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为祸亚洲的“昭和军阀”

共 61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236585
  • 工分:118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为祸亚洲的“昭和军阀”

1921年10月的某一天,德国西部疗养胜地巴登巴登出现了几个身材矮小的日本人,他们到这里不是为了欣赏如画的风景,而是要策划一场惊天的阴谋。最终组建起将日本和亚洲引向战争灾难的“昭和军阀”。

“昭和军阀” 是法西斯势力在东方的代言人,这伙狂<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4:37"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人</ins>以天皇制意识形态禁锢日本民众的思想,在日本历史上写下最黑暗、最耻辱的一页。了解昭和军阀的形成,才能深刻了解日本为何会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才能看到其出现疯狂扩大战争直至走向灭亡的原因。

那么,日本少壮派军官是如何攫取国家权力的?“昭和军阀”如何策划对华侵略?日本皇室为什么在二战末期抛弃军阀头目?本期档案揭秘,李涵为您讲述:为祸亚洲的“昭和军阀”

明治维新后,日本模仿德国和英国的君主立宪制,颁布了《大日本帝国宪法》,确立了以天皇为中心的君主立宪体制。不过,日本的体制不同于西方的资产阶级民主体制,其二元制君主立宪制带有浓厚的封建残余。日本议会、内阁和政党都要受制于天皇的特权和军部的强权。尽管如此,《明治宪法》仍是亚洲第一部资产阶级宪法,日本国内也多少有了一些民主色彩,这使其对外侵略和对内专制在某些时候还能受到制约。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受国际民主运动影响,日本出现了“大正民主时代”。这一时期,日本政治略有宽松,社会上建立了一些主张****和强调和平的政党和团体。除了1922年建立的日本共产党一直不合法外,其他政党活动还能得到政府批准。

那时候赴日留学的中国学生回忆说,在日本街头经常能看一些表达与政府不同意见的游行,一些场所也有主张民主和进步的集会。虽然警察和宪兵特高课照例会派人到场监视,听到“越轨”的讲演会叫喊“辩论中止”,但民众一般高呼“警察横暴”来回应。那时候中国留学生到了日本,还能看到一点自由气息,在书店也可以买到许多宣扬革命思想的书籍。

然而,好景不长。“大正民主”期间日本社会有限的自由气氛,开始受到日本右翼和军部的强烈反对。1919年以后,右翼思想家北一辉躲进上海一家小旅馆埋头写作,炮制了一本《日本改造法案大纲》,提出了一套日本法西斯化的设想。《日本改造法案大纲》描述了日本走向法西斯的道路,其中的具体步骤令人胆战心惊:

第一步,以天皇的名义发动政变,抛弃宪法,解散议会,全国戒严;第二步,依靠复员军人建立以天皇为首的军事独裁政权,根除阶级斗争,禁止罢工,标榜限制私有财产;第三步,向海外扩张,建立遍及亚洲太平洋的日本大帝国,不仅要占领中国、印度,还要把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并入日本的版图,还要攫取澳大利亚和西伯利亚。

尽管北一辉后来因煽动少壮军人暴动被处死,<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4:54"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但</ins>他创立的这套法西斯理论却被日本天皇为首的统治集团和军部接受,此人也被称为“日本法西斯主义之父”。北一辉提出的种族优越论、扩张“生存空间”和镇压一切民主力量的主张,与德国纳粹的理念完全一致,二者活像一对孪生怪胎,这也是后来东西方两个法西斯国家能够合伙发动世界大战的重要基础。

<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4:56"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在</ins>建立和训练近代军队<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4:56"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方面</ins>,日本长期以德国为楷模。虽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为争夺西太平洋的利益对德宣战,但日本仍有浓厚的亲德<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4:56"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情结</ins>。例如,对青岛之战中的德军<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8T13:52"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俘虏</ins>待如上宾。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虽未派兵到欧洲参战,却加<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4:57"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入</ins>了协约国,通过发战争财使经济总量增长了一倍半。

暴发户心态使日本的扩张胃口更大。不过,日本也感到自己没有参加多少实际战斗而缺乏新的战争经验,也没有掌握飞机、坦克这些新武器的使用技巧。于是,战争一结束,日本马上派军事观察员赴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考察、学习作战经验。

一战战败后的德国,政治风云激荡,过去的种族扩张主义者因为没有受到惩治而积极筹划复仇。就在战败消息传来当天,被毒气熏伤眼睛住在医院的德国陆军下士阿道夫·希特勒便痛哭流涕地叫喊:“德国没有被打败,只是被布尔什维克煽动的革命和犹太奸商在背后捅了一刀!”出院后不久,希特勒就开始组织纳粹党。此时,德国共产党和其他左派则组织人民反对垄断财团。德国国内的阶级斗争日益加剧,这种社会风气刺激了在德国的日本军事观察员。

1921年10月下旬,在德国西部疗养胜地巴登巴登,先后有几个身材不高的日本人聚到一起。10月27日,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冈村宁次聚在巴登巴登的蒸气矿泉浴室里举行了秘密会议。这三个人都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6期生,他们的军衔还都是少佐,却因锋芒毕露被称为“三羽乌”,也就是日本谚语所说的三个突出人物。后来,恶名昭著的东条英机也加入进来,不过他在士官学校比“三羽乌”低一届,主要任务是替“老大哥”点烟并到门口望风。

战后的日本史学界,通常将“巴登巴登会议”作<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5:02"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为</ins>昭和军阀的诞生标志。人们不禁要问,在极讲论资排辈、等级森严的“皇军”中,三四个少佐军官为什么能有如此大的能量?恶狗逞凶要看它的主人,日本少壮军人能够崛起并在后来狂妄地发动侵略战争,就在于有皇室撑腰。

巴登巴登会议召开前半年,21岁的日本皇太子裕仁乘战列舰“香取”号访问了欧洲。当时,明治天皇的女婿东久迩宫带领一批军衔为少佐、大尉的日本驻欧武官前来晋谒。如果列出这些武官的姓名,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人都会为之注目,他们是:

巡回武官永田铁山,此人1935年任掌握陆军实权的人事局长时,因内讧被相泽中佐<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8T13:54"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砍</ins><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5:03"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死</ins>;驻莫斯科武官小畑敏四郎,他在1936年后因主张不合<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8T13:54"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而</ins>失宠,但仍以中将衔担任陆军大学校长;巡回武官冈村宁次,战败前以大将衔任“支那派遣军”总司令官;驻瑞士武官东条英机,发动太平洋战争前夕军衔升至大将,后担任首相两年多;驻柏林武官梅津美治郎,战败前以大将衔任总参谋长,并到“密苏里号”上签订降约;驻伯尔尼武官山下奉文,战败前以大将衔任驻菲律宾的第14方面军司令官。

这批少壮军官在裕仁举行的宴会上结识了皇太子,在随后陪同访问中又详细介绍对欧洲军事强国战术及新武器的认识,提出日本应购买新式飞机、坦克的设计图,以改变日本军队装备落后的面貌。

得到皇太子赏识后,这批武官中的“三羽乌”随后结伴到德国考察,召开了巴登巴登会议,并结下“盟约”。他们议定,要在日本陆军内部实行改革,打倒元老派的长州藩人士,而由少壮人物取而代之。为了壮大势力,他们还把不久前晋谒过皇太子裕仁的驻欧武官和驻北京武官松井石根和矶谷廉介都列为同党,列出了十一人名单,从此形成日本史学界所称的“巴登巴登集团”,即昭和军阀的奠基者。有的史学家给他们一个更贴切的称呼,那就是“宫廷党羽集团”。

1921年,皇太子裕仁访欧归来后,大正天皇患上了脑血栓,所以他担任了“摄政”。以裕仁为代表的日本当权者,与西方自由主义和人权思想格格不入,只接受了征服和强权观念。裕仁书房中长期摆放的两尊雕像,分别是拿破仑<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5:16"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和</ins>达尔文──前者代表崇拜征服,后者显示对“弱<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5:16"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肉</ins>强食”的达尔文主义的信奉。1923年,这位摄政王在皇宫东面的旧气象台建立一个名为“大学寮”的教导中心,吸引少壮军人来听讲。前来授课的除了“三羽乌”,主要是法西斯主义理论家大川周明。他们讲述内容主要是“大亚洲主义”,即鼓吹“大和民族是神的子孙”,应该排除英美,“领导亚洲”,这成为日后“共荣圈”口号的雏形。

1926年裕仁继位为天皇,开始了日本历史上的昭和时代。宫廷党羽集团的活动,在裕仁的荫庇下更为猖獗。1929年5月,冈村宁次大佐牵头,网罗了陆军中佐级所谓的“英俊人物”,共同建立了“一夕会”组织。其中的大佐级军官,除“三羽乌”外还吸收了东条英机、矶谷廉介、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山下奉文、冈部直三郎等;参加此会的中佐包括石原莞尔、横山勇、清水规矩、根本博等;少佐有武藤章、田中新一等。看看二次大战中日军战场主要指挥官和东京审判中的甲级战犯,不难发现他们大半都出自当时集合起来的这批佐级军官。

1929年世界性经济危机爆发,欧美陷入混乱,日本经济也急剧下滑,日本少壮军人“夺取满蒙”且不惜同英美一战的叫嚣,得到宫廷和一些大财团的赏识。接着,昭和军阀集团便开始掌握高层权力,挥动军刀对内暗杀、对外侵略。

进入30年代,日本国内简直成了 “暗杀时代”,与少壮军人意见不合的元老重臣们,常遭杀身之祸。当时挥刀舞枪的日本狂徒中流行的一个口号,那就是“下克上”。

1930年11月,滨口幸雄首相因反对增加军事预算,被一名与东久迩宫有联系的职业暴徒枪杀。凶手虽然被判死刑,但临刑前天皇却念他“爱国至诚”予以特赦。1932年5月,首相犬养毅因感到国力有限主张侵华要“稳健”,结果又被几名闯入家中的日本青年军官捉住。他们用手枪抵住犬养毅的脑袋开了火,凶手投案后不久又获释。首相犬养毅被刺杀的同时,少壮军官及法西斯暴徒又在东京袭击了多处要害部门,这显然是有组织的右翼政治暴乱,而且得到一些高层要人的默许。

日本少壮军官的崛起和收揽大权,引来军队内一些高官和财阀的不满。于是,一些特别激进和疯狂的日本军人又在内部挥起屠刀。1936年2月26日,1400名日本军队官兵竟在东京发动血腥政变,要求“昭和维新”并追杀元老重臣。就连天皇的侍从长铃木贯太郎大将也挨了枪,最后靠着装死和家属苦求才免于一死。

裕仁本人对“二、二六事件”的过火行为同样不能容忍,他在事后处决了七名尉级军官,但这七名凶手被枪毙前仍声嘶力竭地高喊“天皇陛下万岁!”这一政变的策划者北一辉和西田税事后相继被捕,以思想主谋的罪名被处死刑。不过,支持兵变的“皇道派”高级军官山下奉文等人却未被追究,而东条英机等“统制派”利用这一事件在陆军中掌握了更大的权力,强化了军部的政治发言权,从而用合法手段推进日本的法西斯化改造。。

1931年8月,在天皇裕仁最信任的“宫廷党羽集团”的老大永田铁山支持下,人称“关东军三羽乌”的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土肥原贤二筹划了袭击中国沈阳的计划,但日本内阁认为时机尚不成熟,便派人制止。9月18日夜间,关东军的袭击提前启动,驻沈阳使馆的日本外交官赶来劝阻时,花谷正少佐竟拔刀放在他脖子上叫喊:“谁敢制止便砍了他!”

日本军法规定,“擅自对外国开战者处死刑”,可是关东军的几个参谋竟然越权调兵向中国军队开火,<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5:30"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制造</ins>“九一八事变”,而获知此事的关东军司令官、参谋长不仅没有指责他们还表示很认可。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中将反对“北进”,而力主先对中国进行致命一击,他亲率关东军一部组成“东条兵团”杀入察哈尔、山西,突破了日本军部的预定线,事后他却得到了晋升。有了这种先例,在不宣而战的侵华行动中,一批少壮军人也往往不听日本政府约束而“擅自”越权,成为疯狂冒进的先锋,掌权者事后对此也大都表示认可。

对外侵略的扩大,反过来又增强了日本国内的法西斯体制,一切不赞成意见都被禁止发表。1940年近卫文麿再次组织内阁后,已完全建立起了一整套法西斯主义体制。议会没有了昔日的争吵和喧嚣,变成了内阁军部驯服的工具,它的主要功能便是热烈鼓掌、一致赞成。

在1940年这一年内,日本尚存的所有政党都被取消,议员们全部加入了“大政翼赞会”,有人将这个组织称为“日本型的纳粹党”。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国家权力越来越集中在个别寡头手中。此时,由首相、外相、藏相、陆相、海相组成的所谓的“五相会议”决定着国策,最后再经天皇“裁可”而推行。日本国内因没有议会政治,没有政党,日本国民终日只能高呼“万岁”,成了日本法西斯战争机器上的齿轮。

战争期间的日本全面实行了特务政治,宪兵队特高课的权力极度膨胀,不仅监视普通民众,在高官甚至是前首相身边都派驻特务进行监视,还秘密检查他们的信件。曾积极鼓吹侵华、在侵占东北时担任策划的石原莞尔中将,因不赞成对英美开战,东条英机也派便衣宪兵终日秘密对他进行侦察跟踪。

在日本全国,纵横交错的各种法西斯组织和警视厅、特高课等恐怖机器像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监督着国民的一举一动,连最细小的个人生活都不放过,对男女老少的思想动向都要秘密记录,以保证法西斯的各种政策贯彻到各家各户。

昭和军阀掌握大权并发动大战,使其权力发展到顶峰,不过随着战败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这一集团日益失去天皇的信任。1941年发动太平洋战争前,首相近卫文磨因不主张同美国决裂而被迫辞职,那个人称“剃刀东条”的陆相<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5:38"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东条英机</ins>被天皇看中而后接任首相,1944年7月东条英机又因塞班岛失守引咎辞职。1945年春,当天皇看到日本的败局不可挽回时,重新起用了一些有亲西方色彩的元老派,包括任用遭受过行刺的铃木贯太郎<ins cite="mailto:CRI" datetime="2015-05-07T15:39"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任</ins>战时的最后一届日本首相,这也预示着昭和军阀集团开始失宠,而且难逃当替罪羊的下场。

果然,1945年8月9日夜间,天皇裕仁在挂有“三羽乌”老大永田铁山遗像的东京皇宫地下室召集御前会议,不顾总参谋长梅津美治郎和陆相阿南惟几的“玉碎”恳求,下达了以保留皇室为条件接受投降的“圣断”。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会上他还要求群臣对“把朕的臣下作为负战争责任的人引渡出去”,要“忍其所不能忍”。昔日只知念“圣恩”的日本军阀头目,此刻除了泪流满面的悲鸣外别无他法。

      打赏
      收藏文本
      1
      忠信廉耻,义勇奉公。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超级生产力
      2015/9/17 12:14:2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然而昭和天皇依然善终

      2015/9/21 17:47: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为祸亚洲的“昭和军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