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王晋:以色列感恩上海?

共 24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王晋:以色列感恩上海?

http://www.zaobao.com/forum/views/world/story20151005-534093。

不久前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和美国犹太人委员会在华盛顿举办“犹太难民与上海”图片展,二战期间“拯救犹太人”的旧事再度出现在舆论视野中。随后不久,以色列上海领事馆拍摄制作了公益宣传片《谢谢上海》,宣传片的最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现身表达感激之情:“我们永远感谢你们,永远不会忘记这段历史。谢谢!”

一段共同的历史,见证了中国人和犹太人在那个特定苦难时期里的相逢。应当说,上海,不仅仅成为了一个战争时代里两个民族之间历史的焦点,也成为了共同苦难中的标志与纪念。

上海,上海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被纳粹德国屠杀的犹太人有约600万。1937年至1941年,从德国、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逃出的大批犹太难民,从西伯利亚辗转逃到日本神户,因日本政府拒绝,想去美国、加拿大的犹太难民先后来到了上海。至少有1.8万名犹太人从各个国家远涉重洋来到中国上海避难,直至二战结束。当时的上海,是一个处于权力真空的公共租界,对所有入境者来者不拒。

1941年珍珠港事件后,日本当局将沪上的英美人士视为“敌国侨民”,并将他们关押在上海郊区的集中营内。最初一两年里,来自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人仍保持自由。因为他们来自于日本的盟国,但在这些难民的护照上都印有“J”字犹太人标记。1942年7月,纳粹盖世太保驻日本首席代表梅辛格上校来到上海,向日本当局提出屠杀犹太人的“上海最后解决”方案。该方案因德日之间的分歧未能实施,1943年2月,日本当局命令所有1937年后抵沪的犹太难民迁入“无国籍难民隔离区”。

尽管随后纳粹德国代表多次敦促日本军方将上海的犹太人“解决”,但是日本出于多重考虑而没有接受纳粹德国的建议。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不久,虹口犹太人隔离区正式撤消,上海犹太人的流亡生涯也终于结束。

当年在上海的犹太隔离区主要在上海的唐山路—舟山路—霍山路—长治路附近。当年,两万多犹太难民就挤在这些狭窄的区域里,进出口处都由日本军队组织的兵犹太人卫队把守,犹太人出入要向日本士兵敬礼,要拿出身份证以备检查、搜查。尽管生活空间狭小,但是对“隔都”再熟悉不过的犹太人,仍然能够充分的将空间予以利用。

犹太难民建立了自己的学校、交响乐团、饭店、宗教场所和商业活动。这些犹太人大多有一技之长,律师、医生、工程师、教师、各种手艺师约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加上来自不少国际组织的帮助和支持,上海犹太人的生活尽管窘迫,却也有不少情趣。二战中有600万犹太人在欧洲惨遭杀害,而迁移和逃亡来到上海的2.5万犹太人,除了病老死亡外,其余的都奇迹般地生存下来了,而且还出生了408人。可以说,二战中流亡到上海的犹太人是安全的,更是幸运的。

感谢日本还是感谢中国?

二战时期在上海的犹太人,不仅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帮助,同样也得到了来自日本的帮助。当年的日本侵略者曾设想:把犹太人从欧洲吸引过来,在满洲或上海虹口等占领区建立移民点,以便利用在世界金融占重要地位的英美犹太人中的巨富的资金和影响。

1905年日俄战争爆发之时,日本就得到了美国犹太富商雅各布·亨利·希夫的金钱支持。雅各布是德裔犹太人后裔,年轻时搬迁到美国,并且成为了美国著名的金融家。1904年到1905年的日俄战争期间,雅各布向日本放出一系列风险极大的贷款,总数达到2亿美元。他情愿为这项借款承担巨大的风险,因为当时日本的实力显然处于劣势,并且此前尚无一个欧洲国家被非欧洲国家击败的先例,而且当时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俄罗斯将会迅速击败日本。

雅各布向日本借贷,主要出于其本人对于沙俄“排犹”的憎恶,希望日本能够打败沙俄。犹太人精明于商业之外,对于慈善事业尤其是犹太人相关的学术、慈善和公共事务亦十分用心。雅各布是当时美国犹太人领袖,举凡当时世界上有关犹太人的几乎每一个重大问题,包括沙皇尼古拉二世统治下俄国犹太人的困境,美国和国际的反犹太主义,贫困犹太移民的照顾,以及犹太复国主义的兴起,雅各布都涉足其中。

得到雅各布资金支持的日本,很快做足了经济后盾,将俄罗斯一举击败。为了表达对雅各布的感谢,日本天皇还亲自与雅各布会面并且在皇宫内共进午餐,雅各布本人也获得了由明治天皇颁发的旭日章。

对于犹太人财富的深深震撼,影响了随后日本处理“涉犹”事务。1931年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之后,曾经出台过“河豚鱼”方案,希望采取扶植、亲善犹太人的政策,来巩固他们在“满洲国”的统治,并影响英美的对日态度。日本计划在中国建立一个“犹太人居留地”,先安置3万名犹太难民,然后逐步扩大;建立这一居留地的费用,由美国犹太财团承担,先需要1亿美元的安置费;大力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宣传此计划,请世界各地犹太知名人士到居留地来访问;通过建立居留地吸引犹太资本,并改善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关系。当然,随着战争的进行以及日本对美国宣战,始终流于纸面的“河豚鱼计划”也终于宣告破产。

除了日本政府的计划外,一些日本个人也对当时的犹太人予以了力所能及的帮助。时任驻立陶宛考纳斯的日本领事杉原千亩,不顾东京的命令,向逃离的犹太人签发过境签证,允许他们前往日本。数千名犹太人得到了他批准的“救命符”,逃离欧洲并且前往远东。此外尽管当时中国的日本占领区内,犹太人受到了来自日本军队和占领机构的压迫,但是日本仍然顶住了“盟友”纳粹德国的压力,保全了在中国的犹太难民的生命和安全。

历史一页而已

今天的以色列,很难听到犹太人谈论关于“上海滩”的故事。一方面当年随着二战的结束,不少曾经旅居上海的犹太人前往了美国或者是欧洲,只有一部分任辗转去往当时巴勒斯坦(后以色列);另一方面,经历过“上海时代”的犹太人大多已经故去,关于上海的那份讲述也随之慢慢的遗忘。

笔者在以色列的这些年里,其实极少听到以色列人讲述关于“感谢上海”和“感谢中国”的那段历史,甚至当笔者自己拿出这段历史强调“中以友好”时,大部分以色列人会觉得十分惊愕: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历史!

对于绝大多数以色列人来说,上海那段战争岁月,仅仅是曾有的民族历史中的“匆匆过客”而已,除了极少数的专门论述之外,绝大多数的关于大屠杀文献都很少提及上海,或者是将上海同多米尼加等其他犹太难民目的地一笔带过而已。毕竟,那时候的上海很多地方仍然是“租借区”,中国无法有效行使管理;日本1937年侵占上海后,对犹太人发号施令的是日本人,而不是中国人。

其实当前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宣传“感谢上海”,无外乎就是希望通过以“抗战胜利纪念日”这个时间点,来推动中国和以色列的民间关系友好,改善以色列在中国社会中的良好形象;而中国人也帮着宣传,无外乎是希望借助“中华民族-犹太民族”的战争经历,促成日本在战争历史上的反省。由于中国二战相关的国际宣传做得并不太好(公允的说,极其不好),所以借助“犹太人”这个标签,也可以进行更好的国际宣传。

二战结束70年后,我们都应当以更加平和的心态来面对这段历史。中国接纳犹太难民,可能并不能完全自己决定,中国人也并不会因为此成为以色列领事馆口中的“恩人”;上海在犹太人心中也并没有那么的“神圣”和“光明”,犹太人也并没有给上海留下多么深刻的痕迹。上海,仅仅是中国和以色列之间的一次短暂的偶遇,赋予过多的政治意义,反而会让这段历史弄巧成拙。

作者是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

国际关系系博士研究生

对于绝大多数以色列人来说,上海那段战争岁月,仅仅是曾有的民族历史中的“匆匆过客”而已,除了极少数的专门论述之外,绝大多数的关于大屠杀文献都很少提及上海,或者是将上海同多米尼加等其他犹太难民目的地一笔带过而已。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5/10/5 13:04:3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还有人幻想以色列的好?早早丢掉幻想,美以是这个世界上最狼狈为奸的黑盟友,上次美国一句话就撕毁了中国的飞机合同,以后中美对抗发生时,可想而知是什么角色,

      2015/10/5 13:52:5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王晋:以色列感恩上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