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排长说,一年了,他终于见到了一个姑娘

共 18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923873
  • 工分:178661 / 排名:962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排长说,一年了,他终于见到了一个姑娘

9月3日那天,朋友圈被阅兵刷屏,内容大致相仿,但有一条我记住了——

“看不了阅兵直播了,只能默默在旗杆下发呆,连能把国旗吹起来的风都没有,只有一颗爱国心,想想也足够了,我在阿里,祖国我牵挂你。”

这段话是2014年毕业到新疆阿里地区工作的张斌学长写的。

我和学长算是老朋友了,在他变成张海怪之前,我对他的定义都是逗逼学长和段子手。

我叫杨勇,他说我还有失散多年的兄弟叫蛙泳和蝶泳。他读大学时还在朋友圈上堂而皇之地说自己帅,被我嘲笑了一番。不知道现在的他在雪山脚下拥抱星空时,会不会回想起他曾经也是这样的如风的少年。

那时候,他爱慕一个北京姑娘,他这样描述:“你,脑门子是前门楼子的檐子,天庭饱满,眼睛似北新桥开了的法眼,灵动亮泽,笑容像天安门城楼边上的金水池,严肃活泼,静下来就是什刹海的湖面,一朵花瓣云飞雪落地漾起了碧波的涟漪,处子欲动,动起来是宛平城当年的烽火连连刀剑相接,万马齐喑”。我感觉丈量他的脑洞空间是件难事。

而前不久,作为排长的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一年了,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姑娘”“看到女兵二字都足以让我振奋好久”。

简单的句子告诉了我学长还是风流,还是打心眼里热爱女生,我也忍不住为学长心疼上五分钟。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北方汉子,那么久都见不到一个姑娘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问过他,你为什么来西藏?他说从小就有拥抱星空的梦想,在离天最近的地方,睁眼就看到了我的梦想。我又问他,你孤独吗?他回答“这不有你陪着说话呢!”我再问他,你真的喜欢这里吗?他说:“深入灵魂的热爱!”我还问他:“身体受得了吗?”他告诉我:“习惯了。”一问一答,云淡风轻,不拖拉,像高山流水般酣畅。

后来,我通过相关文章报道,才知道他过了一种什么样的生活。零下四十多度的寒夜,他冒着风雪扛着钢枪,从边境线走过,他和另外一名干部把最后一瓶能喝的水留给了战士,两个人把白雪当成了烈酒一口一口地咽了下去。他身上满是冻伤,还为战士们暖脚御寒,还与死神擦肩过差点死在了边境线上。有次我无意跟他说让我看看你的伤,他发来了一张图,腿上青一块紫一块还布满了冻疮,看着真不是滋味儿。

我问他,你做过什么柔软的事情,他告诉我他会亲吻这片土地,望着争议的领土唱《七子之歌》。

我问他,你做过什么感到自豪的事情,他说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就是在一个大雪纷纷的夜里带着战士们穿越了死亡线。

他把艰苦的生活融化成了诗,还将这里一切的一切报之以歌。“一个人能有多风流,就能有多正经”不就是说的这位有梦的学长吗?

后来,学长又轻描淡写地说了,他参加过边境执勤百余次,走过的最高海拔是6000米,无人区到有人的地方需要3小时的车程,所到达的县城是中国最小的县城,因高原环境不适吐过的血有400cc,数过的星星有百万颗……

今天,我问他,斌哥,要裁军了,你怎么看?他说:“应该裁不了我吧!至少不会裁掉我的热情,也不可能裁掉我的梦想……”

想起了没变成张海怪时候的那个如风少年在问我:“我帅吗?”我赶快给他发了私信:“有梦想的军人都会跳舞,我觉得拥抱雪山的你特别的帅!”

不久收到了他的回复:“我正站在雪山之巅,期待看到你伴着梦想的节奏迈开舞步!”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5/9/8 12:45:5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排长说,一年了,他终于见到了一个姑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