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南京虐童案被告欲当庭自杀被捕!

共 36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上将
  • 军号:7705869
  • 头衔:梦回吹角连营
  • 工分:3483204 / 排名:3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南京虐童案被告欲当庭自杀被捕!

2015-09-29 10:49:07中新网

2015-09-29 10:49:07中新网

“南京虐童案”继续庭审,被告情绪极其激动,先是喊又是哭,叫嚣没有公正,致使庭审无法正常进行,审判长宣布休庭,休庭期间李征琴在羁押室试图撞墙,经合议庭评议,因李征琴出现企图自杀行为,经法院院长批准,决定对李征琴逮捕。南京虐童案被告欲当庭自杀被捕!庭审现场,被告情绪激动。南京虐童案被告欲当庭自杀被捕!庭审现场,被告情绪激动。南京虐童案被告欲当庭自杀被捕!被告人试图自杀被制止南京虐童案被告欲当庭自杀被捕!中新网9月29日电 备受关注的“南京虐童案”男童养母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今日继续开庭审理,由于被告人李征琴在法庭上情绪失控,喊叫哭闹,致使庭审中断两次。上午11时继续开庭,审判长宣布,因李征琴出现企图自杀行为,经院长批准,决定对李征琴逮捕。

今日的庭审中,由于李征琴情绪极其激动,先是喊又是哭,叫嚣没有公正,致使庭审无法正常进行,审判长宣布休庭。

庭审恢复后,公诉人继续举证,出示证人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主任法医师顾某某的证言、会诊意见、会议记录等,由于李征琴情绪失控,喊叫哭闹,致使庭审中断,审判长宣布休庭。

上午11时继续开庭,审判长宣布:李征琴不服从审判长指挥,当庭吵闹,被法庭依法训诫,休庭期间李征琴在羁押室试图撞墙,经合议庭评议,因李征琴出现企图自杀行为,经法院院长批准,决定对李征琴逮捕。

在28日的庭审中,控辩双方就本案是一般家庭暴力还是故意犯罪、孩子损伤程度是否达到轻伤以及被告与孩子是否具有合法收养关系等焦点问题展开激烈辩论。案件一直审理到夜里近10点才结束,持续了约10个小时。

被告李征琴当庭承认打了孩子,但对于检察机关指控的故意伤害罪,她并不认可。

对于公安机关作出的伤情鉴定为轻伤一级,被告人李征琴在法庭上表示不接受,称鉴定程序存在严重问题,主要包括刑事立案时没有出伤情鉴定即拘留,作伤情鉴定时其没有到现场以及在验伤时仅有一名法医在现场等,李征琴当庭申请重新(伤情)鉴定。

对于伪造无子女证明,被告人李征琴矢口否认,称对该证明不知情。

“打孩子确实不妥当,如果法院判我无罪,我还是会认真教育宝宝的,不会因为出了这件事就放松教育。但要是我被判刑了,我工作失去了,连社保都没有了,可能就带不了宝宝了。我有罪,怎么面对宝宝,怎么教育他。”李征琴在法庭上数度哽咽。

此前报道

28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南京虐童案在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开庭,庭审由早9点半持续至晚10点,今天庭审仍将继续。该案案发于今年3月31日,被告人李征琴因为家庭教育问题,使用抓痒耙、跳绳对男童施某某殴打,致其体表分布范围较广泛挫伤,孩子伤情被学校老师发现,而后报警。在28日的庭审中,被告人承认打了孩子,但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李征琴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取决于孩子伤情所达到的程度,而这也是庭审中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

被告人:承认打人不承认犯罪

“我没有犯罪。对指控我故意伤害罪很有异议。我对那天晚上打宝宝是认可的,但没有打得那么重,也不可能构成轻伤。宝宝当时不听话,撒谎,我改了3年都没有改掉他撒谎的毛病,我担心他以后会学坏,他平时会抄别人的作业,我很着急,我是想把他教好。”被告人李征琴在庭审时表示,“我心里不是想伤害人。”

在法庭调查阶段,被告人李征琴承认自己在房间的书桌旁打了孩子,用自己的竹挠痒耙和孩子的跳绳打的。她同时强调,当时孩子身上穿的棉的睡衣。自己当时很生气,血压升高。对于孩子是否哭以及打了多长时间,表示不记得,打完后孩子去做作业了。李征琴还表示,自己打得不重,“他是我的孩子,我还能往死里打?”她还指出,自己没有查看伤情,也没有问孩子疼不疼。看到警察手中老师拍的照片时,觉得不敢相信。

在庭审中,李征琴表示不接受警方提供的法医鉴定,“如果当时给我,我就会提出重新鉴定,当时孩子身上的伤还在。”她还表示,在鉴定程序方面有严重问题,并且立案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把她拘留。

公诉人:被告当庭说法与此前矛盾

在起诉书中,公诉人表示,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男童施某某躯干、四肢等部位挫伤面积为体表面积的10%,其所受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被告人李征琴犯故意伤害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李征琴已取得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谅解,并达成和解协议,检方建议对其从宽处罚。

在法庭质证阶段,公诉人出示证据,男童施某某班主任、老师、邻居等证人证实发现施某某有两三次被妈妈打伤,男童的笔录显示,“我的背上、身上都被跳绳抽了很久”,“妈妈又用脚踩我的脚面”,“爸爸没有来劝妈妈”。被告人则表示,公安机关在凌晨2点做笔录,并且找了一名陌生老师做代理人。辩护人也质疑,做笔录时没有通知孩子的亲生父母或养父母到场。

公诉人提供的证据还显示,此前的供述中,李征琴表示自己失去了理智,自己打了多久,打了多少下都不记得,的确不是想打这么重的。公诉方还表示,李征琴当庭供述打得不重,与此前说法矛盾。之前说脚可能是打孩子踩到的,但庭审予以否认。

争议焦点:轻伤还是轻微伤

今年4月,微博曝出男童被打的背部伤情图片,引起舆论的极大关注。在庭审现场,双方的焦点在于男童施某某的伤情是轻伤还是轻微伤。被告的辩护人王永杰律师曾经表示,如果没有构成轻伤以上伤害,李征琴就不能构成故意伤害罪。如果是轻微伤,则只能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

据悉,9月23日,李征琴向法院递交“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有法医鉴定专家胡志强和庄洪胜联合署名,审查意见为,男童的损伤不构成轻伤,可评定为轻微伤。辩护人在庭审现场指出,“红色痕迹是皮内出血,皮下出血是紫色的,而照片上没有紫色的,根据相关规定,皮内出血是构不成轻伤的。”在庭审现场,南京市物证鉴定所的两名法医出庭作证,法医表示,只要施某某体表损伤达到6%就可以构成轻伤一级。而伤情是以皮内出血为主,有皮下出血。公诉人并表示,经过鉴定,反映伤情的照片没有经过编辑修改。

刑法学专家洪道德对北青报记者表示,检方以故意伤害罪而不是虐待罪起诉,说明检方在虐待罪方面的证据还不充足。以故意伤害罪起诉,轻伤还是轻微伤很关键。但李征琴递交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并不具有法律效力,必须要让相关专家出庭才可以,法院可以对其进行参考。而鉴定伤情以及警方做笔录,并不一定需要孩子的监护人在场。而家长与学校方面的恩怨纠葛也与该案没有直接关系。至于现阶段是否还可以重新进行鉴定,洪道德表示这要视情况而定,如果当时进行鉴定的一些材料充足,也具备再次鉴定的条件。

相关南京虐童案的前前后后

4月3日,有网友在微博上贴出一组照片,照片中男童浑身是伤,特别是背后伤口密密麻麻,疑似被养母殴打所致。并表示,“恳请媒体和大伙的协助。希望这个孩子通过我们的帮助可以脱离现在的困境。”

4月5日,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发布消息称,男童的养母涉嫌故意伤害被刑拘,男童暂被亲生父母带回老家抚养。

4月12日,南京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李征琴。

据悉,李征琴并不是孩子的生母,孩子的生父有三个孩子,又是农民,家在安徽,经济条件并不好。而李征琴是孩子生母的表姐,主动提出可以把表妹最小的孩子过继来,由自己来照顾,这样还可以让孩子在南京接受更好的教育。于是,李征琴成为了孩子的养母。

4月16日,浦口区人民检察院就犯罪嫌疑人李征琴殴打养子施某一案举行审查逮捕听证会,与会人员多数认为此案不适宜采取逮捕措施。4月20日,检方公布对养母李征琴作出不批捕决定。“南京检察”微博表示,不逮捕也不意味着宣告犯罪嫌疑人无罪,全案基本证据已得到搜集、固定,不需要再通过对李征琴采取羁押的方式进行调查取证,对其取保候审也不会对被害人再次造成人身伤害或者打击报复。此外,南京检方还指出,李征琴的主观恶性较小,不批捕符合各方当事人意愿。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5/9/29 13:15:5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她要自杀就让她自杀好了!

      2015/9/30 19:22:12
      左箭头-小图标

      在外面撒泼打滚习惯了,没想到这次行不通了

      2015/9/29 16:22:19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个女的狡辩说当时只抽了孩子几下,因为跳绳是团起来的,所以才留下那么多道伤痕。

      完全没有认错的意思,法院是不是不需要考虑从轻处理了。

      2015/9/29 14:34:1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南京虐童案被告欲当庭自杀被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