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沉默了七十年的老兵刘子山

共 17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7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沉默了七十年的老兵刘子山

在泰州郊区一幢普通商品房的车库里住着一位98岁的黄埔抗战老兵。他叫刘子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没有人来的时候,车库门敞着。他独坐床边,眼睛半闭着,身子“弓”一样弯着,一摇一晃地假寐。志愿者的到来,是老人最快乐的时候。他弯着的身子一下子拉直了,军人的风范又回到他身上了。

多年的军旅生涯养成刘子山特有的习惯。起床后,被子折叠得整整齐齐,床单没有褶子。衣服虽然旧,但洗得干干净净。车库不大,收拾得很有条理。

刘子山平时沉默寡言,从不提他以前的抗战经历。去年,97岁的刘子山突然打破沉默,他说:“我是黄埔抗战老兵,和日本鬼子打过多次仗。”

刘子山是兴化戴窑镇人。戴窑镇位于兴化东部,地处兴化、东台、大丰三县交界。戴窑是一个有二千多年历史的古镇,因镇上烧窑的人多,故名“戴窑”。戴窑镇上的人家重视教育。

刘子山的父亲经商,家底颇厚。他见儿子刘子山聪明好学,决定认真培养他。解放前,戴窑镇上没有初中,刘子山在戴窑镇上上完小学后,父亲送他到高邮界首读初中。

1937年,抗战爆发,学校解散,刘子山回到戴窑。

一天,他的学兄曾于公找到他说:“我通过在兴化县政府工作的朋友李鸿树和县长联系上了,县长答应给我们枪,让我组织游击队打鬼子,你也参加游击队吧!把鬼子赶跑了,我们才有好日子过。”刘子山欣然同意,并动员了20多个同学参加游击队。曾于公很快组织了一支30多人的游击队。游击队里还有几个已成了家的。

刘子山有个邻居叫李昌元,刘子山考虑他是独子,就没有动员他参加游击队。游击队离开戴窑后,李昌元找了过来,坚决要求参加游击队打鬼子。

李昌元父母深明大义,儿子要参加游击队,他们舍不得,却没有张口留他。他父亲一直送他出了戴窑镇好远,才和他分手。李昌元走了一段路,再回头时,看到父亲还站在原地。

这支游击队活动于兴化、东台等周边地区。他们经常在串场河上伏击日军汽艇,打击下乡“扫荡”的日伪军。

有一次,在东台一个叫下坝的地方,一伙下乡“扫荡”的日伪军满载而归。他们在半路上突然袭击,打得日伪军溃不成军。在收缴战利品时,李昌元被日军冷枪击中,没有留下一句话,就牺牲了。

李昌元牺牲了,县里让刘子山把抚恤金送给他父母。儿子牺牲的消息如一声晴天霹雳震昏了李昌元的父母,他父母一直愣在那儿,久久回不过神来。刘子山走出李家门后,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回首那一段打游击的岁月,刘子山感到,老百姓太好了,没有他们的帮助和支持,游击队一天都难生存。

一次,农忙时,刘子山和一名游击队员下乡执行任务。忽然发现前面来了二三十个日伪军,想躲,来不及了。怎么办?这时,正在田里割麦子的一个农民递了两把镰刀过来,叫他们下田割麦子。刘子山和他的战友立即藏好枪,装成割麦子的农民躲了过去。

还有一次,刘子山的游击队晚上住在兴化唐子镇和安丰镇中间的一个小村庄里。夜里,日伪军偷袭,岗哨被鬼子摸掉,曾于公带人冲了出去。刘子山没能及时逃脱。日伪军进村后,一个老百姓把他藏到家里的床底下。床上有一个蚊账,直垂到床脚。那蚊帐是布的,不像现在的蚊帐透明。蚊帐遮掩了床下的刘子山。

一个日军见蚊帐不错,要摘走。那老汉担心蚊帐一拿就看到床底下的人了,抱着蚊帐苦苦哀求:“皇军,这是我家唯一的家当,行行好!别拿走!……”双方正僵持着,这时,日军吹集合号了。恼羞成怒的日军临走时刺死老汉唯一的儿子。

1939年,中央军校在东台招生,曾于公把所有游击队员带去参加考试,结果录取十几个。曾于公和刘子山榜上有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曾于公和刘子山考入军校后,这支在里下河地区坚持抗战1年多的队伍解散。这支部队虽未载入史册,但曾经轰轰烈烈过。游击队刚成立时,他们接受县政府送 的一批武器弹药。以后,他们再没有向县里要过任何东西,给养、弹药的补充全部自己解决。这期间,有好几个战友牺牲,兴化县政府曾发过抚恤金。

1940年军校毕业后,曾于公到基层带兵,刘子山分到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任李明扬参谋长的参谋。

李明扬是安徽人,生于1891年,在日本、德国留学过军事,1937年参加过台儿庄会战。台儿庄会战结束后,李明扬到了泰州,任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副总指挥是李长江。抗战期间,李明扬“蓄须明志”,发誓“不赶走鬼子,不刮胡子!”

刘子山说:“李明扬有个儿子叫李广胜,在下面部队带兵。李明扬对儿子要求很严格,不允许儿子搞特殊。儿子到指挥部看他后,总是和我们一起吃饭。”

1941年,副总指挥李长江投敌,二李分道扬镳。刘子山跟随李明扬在叶甸、边城、茅山一带坚持游击战。

李明扬指挥部除了参谋处,还有电台报务人员,警卫排等共计100多人。当时斗争形势非常艰巨,日伪军清剿频繁,指挥部经常转移,部队给养困难,生存条件恶劣。大批特务装成农民,小生意人遍布农村、集镇。经常有人被俘,被敌人杀害。随着战斗条件的日益残酷,一些思想不坚定的人发生了动摇。

1945年5月,日军获悉李明扬驻扎在唐家甸村,调集重兵突袭。李明扬不幸被俘被押往上海。在上海日军的监狱里,面对日军的劝降,他坚贞不屈。抗战胜利后,他弃政从商。

部队打散后,刘子山回了家。几个月后,当他再想找部队时,日本投降了。抗战结束后,他到上海做小生意。

顾少俊

公益捐助 :http://www.laobing.cn/online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9734666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45
      0
      2015/10/18 6:45:5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9条记录] 分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