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朱立伦不是救世主,国民党失败之必然

共 3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558261
  • 工分:553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朱立伦不是救世主,国民党失败之必然

去年九合一蓝营惨败后,朱立伦接下国民党党主席之位,成了蓝营共主。朱的第一任务,就是率领该党应战2016年的总统及立院改选。然而,面对大选,绿营蔡英文早已磨刀霍霍,筹划多时;蓝营却以“背离主流民意、拖累立委选情”的理由临阵换帅,推朱立伦参选。

朱立伦是去年九合一选举中蓝营唯一连任成功的六都市长,今年1月又以得票99.61%当选国民党主席,创下该党主席同额竞选得票率最高纪录。虽然马英九仍是现任总统,实已形同看守政府,朱在党内稳坐第一把交椅。但是,林洋港、郝柏村在1996年以及宋楚瑜在2000年都曾为了参选总统而不惜脱党,朱却曾在党内初选中对唾手可得的党提名资格弃如敝屣,现在带职参选,会成为国民党的救世主吗?

如果我们了解国民党的体质,就能解读这些蓝营人物,从而预判柱下朱上之后的国民党能否找到新的出路。

国民党已褪尽理想

国民党从其总理孙文在世时,就是以改造中国为理想。要实现这样的理想,全党必须在目标、路线上建立很强的思想共识,才能使该党具备改造国家、社会的运动性。但是,孙文本人对「从思想上建党」就没有足够认识,直到晚年在苏联顾问的帮助下才做了三民主义的演讲。孙死后,即后继无人。

蒋介石主要靠塑造领袖崇拜来领导国民党,以为党员「信仰领袖」已足。结果,国民党内战失败,首先就败在意识型态战场上。来台以后,蒋痛定思痛,一度以「反攻/光复大陆」为「理想」,建立一套反共抗俄的理论。但1971年中华民国失去联合国代表权后,光复大陆的希望幻灭,反共复国的宣传失去说服力,党员思想信念土崩瓦解。

这时,台湾需要一个新的“理想”。可惜的是,这个“理想”国民党提不出来,却在后来由民进党提出来了。到了1980年代,国民党反台独的最强大理由竟只剩下「恐共」──怕因台独而被中共武力统一。1988年初蒋经国去世时,该党已褪尽理想色彩,只能靠利益分配来维持内部凝聚力了。

绿营则反是。他们以台独为理想,领导权取决于谁最能诠释理想、规划目标与路线。因此,蔡英文2008年脱离公职,毫无行政资源,仍可三度当选民进党主席,还可代表该党两次参选总统。为了选战需要,该党甚至能要求党员配合礼让并支持非党员的柯文哲参选台北市长。而且,尽管民进党平时内斗刀光剑影,但是一旦面临选举,或面对中国大陆,全党又团结一致,连在党外自立门户的台独小党也能自愿合作。显然蓝绿阵营的体质差异,不在其理想的「内容」,而根本在理想的「有无」。

蓝营人物循“潜规则”行动

褪尽理想的国民党缺乏长远目标,无法对其目标、现状和路线进行理论建构,更无法凭借理论来说服同志、动员选民。纵观国民党历史,褪尽理想的恶果有二:

其一,党内不可能建立奋斗目标与路线的共识,只能分利,不能分工。2004年阿扁又靠「两颗子弹」当选连任,蓝营候选人连战、宋楚瑜不愿承认败选。但时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先在枪击案发生后反对暂停选举,又在扁就职后立即表态承认其当选有效,使蓝营抗争立即泄气。褪尽理想的国民党不但对绿营招架乏力,只能拿香跟拜,又促成了国民党内权力斗争的「潜规则」:行政资源决定领导权谁属。马之所为就遵循这一“潜规则”:若国民党紧抓选举疑云不放,将继续维持连宋领导;万一使选举结果翻转,连战可能连做两任,则马在2006年底卸任台北市长后将失去党内权斗筹码,难以问鼎总统大位。反之,若承认扁当选有效,不但连宋立即出局,而且马在卸任市长以前,在党内都握有最多行政资源,可先攻党主席,再参选2008。

其二,国民党无法分辨敌我,易遭渗透而变质。绿营高层中,除了苏贞昌等少数几位,其他如黄信介、陈水扁、吴淑珍、吕秀莲、谢长廷、邱义仁、游锡堃、叶菊兰、陈其迈、杜正胜、柯建铭、李进勇、苏焕智、施茂林、郭培宏等,就都曾加入过国民党、宣誓信仰三民主义,后来再投入党外及民进党,而内心毫无挣扎。蒋经国一手提拔的李登辉,甚至在当上党主席后与台独里应外合搞垮国民党,直到被撤销党籍,仍不改其庄严法相。一个媚日仇中的李登辉竟能连任国民党主席12年,可见这个党的领导权已与「如何诠释三民主义」无关,仅取决于谁掌握最多政府行政资源(即公职与预算)。

国民党踉跄而行

去年九合一后,2016大选蓝营几无胜算,谁参选都是牺牲打。因此,在马明年卸任后,党内行政资源最多者就是朱市长。根据上述「行政资源决定领导权谁属」的「潜规则」来看,朱只要紧守市长之位,党主席便非他莫属。即使朱明年因国民党败选而暂辞主席,还是该党实质领导人,迟早回任党主席,并可参选2020。

至于国民党本身,在朱领导下,只会比马更加顺应岛内绿化潮流,更不可能有所作为。蓝营立委陈学圣说朱告诉他:「我们全家除了我爸爸是外省人,都是本省人,甚至妈妈那边支持绿营,舅舅还做过绿营的大溪镇镇长,可是只因为他爸爸是外省人,他就是外省人,他说这很不公平」,因此朱自认带有「血缘的原罪」。这是朱、马共通之处:以身为「外省人/非台湾人/中国人」为耻。如果生于香港的马英九都从不敢公开自称是「中国人」,生于台湾的朱立伦只会变本加厉。

所以,朱在去年12月的参选党主席宣言中,将「国父创党精神」表述为「民有民治民享」,刻意回避「三民主义」(尤其是民族主义)。在自惭形秽的原罪心理作祟下,朱虽屡次强调「要找回中心思想、重建党的理念」,也只是空话一句。当「中国国民党」的党主席以「中国」为耻、不敢提民族主义,这个党已不可能起死回生,重新站起。

大陆电视剧「西游记」主题曲唱道:「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这是因为唐僧有中心思想(去西天取真经),方向感明确,因此他领导的取经团队只要一步一脚印,就能「踏平坎坷成大道,一路豪歌向天涯」。可如今国民党早已失去取经之志,所以洪秀柱空有一身使命感也当不了唐僧,只能任由马、朱相继带领这个百年老党徘徊瞻顾、踉跄而行。除非西天的佛祖或观世音出手相救,否则迟早难逃环伺周遭的妖精之手。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5/10/24 21:31:0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说的很好

      2015/11/2 19:14:07
      左箭头-小图标

      没错。

      2015/10/25 17:18:1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朱立伦不是救世主,国民党失败之必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