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善待“刺头兵”,培养千里马

共 777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9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善待“刺头兵”,培养千里马

本文原是网友沧桑短笛 在主帖"赚金★你会怎样对付刺头兵?"第90楼的回复,因发言内容真实精彩, 由小编a45设为独立主帖。

我就喜欢刺头兵。

从兵头到官尾,一直不乏带兵的经历。带兵就是带弟弟、带妹妹,原本就没有刺头兵之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刺头兵,仅仅是成长环境不同、性格不同而已。他们应该是属于个性比较张扬、独特的战士。带得好,一个顶两;带不好,千手观音都不够给他补漏的。

1、比刺头更刺头

当班长的时候,班里的战士只是比我晚一年的兵,有的岁数还比我大点。要说带兵的资格,实际上凭的是自己一个人能顶2、3个人干活。有活我带头干,做的更快、做的更好。领导们、干部们,都相信我、喜欢我。一次班里两个兵发生争执。两个人并排坐在一张床上,开始是东北兵拿餐刀在山东兵的腿上轻轻扎着玩,后台东北兵突然加重力量使劲一扎,山东兵就一躲腿,东北兵一刀扎在了床铺上,把自己的手割出血了。

我说不怪山东兵,“哪有你扎人别人不让躲的道理啊”?哪东北兵就是不干,就是要动手打架,怎么都劝不住。我也烦了,指着这东北兵说:“你试试,信不信我立马揍你?”可能是毕竟是班长,也可能是毕竟矛盾跟我无关、平时跟大家处的也很好,这东北兵停手、算了。回头想想,我当时是真准备打架的,再劝不住哪就真动手了。当时自我感觉,我平时就表现很好,就是打一架,领导也不会处分我。现在想想,还真没准。^_^

后来军校毕业了,服役时间长了,才慢慢理性的意识到,脾气越火爆的战士,越知道好歹。谁对他好,他是永远记在心上的。反倒是哪些闷不吭声的,有可能出各种意外。

2、用人用长

所谓刺头,主要是两类。一类是能力突出,因而不服人管,碰到明显比他能力差的,就更不服管了。另一类也未必是坏心或者坏人,仅仅是脾气火爆,属于精力过剩的,属于啥事都较真的。前者,需要把他的能力发挥出来,能力强、自我认识也到位。比如战士,当上班长了就到顶了,不可能跟排长比高低、论长短,对他们而言反而是自我约束的红线。只要排长别委屈他,遇到非原则性观点相反,放手让他干,他反而会谨小慎微。能力突出,不仅会表现在办事上,也必然表现在对事情的预测上。坚持己见,不服从上级,很可能是他看到的比上级更远一点。一旦你放手,权力、责任一起交给他,往往你会收获意外的成就。而后者,就只能慢慢的,通过部队生活一点一点的磨了。毕竟,较真本身,并不是缺点。自我体会、自我调整,是唯一的选择。最终会如何,却又不是能预设的。

当然,原则性的事是决不能让的,理要说清楚。非原则性的事,真的放手后他搞砸了,要宽容的帮他补台,帮他扛责任。一次、两次,可能你自己就从一个中才,变成了伯乐。心胸有多大,容得下多刺头的兵,就能收获多大的成就。

3、有张有弛

战士是20岁左右的年青人,虽然军纪很严,但再言的军纪也无法改变战士那颗青春澎湃的驿动之心。让一个20岁左右的年青人,始终规规矩矩的做事、做人,是永远做不到的。在部队训练上,原本也是张弛有度的。对刺头兵来说,这种张弛有度更是非常的重要。弛的时候,你有多少担当、智慧,能让他松弛到什么程度切保证不违规、很安全;张的时候,他就能给你多乖巧,多给力。每个军官都曾有过20岁年青的时光,自己年青时的冲动和乖巧,散漫和给力,畅快和委屈,要以己度人。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给战士们安全的冲动、散漫、畅快,是带好刺头兵的小窍门。天使与恶魔的合体,往往才是刺头真正的内心。你控制一回,他任性一把,出了恶魔这个戾气,刺头才能展现天使的魅力。战士是年青人,年青人向往的就是冒险。按部就班是他们永远做不到的。

当然,这不是哥们义气,也不是打成一片的纵容和讨好。安全,不违规违纪,是铁的底线。穿越了、过界了就是害了战士;即便幸运没出事,穿越和过界本身,就让战士瞧不起你。你跟他们在一个档次上,凭什么做军官?

4、以理服人、以规束人

也有特别刺头的,属于那种能力一般般,脾气特别大的。这种,就要狠狠的收拾了。一次我外出办事需要用车。车库前,汽车班的一个刺头,居然以会老乡、帮老乡买票的理由,向分管汽车班的军官拒绝出车。这名军官拿脾气好、拿他没办法,就对我说:“你要用车,你跟他说说啊”。我当场就拒绝了:“我负责坐车、你负责派车,这事我不管。要是我派车,我量他不敢跟我说一个不字。”说完,我转身就走了。

事后有人开玩笑问,他要真说不,你咋办?我说,给他两个选择:第一,把驾驶证交出来,我锁在抽屉里,然后到炊事班帮厨去。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了,来跟我认错、道歉,我可能会吧驾驶证还给他,让他回到汽车班开车。第二,不交驾驶证。我立马坐其他战士的车去上级司令部,调出他的档案,把有关驾驶员部分的档案材料全部报废掉。让他改行到别的班去服役,永远别想开车。战士,服从命令是天职,硬抗就是硬处理。既然拒绝按命令出车,就不是合格的战士,在哪里服役当然不能顺他的心意。我相信有人会把这话传给这名战士,我也相信,他知道我说得出、就敢做的到。他心里怎么看我,我不知道。他不是我管的兵,我不主动找他,他见到我一般都躲开。

5、把战士当自己的弟弟妹妹是根本

打铁还需自身硬。一个好的军官,通过平时的训练,生活,体现出自己的高水平、高素质,让战士佩服你。在做人上,可以有喜欢的、不喜欢的,合得来的、合不来的;但是在做事上,要做到绝对的公正,至少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绝对公正,在能力范围外坚持自己的公正意见,绝不苟且,绝不向任何人低头、弯腰。让战士无论亲疏,都能相信你的处事。我服役的在空军,义务兵的服役期是4年。3、4年的时间,你在带战士,战士也在观察你;你眼中有好兵、坏兵,战士眼中也有好军官、坏军官。军队是一个更阳刚的地方,军法、军令确实严格无比,温情只能体现在工作上的公平、公正上,体现在闲暇时对战士弟弟妹妹一般的关爱上,体现在战士有困难找的你的时候,你的智慧和热心、慷慨上。

也许有人会说,你报废了一个战士的驾驶档案,不怕那个战士不恨死你嘛?其实,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谁都不敢说打的过任何一名战士。这份胆气,凭借的是你平时的做事、做人。

部队生活很短暂,3、4年的时间往往就是一个人军队生涯的全部。战士的感情,更深处、又更激烈。一个好军官,真的碰到危险的时候,一定会有战士拼命的救你,一定有。在军队、在短短的3、4年的时间里,真的是好坏善恶,现结现报。什么叫好军官?当战士退伍的时候,你指东他不敢向西,你揍他一巴掌他不敢还手,这样的军官就是最优秀的军官,也是你拿他们当弟弟妹妹般善待的汇报。相反,若你自己有私心、有杂念,有为人不正、处事不公,哪战士退伍的时期,就是你休假的时期。这个时候的战士,几年积累的私怨,会借一个小矛盾,甚至是一杯酒,向你大打出手的。

军队服役,就像从出生到死亡,活过一回。无论是当战士几年、还是当军官几十年,这份经历真的是完整的一个人生。拥有这份军队的服役经历,真的是无上荣光。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9609819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41
      0
      2015/9/29 11:01:2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
      42楼 沧桑短笛
      你判断我是宣传口子上的干的?还是判断我根本就没在部队干过?

      你看不上我写的,你写一篇就是啦。

      43楼 秦时明月093
      如果智商还够用的话,请进入我的个人中心,看看我的文集,请不要留情面,使出喝牛奶的劲来拍砖!我一定虚心接招。
      44楼 沧桑短笛
      原来你是为了广告的嘛?回复:[原创]善待“刺头兵”,培养千里马

      第一次听说,查看某个ID的文集,跟智商有关系。我一直以为,哪是动动手指头,都会的事。

      45楼 秦时明月093
      第一,就算是广告吧,只要不从您口袋掏钱,我就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第二,查看别人的文章确实是不需要智商,只是动动手指的事,但事实是您却只是让我“也写一篇”,而没去主动看看我是不是也有文章。窃以为打击对手,也得找找对手的薄弱环节,2000年前的孙武早就教导军人们要“知彼知己”,可您没有做到。

      46楼 沧桑短笛
      上网、逛论坛,原本就是件轻松的事。我极少看别人的文集。一则,每个人在论坛的讨论过程,也是不断完善自己的过程,过去写过的文章,未必能代表现在的观点。二则,网上人山人海,因为某个观点、某个话题碰到一起是缘分;寻着ID去找别人的文集,是自找麻烦、自找不愉快的事。当然,这是一般而言。也有特殊情况。

      一种,是帖子让我读来感觉非常长见识、长知识的。希望能多看到点,这点好奇之心驱使下,往往会顺着ID去找同样精彩的帖子、文章。一种,是跟人结仇了,想找找对方的特点,方便应对麻烦。对你,两种都不是。我喜欢论事不论人,不喜欢动辄论人的ID。

      至于知己知彼,谢谢你的提醒。网上追求的是轻松,我觉得没有必要。

      高论!不送!

      2015/10/12 12:51:20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9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41楼 秦时明月093
      从你的话里看得出,第一,你在部队没有我干得时间长;第二,军校毕业的一般不称提干,这个词语你用得不确切。提干是指的直接从士兵中提拔为军官的,当然也要送到军校或教导队进行培训;第三,我判断你是在宣传口上的干的,你不敢承认,因为你自己对于你们那“吹、啦、谈、唱”的一套没有足够的自信。

      吹牛*,啦大蛋,谈经验,唱赞歌。给你科普一下!

      42楼 沧桑短笛
      你判断我是宣传口子上的干的?还是判断我根本就没在部队干过?

      你看不上我写的,你写一篇就是啦。

      43楼 秦时明月093
      如果智商还够用的话,请进入我的个人中心,看看我的文集,请不要留情面,使出喝牛奶的劲来拍砖!我一定虚心接招。
      44楼 沧桑短笛
      原来你是为了广告的嘛?回复:[原创]善待“刺头兵”,培养千里马

      第一次听说,查看某个ID的文集,跟智商有关系。我一直以为,哪是动动手指头,都会的事。

      45楼 秦时明月093
      第一,就算是广告吧,只要不从您口袋掏钱,我就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第二,查看别人的文章确实是不需要智商,只是动动手指的事,但事实是您却只是让我“也写一篇”,而没去主动看看我是不是也有文章。窃以为打击对手,也得找找对手的薄弱环节,2000年前的孙武早就教导军人们要“知彼知己”,可您没有做到。

      上网、逛论坛,原本就是件轻松的事。我极少看别人的文集。一则,每个人在论坛的讨论过程,也是不断完善自己的过程,过去写过的文章,未必能代表现在的观点。二则,网上人山人海,因为某个观点、某个话题碰到一起是缘分;寻着ID去找别人的文集,是自找麻烦、自找不愉快的事。当然,这是一般而言。也有特殊情况。

      一种,是帖子让我读来感觉非常长见识、长知识的。希望能多看到点,这点好奇之心驱使下,往往会顺着ID去找同样精彩的帖子、文章。一种,是跟人结仇了,想找找对方的特点,方便应对麻烦。对你,两种都不是。我喜欢论事不论人,不喜欢动辄论人的ID。

      至于知己知彼,谢谢你的提醒。网上追求的是轻松,我觉得没有必要。

      2015/10/11 17:02:55
      左箭头-小图标

      ......
      39楼 沧桑短笛
      我是当过兵,上过军校,提干后带过兵,而且还是一带就是10年的哪种。但是没有当过连队主官。你听不懂吧?

      ^_^,你只知道部队有军师、旅团、营连。

      41楼 秦时明月093
      从你的话里看得出,第一,你在部队没有我干得时间长;第二,军校毕业的一般不称提干,这个词语你用得不确切。提干是指的直接从士兵中提拔为军官的,当然也要送到军校或教导队进行培训;第三,我判断你是在宣传口上的干的,你不敢承认,因为你自己对于你们那“吹、啦、谈、唱”的一套没有足够的自信。

      吹牛*,啦大蛋,谈经验,唱赞歌。给你科普一下!

      42楼 沧桑短笛
      你判断我是宣传口子上的干的?还是判断我根本就没在部队干过?

      你看不上我写的,你写一篇就是啦。

      43楼 秦时明月093
      如果智商还够用的话,请进入我的个人中心,看看我的文集,请不要留情面,使出喝牛奶的劲来拍砖!我一定虚心接招。
      44楼 沧桑短笛
      原来你是为了广告的嘛?回复:[原创]善待“刺头兵”,培养千里马

      第一次听说,查看某个ID的文集,跟智商有关系。我一直以为,哪是动动手指头,都会的事。

      第一,就算是广告吧,只要不从您口袋掏钱,我就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第二,查看别人的文章确实是不需要智商,只是动动手指的事,但事实是您却只是让我“也写一篇”,而没去主动看看我是不是也有文章。窃以为打击对手,也得找找对手的薄弱环节,2000年前的孙武早就教导军人们要“知彼知己”,可您没有做到。

      2015/10/11 12:41:40
      左箭头-小图标

      ......
      36楼 秦时明月093
      看到你的第一句“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一下子就释然了!因为我不用看你的辩论内容,就知道你主帖和回帖的所有观点都是在主观臆断,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之流。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可能是在政治部门当过干事,否则不会写出这种科幻式的文章来,否则不会写出“老宣传 ”类型的石破天惊的“我就是喜欢刺头兵”!一个没有在基层连队带过兵的、当过主官的人,凭着对连队那一鳞半爪的印象,就奢谈如何带兵,你是在帮大家拔牙的吗?
      39楼 沧桑短笛
      我是当过兵,上过军校,提干后带过兵,而且还是一带就是10年的哪种。但是没有当过连队主官。你听不懂吧?

      ^_^,你只知道部队有军师、旅团、营连。

      41楼 秦时明月093
      从你的话里看得出,第一,你在部队没有我干得时间长;第二,军校毕业的一般不称提干,这个词语你用得不确切。提干是指的直接从士兵中提拔为军官的,当然也要送到军校或教导队进行培训;第三,我判断你是在宣传口上的干的,你不敢承认,因为你自己对于你们那“吹、啦、谈、唱”的一套没有足够的自信。

      吹牛*,啦大蛋,谈经验,唱赞歌。给你科普一下!

      42楼 沧桑短笛
      你判断我是宣传口子上的干的?还是判断我根本就没在部队干过?

      你看不上我写的,你写一篇就是啦。

      43楼 秦时明月093
      如果智商还够用的话,请进入我的个人中心,看看我的文集,请不要留情面,使出喝牛奶的劲来拍砖!我一定虚心接招。
      原来你是为了广告的嘛?回复:[原创]善待“刺头兵”,培养千里马

      第一次听说,查看某个ID的文集,跟智商有关系。我一直以为,哪是动动手指头,都会的事。

      2015/10/11 12:23:37
      左箭头-小图标

      ......
      29楼 沧桑短笛
      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的帖子中,从没说过一班、二班,或者几排几班的字样,说的都是总机班、汽车班的字样,显然就不是连队的事。这,你都没看出来,我猜想你没当过兵吧?“老兵退伍,主官休假,机关参谋干事到连队临时代理”,你连这都没听说过,说你当过连队主官,我是不信。不过,网络毕竟不是现实,究竟当过兵、没当过兵,实在是一件无法“提供证据”的事。不妨以你说的内容,来聊聊你说的内容吧。简单方便。

      1、你帖子中说道,有些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班长做这些事,连队的排长、连长指导员会不会知道?如你描写的,都“存在强烈矛盾”了,显然不是偶尔的事。说一个理论“保密,只是在一定时间里,一定范围内保密”,你同意这个理论吧?(千万别说不同意,当兵的都受过保密教育,这就是最基本的教育内容)经常发生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的事,这连长、指导员,还有资格当嘛?这战士能不仇恨连长指导员嘛?

      2、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反而是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经常发生,导致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了。我管过一个总机班,班长是我通过朋友从连队选过了的总机班长。选他来是因为这班长好,选来后发现比别人评价的更好。我非常喜欢这个班长,认真算来,我带过的班长中,这个是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一次在走廊上,发现一个战士(闷坏,我很不喜欢的哪种),神情萎靡,脖子上有几个红点。我问他脖子咋了,他不理我,头一低就从我身边绕过去了。我一把抓住他,认真的看了看脖子,又问了他一遍;他说了句:“没事”,就走了。我已经能确定这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也就没再问了。回头我就找到班长,问他战士脖子上的红是怎么回事。班长很诚实,说这战士太捣蛋了,不揍不行。

      我是这样跟班长说的:这里是机关,不是连队;打骂战士,我都保不住你。他调皮捣蛋,你管得了就管,管了不听就不管,告诉我就算完成了。剩下来是我的事。无论什么原因,这事永远不能干。我不是吓唬你,是真的保不住你的。

      后来从未发生过。在我带兵的经历中,班长打骂体罚战士的,也仅仅碰到过这么一次。后面跟班长闲聊的时候(朋友、兄弟闲聊的哪种),也问过。连队也极少发生战士打骂战士的,发生班长打骂战士,既要班长集体荣誉感超强,并且战士调皮捣蛋的很厉害,调皮捣蛋的战士还打不过班长;又要所在连队的连长、指导员特别的不负责任,敢暗地里支持班长打战士。这些同时具备才有可能发生,少一个条件都发生不了。

      打骂体罚战士,在部队是上岗上线的事,没有那个傻子会把这个事,做成常有的。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几年不透风的墙,一旦被查到,连长、指导员都逃脱不了挨处分。

      3、战士,也确实有胆小的、脾气好的。但是,毕竟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要冲动有冲动、要体力有体力,更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做事不考虑后果的状况,发生或打骂体罚战士的连队,到新兵熬成老兵、退伍之前的时候,连长、指导员还敢在部队待着嘛?不社会的战士,虽然思想上不够成熟,但正义感却是极强。个别战士被欺负,在退伍时选择“报仇”的话,其他战士就会袖手旁观,甚至会暗暗助手,放任干部被打。一句话,军队环境下的正义感,远远强过社会。一方面是年轻人的正义感,原本就比有家有口的成年人更强,另一方面,部队服役是临时的,不像地方工作,同事就是一辈子,没那么多顾忌,没那么多七大姑八大姨的牵扯。

      呵呵,部队氛围,不是能想象、推想出来的。

      36楼 秦时明月093
      看到你的第一句“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一下子就释然了!因为我不用看你的辩论内容,就知道你主帖和回帖的所有观点都是在主观臆断,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之流。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可能是在政治部门当过干事,否则不会写出这种科幻式的文章来,否则不会写出“老宣传 ”类型的石破天惊的“我就是喜欢刺头兵”!一个没有在基层连队带过兵的、当过主官的人,凭着对连队那一鳞半爪的印象,就奢谈如何带兵,你是在帮大家拔牙的吗?
      39楼 沧桑短笛
      我是当过兵,上过军校,提干后带过兵,而且还是一带就是10年的哪种。但是没有当过连队主官。你听不懂吧?

      ^_^,你只知道部队有军师、旅团、营连。

      41楼 秦时明月093
      从你的话里看得出,第一,你在部队没有我干得时间长;第二,军校毕业的一般不称提干,这个词语你用得不确切。提干是指的直接从士兵中提拔为军官的,当然也要送到军校或教导队进行培训;第三,我判断你是在宣传口上的干的,你不敢承认,因为你自己对于你们那“吹、啦、谈、唱”的一套没有足够的自信。

      吹牛*,啦大蛋,谈经验,唱赞歌。给你科普一下!

      42楼 沧桑短笛
      你判断我是宣传口子上的干的?还是判断我根本就没在部队干过?

      你看不上我写的,你写一篇就是啦。

      如果智商还够用的话,请进入我的个人中心,看看我的文集,请不要留情面,使出喝牛奶的劲来拍砖!我一定虚心接招。

      2015/10/11 11:37:21
      左箭头-小图标

      ......
      27楼 秦时明月093
      不是我挑您的刺,而是从军十几年没有见过您说的这种场景。

      以我军的政治建设和纪律建设的要求和部队的现实,干部不大可能成批量地欺负战士们,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即使有些干部素质不高,但也只是个别现象。倒是在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有些班长打骂体罚、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搞亲疏远近,引起老兵与新兵之间矛盾尖锐,这才是普遍现象。而部队中存在一些少数素质不高的骨干、战士刁难和抗拒能力较弱、权力较小的干部,戏弄、抵触新毕业的学生兵排长等行为,才是很不正常的普遍现象,难道这也是您说的“就喜欢”的“刺头兵”吗?对于企图殴打干部的战士,你采取的不是讲人生的道理和摆后果,却采取的拦堵、吓唬与和稀泥的方法,特别是那句“反正你们家里(离)部队也不远”的话,要我说,你是在暗示战士“今晚我在这里,你不能出事,想打人以后再说。”,即使你没有这个意思,战士们也会这样想。当然,战士退伍回家后,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再为这事聚众回部队闹事,但你这种暗示却是极阴暗的。

      都是当过连队主官的,直言讨论,不喜勿怒。

      29楼 沧桑短笛
      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的帖子中,从没说过一班、二班,或者几排几班的字样,说的都是总机班、汽车班的字样,显然就不是连队的事。这,你都没看出来,我猜想你没当过兵吧?“老兵退伍,主官休假,机关参谋干事到连队临时代理”,你连这都没听说过,说你当过连队主官,我是不信。不过,网络毕竟不是现实,究竟当过兵、没当过兵,实在是一件无法“提供证据”的事。不妨以你说的内容,来聊聊你说的内容吧。简单方便。

      1、你帖子中说道,有些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班长做这些事,连队的排长、连长指导员会不会知道?如你描写的,都“存在强烈矛盾”了,显然不是偶尔的事。说一个理论“保密,只是在一定时间里,一定范围内保密”,你同意这个理论吧?(千万别说不同意,当兵的都受过保密教育,这就是最基本的教育内容)经常发生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的事,这连长、指导员,还有资格当嘛?这战士能不仇恨连长指导员嘛?

      2、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反而是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经常发生,导致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了。我管过一个总机班,班长是我通过朋友从连队选过了的总机班长。选他来是因为这班长好,选来后发现比别人评价的更好。我非常喜欢这个班长,认真算来,我带过的班长中,这个是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一次在走廊上,发现一个战士(闷坏,我很不喜欢的哪种),神情萎靡,脖子上有几个红点。我问他脖子咋了,他不理我,头一低就从我身边绕过去了。我一把抓住他,认真的看了看脖子,又问了他一遍;他说了句:“没事”,就走了。我已经能确定这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也就没再问了。回头我就找到班长,问他战士脖子上的红是怎么回事。班长很诚实,说这战士太捣蛋了,不揍不行。

      我是这样跟班长说的:这里是机关,不是连队;打骂战士,我都保不住你。他调皮捣蛋,你管得了就管,管了不听就不管,告诉我就算完成了。剩下来是我的事。无论什么原因,这事永远不能干。我不是吓唬你,是真的保不住你的。

      后来从未发生过。在我带兵的经历中,班长打骂体罚战士的,也仅仅碰到过这么一次。后面跟班长闲聊的时候(朋友、兄弟闲聊的哪种),也问过。连队也极少发生战士打骂战士的,发生班长打骂战士,既要班长集体荣誉感超强,并且战士调皮捣蛋的很厉害,调皮捣蛋的战士还打不过班长;又要所在连队的连长、指导员特别的不负责任,敢暗地里支持班长打战士。这些同时具备才有可能发生,少一个条件都发生不了。

      打骂体罚战士,在部队是上岗上线的事,没有那个傻子会把这个事,做成常有的。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几年不透风的墙,一旦被查到,连长、指导员都逃脱不了挨处分。

      3、战士,也确实有胆小的、脾气好的。但是,毕竟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要冲动有冲动、要体力有体力,更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做事不考虑后果的状况,发生或打骂体罚战士的连队,到新兵熬成老兵、退伍之前的时候,连长、指导员还敢在部队待着嘛?不社会的战士,虽然思想上不够成熟,但正义感却是极强。个别战士被欺负,在退伍时选择“报仇”的话,其他战士就会袖手旁观,甚至会暗暗助手,放任干部被打。一句话,军队环境下的正义感,远远强过社会。一方面是年轻人的正义感,原本就比有家有口的成年人更强,另一方面,部队服役是临时的,不像地方工作,同事就是一辈子,没那么多顾忌,没那么多七大姑八大姨的牵扯。

      呵呵,部队氛围,不是能想象、推想出来的。

      36楼 秦时明月093
      看到你的第一句“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一下子就释然了!因为我不用看你的辩论内容,就知道你主帖和回帖的所有观点都是在主观臆断,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之流。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可能是在政治部门当过干事,否则不会写出这种科幻式的文章来,否则不会写出“老宣传 ”类型的石破天惊的“我就是喜欢刺头兵”!一个没有在基层连队带过兵的、当过主官的人,凭着对连队那一鳞半爪的印象,就奢谈如何带兵,你是在帮大家拔牙的吗?
      39楼 沧桑短笛
      我是当过兵,上过军校,提干后带过兵,而且还是一带就是10年的哪种。但是没有当过连队主官。你听不懂吧?

      ^_^,你只知道部队有军师、旅团、营连。

      41楼 秦时明月093
      从你的话里看得出,第一,你在部队没有我干得时间长;第二,军校毕业的一般不称提干,这个词语你用得不确切。提干是指的直接从士兵中提拔为军官的,当然也要送到军校或教导队进行培训;第三,我判断你是在宣传口上的干的,你不敢承认,因为你自己对于你们那“吹、啦、谈、唱”的一套没有足够的自信。

      吹牛*,啦大蛋,谈经验,唱赞歌。给你科普一下!

      你判断我是宣传口子上的干的?还是判断我根本就没在部队干过?

      你看不上我写的,你写一篇就是啦。

      2015/10/11 3:59:19
      左箭头-小图标

      ......
      5楼 沧桑短笛
      谢谢支持 ^_^

      这类事是真有,不是编故事。一年战士退伍季,会餐的时候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几个战士围着一个干部进酒,什么看得起他看不起我,给他面子不给我面子之类的劝酒词,挑刺、找不痛快是明显的。加上事先我就听说了一星半点的,我隔着一桌看着也没过去。想着打两下就打两下吧,别打大了就好。这名干部平时是够恶的、也是够差劲的。结果,没打成,有其他干部拉开了,不让进酒了。

      会餐结束,领导跟我说,某某某、某某某,听说要闹事,你去看着点。战士的行囊都打包了,住在招待所,我一推门,他们聊的激动的话题就打住了,转过来陪我聊。越聊越没话说,越聊越少人说话,有两个不是当年退伍的,直接就走了。又坐了一会,退伍的战士估计是真憋不住了,直接逐客了。

      "这么晚了,你别陪着我们了。你不回家睡觉啊。”

      我冲他一笑说:“你以为你是多大人物,我放着觉不睡,陪你聊天?我这是完成任务,你看不明白?”

      退伍战士说:“怎么啦?”

      “你们要打人,满世界都知道,你以为呢?”

      “是。我们不瞒你。他不该打嘛?这几年太欺负人了”

      “打?哪就是受处分,我押送你回家?”

      “。。。。。。”

      我说:“行啦,满世界都知道了,你们就省省吧。自己笨蛋,现在废话有什么用?明目张胆的打人,你真以为退伍了,就没人收拾你了?我告诉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都过来看着你们了,敢打人笃定处分。想让我给你填处分表?”

      退伍战士真急眼了,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们是真委屈。

      我说:“想开点,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们有本事打两拳,我就当没看见。现在就别想了,做事就要认赌服输。明天是我送你们去火车站,你们还有机会嘛?安安分分的关门睡觉。反正你们家里部队也不远,以后我有空出差去看你们,你们有空回来看看我。就这样了,我回去睡觉了”。

      碰到这种事,真的完全看战士当兵的这几年,你怎么带他们的,怎么跟他们相处的。干部凭自己的一言一行,点点滴滴,在战士心目中积累的形象,是唯一的依靠。否则,制止不了,搞到真的处分一个退伍战士的份上,哪是一个非常窝心的事。战士吃亏,带战士的干部,不内疚嘛?战士,在部队是战士,在他自己的家里是孩子。父母把孩子送到部队,军官就有管教、带好战士的天责,除突发意外之外,处分战士原本就是军官的失职。

      27楼 秦时明月093
      不是我挑您的刺,而是从军十几年没有见过您说的这种场景。

      以我军的政治建设和纪律建设的要求和部队的现实,干部不大可能成批量地欺负战士们,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即使有些干部素质不高,但也只是个别现象。倒是在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有些班长打骂体罚、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搞亲疏远近,引起老兵与新兵之间矛盾尖锐,这才是普遍现象。而部队中存在一些少数素质不高的骨干、战士刁难和抗拒能力较弱、权力较小的干部,戏弄、抵触新毕业的学生兵排长等行为,才是很不正常的普遍现象,难道这也是您说的“就喜欢”的“刺头兵”吗?对于企图殴打干部的战士,你采取的不是讲人生的道理和摆后果,却采取的拦堵、吓唬与和稀泥的方法,特别是那句“反正你们家里(离)部队也不远”的话,要我说,你是在暗示战士“今晚我在这里,你不能出事,想打人以后再说。”,即使你没有这个意思,战士们也会这样想。当然,战士退伍回家后,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再为这事聚众回部队闹事,但你这种暗示却是极阴暗的。

      都是当过连队主官的,直言讨论,不喜勿怒。

      29楼 沧桑短笛
      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的帖子中,从没说过一班、二班,或者几排几班的字样,说的都是总机班、汽车班的字样,显然就不是连队的事。这,你都没看出来,我猜想你没当过兵吧?“老兵退伍,主官休假,机关参谋干事到连队临时代理”,你连这都没听说过,说你当过连队主官,我是不信。不过,网络毕竟不是现实,究竟当过兵、没当过兵,实在是一件无法“提供证据”的事。不妨以你说的内容,来聊聊你说的内容吧。简单方便。

      1、你帖子中说道,有些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班长做这些事,连队的排长、连长指导员会不会知道?如你描写的,都“存在强烈矛盾”了,显然不是偶尔的事。说一个理论“保密,只是在一定时间里,一定范围内保密”,你同意这个理论吧?(千万别说不同意,当兵的都受过保密教育,这就是最基本的教育内容)经常发生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的事,这连长、指导员,还有资格当嘛?这战士能不仇恨连长指导员嘛?

      2、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反而是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经常发生,导致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了。我管过一个总机班,班长是我通过朋友从连队选过了的总机班长。选他来是因为这班长好,选来后发现比别人评价的更好。我非常喜欢这个班长,认真算来,我带过的班长中,这个是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一次在走廊上,发现一个战士(闷坏,我很不喜欢的哪种),神情萎靡,脖子上有几个红点。我问他脖子咋了,他不理我,头一低就从我身边绕过去了。我一把抓住他,认真的看了看脖子,又问了他一遍;他说了句:“没事”,就走了。我已经能确定这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也就没再问了。回头我就找到班长,问他战士脖子上的红是怎么回事。班长很诚实,说这战士太捣蛋了,不揍不行。

      我是这样跟班长说的:这里是机关,不是连队;打骂战士,我都保不住你。他调皮捣蛋,你管得了就管,管了不听就不管,告诉我就算完成了。剩下来是我的事。无论什么原因,这事永远不能干。我不是吓唬你,是真的保不住你的。

      后来从未发生过。在我带兵的经历中,班长打骂体罚战士的,也仅仅碰到过这么一次。后面跟班长闲聊的时候(朋友、兄弟闲聊的哪种),也问过。连队也极少发生战士打骂战士的,发生班长打骂战士,既要班长集体荣誉感超强,并且战士调皮捣蛋的很厉害,调皮捣蛋的战士还打不过班长;又要所在连队的连长、指导员特别的不负责任,敢暗地里支持班长打战士。这些同时具备才有可能发生,少一个条件都发生不了。

      打骂体罚战士,在部队是上岗上线的事,没有那个傻子会把这个事,做成常有的。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几年不透风的墙,一旦被查到,连长、指导员都逃脱不了挨处分。

      3、战士,也确实有胆小的、脾气好的。但是,毕竟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要冲动有冲动、要体力有体力,更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做事不考虑后果的状况,发生或打骂体罚战士的连队,到新兵熬成老兵、退伍之前的时候,连长、指导员还敢在部队待着嘛?不社会的战士,虽然思想上不够成熟,但正义感却是极强。个别战士被欺负,在退伍时选择“报仇”的话,其他战士就会袖手旁观,甚至会暗暗助手,放任干部被打。一句话,军队环境下的正义感,远远强过社会。一方面是年轻人的正义感,原本就比有家有口的成年人更强,另一方面,部队服役是临时的,不像地方工作,同事就是一辈子,没那么多顾忌,没那么多七大姑八大姨的牵扯。

      呵呵,部队氛围,不是能想象、推想出来的。

      36楼 秦时明月093
      看到你的第一句“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一下子就释然了!因为我不用看你的辩论内容,就知道你主帖和回帖的所有观点都是在主观臆断,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之流。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可能是在政治部门当过干事,否则不会写出这种科幻式的文章来,否则不会写出“老宣传 ”类型的石破天惊的“我就是喜欢刺头兵”!一个没有在基层连队带过兵的、当过主官的人,凭着对连队那一鳞半爪的印象,就奢谈如何带兵,你是在帮大家拔牙的吗?
      39楼 沧桑短笛
      我是当过兵,上过军校,提干后带过兵,而且还是一带就是10年的哪种。但是没有当过连队主官。你听不懂吧?

      ^_^,你只知道部队有军师、旅团、营连。

      从你的话里看得出,第一,你在部队没有我干得时间长;第二,军校毕业的一般不称提干,这个词语你用得不确切。提干是指的直接从士兵中提拔为军官的,当然也要送到军校或教导队进行培训;第三,我判断你是在宣传口上的干的,你不敢承认,因为你自己对于你们那“吹、啦、谈、唱”的一套没有足够的自信。

      吹牛*,啦大蛋,谈经验,唱赞歌。给你科普一下!

      2015/10/11 0:30:36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9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31楼 0春雨弯刀0
      确实如此,你对兵的态度我认为是非常合适的,也体现了一个解放军军官的正确态度。那些一听到“刺头”就想着怎么“收拾”的军官,事实上的态度很有问题的,也违背了我军的原则。不客气的说,抱着那样的态度的,很多都是“兵痞”!从(大约是83年起)军队重新三令五申禁止体罚士兵以来,军队风气逐步好转,更加人性化的体现了“大熔炉”的精神。
      32楼 沧桑短笛
      谢谢支持。

      所谓刺头兵,就是不犯规、不违令,做的“坏事”按条例条令根本就无法处理。通俗的说,就是干部看到气死,真要想管还找不到理由、找不出过错。想管,无处下手。

      从人情上说,刺头兵确实捣蛋,做的过分的让你狠的牙痒痒。从智商上说,这都是聪明兵干出来的事,他就是故意的。

      聪明可爱,聪明拿来做“坏事”可恨。最可恨的,是拿聪明来欺负不够聪明的人。^_^

      刺头兵确实是部队管理的一道难题。小编这个题目,出的确实有水平。

      33楼 0春雨弯刀0
      不认为小编出这个题目有什么水平。看不出这问题有什么好讨论的。多年前,部队就开始三令五申严格禁止打人了,于是,正确的处理方式就是2条,1,用体能训练消耗“火气”,2,针对性的做思想教育。当然,核心还是多了解他,多帮助他,否则,做任何事情都无针对性是没用的。

      那些还在想着用体罚甚至动手来教训人的作风,早就被丢入垃圾堆了。现在是采用更人性化,更加符合现代人文精神的方式来体现大熔炉的作用。

      34楼 沧桑短笛
      荀子有《积微论》。简单说来,就是大事,依靠一点一滴的小事来成就。刺头兵虽然是部队特有的称谓,但这种现象却不是部队特有,只是社会上这种现象没有类似的称谓罢了。

      部队带好刺头兵。放之社会,我觉得跟用好有个性的人才是相近的道理。从管理上说,这类管理是最边界、最琐碎的事,也是最需要耐心、需要智慧的事,甚至是需要真心真意,情理兼备的事。事很小,长期的、满腔热情的去做好,却又是最难的事。也许正因如此,做到、做好就非常之难,持之以恒更是难上加难。

      网络上说“细节决定成败”估计大家都懂。实际上,我们老祖先们有更高深、更系统、更全面的论述。荀子有《积微论》就是典型。比如人人皆知的“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讲的是相似的道理,只是出自不同的书籍,荀子的《劝学》。

      最高深的理论,往往就是最生活的平常。 ^_^

      37楼 0春雨弯刀0
      部队,新兵首先面对的是连队,也就是说,新兵首先面对是“新兵连长,指导员”当然,不一定是连级干部。而这些干部,给他们的就是PLA的第一印象!由于改革开放,造成部队相对地方落后,这个落后也可以理解为落差,部队的兵,来自四面八方,90年前,可以说,全国各地的兵天差地别,大城市的和偏远地方的素质各异(这个素质没有好坏,只是对社会看法不同),从而,造成很多不肯转变观念的干部带沿海发达地区的兵很吃力,也证明了很多干部不能很好的执行中央军委的命令。从目前发展来看,很多事情已经明了的。
      恩。说的对,很是赞成。

      部队虽然跟地方有所不同,但部队也不可能是生活在真空中。社会风气对部队是有明显的影响的。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用庸不用能的弊病,是不分部队、地方的。甚至,正是庸才的增多,带兵能力的下降,战士中的刺头问题,显得更加明显。

      另外,为你的“素质没有好坏,只是对社会看法不同”点个赞。说的非常好,我非常赞成。培养个性化人才的口号虽然喊了很多年,但没有超强的能力、宽阔的胸怀,实际上是根本不可能培养个性化人才的。排队挤收割,翻地、插秧找不到人,是普遍的坏风气。

      2015/10/7 20:31:08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面具与皈依
      最后一段话说的好,我一个年长自己两岁的老哥,部队临退役的最后几天把自己的排长打了。。没什么滔天的仇恨,就是因为不服和看不惯而已,刚退役的时候来找我,看到他左手缠的绷带真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我骂他差点毁了自己。。结果丫还跟我说要不是后来被其他人拉住不会吃这种亏,不是忍了又忍,隔天差点拿刺刀把排长和拉他那班长干掉了。。—__—!!
      5楼 沧桑短笛
      谢谢支持 ^_^

      这类事是真有,不是编故事。一年战士退伍季,会餐的时候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几个战士围着一个干部进酒,什么看得起他看不起我,给他面子不给我面子之类的劝酒词,挑刺、找不痛快是明显的。加上事先我就听说了一星半点的,我隔着一桌看着也没过去。想着打两下就打两下吧,别打大了就好。这名干部平时是够恶的、也是够差劲的。结果,没打成,有其他干部拉开了,不让进酒了。

      会餐结束,领导跟我说,某某某、某某某,听说要闹事,你去看着点。战士的行囊都打包了,住在招待所,我一推门,他们聊的激动的话题就打住了,转过来陪我聊。越聊越没话说,越聊越少人说话,有两个不是当年退伍的,直接就走了。又坐了一会,退伍的战士估计是真憋不住了,直接逐客了。

      "这么晚了,你别陪着我们了。你不回家睡觉啊。”

      我冲他一笑说:“你以为你是多大人物,我放着觉不睡,陪你聊天?我这是完成任务,你看不明白?”

      退伍战士说:“怎么啦?”

      “你们要打人,满世界都知道,你以为呢?”

      “是。我们不瞒你。他不该打嘛?这几年太欺负人了”

      “打?哪就是受处分,我押送你回家?”

      “。。。。。。”

      我说:“行啦,满世界都知道了,你们就省省吧。自己笨蛋,现在废话有什么用?明目张胆的打人,你真以为退伍了,就没人收拾你了?我告诉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都过来看着你们了,敢打人笃定处分。想让我给你填处分表?”

      退伍战士真急眼了,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们是真委屈。

      我说:“想开点,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们有本事打两拳,我就当没看见。现在就别想了,做事就要认赌服输。明天是我送你们去火车站,你们还有机会嘛?安安分分的关门睡觉。反正你们家里部队也不远,以后我有空出差去看你们,你们有空回来看看我。就这样了,我回去睡觉了”。

      碰到这种事,真的完全看战士当兵的这几年,你怎么带他们的,怎么跟他们相处的。干部凭自己的一言一行,点点滴滴,在战士心目中积累的形象,是唯一的依靠。否则,制止不了,搞到真的处分一个退伍战士的份上,哪是一个非常窝心的事。战士吃亏,带战士的干部,不内疚嘛?战士,在部队是战士,在他自己的家里是孩子。父母把孩子送到部队,军官就有管教、带好战士的天责,除突发意外之外,处分战士原本就是军官的失职。

      27楼 秦时明月093
      不是我挑您的刺,而是从军十几年没有见过您说的这种场景。

      以我军的政治建设和纪律建设的要求和部队的现实,干部不大可能成批量地欺负战士们,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即使有些干部素质不高,但也只是个别现象。倒是在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有些班长打骂体罚、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搞亲疏远近,引起老兵与新兵之间矛盾尖锐,这才是普遍现象。而部队中存在一些少数素质不高的骨干、战士刁难和抗拒能力较弱、权力较小的干部,戏弄、抵触新毕业的学生兵排长等行为,才是很不正常的普遍现象,难道这也是您说的“就喜欢”的“刺头兵”吗?对于企图殴打干部的战士,你采取的不是讲人生的道理和摆后果,却采取的拦堵、吓唬与和稀泥的方法,特别是那句“反正你们家里(离)部队也不远”的话,要我说,你是在暗示战士“今晚我在这里,你不能出事,想打人以后再说。”,即使你没有这个意思,战士们也会这样想。当然,战士退伍回家后,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再为这事聚众回部队闹事,但你这种暗示却是极阴暗的。

      都是当过连队主官的,直言讨论,不喜勿怒。

      29楼 沧桑短笛
      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的帖子中,从没说过一班、二班,或者几排几班的字样,说的都是总机班、汽车班的字样,显然就不是连队的事。这,你都没看出来,我猜想你没当过兵吧?“老兵退伍,主官休假,机关参谋干事到连队临时代理”,你连这都没听说过,说你当过连队主官,我是不信。不过,网络毕竟不是现实,究竟当过兵、没当过兵,实在是一件无法“提供证据”的事。不妨以你说的内容,来聊聊你说的内容吧。简单方便。

      1、你帖子中说道,有些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班长做这些事,连队的排长、连长指导员会不会知道?如你描写的,都“存在强烈矛盾”了,显然不是偶尔的事。说一个理论“保密,只是在一定时间里,一定范围内保密”,你同意这个理论吧?(千万别说不同意,当兵的都受过保密教育,这就是最基本的教育内容)经常发生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的事,这连长、指导员,还有资格当嘛?这战士能不仇恨连长指导员嘛?

      2、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反而是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经常发生,导致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了。我管过一个总机班,班长是我通过朋友从连队选过了的总机班长。选他来是因为这班长好,选来后发现比别人评价的更好。我非常喜欢这个班长,认真算来,我带过的班长中,这个是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一次在走廊上,发现一个战士(闷坏,我很不喜欢的哪种),神情萎靡,脖子上有几个红点。我问他脖子咋了,他不理我,头一低就从我身边绕过去了。我一把抓住他,认真的看了看脖子,又问了他一遍;他说了句:“没事”,就走了。我已经能确定这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也就没再问了。回头我就找到班长,问他战士脖子上的红是怎么回事。班长很诚实,说这战士太捣蛋了,不揍不行。

      我是这样跟班长说的:这里是机关,不是连队;打骂战士,我都保不住你。他调皮捣蛋,你管得了就管,管了不听就不管,告诉我就算完成了。剩下来是我的事。无论什么原因,这事永远不能干。我不是吓唬你,是真的保不住你的。

      后来从未发生过。在我带兵的经历中,班长打骂体罚战士的,也仅仅碰到过这么一次。后面跟班长闲聊的时候(朋友、兄弟闲聊的哪种),也问过。连队也极少发生战士打骂战士的,发生班长打骂战士,既要班长集体荣誉感超强,并且战士调皮捣蛋的很厉害,调皮捣蛋的战士还打不过班长;又要所在连队的连长、指导员特别的不负责任,敢暗地里支持班长打战士。这些同时具备才有可能发生,少一个条件都发生不了。

      打骂体罚战士,在部队是上岗上线的事,没有那个傻子会把这个事,做成常有的。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几年不透风的墙,一旦被查到,连长、指导员都逃脱不了挨处分。

      3、战士,也确实有胆小的、脾气好的。但是,毕竟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要冲动有冲动、要体力有体力,更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做事不考虑后果的状况,发生或打骂体罚战士的连队,到新兵熬成老兵、退伍之前的时候,连长、指导员还敢在部队待着嘛?不社会的战士,虽然思想上不够成熟,但正义感却是极强。个别战士被欺负,在退伍时选择“报仇”的话,其他战士就会袖手旁观,甚至会暗暗助手,放任干部被打。一句话,军队环境下的正义感,远远强过社会。一方面是年轻人的正义感,原本就比有家有口的成年人更强,另一方面,部队服役是临时的,不像地方工作,同事就是一辈子,没那么多顾忌,没那么多七大姑八大姨的牵扯。

      呵呵,部队氛围,不是能想象、推想出来的。

      36楼 秦时明月093
      看到你的第一句“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一下子就释然了!因为我不用看你的辩论内容,就知道你主帖和回帖的所有观点都是在主观臆断,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之流。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可能是在政治部门当过干事,否则不会写出这种科幻式的文章来,否则不会写出“老宣传 ”类型的石破天惊的“我就是喜欢刺头兵”!一个没有在基层连队带过兵的、当过主官的人,凭着对连队那一鳞半爪的印象,就奢谈如何带兵,你是在帮大家拔牙的吗?

      我是当过兵,上过军校,提干后带过兵,而且还是一带就是10年的哪种。但是没有当过连队主官。你听不懂吧?

      ^_^,你只知道部队有军师、旅团、营连。

      2015/10/7 20:21:21
      左箭头-小图标

      ......
      24楼 秦时明月093
      您说得对,我支持!!有些连队主官,没有办法约束好刺头兵,严管怕引起矛盾激化,就采取怀柔政策,让他当班长副班长来羁縻他,企望激发他的荣誉感来以身作则,并且把这种做法当成经验来宣讲。但大多数这种被怀柔的刺头兵都会以其恶劣的表现给连队主官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同意您“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的说法,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公然以“我喜欢刺头兵”的话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做法,最终伤害的是部队建设,我就不信他在办理部队的紧急公务却遇到拒不出车的战士时,会心里感觉真高兴、真喜欢!!
      26楼 冲刺
      两位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的办法是,紧紧依靠平淡踏实的老实人,他们是大多数,有他们在,那些刺头兵就跳不起来。我不指望他们灵机一动瞬间辉煌,我只希望每个人都能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关键时刻指挥得动,能够放心。
      28楼 秦时明月093
      说得对,正直的群众是基础。

      另外,我认为所谓“刺头兵”也有多种情况,但不管什么情况,最看重的应该是他们的道德品质,如果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败坏了,那就不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问题了,必须用纪律来约束了。

      30楼 沧桑短笛
      呵呵,道德品质败坏之类的事,刺头兵也许会有。话说回来,什么样的兵都可能会有。刺头兵是一个部队特殊的称谓,做了道德品质败坏的事,就不是刺头兵了。

      什么叫刺头?就是无从下手,想管关不了。你觉得,道德品质败坏是关不了的事嘛?哪杀人放火岂非更管不了?逻辑上就说不通。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35楼 秦时明月093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哈哈,您真幽默!最后这段话您是在抖包袱呢?以我短暂的军旅生涯的浅陋常识,我感觉:第一,连队出了大的违纪甚至是犯罪,首先说明这个连队的思想政治工作、作风纪律建设、日常管理工作是很差的,这在部队的“争先创优”活动中你连队是没有份的!第二,连队的战士严重违纪甚至犯罪,你连队主官是要担负领导责任的,轻者行政处分,重则党纪处分!

      你以为当个连队主官就像你想像得那么轻松!!

      你说的是责任追究,我说的是解决事情;

      你说的是对人,我说的是对事;

      两码事。

      2015/10/7 20:14:59
      左箭头-小图标

      ......
      30楼 沧桑短笛
      呵呵,道德品质败坏之类的事,刺头兵也许会有。话说回来,什么样的兵都可能会有。刺头兵是一个部队特殊的称谓,做了道德品质败坏的事,就不是刺头兵了。

      什么叫刺头?就是无从下手,想管关不了。你觉得,道德品质败坏是关不了的事嘛?哪杀人放火岂非更管不了?逻辑上就说不通。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31楼 0春雨弯刀0
      确实如此,你对兵的态度我认为是非常合适的,也体现了一个解放军军官的正确态度。那些一听到“刺头”就想着怎么“收拾”的军官,事实上的态度很有问题的,也违背了我军的原则。不客气的说,抱着那样的态度的,很多都是“兵痞”!从(大约是83年起)军队重新三令五申禁止体罚士兵以来,军队风气逐步好转,更加人性化的体现了“大熔炉”的精神。
      32楼 沧桑短笛
      谢谢支持。

      所谓刺头兵,就是不犯规、不违令,做的“坏事”按条例条令根本就无法处理。通俗的说,就是干部看到气死,真要想管还找不到理由、找不出过错。想管,无处下手。

      从人情上说,刺头兵确实捣蛋,做的过分的让你狠的牙痒痒。从智商上说,这都是聪明兵干出来的事,他就是故意的。

      聪明可爱,聪明拿来做“坏事”可恨。最可恨的,是拿聪明来欺负不够聪明的人。^_^

      刺头兵确实是部队管理的一道难题。小编这个题目,出的确实有水平。

      33楼 0春雨弯刀0
      不认为小编出这个题目有什么水平。看不出这问题有什么好讨论的。多年前,部队就开始三令五申严格禁止打人了,于是,正确的处理方式就是2条,1,用体能训练消耗“火气”,2,针对性的做思想教育。当然,核心还是多了解他,多帮助他,否则,做任何事情都无针对性是没用的。

      那些还在想着用体罚甚至动手来教训人的作风,早就被丢入垃圾堆了。现在是采用更人性化,更加符合现代人文精神的方式来体现大熔炉的作用。

      34楼 沧桑短笛
      荀子有《积微论》。简单说来,就是大事,依靠一点一滴的小事来成就。刺头兵虽然是部队特有的称谓,但这种现象却不是部队特有,只是社会上这种现象没有类似的称谓罢了。

      部队带好刺头兵。放之社会,我觉得跟用好有个性的人才是相近的道理。从管理上说,这类管理是最边界、最琐碎的事,也是最需要耐心、需要智慧的事,甚至是需要真心真意,情理兼备的事。事很小,长期的、满腔热情的去做好,却又是最难的事。也许正因如此,做到、做好就非常之难,持之以恒更是难上加难。

      网络上说“细节决定成败”估计大家都懂。实际上,我们老祖先们有更高深、更系统、更全面的论述。荀子有《积微论》就是典型。比如人人皆知的“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讲的是相似的道理,只是出自不同的书籍,荀子的《劝学》。

      最高深的理论,往往就是最生活的平常。 ^_^

      部队,新兵首先面对的是连队,也就是说,新兵首先面对是“新兵连长,指导员”当然,不一定是连级干部。而这些干部,给他们的就是PLA的第一印象!由于改革开放,造成部队相对地方落后,这个落后也可以理解为落差,部队的兵,来自四面八方,90年前,可以说,全国各地的兵天差地别,大城市的和偏远地方的素质各异(这个素质没有好坏,只是对社会看法不同),从而,造成很多不肯转变观念的干部带沿海发达地区的兵很吃力,也证明了很多干部不能很好的执行中央军委的命令。从目前发展来看,很多事情已经明了的。

      2015/10/7 20:14:53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面具与皈依
      最后一段话说的好,我一个年长自己两岁的老哥,部队临退役的最后几天把自己的排长打了。。没什么滔天的仇恨,就是因为不服和看不惯而已,刚退役的时候来找我,看到他左手缠的绷带真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我骂他差点毁了自己。。结果丫还跟我说要不是后来被其他人拉住不会吃这种亏,不是忍了又忍,隔天差点拿刺刀把排长和拉他那班长干掉了。。—__—!!
      5楼 沧桑短笛
      谢谢支持 ^_^

      这类事是真有,不是编故事。一年战士退伍季,会餐的时候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几个战士围着一个干部进酒,什么看得起他看不起我,给他面子不给我面子之类的劝酒词,挑刺、找不痛快是明显的。加上事先我就听说了一星半点的,我隔着一桌看着也没过去。想着打两下就打两下吧,别打大了就好。这名干部平时是够恶的、也是够差劲的。结果,没打成,有其他干部拉开了,不让进酒了。

      会餐结束,领导跟我说,某某某、某某某,听说要闹事,你去看着点。战士的行囊都打包了,住在招待所,我一推门,他们聊的激动的话题就打住了,转过来陪我聊。越聊越没话说,越聊越少人说话,有两个不是当年退伍的,直接就走了。又坐了一会,退伍的战士估计是真憋不住了,直接逐客了。

      "这么晚了,你别陪着我们了。你不回家睡觉啊。”

      我冲他一笑说:“你以为你是多大人物,我放着觉不睡,陪你聊天?我这是完成任务,你看不明白?”

      退伍战士说:“怎么啦?”

      “你们要打人,满世界都知道,你以为呢?”

      “是。我们不瞒你。他不该打嘛?这几年太欺负人了”

      “打?哪就是受处分,我押送你回家?”

      “。。。。。。”

      我说:“行啦,满世界都知道了,你们就省省吧。自己笨蛋,现在废话有什么用?明目张胆的打人,你真以为退伍了,就没人收拾你了?我告诉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都过来看着你们了,敢打人笃定处分。想让我给你填处分表?”

      退伍战士真急眼了,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们是真委屈。

      我说:“想开点,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们有本事打两拳,我就当没看见。现在就别想了,做事就要认赌服输。明天是我送你们去火车站,你们还有机会嘛?安安分分的关门睡觉。反正你们家里部队也不远,以后我有空出差去看你们,你们有空回来看看我。就这样了,我回去睡觉了”。

      碰到这种事,真的完全看战士当兵的这几年,你怎么带他们的,怎么跟他们相处的。干部凭自己的一言一行,点点滴滴,在战士心目中积累的形象,是唯一的依靠。否则,制止不了,搞到真的处分一个退伍战士的份上,哪是一个非常窝心的事。战士吃亏,带战士的干部,不内疚嘛?战士,在部队是战士,在他自己的家里是孩子。父母把孩子送到部队,军官就有管教、带好战士的天责,除突发意外之外,处分战士原本就是军官的失职。

      27楼 秦时明月093
      不是我挑您的刺,而是从军十几年没有见过您说的这种场景。

      以我军的政治建设和纪律建设的要求和部队的现实,干部不大可能成批量地欺负战士们,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即使有些干部素质不高,但也只是个别现象。倒是在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有些班长打骂体罚、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搞亲疏远近,引起老兵与新兵之间矛盾尖锐,这才是普遍现象。而部队中存在一些少数素质不高的骨干、战士刁难和抗拒能力较弱、权力较小的干部,戏弄、抵触新毕业的学生兵排长等行为,才是很不正常的普遍现象,难道这也是您说的“就喜欢”的“刺头兵”吗?对于企图殴打干部的战士,你采取的不是讲人生的道理和摆后果,却采取的拦堵、吓唬与和稀泥的方法,特别是那句“反正你们家里(离)部队也不远”的话,要我说,你是在暗示战士“今晚我在这里,你不能出事,想打人以后再说。”,即使你没有这个意思,战士们也会这样想。当然,战士退伍回家后,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再为这事聚众回部队闹事,但你这种暗示却是极阴暗的。

      都是当过连队主官的,直言讨论,不喜勿怒。

      29楼 沧桑短笛
      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的帖子中,从没说过一班、二班,或者几排几班的字样,说的都是总机班、汽车班的字样,显然就不是连队的事。这,你都没看出来,我猜想你没当过兵吧?“老兵退伍,主官休假,机关参谋干事到连队临时代理”,你连这都没听说过,说你当过连队主官,我是不信。不过,网络毕竟不是现实,究竟当过兵、没当过兵,实在是一件无法“提供证据”的事。不妨以你说的内容,来聊聊你说的内容吧。简单方便。

      1、你帖子中说道,有些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班长做这些事,连队的排长、连长指导员会不会知道?如你描写的,都“存在强烈矛盾”了,显然不是偶尔的事。说一个理论“保密,只是在一定时间里,一定范围内保密”,你同意这个理论吧?(千万别说不同意,当兵的都受过保密教育,这就是最基本的教育内容)经常发生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的事,这连长、指导员,还有资格当嘛?这战士能不仇恨连长指导员嘛?

      2、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反而是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经常发生,导致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了。我管过一个总机班,班长是我通过朋友从连队选过了的总机班长。选他来是因为这班长好,选来后发现比别人评价的更好。我非常喜欢这个班长,认真算来,我带过的班长中,这个是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一次在走廊上,发现一个战士(闷坏,我很不喜欢的哪种),神情萎靡,脖子上有几个红点。我问他脖子咋了,他不理我,头一低就从我身边绕过去了。我一把抓住他,认真的看了看脖子,又问了他一遍;他说了句:“没事”,就走了。我已经能确定这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也就没再问了。回头我就找到班长,问他战士脖子上的红是怎么回事。班长很诚实,说这战士太捣蛋了,不揍不行。

      我是这样跟班长说的:这里是机关,不是连队;打骂战士,我都保不住你。他调皮捣蛋,你管得了就管,管了不听就不管,告诉我就算完成了。剩下来是我的事。无论什么原因,这事永远不能干。我不是吓唬你,是真的保不住你的。

      后来从未发生过。在我带兵的经历中,班长打骂体罚战士的,也仅仅碰到过这么一次。后面跟班长闲聊的时候(朋友、兄弟闲聊的哪种),也问过。连队也极少发生战士打骂战士的,发生班长打骂战士,既要班长集体荣誉感超强,并且战士调皮捣蛋的很厉害,调皮捣蛋的战士还打不过班长;又要所在连队的连长、指导员特别的不负责任,敢暗地里支持班长打战士。这些同时具备才有可能发生,少一个条件都发生不了。

      打骂体罚战士,在部队是上岗上线的事,没有那个傻子会把这个事,做成常有的。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几年不透风的墙,一旦被查到,连长、指导员都逃脱不了挨处分。

      3、战士,也确实有胆小的、脾气好的。但是,毕竟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要冲动有冲动、要体力有体力,更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做事不考虑后果的状况,发生或打骂体罚战士的连队,到新兵熬成老兵、退伍之前的时候,连长、指导员还敢在部队待着嘛?不社会的战士,虽然思想上不够成熟,但正义感却是极强。个别战士被欺负,在退伍时选择“报仇”的话,其他战士就会袖手旁观,甚至会暗暗助手,放任干部被打。一句话,军队环境下的正义感,远远强过社会。一方面是年轻人的正义感,原本就比有家有口的成年人更强,另一方面,部队服役是临时的,不像地方工作,同事就是一辈子,没那么多顾忌,没那么多七大姑八大姨的牵扯。

      呵呵,部队氛围,不是能想象、推想出来的。

      看到你的第一句“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一下子就释然了!因为我不用看你的辩论内容,就知道你主帖和回帖的所有观点都是在主观臆断,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之流。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可能是在政治部门当过干事,否则不会写出这种科幻式的文章来,否则不会写出“老宣传 ”类型的石破天惊的“我就是喜欢刺头兵”!一个没有在基层连队带过兵的、当过主官的人,凭着对连队那一鳞半爪的印象,就奢谈如何带兵,你是在帮大家拔牙的吗?

      2015/10/7 18:48:29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youhunlang
      本人也带兵10几年,你的观点有些不敢苟同,你的承认,刺头兵是少数战士,并不代表大多数的战士,而你这种专宠刺头兵的做法,或者说放手让刺头兵去做的做法可能对刺头兵的成长有好处,但你忘了一点,你带的是一支部队,每个连队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泛滥的地方,你这样做首先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越是调皮捣蛋的越出头,那么部队纪律在那里?在平时,你可能就是纪律散漫,而在战时呢?你能光指望几个刺头战士给你冲锋陷阵吗?你后面讲的不错,带兵讲究以心换心,但你换的是整个连队战士的心,不是几个刺头战士的心,其次,一般刺头战士和普通战士在连队中会有对立情绪,你这种做法恰恰是让这种对立情绪扩大化了,对于一个连队的建设,没有任何的积极意义在里面,而且你的这种纵容,会让这些所谓的刺头战士更加的有恃无恐,其实反而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说这些,其实要告诉大家,部队是一个有方圆的地方,年轻人去到部队,知道的是纪律,是规矩,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不是去当什么刺头兵。

      24楼 秦时明月093
      您说得对,我支持!!有些连队主官,没有办法约束好刺头兵,严管怕引起矛盾激化,就采取怀柔政策,让他当班长副班长来羁縻他,企望激发他的荣誉感来以身作则,并且把这种做法当成经验来宣讲。但大多数这种被怀柔的刺头兵都会以其恶劣的表现给连队主官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同意您“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的说法,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公然以“我喜欢刺头兵”的话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做法,最终伤害的是部队建设,我就不信他在办理部队的紧急公务却遇到拒不出车的战士时,会心里感觉真高兴、真喜欢!!
      26楼 冲刺
      两位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的办法是,紧紧依靠平淡踏实的老实人,他们是大多数,有他们在,那些刺头兵就跳不起来。我不指望他们灵机一动瞬间辉煌,我只希望每个人都能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关键时刻指挥得动,能够放心。
      28楼 秦时明月093
      说得对,正直的群众是基础。

      另外,我认为所谓“刺头兵”也有多种情况,但不管什么情况,最看重的应该是他们的道德品质,如果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败坏了,那就不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问题了,必须用纪律来约束了。

      30楼 沧桑短笛
      呵呵,道德品质败坏之类的事,刺头兵也许会有。话说回来,什么样的兵都可能会有。刺头兵是一个部队特殊的称谓,做了道德品质败坏的事,就不是刺头兵了。

      什么叫刺头?就是无从下手,想管关不了。你觉得,道德品质败坏是关不了的事嘛?哪杀人放火岂非更管不了?逻辑上就说不通。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哈哈,您真幽默!最后这段话您是在抖包袱呢?以我短暂的军旅生涯的浅陋常识,我感觉:第一,连队出了大的违纪甚至是犯罪,首先说明这个连队的思想政治工作、作风纪律建设、日常管理工作是很差的,这在部队的“争先创优”活动中你连队是没有份的!第二,连队的战士严重违纪甚至犯罪,你连队主官是要担负领导责任的,轻者行政处分,重则党纪处分!

      你以为当个连队主官就像你想像得那么轻松!!

      2015/10/7 18:41:5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9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28楼 秦时明月093
      说得对,正直的群众是基础。

      另外,我认为所谓“刺头兵”也有多种情况,但不管什么情况,最看重的应该是他们的道德品质,如果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败坏了,那就不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问题了,必须用纪律来约束了。

      30楼 沧桑短笛
      呵呵,道德品质败坏之类的事,刺头兵也许会有。话说回来,什么样的兵都可能会有。刺头兵是一个部队特殊的称谓,做了道德品质败坏的事,就不是刺头兵了。

      什么叫刺头?就是无从下手,想管关不了。你觉得,道德品质败坏是关不了的事嘛?哪杀人放火岂非更管不了?逻辑上就说不通。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31楼 0春雨弯刀0
      确实如此,你对兵的态度我认为是非常合适的,也体现了一个解放军军官的正确态度。那些一听到“刺头”就想着怎么“收拾”的军官,事实上的态度很有问题的,也违背了我军的原则。不客气的说,抱着那样的态度的,很多都是“兵痞”!从(大约是83年起)军队重新三令五申禁止体罚士兵以来,军队风气逐步好转,更加人性化的体现了“大熔炉”的精神。
      32楼 沧桑短笛
      谢谢支持。

      所谓刺头兵,就是不犯规、不违令,做的“坏事”按条例条令根本就无法处理。通俗的说,就是干部看到气死,真要想管还找不到理由、找不出过错。想管,无处下手。

      从人情上说,刺头兵确实捣蛋,做的过分的让你狠的牙痒痒。从智商上说,这都是聪明兵干出来的事,他就是故意的。

      聪明可爱,聪明拿来做“坏事”可恨。最可恨的,是拿聪明来欺负不够聪明的人。^_^

      刺头兵确实是部队管理的一道难题。小编这个题目,出的确实有水平。

      33楼 0春雨弯刀0
      不认为小编出这个题目有什么水平。看不出这问题有什么好讨论的。多年前,部队就开始三令五申严格禁止打人了,于是,正确的处理方式就是2条,1,用体能训练消耗“火气”,2,针对性的做思想教育。当然,核心还是多了解他,多帮助他,否则,做任何事情都无针对性是没用的。

      那些还在想着用体罚甚至动手来教训人的作风,早就被丢入垃圾堆了。现在是采用更人性化,更加符合现代人文精神的方式来体现大熔炉的作用。

      荀子有《积微论》。简单说来,就是大事,依靠一点一滴的小事来成就。刺头兵虽然是部队特有的称谓,但这种现象却不是部队特有,只是社会上这种现象没有类似的称谓罢了。

      部队带好刺头兵。放之社会,我觉得跟用好有个性的人才是相近的道理。从管理上说,这类管理是最边界、最琐碎的事,也是最需要耐心、需要智慧的事,甚至是需要真心真意,情理兼备的事。事很小,长期的、满腔热情的去做好,却又是最难的事。也许正因如此,做到、做好就非常之难,持之以恒更是难上加难。

      网络上说“细节决定成败”估计大家都懂。实际上,我们老祖先们有更高深、更系统、更全面的论述。荀子有《积微论》就是典型。比如人人皆知的“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讲的是相似的道理,只是出自不同的书籍,荀子的《劝学》。

      最高深的理论,往往就是最生活的平常。 ^_^

      2015/10/7 17:58:34
      左箭头-小图标

      ......
      26楼 冲刺
      两位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的办法是,紧紧依靠平淡踏实的老实人,他们是大多数,有他们在,那些刺头兵就跳不起来。我不指望他们灵机一动瞬间辉煌,我只希望每个人都能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关键时刻指挥得动,能够放心。
      28楼 秦时明月093
      说得对,正直的群众是基础。

      另外,我认为所谓“刺头兵”也有多种情况,但不管什么情况,最看重的应该是他们的道德品质,如果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败坏了,那就不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问题了,必须用纪律来约束了。

      30楼 沧桑短笛
      呵呵,道德品质败坏之类的事,刺头兵也许会有。话说回来,什么样的兵都可能会有。刺头兵是一个部队特殊的称谓,做了道德品质败坏的事,就不是刺头兵了。

      什么叫刺头?就是无从下手,想管关不了。你觉得,道德品质败坏是关不了的事嘛?哪杀人放火岂非更管不了?逻辑上就说不通。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31楼 0春雨弯刀0
      确实如此,你对兵的态度我认为是非常合适的,也体现了一个解放军军官的正确态度。那些一听到“刺头”就想着怎么“收拾”的军官,事实上的态度很有问题的,也违背了我军的原则。不客气的说,抱着那样的态度的,很多都是“兵痞”!从(大约是83年起)军队重新三令五申禁止体罚士兵以来,军队风气逐步好转,更加人性化的体现了“大熔炉”的精神。
      32楼 沧桑短笛
      谢谢支持。

      所谓刺头兵,就是不犯规、不违令,做的“坏事”按条例条令根本就无法处理。通俗的说,就是干部看到气死,真要想管还找不到理由、找不出过错。想管,无处下手。

      从人情上说,刺头兵确实捣蛋,做的过分的让你狠的牙痒痒。从智商上说,这都是聪明兵干出来的事,他就是故意的。

      聪明可爱,聪明拿来做“坏事”可恨。最可恨的,是拿聪明来欺负不够聪明的人。^_^

      刺头兵确实是部队管理的一道难题。小编这个题目,出的确实有水平。

      不认为小编出这个题目有什么水平。看不出这问题有什么好讨论的。多年前,部队就开始三令五申严格禁止打人了,于是,正确的处理方式就是2条,1,用体能训练消耗“火气”,2,针对性的做思想教育。当然,核心还是多了解他,多帮助他,否则,做任何事情都无针对性是没用的。

      那些还在想着用体罚甚至动手来教训人的作风,早就被丢入垃圾堆了。现在是采用更人性化,更加符合现代人文精神的方式来体现大熔炉的作用。

      2015/10/7 17:44:04
      左箭头-小图标

      ......
      24楼 秦时明月093
      您说得对,我支持!!有些连队主官,没有办法约束好刺头兵,严管怕引起矛盾激化,就采取怀柔政策,让他当班长副班长来羁縻他,企望激发他的荣誉感来以身作则,并且把这种做法当成经验来宣讲。但大多数这种被怀柔的刺头兵都会以其恶劣的表现给连队主官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同意您“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的说法,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公然以“我喜欢刺头兵”的话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做法,最终伤害的是部队建设,我就不信他在办理部队的紧急公务却遇到拒不出车的战士时,会心里感觉真高兴、真喜欢!!
      26楼 冲刺
      两位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的办法是,紧紧依靠平淡踏实的老实人,他们是大多数,有他们在,那些刺头兵就跳不起来。我不指望他们灵机一动瞬间辉煌,我只希望每个人都能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关键时刻指挥得动,能够放心。
      28楼 秦时明月093
      说得对,正直的群众是基础。

      另外,我认为所谓“刺头兵”也有多种情况,但不管什么情况,最看重的应该是他们的道德品质,如果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败坏了,那就不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问题了,必须用纪律来约束了。

      30楼 沧桑短笛
      呵呵,道德品质败坏之类的事,刺头兵也许会有。话说回来,什么样的兵都可能会有。刺头兵是一个部队特殊的称谓,做了道德品质败坏的事,就不是刺头兵了。

      什么叫刺头?就是无从下手,想管关不了。你觉得,道德品质败坏是关不了的事嘛?哪杀人放火岂非更管不了?逻辑上就说不通。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31楼 0春雨弯刀0
      确实如此,你对兵的态度我认为是非常合适的,也体现了一个解放军军官的正确态度。那些一听到“刺头”就想着怎么“收拾”的军官,事实上的态度很有问题的,也违背了我军的原则。不客气的说,抱着那样的态度的,很多都是“兵痞”!从(大约是83年起)军队重新三令五申禁止体罚士兵以来,军队风气逐步好转,更加人性化的体现了“大熔炉”的精神。
      谢谢支持。

      所谓刺头兵,就是不犯规、不违令,做的“坏事”按条例条令根本就无法处理。通俗的说,就是干部看到气死,真要想管还找不到理由、找不出过错。想管,无处下手。

      从人情上说,刺头兵确实捣蛋,做的过分的让你狠的牙痒痒。从智商上说,这都是聪明兵干出来的事,他就是故意的。

      聪明可爱,聪明拿来做“坏事”可恨。最可恨的,是拿聪明来欺负不够聪明的人。^_^

      刺头兵确实是部队管理的一道难题。小编这个题目,出的确实有水平。

      2015/10/7 17:26:31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youhunlang
      本人也带兵10几年,你的观点有些不敢苟同,你的承认,刺头兵是少数战士,并不代表大多数的战士,而你这种专宠刺头兵的做法,或者说放手让刺头兵去做的做法可能对刺头兵的成长有好处,但你忘了一点,你带的是一支部队,每个连队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泛滥的地方,你这样做首先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越是调皮捣蛋的越出头,那么部队纪律在那里?在平时,你可能就是纪律散漫,而在战时呢?你能光指望几个刺头战士给你冲锋陷阵吗?你后面讲的不错,带兵讲究以心换心,但你换的是整个连队战士的心,不是几个刺头战士的心,其次,一般刺头战士和普通战士在连队中会有对立情绪,你这种做法恰恰是让这种对立情绪扩大化了,对于一个连队的建设,没有任何的积极意义在里面,而且你的这种纵容,会让这些所谓的刺头战士更加的有恃无恐,其实反而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说这些,其实要告诉大家,部队是一个有方圆的地方,年轻人去到部队,知道的是纪律,是规矩,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不是去当什么刺头兵。

      24楼 秦时明月093
      您说得对,我支持!!有些连队主官,没有办法约束好刺头兵,严管怕引起矛盾激化,就采取怀柔政策,让他当班长副班长来羁縻他,企望激发他的荣誉感来以身作则,并且把这种做法当成经验来宣讲。但大多数这种被怀柔的刺头兵都会以其恶劣的表现给连队主官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同意您“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的说法,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公然以“我喜欢刺头兵”的话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做法,最终伤害的是部队建设,我就不信他在办理部队的紧急公务却遇到拒不出车的战士时,会心里感觉真高兴、真喜欢!!
      26楼 冲刺
      两位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的办法是,紧紧依靠平淡踏实的老实人,他们是大多数,有他们在,那些刺头兵就跳不起来。我不指望他们灵机一动瞬间辉煌,我只希望每个人都能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关键时刻指挥得动,能够放心。
      28楼 秦时明月093
      说得对,正直的群众是基础。

      另外,我认为所谓“刺头兵”也有多种情况,但不管什么情况,最看重的应该是他们的道德品质,如果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败坏了,那就不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问题了,必须用纪律来约束了。

      30楼 沧桑短笛
      呵呵,道德品质败坏之类的事,刺头兵也许会有。话说回来,什么样的兵都可能会有。刺头兵是一个部队特殊的称谓,做了道德品质败坏的事,就不是刺头兵了。

      什么叫刺头?就是无从下手,想管关不了。你觉得,道德品质败坏是关不了的事嘛?哪杀人放火岂非更管不了?逻辑上就说不通。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确实如此,你对兵的态度我认为是非常合适的,也体现了一个解放军军官的正确态度。那些一听到“刺头”就想着怎么“收拾”的军官,事实上的态度很有问题的,也违背了我军的原则。不客气的说,抱着那样的态度的,很多都是“兵痞”!从(大约是83年起)军队重新三令五申禁止体罚士兵以来,军队风气逐步好转,更加人性化的体现了“大熔炉”的精神。

      2015/10/7 17:11:23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youhunlang
      本人也带兵10几年,你的观点有些不敢苟同,你的承认,刺头兵是少数战士,并不代表大多数的战士,而你这种专宠刺头兵的做法,或者说放手让刺头兵去做的做法可能对刺头兵的成长有好处,但你忘了一点,你带的是一支部队,每个连队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泛滥的地方,你这样做首先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越是调皮捣蛋的越出头,那么部队纪律在那里?在平时,你可能就是纪律散漫,而在战时呢?你能光指望几个刺头战士给你冲锋陷阵吗?你后面讲的不错,带兵讲究以心换心,但你换的是整个连队战士的心,不是几个刺头战士的心,其次,一般刺头战士和普通战士在连队中会有对立情绪,你这种做法恰恰是让这种对立情绪扩大化了,对于一个连队的建设,没有任何的积极意义在里面,而且你的这种纵容,会让这些所谓的刺头战士更加的有恃无恐,其实反而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说这些,其实要告诉大家,部队是一个有方圆的地方,年轻人去到部队,知道的是纪律,是规矩,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不是去当什么刺头兵。

      24楼 秦时明月093
      您说得对,我支持!!有些连队主官,没有办法约束好刺头兵,严管怕引起矛盾激化,就采取怀柔政策,让他当班长副班长来羁縻他,企望激发他的荣誉感来以身作则,并且把这种做法当成经验来宣讲。但大多数这种被怀柔的刺头兵都会以其恶劣的表现给连队主官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同意您“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的说法,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公然以“我喜欢刺头兵”的话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做法,最终伤害的是部队建设,我就不信他在办理部队的紧急公务却遇到拒不出车的战士时,会心里感觉真高兴、真喜欢!!
      26楼 冲刺
      两位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的办法是,紧紧依靠平淡踏实的老实人,他们是大多数,有他们在,那些刺头兵就跳不起来。我不指望他们灵机一动瞬间辉煌,我只希望每个人都能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关键时刻指挥得动,能够放心。
      28楼 秦时明月093
      说得对,正直的群众是基础。

      另外,我认为所谓“刺头兵”也有多种情况,但不管什么情况,最看重的应该是他们的道德品质,如果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败坏了,那就不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问题了,必须用纪律来约束了。

      呵呵,道德品质败坏之类的事,刺头兵也许会有。话说回来,什么样的兵都可能会有。刺头兵是一个部队特殊的称谓,做了道德品质败坏的事,就不是刺头兵了。

      什么叫刺头?就是无从下手,想管关不了。你觉得,道德品质败坏是关不了的事嘛?哪杀人放火岂非更管不了?逻辑上就说不通。

      相反,犯错越大、越明显,越容易管。犯罪就更简单了,报告一下,保卫科的事。了解案情,依法惩处等等,都跟连长指导员无关。根本就不用管。

      2015/10/7 17:02:55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9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面具与皈依
      最后一段话说的好,我一个年长自己两岁的老哥,部队临退役的最后几天把自己的排长打了。。没什么滔天的仇恨,就是因为不服和看不惯而已,刚退役的时候来找我,看到他左手缠的绷带真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我骂他差点毁了自己。。结果丫还跟我说要不是后来被其他人拉住不会吃这种亏,不是忍了又忍,隔天差点拿刺刀把排长和拉他那班长干掉了。。—__—!!
      5楼 沧桑短笛
      谢谢支持 ^_^

      这类事是真有,不是编故事。一年战士退伍季,会餐的时候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几个战士围着一个干部进酒,什么看得起他看不起我,给他面子不给我面子之类的劝酒词,挑刺、找不痛快是明显的。加上事先我就听说了一星半点的,我隔着一桌看着也没过去。想着打两下就打两下吧,别打大了就好。这名干部平时是够恶的、也是够差劲的。结果,没打成,有其他干部拉开了,不让进酒了。

      会餐结束,领导跟我说,某某某、某某某,听说要闹事,你去看着点。战士的行囊都打包了,住在招待所,我一推门,他们聊的激动的话题就打住了,转过来陪我聊。越聊越没话说,越聊越少人说话,有两个不是当年退伍的,直接就走了。又坐了一会,退伍的战士估计是真憋不住了,直接逐客了。

      "这么晚了,你别陪着我们了。你不回家睡觉啊。”

      我冲他一笑说:“你以为你是多大人物,我放着觉不睡,陪你聊天?我这是完成任务,你看不明白?”

      退伍战士说:“怎么啦?”

      “你们要打人,满世界都知道,你以为呢?”

      “是。我们不瞒你。他不该打嘛?这几年太欺负人了”

      “打?哪就是受处分,我押送你回家?”

      “。。。。。。”

      我说:“行啦,满世界都知道了,你们就省省吧。自己笨蛋,现在废话有什么用?明目张胆的打人,你真以为退伍了,就没人收拾你了?我告诉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都过来看着你们了,敢打人笃定处分。想让我给你填处分表?”

      退伍战士真急眼了,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们是真委屈。

      我说:“想开点,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们有本事打两拳,我就当没看见。现在就别想了,做事就要认赌服输。明天是我送你们去火车站,你们还有机会嘛?安安分分的关门睡觉。反正你们家里部队也不远,以后我有空出差去看你们,你们有空回来看看我。就这样了,我回去睡觉了”。

      碰到这种事,真的完全看战士当兵的这几年,你怎么带他们的,怎么跟他们相处的。干部凭自己的一言一行,点点滴滴,在战士心目中积累的形象,是唯一的依靠。否则,制止不了,搞到真的处分一个退伍战士的份上,哪是一个非常窝心的事。战士吃亏,带战士的干部,不内疚嘛?战士,在部队是战士,在他自己的家里是孩子。父母把孩子送到部队,军官就有管教、带好战士的天责,除突发意外之外,处分战士原本就是军官的失职。

      27楼 秦时明月093
      不是我挑您的刺,而是从军十几年没有见过您说的这种场景。

      以我军的政治建设和纪律建设的要求和部队的现实,干部不大可能成批量地欺负战士们,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即使有些干部素质不高,但也只是个别现象。倒是在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有些班长打骂体罚、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搞亲疏远近,引起老兵与新兵之间矛盾尖锐,这才是普遍现象。而部队中存在一些少数素质不高的骨干、战士刁难和抗拒能力较弱、权力较小的干部,戏弄、抵触新毕业的学生兵排长等行为,才是很不正常的普遍现象,难道这也是您说的“就喜欢”的“刺头兵”吗?对于企图殴打干部的战士,你采取的不是讲人生的道理和摆后果,却采取的拦堵、吓唬与和稀泥的方法,特别是那句“反正你们家里(离)部队也不远”的话,要我说,你是在暗示战士“今晚我在这里,你不能出事,想打人以后再说。”,即使你没有这个意思,战士们也会这样想。当然,战士退伍回家后,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再为这事聚众回部队闹事,但你这种暗示却是极阴暗的。

      都是当过连队主官的,直言讨论,不喜勿怒。

      我没当过连队的主官。我的帖子中,从没说过一班、二班,或者几排几班的字样,说的都是总机班、汽车班的字样,显然就不是连队的事。这,你都没看出来,我猜想你没当过兵吧?“老兵退伍,主官休假,机关参谋干事到连队临时代理”,你连这都没听说过,说你当过连队主官,我是不信。不过,网络毕竟不是现实,究竟当过兵、没当过兵,实在是一件无法“提供证据”的事。不妨以你说的内容,来聊聊你说的内容吧。简单方便。

      1、你帖子中说道,有些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班长做这些事,连队的排长、连长指导员会不会知道?如你描写的,都“存在强烈矛盾”了,显然不是偶尔的事。说一个理论“保密,只是在一定时间里,一定范围内保密”,你同意这个理论吧?(千万别说不同意,当兵的都受过保密教育,这就是最基本的教育内容)经常发生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借钱不还的事,这连长、指导员,还有资格当嘛?这战士能不仇恨连长指导员嘛?

      2、班长打骂体罚战士,反而是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经常发生,导致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了。我管过一个总机班,班长是我通过朋友从连队选过了的总机班长。选他来是因为这班长好,选来后发现比别人评价的更好。我非常喜欢这个班长,认真算来,我带过的班长中,这个是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一次在走廊上,发现一个战士(闷坏,我很不喜欢的哪种),神情萎靡,脖子上有几个红点。我问他脖子咋了,他不理我,头一低就从我身边绕过去了。我一把抓住他,认真的看了看脖子,又问了他一遍;他说了句:“没事”,就走了。我已经能确定这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也就没再问了。回头我就找到班长,问他战士脖子上的红是怎么回事。班长很诚实,说这战士太捣蛋了,不揍不行。

      我是这样跟班长说的:这里是机关,不是连队;打骂战士,我都保不住你。他调皮捣蛋,你管得了就管,管了不听就不管,告诉我就算完成了。剩下来是我的事。无论什么原因,这事永远不能干。我不是吓唬你,是真的保不住你的。

      后来从未发生过。在我带兵的经历中,班长打骂体罚战士的,也仅仅碰到过这么一次。后面跟班长闲聊的时候(朋友、兄弟闲聊的哪种),也问过。连队也极少发生战士打骂战士的,发生班长打骂战士,既要班长集体荣誉感超强,并且战士调皮捣蛋的很厉害,调皮捣蛋的战士还打不过班长;又要所在连队的连长、指导员特别的不负责任,敢暗地里支持班长打战士。这些同时具备才有可能发生,少一个条件都发生不了。

      打骂体罚战士,在部队是上岗上线的事,没有那个傻子会把这个事,做成常有的。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几年不透风的墙,一旦被查到,连长、指导员都逃脱不了挨处分。

      3、战士,也确实有胆小的、脾气好的。但是,毕竟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要冲动有冲动、要体力有体力,更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做事不考虑后果的状况,发生或打骂体罚战士的连队,到新兵熬成老兵、退伍之前的时候,连长、指导员还敢在部队待着嘛?不社会的战士,虽然思想上不够成熟,但正义感却是极强。个别战士被欺负,在退伍时选择“报仇”的话,其他战士就会袖手旁观,甚至会暗暗助手,放任干部被打。一句话,军队环境下的正义感,远远强过社会。一方面是年轻人的正义感,原本就比有家有口的成年人更强,另一方面,部队服役是临时的,不像地方工作,同事就是一辈子,没那么多顾忌,没那么多七大姑八大姨的牵扯。

      呵呵,部队氛围,不是能想象、推想出来的。

      2015/10/7 16:56:49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youhunlang
      本人也带兵10几年,你的观点有些不敢苟同,你的承认,刺头兵是少数战士,并不代表大多数的战士,而你这种专宠刺头兵的做法,或者说放手让刺头兵去做的做法可能对刺头兵的成长有好处,但你忘了一点,你带的是一支部队,每个连队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泛滥的地方,你这样做首先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越是调皮捣蛋的越出头,那么部队纪律在那里?在平时,你可能就是纪律散漫,而在战时呢?你能光指望几个刺头战士给你冲锋陷阵吗?你后面讲的不错,带兵讲究以心换心,但你换的是整个连队战士的心,不是几个刺头战士的心,其次,一般刺头战士和普通战士在连队中会有对立情绪,你这种做法恰恰是让这种对立情绪扩大化了,对于一个连队的建设,没有任何的积极意义在里面,而且你的这种纵容,会让这些所谓的刺头战士更加的有恃无恐,其实反而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说这些,其实要告诉大家,部队是一个有方圆的地方,年轻人去到部队,知道的是纪律,是规矩,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不是去当什么刺头兵。

      24楼 秦时明月093
      您说得对,我支持!!有些连队主官,没有办法约束好刺头兵,严管怕引起矛盾激化,就采取怀柔政策,让他当班长副班长来羁縻他,企望激发他的荣誉感来以身作则,并且把这种做法当成经验来宣讲。但大多数这种被怀柔的刺头兵都会以其恶劣的表现给连队主官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同意您“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的说法,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公然以“我喜欢刺头兵”的话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做法,最终伤害的是部队建设,我就不信他在办理部队的紧急公务却遇到拒不出车的战士时,会心里感觉真高兴、真喜欢!!
      26楼 冲刺
      两位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的办法是,紧紧依靠平淡踏实的老实人,他们是大多数,有他们在,那些刺头兵就跳不起来。我不指望他们灵机一动瞬间辉煌,我只希望每个人都能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关键时刻指挥得动,能够放心。
      说得对,正直的群众是基础。

      另外,我认为所谓“刺头兵”也有多种情况,但不管什么情况,最看重的应该是他们的道德品质,如果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败坏了,那就不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问题了,必须用纪律来约束了。

      2015/10/7 13:08:15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面具与皈依
      最后一段话说的好,我一个年长自己两岁的老哥,部队临退役的最后几天把自己的排长打了。。没什么滔天的仇恨,就是因为不服和看不惯而已,刚退役的时候来找我,看到他左手缠的绷带真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我骂他差点毁了自己。。结果丫还跟我说要不是后来被其他人拉住不会吃这种亏,不是忍了又忍,隔天差点拿刺刀把排长和拉他那班长干掉了。。—__—!!
      5楼 沧桑短笛
      谢谢支持 ^_^

      这类事是真有,不是编故事。一年战士退伍季,会餐的时候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几个战士围着一个干部进酒,什么看得起他看不起我,给他面子不给我面子之类的劝酒词,挑刺、找不痛快是明显的。加上事先我就听说了一星半点的,我隔着一桌看着也没过去。想着打两下就打两下吧,别打大了就好。这名干部平时是够恶的、也是够差劲的。结果,没打成,有其他干部拉开了,不让进酒了。

      会餐结束,领导跟我说,某某某、某某某,听说要闹事,你去看着点。战士的行囊都打包了,住在招待所,我一推门,他们聊的激动的话题就打住了,转过来陪我聊。越聊越没话说,越聊越少人说话,有两个不是当年退伍的,直接就走了。又坐了一会,退伍的战士估计是真憋不住了,直接逐客了。

      "这么晚了,你别陪着我们了。你不回家睡觉啊。”

      我冲他一笑说:“你以为你是多大人物,我放着觉不睡,陪你聊天?我这是完成任务,你看不明白?”

      退伍战士说:“怎么啦?”

      “你们要打人,满世界都知道,你以为呢?”

      “是。我们不瞒你。他不该打嘛?这几年太欺负人了”

      “打?哪就是受处分,我押送你回家?”

      “。。。。。。”

      我说:“行啦,满世界都知道了,你们就省省吧。自己笨蛋,现在废话有什么用?明目张胆的打人,你真以为退伍了,就没人收拾你了?我告诉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都过来看着你们了,敢打人笃定处分。想让我给你填处分表?”

      退伍战士真急眼了,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们是真委屈。

      我说:“想开点,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们有本事打两拳,我就当没看见。现在就别想了,做事就要认赌服输。明天是我送你们去火车站,你们还有机会嘛?安安分分的关门睡觉。反正你们家里部队也不远,以后我有空出差去看你们,你们有空回来看看我。就这样了,我回去睡觉了”。

      碰到这种事,真的完全看战士当兵的这几年,你怎么带他们的,怎么跟他们相处的。干部凭自己的一言一行,点点滴滴,在战士心目中积累的形象,是唯一的依靠。否则,制止不了,搞到真的处分一个退伍战士的份上,哪是一个非常窝心的事。战士吃亏,带战士的干部,不内疚嘛?战士,在部队是战士,在他自己的家里是孩子。父母把孩子送到部队,军官就有管教、带好战士的天责,除突发意外之外,处分战士原本就是军官的失职。

      不是我挑您的刺,而是从军十几年没有见过您说的这种场景。

      以我军的政治建设和纪律建设的要求和部队的现实,干部不大可能成批量地欺负战士们,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即使有些干部素质不高,但也只是个别现象。倒是在班长和战士之间存在强烈的矛盾,有些班长打骂体罚、借钱不还、处事不公、奖罚不明、搞亲疏远近,引起老兵与新兵之间矛盾尖锐,这才是普遍现象。而部队中存在一些少数素质不高的骨干、战士刁难和抗拒能力较弱、权力较小的干部,戏弄、抵触新毕业的学生兵排长等行为,才是很不正常的普遍现象,难道这也是您说的“就喜欢”的“刺头兵”吗?对于企图殴打干部的战士,你采取的不是讲人生的道理和摆后果,却采取的拦堵、吓唬与和稀泥的方法,特别是那句“反正你们家里(离)部队也不远”的话,要我说,你是在暗示战士“今晚我在这里,你不能出事,想打人以后再说。”,即使你没有这个意思,战士们也会这样想。当然,战士退伍回家后,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再为这事聚众回部队闹事,但你这种暗示却是极阴暗的。

      都是当过连队主官的,直言讨论,不喜勿怒。

      2015/10/7 13:03:41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50713
      • 工分:31788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youhunlang
      本人也带兵10几年,你的观点有些不敢苟同,你的承认,刺头兵是少数战士,并不代表大多数的战士,而你这种专宠刺头兵的做法,或者说放手让刺头兵去做的做法可能对刺头兵的成长有好处,但你忘了一点,你带的是一支部队,每个连队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泛滥的地方,你这样做首先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越是调皮捣蛋的越出头,那么部队纪律在那里?在平时,你可能就是纪律散漫,而在战时呢?你能光指望几个刺头战士给你冲锋陷阵吗?你后面讲的不错,带兵讲究以心换心,但你换的是整个连队战士的心,不是几个刺头战士的心,其次,一般刺头战士和普通战士在连队中会有对立情绪,你这种做法恰恰是让这种对立情绪扩大化了,对于一个连队的建设,没有任何的积极意义在里面,而且你的这种纵容,会让这些所谓的刺头战士更加的有恃无恐,其实反而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说这些,其实要告诉大家,部队是一个有方圆的地方,年轻人去到部队,知道的是纪律,是规矩,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不是去当什么刺头兵。

      24楼 秦时明月093
      您说得对,我支持!!有些连队主官,没有办法约束好刺头兵,严管怕引起矛盾激化,就采取怀柔政策,让他当班长副班长来羁縻他,企望激发他的荣誉感来以身作则,并且把这种做法当成经验来宣讲。但大多数这种被怀柔的刺头兵都会以其恶劣的表现给连队主官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同意您“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的说法,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公然以“我喜欢刺头兵”的话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做法,最终伤害的是部队建设,我就不信他在办理部队的紧急公务却遇到拒不出车的战士时,会心里感觉真高兴、真喜欢!!
      两位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的办法是,紧紧依靠平淡踏实的老实人,他们是大多数,有他们在,那些刺头兵就跳不起来。我不指望他们灵机一动瞬间辉煌,我只希望每个人都能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关键时刻指挥得动,能够放心。

      2015/10/7 12:34:34
      左箭头-小图标

      开头这句“我就喜欢刺头兵”,感觉真矫情、真虚伪!明显与文章内容不相符。请问您是因为因为喜欢那个拿刀扎人的刺头兵才要去和他干架的吗?“我也烦了”是不是代表我不支持他的行为却很喜欢他这个人?

      2015/10/7 12:23:49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youhunlang
      本人也带兵10几年,你的观点有些不敢苟同,你的承认,刺头兵是少数战士,并不代表大多数的战士,而你这种专宠刺头兵的做法,或者说放手让刺头兵去做的做法可能对刺头兵的成长有好处,但你忘了一点,你带的是一支部队,每个连队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泛滥的地方,你这样做首先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越是调皮捣蛋的越出头,那么部队纪律在那里?在平时,你可能就是纪律散漫,而在战时呢?你能光指望几个刺头战士给你冲锋陷阵吗?你后面讲的不错,带兵讲究以心换心,但你换的是整个连队战士的心,不是几个刺头战士的心,其次,一般刺头战士和普通战士在连队中会有对立情绪,你这种做法恰恰是让这种对立情绪扩大化了,对于一个连队的建设,没有任何的积极意义在里面,而且你的这种纵容,会让这些所谓的刺头战士更加的有恃无恐,其实反而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说这些,其实要告诉大家,部队是一个有方圆的地方,年轻人去到部队,知道的是纪律,是规矩,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不是去当什么刺头兵。

      您说得对,我支持!!有些连队主官,没有办法约束好刺头兵,严管怕引起矛盾激化,就采取怀柔政策,让他当班长副班长来羁縻他,企望激发他的荣誉感来以身作则,并且把这种做法当成经验来宣讲。但大多数这种被怀柔的刺头兵都会以其恶劣的表现给连队主官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同意您“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的说法,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公然以“我喜欢刺头兵”的话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做法,最终伤害的是部队建设,我就不信他在办理部队的紧急公务却遇到拒不出车的战士时,会心里感觉真高兴、真喜欢!!

      2015/10/7 12:18:33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枭酋镇藩
      很有意义。

      要是在战争时期,刺头兵更好带吧?会吗?

      谢谢支持。

      虽然我当过班长、当过军官,但都是二等品。上过战场的,才是顶级。战场上如何带刺头兵,我确实完全不知道,不敢随意发表观点。

      前辈有战场上带刺头兵经验,我愿意诚信向你学习。还望不吝赐教,谢谢!

      2015/10/5 22:24:47
      左箭头-小图标

      很有意义。

      要是在战争时期,刺头兵更好带吧?会吗?

      2015/10/5 21:01:20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9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youhunlang
      本人也带兵10几年,你的观点有些不敢苟同,你的承认,刺头兵是少数战士,并不代表大多数的战士,而你这种专宠刺头兵的做法,或者说放手让刺头兵去做的做法可能对刺头兵的成长有好处,但你忘了一点,你带的是一支部队,每个连队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泛滥的地方,你这样做首先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越是调皮捣蛋的越出头,那么部队纪律在那里?在平时,你可能就是纪律散漫,而在战时呢?你能光指望几个刺头战士给你冲锋陷阵吗?你后面讲的不错,带兵讲究以心换心,但你换的是整个连队战士的心,不是几个刺头战士的心,其次,一般刺头战士和普通战士在连队中会有对立情绪,你这种做法恰恰是让这种对立情绪扩大化了,对于一个连队的建设,没有任何的积极意义在里面,而且你的这种纵容,会让这些所谓的刺头战士更加的有恃无恐,其实反而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说这些,其实要告诉大家,部队是一个有方圆的地方,年轻人去到部队,知道的是纪律,是规矩,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不是去当什么刺头兵。

      呵呵,我们的不同,根本在于我们说的不是一个观点。你说的是干部怎么带兵,而我说的,是按照铁血编辑给出的话题:《你会怎样对付刺头兵?》。对于部队来说,刺头兵是少数,你说的对;对于铁血编辑给定的话题来说,刺头兵是全部,我说的对。^_^

      当然,如何对待刺头兵,还必须要考虑的同一个环境中的多数战士。但在《你会怎样对付刺头兵?》的特定话题中,多数战士反而成为次要的话题了。再说了,以我主贴中的第一个例子来说,我那样处理,是偏向了刺头兵、还是会让普通兵(例子中的山东兵)感觉到不公平?

      你的观点,比如你说的“不对是一个有方圆的地方,年轻人去到部队,知道的是纪律,是规矩,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不是去当什么刺头兵”。说的对,但是我却不赞成。不赞成的理由是:这是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官话、大话、套话,说这句话不用任何努力、不用任何付出,只要说一遍就完成了。战士是一个群体的称谓,战士又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具体人。从小处做起,从一个个战士的角度做事,虽然可能慢一定,但终究是有收获的;而放弃小处,专从“战略”的眼光看日常的问题,恐怕反而会什么都没做。

      2015/10/5 11:42:0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705716
      • 工分:5585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本人也带兵10几年,你的观点有些不敢苟同,你的承认,刺头兵是少数战士,并不代表大多数的战士,而你这种专宠刺头兵的做法,或者说放手让刺头兵去做的做法可能对刺头兵的成长有好处,但你忘了一点,你带的是一支部队,每个连队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泛滥的地方,你这样做首先刺伤的是广大普通战士的心,越是调皮捣蛋的越出头,那么部队纪律在那里?在平时,你可能就是纪律散漫,而在战时呢?你能光指望几个刺头战士给你冲锋陷阵吗?你后面讲的不错,带兵讲究以心换心,但你换的是整个连队战士的心,不是几个刺头战士的心,其次,一般刺头战士和普通战士在连队中会有对立情绪,你这种做法恰恰是让这种对立情绪扩大化了,对于一个连队的建设,没有任何的积极意义在里面,而且你的这种纵容,会让这些所谓的刺头战士更加的有恃无恐,其实反而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说这些,其实要告诉大家,部队是一个有方圆的地方,年轻人去到部队,知道的是纪律,是规矩,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不是去当什么刺头兵。

      2015/10/5 10:01:00
      左箭头-小图标

      鄙人在野战部队基层连队任班长两年,所谓刺头兵除了楼主所说的那两类外,还有一类是干啥啥不行,啥也不想干,无所事事混日子的。

      2015/10/5 9:33:23
      左箭头-小图标

      说得好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iPhone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10/5 3:09:18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个汽车兵过份了,楼主做的完全正确

      2015/10/4 20:03:48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小兔飞飞

      我特别想知道楼主现在还在部队嘛?

      谢谢支持 ^_^

      转业多年了。谢谢关心。

      2015/10/3 22:57:50
      左箭头-小图标

      我特别想知道楼主现在还在部队嘛?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iPhone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10/3 20:21:40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9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雷四团雷达兵
      扯蛋,你太理性了。这是一篇好论文或者好文章,就是与实际不符。刺头兵不是都有本事的,有相当一部分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来混日子的。
      说的是。刺头兵确实存在分类。

      有没有本事,是好人还是坏人,总是人们分类的主要标准。而实际上,有没有本事是可以分类的,好人坏人却不是绝对的。兄台说的没有本事,来部队混日子的,我觉得这种兵根本就没有资格别称之为刺头兵。

      刺头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假设你是一个数学系的本科毕业生,能力与学历想匹配的那种。一般的小学生、中学生、甚至高中生,有资格给你出难题、当刺头嘛?根本就不可能。能让你感觉的棘手的、感觉有点刺头的,一定是在数学上跟你水平相当,至少水平相近的。

      带兵一般是指军官带战士,最低也是班长带新兵。军官、班长的水平是有一定层次的。没本事的兵根本就谈不上刺头,甚至一般本事的也谈不上刺头。即便是两者本身的能力相近,以军官、班长的部队经验、条令条例的熟练程度,跟普通战士相比,原本就属于内行跟外行掰手腕,占有明显的优势。没本事的兵,是没办法成为刺头的。

      我不相信阴谋论,更不相信耍小聪明。正常的部队生活,靠的还是汗水血水的艰苦,靠的是能力、阳谋,以及对待战友的诚信。而这些,又都是阴谋、小聪明根本无法做到的。

      2015/10/3 18:41:10
      左箭头-小图标

      扯蛋,你太理性了。这是一篇好论文或者好文章,就是与实际不符。刺头兵不是都有本事的,有相当一部分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来混日子的。

      2015/10/3 16:19:43
      左箭头-小图标

      11楼 青风徐来
      楼主的文章写得真好!部队是个大熔炉,在铁一般的纪律面前,其实没有刺头一说,都是从地方青年转变到合格战士的过程!兵,要看班长、干部怎么带,带兵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门艺术!
      非常赞成你的观点。

      正如荀子所言,“天性为恶,人性为善”。每个人都有天使与恶魔的一面,性格不同,表现形式不同而已。部队的效率第一,部队的正气鼎盛,加之干部、老兵言传身教,“人民军队是个大熔炉”此言不虚。有过部队服役经历的,特别是有过战场经历的,在人格上、品德上有特别的优势。哪种粗犷而本色,简单而富含哲理的特征,确实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2015/10/1 16:26:34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的文章写得真好!部队是个大熔炉,在铁一般的纪律面前,其实没有刺头一说,都是从地方青年转变到合格战士的过程!兵,要看班长、干部怎么带,带兵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门艺术!

      2015/10/1 15:08:33
      左箭头-小图标

      这样的领导带好兵

      2015/10/1 10:54:29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战斗机飞行团
      说的真好,但是现在这样的班长不多了。

      敬礼!老班长!

      谢谢支持 ^_^

      2015/10/1 0:32:12
      左箭头-小图标

      说的太好了

      2015/9/30 22:43:43
      左箭头-小图标

      说的真好,但是现在这样的班长不多了。

      敬礼!老班长!

      2015/9/30 21:07:03
      左箭头-小图标

      说得好

      2015/9/30 16:33:04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27445
      • 工分:4390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面具与皈依
      最后一段话说的好,我一个年长自己两岁的老哥,部队临退役的最后几天把自己的排长打了。。没什么滔天的仇恨,就是因为不服和看不惯而已,刚退役的时候来找我,看到他左手缠的绷带真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我骂他差点毁了自己。。结果丫还跟我说要不是后来被其他人拉住不会吃这种亏,不是忍了又忍,隔天差点拿刺刀把排长和拉他那班长干掉了。。—__—!!
      谢谢支持 ^_^

      这类事是真有,不是编故事。一年战士退伍季,会餐的时候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几个战士围着一个干部进酒,什么看得起他看不起我,给他面子不给我面子之类的劝酒词,挑刺、找不痛快是明显的。加上事先我就听说了一星半点的,我隔着一桌看着也没过去。想着打两下就打两下吧,别打大了就好。这名干部平时是够恶的、也是够差劲的。结果,没打成,有其他干部拉开了,不让进酒了。

      会餐结束,领导跟我说,某某某、某某某,听说要闹事,你去看着点。战士的行囊都打包了,住在招待所,我一推门,他们聊的激动的话题就打住了,转过来陪我聊。越聊越没话说,越聊越少人说话,有两个不是当年退伍的,直接就走了。又坐了一会,退伍的战士估计是真憋不住了,直接逐客了。

      "这么晚了,你别陪着我们了。你不回家睡觉啊。”

      我冲他一笑说:“你以为你是多大人物,我放着觉不睡,陪你聊天?我这是完成任务,你看不明白?”

      退伍战士说:“怎么啦?”

      “你们要打人,满世界都知道,你以为呢?”

      “是。我们不瞒你。他不该打嘛?这几年太欺负人了”

      “打?哪就是受处分,我押送你回家?”

      “。。。。。。”

      我说:“行啦,满世界都知道了,你们就省省吧。自己笨蛋,现在废话有什么用?明目张胆的打人,你真以为退伍了,就没人收拾你了?我告诉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都过来看着你们了,敢打人笃定处分。想让我给你填处分表?”

      退伍战士真急眼了,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们是真委屈。

      我说:“想开点,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们有本事打两拳,我就当没看见。现在就别想了,做事就要认赌服输。明天是我送你们去火车站,你们还有机会嘛?安安分分的关门睡觉。反正你们家里部队也不远,以后我有空出差去看你们,你们有空回来看看我。就这样了,我回去睡觉了”。

      碰到这种事,真的完全看战士当兵的这几年,你怎么带他们的,怎么跟他们相处的。干部凭自己的一言一行,点点滴滴,在战士心目中积累的形象,是唯一的依靠。否则,制止不了,搞到真的处分一个退伍战士的份上,哪是一个非常窝心的事。战士吃亏,带战士的干部,不内疚嘛?战士,在部队是战士,在他自己的家里是孩子。父母把孩子送到部队,军官就有管教、带好战士的天责,除突发意外之外,处分战士原本就是军官的失职。

      2015/9/30 7:18:02
      左箭头-小图标

      最后一段话说的好,我一个年长自己两岁的老哥,部队临退役的最后几天把自己的排长打了。。没什么滔天的仇恨,就是因为不服和看不惯而已,刚退役的时候来找我,看到他左手缠的绷带真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我骂他差点毁了自己。。结果丫还跟我说要不是后来被其他人拉住不会吃这种亏,不是忍了又忍,隔天差点拿刺刀把排长和拉他那班长干掉了。。—__—!!

      2015/9/29 23:55:1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唐钰小宝
      遗憾啊,我们很多科班出身的都错过了兵役,只能感受短短的军训
      兄台玩在铁血,是弥补这点缺失嘛? 回复:[原创]善待“刺头兵”,培养千里马

      2015/9/29 22:00:26
      • 军衔:中国陆军大校
      • 军号:734857
      • 头衔:铁血第一痴情男
      • 工分:377876 / 排名:3254
      左箭头-小图标

      遗憾啊,我们很多科班出身的都错过了兵役,只能感受短短的军训

      2015/9/29 11:18: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7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善待“刺头兵”,培养千里马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