638 / 排名:701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风徐来
      新兵连是难忘的,但说不上最苦最累!

      部队是个大熔炉,新兵好比是一堆刚从地方聚来的杂铁,都还没扔进炉呢,顶多就算小小的锤练,哪支部队的新兵连都不会往死里训。走过军旅,回头看一眼新兵连,其实是最安逸的。后头才是大戏,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淬炼,杂铁也才能百炼成钢,也才明白什么是奉献,什么是苦与累!

      就像是跑五公里,军旅生涯中动不动就来一个,枪支弹药水壶背囊全负荷。新兵连是徒手轻装。

      但要说哪次最累,寻思的心都有,肯定是新兵连。

      2015/10/31 13:15:58
      左箭头-小图标

      新兵连是难忘的,但说不上最苦最累!

      部队是个大熔炉,新兵好比是一堆刚从地方聚来的杂铁,都还没扔进炉呢,顶多就算小小的锤练,哪支部队的新兵连都不会往死里训。走过军旅,回头看一眼新兵连,其实是最安逸的。后头才是大戏,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淬炼,杂铁也才能百炼成钢,也才明白什么是奉献,什么是苦与累!

      2015/10/31 12:14:53
      左箭头-小图标

      哎,真不值钱。

      2015/10/31 2:42: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最苦最累最难忘的新兵连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