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安倍让日本走向战争 极可能渲染中国入侵

共 24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6255865
  • 工分:889831 / 排名:55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安倍让日本走向战争 极可能渲染中国入侵

日本当地时间19日凌晨2时18分,日本参议院全体会议以执政党等议员的多数赞成,强行表决通过了安保法案。这意味着安保法案正式升级为法律,也为日本自卫队出兵海外、行使集体自卫权奠定了法律基础。

日本新安保法案的强行通过意味着什么?安倍政权下一步棋会怎么下?国内多位日本问题专家表示,强推安保法案意味着日本事实上彻底抛弃了“专守防卫”国策,在没有受到直接攻击,仅仅只是面临“威胁”的情况下,也可以悍然对他国行使武力。同时也为日本在日美军事同盟中发挥更大、更直接作用扫清了障碍。日本此举,很好地满足了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需求,因此获得美国的大力支持。而安保法案的通过只是开始,未来,安倍政权将会通过“修宪”拼完彻底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路线图”。

1彻底的一意孤行

面对大多数日本民众、在野党联盟的强烈反对和声势浩大的抗议,安倍晋三可谓机关算尽,通过解散众议院、延长国会议期、协调自公两党立场、半夜表决等办法,终于令安保法案获得强行通过

在强行通过安保法案的背后,是一场日本民众、在野党与安倍政权之间漫长的攻防战。

二战结束后,日本于1946年制定了后来被称为“和平宪法”的新《日本国宪法》。依据其第九条“放弃战争,不设军队”的规定,放弃了集体自卫权,只允许行使个别自卫权。也就是说,日本只有在本国受到攻击时,才能行使武力。

但对于安倍晋三来说,“修宪”一直是他的政治理想。但横亘在其“修宪”企图前面的是日本国内强大的反对浪潮。根据日本广播协会(NHK)的民调数据显示,仅有28%的受访者赞同“修宪”,还有65%的受访者认为,“第九条是宪法最重要条款”。对此,安倍晋三智囊团“安保相关法律基础恳谈会”成员、京都大学教授中西宽曾在《读卖新闻》撰文承认,“即便修改宪法第九条的动议在众参两院获得通过,在全民公决时也必然被否决。”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日本问题研究专家冯玮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日本民众之所以强烈反对“修宪”,是因为“修宪”不仅将颠覆日本战后长期坚持的“专守防卫”政策,而且意味着日本将彻底成为美国的“马前卒”,成为服务美国全球战略的战争工具,“将大大增加日本卷入战争的风险”。

“正是由于‘修宪’无法绕过民众这道坎,所以安倍晋三采取‘迂回战略’,试图通过修改安保相关法案,让宪法第九条‘名存实亡’。”冯玮说。

为了确保这一战略奏效,安倍晋三可谓机关算尽。去年底,安倍晋三解散众议院,从而使得自民、公明两党在众议院475个议席中各占290席和35席,在参议院242个席位中各占114席和20席,为安保法案的通过一举扫清政治障碍。

即便如此,安保法案的制定依然引起了日本民众的强烈反对。日本国内民调显示,60%的民众认为(政府)没有就该法案的制定进行充分的说明,诸多日本法律专家更直言其“违宪”。日本朝日新闻社以全国209名宪法学者为对象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在122名受访者中,有104人认为新安保法案“违反宪法”,15人认为“可能违反宪法”,只有2人认为“不违反宪法”。

安倍政权提出的相关法案的审议,日本众议院早在今年5月26日便已开始,为了在今年的国会日程内通过,执政党甚至将平常国会的议期延长到了史上最长的95天。

早先政见大相径庭的日本民主党、共产党、社民党、维新会和生活党,异乎寻常地团结在“政府违宪”的大旗之下,组成在野党联盟,除了“堵塞国会、包围议员”之外,更是破天荒地于4天之内在众参两院先后提出针对参议院特别委员会主席、防卫大臣、安倍晋三等的5项撤职、不信任和问责案,这不禁让日本媒体感叹“前代未有,后代罕见”。

即使是在执政党联盟内部,起先的意见也并不统一,“安保法案本来可以更早一些付诸表决,但安倍晋三为了确保通过,便决定在没有做好与公明党的协调之前,不强行表决。”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刘江永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拖到现在表决是因为自公两党已经取得一致了。”

“为了让安保法案顺利通过,安倍晋三可以说想尽了一切办法。”冯玮认为,安倍晋三选择半夜表决法案,就是趁着深夜抗议民众相对少一些,局势较为平稳的时候强行通过。

2真正的战争法案

即便日本没有直接受到攻击,仅仅只是面临“威胁”,也可以对他国行使武力;日本政府在获得国会批准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海外派遣自卫队,支援外国军队。这意味着日本事实上彻底抛弃了“和平宪法”和“专守防卫”国策

安保法案的通过,对日本的防卫政策将带来什么影响?从构成来看,安保法案分为两组法案,分别是《国际和平支援法案》与《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后者则分成10项法案。前者为日本自卫队支援多国军队提供依据,后者则规定了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和发起武力攻击的条件。

就其实质而言,关键在于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以便扩大自卫队海内外军事活动。与此前日本宪法第九条规定放弃交战权不同的是,安保法案将自卫队实际使用武力规定为所谓的“三要件”,即当日本或与日本有密切关系的国家遭到武力攻击,日本的存亡受到威胁、存在国民权利被彻底剥夺的危险时;当无法寻求其他可执行方式来抵抗攻击,及保证日本存亡不受威胁,并保护本国民众时;对于军事的使用度可以降到最低时,允许日本向他国动武。

换句话说,即便日本没有直接受到攻击,仅仅只是面临“威胁”,也可以对他国行使武力;日本政府在获得国会批准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向海外派遣自卫队,支援外国军队。

这意味着日本事实上彻底抛弃了“和平宪法”和“专守防卫”国策,日本自卫队将不再是一支防御性武装力量,而变成一支有极强进攻性的军事力量。同时,日本自卫队的海外派兵性质也将从后勤支援升级为战场支援。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曾表示,“应美国要求”在新安保法中“向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的部分加入提供弹药”的内容。

不少舆论认为,安倍政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获得发动战争的权利,成为所谓“正常国家”。“安保法案在日本国内被许多人认为是战争法案,因为今后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遭遇冲突,一旦向日本发出邀请,日本就可以行使武力,连是否需要联合国授权都没有提。”刘江永表示,安保法案通过以后,日本防卫省与自卫队都会根据安保法修订相关行动指南与细则,整备相关法规体系,“其实这些设想都已经到位,只不过之前没有法律框架而已”。

目前,日本自卫队参谋本部已制定文件,确定自2016年3月开始,日本在南苏丹的维和部队新增两项任务,一是宿营地共同防卫,二是紧急警护。所谓紧急警护,是指在日本维和部队活动区域外,一旦有他国军队或非政府组织的民间人士受袭,自卫队也要拿起枪去营救,这被日本观察家解读为,日本自卫队要创造在海外打响第一枪的机会。

在安倍政权推动海外派兵的背后,来自日本经济界的推手也若隐若现。在安保法案通过后,日本各大财团纷纷表示欢迎,日本经济团体连合会会长榊原定征说:“目前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日益严峻,对于国会长时间的认真讨论,最终通过安保法案表示欢迎。”

“原来有一句话形容自民党与日本财界的关系,说日本财界是指南,自民党是舵手,说明自民党是为日本财界服务的,但现在已经有些改变,日本经济界开始变得迎合自民党。”冯玮解释,由于日本企业大都拥有庞大的海外利益,因此日本经济界认为集体自卫权以及安保法案的通过,将使得日本自卫队有更大的自由权保护他们的海外利益。

3日美的如意算盘

日本利用美国“借船出海”,打破战后禁区;美国借助日本力量,以实现亚太“再平衡”战略,并利用日本进一步为美国的全球战略服务

日本通过安保法案,最欢欣鼓舞的当属美国。早在18日,美国参议院国防与外交委员会的两党参议员便发表联合声明,欢迎日本“在地区和国际安全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并期望日美两国早日应用新安保法案相关条款”。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施大伟也在向国会听证会事先提交的文件中强调,日美合作的范围“从平时的海洋监视扩展至广泛范围的突发事态应对”。他对与日本扩大合作表示期待。

“安保法案通过以后,日本在美日同盟中的地位将大幅提升。”冯玮认为,原来由于日本“专守防卫”,美国单方面为日本提供安全保障,导致双方的地位并不对等。如今解禁集体自卫权后,日本也能够参与美国的全球军事行动,这将增强日本在美日同盟中的话语权。

刘江永透露,早在20年前,美国就认为日本应该增强防卫力量、承担军事责任,而不应该“搭便车”——只注重经济发展不承担防卫责任。

安倍政权此次推动的安保法案是带有永久性质的,可授权日本政府随时随地向国外派出自卫队。这符合美日各自的一贯诉求:日本利用美国“借船出海”,打破战后禁区;美国借助日本力量,利用日本实现亚太“再平衡”战略。刘江永表示,在全球范围内,除了北约以外,美国把日本作为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急切希望进一步调动日本的能量,为美国的亚太和全球战略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美国表示欢迎,英法等美国的北约盟友也对日本解禁自卫权表示支持,甚至连德国也对日本安保法案通过表示欢迎。

“如果说美国是世界警察的话,那么北约各国就是协警。但近几年来美国发现,这些协警‘朋友’并不给力。”冯玮解释说,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在为美国“搭把手”的同时,也为北约各国“分担了担子”,“这几年欧洲各国的军备正在逐渐减少,美国在北约中承担的防务费用比例达到73%,所以美国强化美日同盟,就是要求日本‘给力’,让日本去填补因北约各国‘不给力’出现的防务空缺。”他表示,从这个角度来看,与其说美国同意并欢迎日本“解禁”,不如说是它主动推动并要求日本“解禁”。

预判安倍晋三下一步动作

一边转移视线一边准备修宪

有了美国和其盟友的撑腰,在刘江永看来,下一步安倍晋三必然会谋求正式“修宪”,为日本解禁自卫权真正扫除最后一道“障碍”。

刘江永表示,由于目前自民党还没有在参议院获得2/3以上的多数议席,因此明年的日本参院选举将变得非常重要,如果届时安倍的自民党大胜,并联合其他同意修宪的政党议席超过2/3,则日本执政党提出新的宪法草案在国会获得通过将是板上钉钉的事。

虽然在国会通过后,是否修改宪法还要经过国民投票,但刘江永认为,这个投票的门槛“很低”——超半数同意即可。“超过半数是指在参与投票的人数中过半。实际上,很多反对‘修宪’的人可能根本不会去投票,而日本右翼则可以轻松动员同意‘修宪’的民众前往投票,50%的红线很容易突破。”

在这之前,安倍晋三仍有充裕的时间为自己的“修宪”图谋宣传造势,制造便利。事实上,去年6月安倍晋三便策划通过了《国民投票法》修正案,将国民投票年龄从20岁下调到18岁。刘江永解释称,因为有民调显示,日本年轻人对修改宪法的抗拒感更小,如此一改,将对安倍晋三“修宪”大大有利。

对于安倍晋三下一步的动作,冯玮与刘江永不约而同地认为,由于强行通过安保法案已经引起了日本民众的强烈反感,安倍晋三接下来极有可能转移民众视线。“一方面继续鼓噪所谓‘中国威胁论’,渲染所谓中国对日本领海的‘入侵’,触动民众神经,利用政治工具凝聚人气,捞取选票;另一方面将内政中心转向经济议题,试图重振所谓安倍经济学的气势。”刘江永说。

“安倍晋三接下来极有可能又呼吁加强中日经贸交流,特别是在即将举行的中韩日自由贸易协定(FTA)会谈上迷惑各方。”冯玮表示,需要清醒认识到的是,安倍晋三为了“夺回强大日本”,在其“强化日美同盟”的旗号下,奉行“独立强军”路线绝不会改变。刘江永则认为,外交玩手段,经济上重心转移,这很可能是安倍晋三即将要耍的手段,但万变不离其宗,“安倍政权实现日本强军,通过军事、外交手段围堵中国的战略不会变。”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曾说,安保法案通过只是斗争开始,围绕‘修宪’的斗争序幕才刚拉开。”刘江永说。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9/22 12:49:5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安倍让日本走向战争 极可能渲染中国入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