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阜阳抗战51军老兵尹文生

共 3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50296
  • 工分:102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阜阳抗战51军老兵尹文生

姓名:尹文生

出生年月:1920年出生(老人记不得出生月份),属猴。

民族:汉

籍贯:安徽阜阳

住址:颍东区新华办事处付寨村尹庄

身体状况:前列腺做的手术从腰部打洞留下引流袋(用于导尿),儿子说每个月得去医院两、三次看医生;抗战时被炮弹炸落的石条击中脚脖(砸平了右脚外侧的骨头),导致现在时而腿疼受不了,有时拄拐杖;耳背

困难等级:农保70,低保120.

婚姻状况:老伴现年101岁

子女情况:2男3女

部队番号:国民党51军(总司令于学中,人称于萧候,音译)113师(李歪脖子,老人做出右歪头靠肩膀的姿势)673团(正团长王匡、副团长王昆)3营(曹叶鹏,老人一会说是团长,估计后来可能升了团长)9连

部队职务:步兵(机枪手)

入伍时间:民国27年(即1938年)冬,时十八岁

入伍地点:阜阳

参加战役:鲁南战役

从军经历:民国26年日本侵略中国。当时东北有奉天、吉林和黑龙江三省,日本来了建立满洲省,所以我们那时说东北有四省。

民国27年,黄水滔天,房子被淹倒。陈占国在新沟(村西南)招兵卖兵,我与老虎(死在信阳)、大孩(死在家里)三个人就到新沟当兵,卖了三块钱我没落着,都让陈占国落了。从新沟坐船,船长有十多丈,没那么大也拉不了那么多人。到插花庙呆两天,又坐船西行经过周棚的潘寨时,见岸上机关枪、钢炮都有。我听说那是潘师长的老家,那时老百姓家都是土房,就他家盖的是两层小楼。到周口下了船,穿着棉衣步行去山东。这年春节就在山东过的,我是51军(军长是个瘸子,叫木银行,音译。经常骑着马,上马还得人扶着)113(读百十三)师673团的步兵。司令是(老人伸大姆指说于萧候)于学中;师长李歪脖子;正、副团长是王昆、王匡;营长随大牙;连长王仲礼(音译),排长多的去了。

在山东有个人说这不是于司令吗?当时就有人说:扎死他。于是这个人被当兵的架着,让人朝胸给扎死了。因为什么?就因为日本鬼子从东北到山东到处抓他啊!山东到处是山,不象咱这(平原)。我们住在山的二摸坎(意即半山腰)的地方,还得站着岗。我们咋睡觉吗?一个人一个背包,树条结的,用绳结成网,里面放有衣服:棉袄棉裤等。 当兵受罪,睡觉就是二人背靠背,他头枕我背包上,我枕他背包上。在杮子园,记得有一个焦文海,长的漂亮,个子还高。部队有规定不能偷东西,焦文海偷了人家的行李,(就是闺女出嫁了,嫁家给的行李卷),被部队枪毙了。

日本鬼子很厉害,我们伤亡太多。那仗打了一天一夜。我们也曾用机枪围住鬼子炮楼,围而没打。逼急了,日本鬼子从外面又来一批,我们跑,叫鬼子跟着(土语,撵着)。他们的灯一照能照60里,我们白天不敢动,夜里走路,有时一夜才走十八里。在唐王山,北头是八路,南头是国民党,那边班长就吹哨,说:咱们要合作,一起抗战!记得有次战斗,那是个南北巷子,我在西边,一个在东面,用机关枪封住巷口。我用的是“水葫芦枪”,一打哗啦啦,净重7斤半。我问子弹够吗?他说:一个机枪两个挑子挑着,够你用的。鬼子用的机枪是狗爬式,就两个腿架着。我们打死了好多汉奸鬼子,那人死的堆成堆(说到这里老人禁不住掩面痛哭。我印象中所走访的老兵中痛哭流泪的就51军的这两位,另位是尤振昌)……那仗太惨了,咱人死的太多,眼都不能睁……又是痛哭……那下面都是石头之类,我屁股上衣服都磨烂,渗出血,皮连着衣服,感觉就剩骨头了……待下午三点来钟,鬼子冲上来了,我们就撤了……跑了一夜,一夜经三省,山东、河南、安徽,最后住到阜阳南的郭寨。因司令姓于,改郭寨回水寨。这期间的夏天,我请假两星期回家探亲。在部队八、九年就回来三次,我都是请假回来,从未当过逃兵。前两次都是从阜阳回来的,最后一次是与八路打完后,回来就种地,为了这,拾了一、二十年的大粪。(我问老人说咋没参加解放军?他答:一臣不能伺二主,我干嘛还要去参加八路?)

后来随部队到河南呆过,尔后又去山东。山东七州八府一百零三个县,比安徽大,我都跑过来了(应该是山东南部),象枣庄、费县、临沂、沂水、苍县等等。二次去,没少跑路。一个叫梁德良的摞下枪就跑,我举起枪就打。连长说:谁打的枪?我说:是我。他说:跑了就算了!我说:都跑了,谁扛枪?连长说:你看人家咋办的?学着点。我从那也象人家学着抓人,抓老百姓扛枪。我们经常与日本伪军打。(我问他知道吴化文吗?)他是司令,大汉奸卖国贼!我们也经常打。我们有时围住一个鬼子碉堡,圆圈机枪围着我好行好,打仗所以没死。老虎大(父亲)孬,老虎就死信阳了,你看谁有我活的大?我没作恶,看谁没衣服,我给他衣服;看谁苦,我给他钱。我问他:哪有那么多钱?他说:那时衣服都是绿色的(皖北一带,此绿色也可指青绿色)。没有军衣处,都是发给你布料自己整。关于钱嘛,有一次,工兵营把路炸毁了,一辆运钞车过不去。那行长让我们带着。我们营长问谁的命令?行长说没有谁的命令。营长说那不带,那万一丢了负不起责任。行长说:我不让你负责任,你就把那钱柜弄下来,把钱分开士兵吧。于是上去个班长把柜子弄下来,撬开后一撒,当兵的就抢了,我也抢了好多的……这呆了年把就又回到阜阳郭寨,我请假回家看看又到部队。当时阜阳城西门的搁机枪的掩体都有我盖的。然后就去了河南一带。

日本鬼子投降后我们又回到山东费县一带接降,小日本的机枪、过山炮都有。但是,他用手比个八字形状说:他们在里面,国民党在外面。人家(指八路军)用豆腐干切个蒋中正的大印,我们就把日本的东西给他们了。

底下与陈毅打了两年,我们败了,也就回来了。

走访时间:2015.10.13

走访人:吴家颍、李慧、徽太郎

走访记录:徽太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970337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10/14 21:46:0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阜阳抗战51军老兵尹文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