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抗战图片收藏者

共 2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5322003
  • 工分:5871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抗战图片收藏者

摘要他的行动被日本政府发现了,要出高价购买他手中的照片。

日军推行“强化治安”,烧毁村庄

以前,我看到一些日军侵华的照片,比如人圈,日本兵杀中国人,慰安妇、中国老百姓流落街头的场景,总是诧异地想:这究竟是谁拍摄的?正当我全神贯注地创作北平抗战的长篇报告文学时,得知在中国档案馆,珍藏着3346张反映日军侵华罪行和有关活动的照片及其光盘等资料,这些照片和资料的拥有者叫潘福忠,我国很多抗日战争纪念馆里使用的日军侵华照片大都来自他的收藏。

这些珍贵的照片构成一套套珍贵的抗战图谱,我对潘福忠发生了强烈的兴趣,立刻追寻过去,想刨根问底解开这个谜。然而这种追寻费尽周折,他是中国管理科学院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美国某医科大学医学博士和生物学博士,整天飞来飞去,忙得团团转,从不接受采访。我的执著和他的低调形成尖锐的矛盾,时间、地点和距离都给采访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我通过朋友疏通关系,足足打了十多个电话,发了无数个短信,从寒冬等到盛夏,也许是我那颗急切了解中国抗战历史的虔诚之心和锲而不舍的精神打动了他,他终于接受了我的采访,告诉了我大量鲜为人知的故事。

凭祖传医术治病,治愈后索取日军侵华旧照片

他是一个东北汉子,从小在沈阳长大,当过20多年兵,我觉得只要你曾经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一定具备与众不同的素质,具有与众不同的眼光。

潘福忠出身于医学世家,祖辈行医流传到他是第七代,他是旅日医学博士,在异乡深造得到日本医学界专家认可,回国后继续致力于中国传统医学研究工作。

他有一手祖传的中医绝技,发迹望诊、离体悬脉独树一帜。在日本东京医院工作时,他跟随日本医学专家到几家医院参观,看到某些医院所收藏的人体标本都是二战时期用中国活人的器官制成的,同行的日本人参观起来很麻木,可他却非常震惊,心、肝、脾、肺、肾,一个个活生生的器官都是从自己同胞身上活体解剖的啊!看着标本瓶子,他仿佛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儿。这些标本激起他强烈的义愤,促使他认真思考那段国耻,下决心要搜集日军侵华的证据,用史实去感召正义。

他凭借精湛的医术给很多日本人治好了病痛,日本人要用金钱财物酬谢他,他说:“我一分钱也不要,如果你们真心想报答我,请给我找几张二战时日军在中国拍摄的照片,至少要三张。”

这些日本人有的是战犯的后代,有的亲朋好友参加过侵华战争,他们觉得这个要求太简单了。他们的父辈就在中国打过仗,当时日军每个师团配有一个摄影班,长官要求摄影班的战士跟随部队作战时将每次战役的战况拍摄下来留作资料,大致是五个要素:时间、地点、人物、战略战术、死亡人数。日本的照相机很先进,摄影班成员配备有精良的照相机,受过专门摄影训练,所以拍摄的照片非常清晰。

日本人办事很较真儿,每张照片的背后都详细地记载着照片的拍摄时间、地点、执行什么战斗任务、在哪里备战、死伤的中国人埋在哪里、死去的日本士兵尸体是如何处理等内容。比如日本731部队在中国搞细菌战,拿中国人做活体实验;再比如慰安妇受尽屈辱的照片,都记载得非常详细。

治好关东军少佐腰疼病,

得到十几张奉天事件照片

1993年夏天,潘福忠得知北海道有一个日军侵华战犯的后代,保留有几张南京大屠杀的照片。第二天他从东京飞到北海道,费尽周折找到那个人的住址后,却是铁将军把门,原来那个保存照片的人刚巧到了东京,他顾不得旅途疲劳,连夜赶回东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大海捞针,终于在半个月后找到了当事者,从他的手里得到了南京大屠杀的真实历史镜头。

看着照片,潘福忠心潮起伏,热泪盈眶。南京大屠杀时,十几个日本鬼子押解着上万名中国俘虏去屠杀,却没有一个人反抗,他想我们的同胞就是这样像牲口一样任人宰割,我们的民族就是这样一队一队被人牵着去枪杀,如果有人带头逃跑,上万名中国人能把押解自己的日本鬼子踩成肉酱,可这个带头人在哪里?他真想振臂高呼:“中国人啊,一定要抗争!”

他是一个极其认真的人,凡事要么不做,做就要全力以赴,如痴如醉。他的执著感动了那个日本战犯的后代,他给潘教授介绍了很多线索。后来,潘福忠认识了一家古玩店的老板和几个二战时期的日本老兵,通过他们又结识了一个当年的日本关东军少佐,他给少佐老人治好了多年未愈的腰疼病,少佐老人给了他十多张自己拍摄的奉天大事件的照片作为回报。奉天是潘福忠的家乡沈阳的别称,他是喝沈阳的水长大的,从小就听大人们讲述东北沦陷的往事,讲述当亡国奴的悲惨日子。

东北人对于日军侵占东三省,老百姓当亡国奴的记忆是刻骨铭心的,这些奉天大事件的照片使他牵肠挂肚。每当看到一幅有价值的照片时,他就立刻按照原收藏者的口述详细地进行标记、排版、编号、配图。他不仅仅是在收集日军侵华旧照片,而且是在刀刻中华民族的抗战血泪史!

2001年秋天,潘福忠应邀到日本千叶县演讲,千叶县作为日本首都圈的重要卫星之一,承担了东京都的部分工业和商业功能,距东京有40公里。在返回的电车上,他发现邻座的乘客是一位日本大阪地区某大学的历史系教授,立刻同这位日本教授攀谈起来,详细地询问日本的历史。天南海北,从古至今,最终谈到了中日战争,老教授非常佩服他对日本历史的了解,痛快淋漓地向他谈了自己对日本侵华战争的看法,还评价了现任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坏影响。车程很长,他们酒逢知己千杯少,在电车的隆隆声中,两人相谈甚欢,互相留了电话号码。

半个月后,那位老教授肩周炎发作疼痛难忍,专程来到东京找潘福忠看病,还给他带了一本《日本三百年史》和几幅日军入侵天津的照片。潘福忠妙手回春给老教授解除了病痛,老教授真诚地说:“我的两个兄长都曾参加过对华战争,我把这些珍贵资料送给你,也算是我们的一份忏悔。”

分别时,老教授一再说:“我虽然不愿意让你向外面公布我的真实姓名,但是我希望你能永远记住我们关注中日和平友好的心愿。”

祖国需要它们,历史需要它们

2002年冬天,潘福忠在日本横滨的一家药厂认识了小岛女士,她曾经在中国留学,她的奶奶是韩国人,当年曾经被日本关东军征为随军看护妇,她的爷爷是日本关东军少尉,回到日本后担任过地方议员。小岛童年时常听爷爷讲述中日战争的事情,在攻打辽阳的一次战斗中,小岛的爷爷受伤,醒来时已被中国军队俘虏,他想用日军的武士道精神来对待生命——剖腹自杀,但中国军人阻止了他,还对他进行救治,他很快就康复了。在他被俘之前,他搜集了很多关东军在东北地区参加战争的资料。日本战败后,他把这些照片带回了日本。

潘福忠得知这条线索后欣喜若狂,想方设法通过小岛女士来到了她的爷爷家,一见面老人就开门见山:“潘先生,你为什么对那段历史那么感兴趣?”

潘福忠真诚地说:“这是需要中日两国人民共同面对的历史,所以我非常感兴趣。我最大的心愿是通过那段历史真迹取证,用史实去感召正义,用正义去呼唤和平。”

小岛女士的爷爷被潘福忠所感动,递给他一本相册,里面有10多幅记录当时东北要塞战场的绘图,潘福忠非常激动,从兜里掏出20万日元递给老人作为答谢,但老人执意不要,郑重地说:“这段历史本来就是属于你们的。”

这些日本战犯逐渐老去,他们把照片传给后代,很多后代并不理解照片的价值,觉得送人无关紧要。就这样,一张、两张、三张……潘福忠这个有心人在日本的14年里整整收藏了3346幅日军侵华照片,包括38幅日军侵华主要战场要图、120多名主要战犯的罪行录、40多幅日军入侵中国“入城式”、150多幅日军残酷屠杀中国人的场景、1500多幅中日战争现场照片、60多幅国共联合抗战的照片和300多幅历史遗迹照片。关于北平抗战的照片就有90多幅,古北口长城抗战的照片有50多幅,这是我了解八十多年前发生在中国北平郊县的那场战争的钥匙。其中二战战场要图、日军对华攻略要图、日军海陆空军配置要图、局部战场及重大事件要图和中日双方战场伤亡略表极其珍贵,成为我们研究抗日战争极好的史料。

潘福忠觉得这些照片是日本侵华的真实证据,祖国需要它们,历史需要它们。为了收集这些照片,他有时采取免收医疗费的形式,有时直接购买,有时觥筹交错,联络感情捕捉线索,投入了大量资金,耗费了大量精力,终于如愿以偿。他把照片分门别类,认真保存,细心打理。

日本政府曾派人找到他,要出高价收买

没有不透风的墙,他的行动被日本政府发觉了,派人找到他要出高价收买,他斩钉截铁地说:“这些照片我一张也不卖!”

他还是有些书生气,这件事情没有引起他足够的重视,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悄悄地向他袭来。他订好了2003年3月17日飞往北京的机票,兴冲冲地开始整理行装,他将所收藏的所有照片、光盘和资料整整装了13个大箱子,憧憬着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

3月12日半夜,他正在家里整理衣物,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从窗户定睛细看是几个日本朋友。他急忙打开门,一个叫做中野的男人走进来悄悄地对他说:“潘先生,你收藏图片的事情已经走漏风声了,请你一定小心行事。”

接着他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对潘福忠说:“这个请你一定收下。”潘福忠打开信封,发现里面装着四张13日从东京飞往北京的机票。他不解地问道:“你送我机票干什么?我已经买好了啊!”

中野执拗地说:“你一定收下,你们要抓紧行动。”

说完,四个日本朋友就匆匆离开了。在日本呆了14年,他清楚地了解日本友人的性格,他们半夜三更来通知你转移一定有他们的道理。他当即决定精兵简政,除了少数能够随身携带的物品外,只带走照片和资料,其他大件全部扔掉。全家人连夜收拾行装,在紧张和不安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早上,他们全家风驰电掣般来到成田机场,在送行的日本朋友的帮助下,13箱照片和光盘全部安全通关,等潘福忠一家安全抵达沈阳,才知道日本右翼分子已经决定17日早晨到机场堵截他。

就这样,14年来,潘福忠先后走访了26名日军侵华战争主要战犯的后代,与200多名战争亲历者和见证人进行接触,与10多名关心二战的学者交流,终于完成了使命。他搜集的5400多幅照片中有3346幅是关于二战日本侵华战争的,还有1000多张一战、抗美援朝、中印之战的照片。

日本政府不允许

潘福忠再到日本

抗日战争全国共有1424个战场,39次大的战役,17个大的事件,274个大惨案,满洲悲歌、奉天蒙难、关东大劫、南京惨案、上海失陷、北平狼烟、北疆腥风、南疆血雨、倭寇暴行、慰安眼泪、细菌虐迹、奴化教育、枪杀无辜、轰炸现场……他所搜集的照片全部涵盖了这些内容,留下了日军侵华的铁证。

全国共有900余座城镇遭到日军的无差别轰炸,20.5万人在轰炸中伤亡,大半个中国被日军的铁蹄践踏,930多座城市被侵占,4200万难民无家可归,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民伤亡3587.9万余人,侵华日军强掳走800多万中国劳工,其中4万多名被掠往日本,近7000人命丧黄泉……这一切统统定格在历史的镜头前,真是张张泣血,幅幅惊心。这些照片是刽子手拍摄的刽子手残害中国人的场景,是任何刽子手都抵赖不掉的侵略史实。

潘福忠不仅搜集了照片,而且还详细记录了每张照片的图说,日军战略战术的策划,中日双方指战员的战斗决心、战争中的敌我事态,哪支部队杀死多少中国人,糟蹋了多少妇女的详情等,历历在目。

在潘福忠收集的照片中,日军对于二战中阵亡人员的姓名、年龄、籍贯、部队、时间、地点以及被谁所杀有着详细的记录,多少人死于“国军”之手,多少人死于“共军”之手,多少人死于苏蒙联军之手,一目了然。

在潘福忠教授的办公室,我见到了一张中央档案馆颁发的黄色的收藏证书,上面写着:“潘福忠同志已将本人收集的反映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历史等有关方面的照片3346张、光盘二套(10张)及相关翻译资料3338张移交中央档案馆永久收藏。特颁此证。中央档案馆,2006年5月10日。”

我还看到了中央档案馆写给潘福忠的一封公函,上面写着:“潘福忠同志:经中央领导同意,由我馆代表国家收藏保管您所收集的反映日军侵华罪行和有关活动的照片3346张及其光盘(二套10张),我们对您的爱国行为表示衷心感谢。”

他感慨地对我说:“收集这些照片是我一生中最值得骄傲自豪的事情,因为我在日本找到了中国人自身的价值。”

抗日战争胜利已经整整70年了,然而日本国内军国主义不仅没有断绝,而且大有复活之势。日本军国主义所主张的大陆政策,就是以征服、遏制中国为核心的亚洲扩张政策,这是日本军国主义大陆政策的核心。

历史教育是每个民族都不可或缺的,但侧重的角度又各有不同。现在,德国人对希特勒党徒犯下的法西斯滔天罪行敢于承认并公开向受害国人民真诚地道歉,而同为二战侵略国的日本,不但把战争罪犯的牌位供奉在靖国神社顶礼膜拜,还把历史教科书中的“侵略”二字都改为“进入”。

从国际大背景看,潘福忠收集的绝不仅仅是几千幅照片,而是日军侵华的铁证,对于后人研究一战史、二战史、抗日战争史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没有一颗爱国心,没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没有敏锐的政治嗅觉,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潘福忠收集的这些照片可以唤醒我们对日本军国主义的警惕,它在向我们昭示:日本右翼复活军国主义的野心从来就没有泯灭。3346幅照片是3346个历史记录,给中华民族留下了极有价值的史料。正因为潘福忠给祖国人民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所以日本政府不允许他再到日本。这些照片是日寇侵华的重要证据,铁证如山,不是某些人想修改教科书就能抵赖的。

史海档案,十年觅踪,潘福忠教授的爱国之心可敬可感。(文/孙晶岩,作家)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打赏
      收藏文本
      1
      参与活动集卡牌:99式 + 歼11BS + 052C = 铁血定制马克杯;辽宁号 + 59式 + 歼20 = 铁血定制鼠标垫
      2015/9/14 1:31:0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抗战图片收藏者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