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差点成了游击队员

共 35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差点成了游击队员

本文转帖自南京西祠胡同,版权归作者所有!

小何,山东人。从部队退伍回家后也没有找到什么正经工作,成天就是在社会上瞎混,他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但却嗜赌如命。想赌得有本钱,他就去骗自己的爹妈,爹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上班族,骗来骗去也没几个钱让他折腾,于是他就去亲戚和战友家骗钱,到最后该骗的都骗完了,人人防着他,见面如同见到瘟神一样。在2014年的某一天,这个一直骗人的家伙终于被人骗了。经历了一场让他终身难忘的事。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5/9/7 11:21:2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等小何再次醒来时他看见河北仔正跪在小弟面前求饶。在这里求饶是没有用的,除非你拿钱否则一切都是扯淡。小何知道再这样下去他离死就不远了。一声长叹,千金难买早知道啊。早知道结局是这样谁会千里迢迢的跑过来送死呢?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机会逃跑吧。正在小何胡思乱想的时候事情似乎发生了一线转机。当地的治安局到这里例行检查了,说是检查,其实就是敲竹杠,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当地治安局早就知道了,检查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以检查为名来敲竹杠的。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说一下,其实治安局里也是中国人,没有缅甸人的。

      小何被关在三楼的死单房里,就靠在窗口,小弟刚才看他晕过去后就把他拖在那,也没再管他了,反正窗户外装着铁栏杆,也不怕小何跳窗逃跑。小何在窗边看见外面车上下来几个穿制服的人拿着本子进到了屋里,小何以为是谁家里报警起了作用,内地联合缅甸的警察来救他们了,于是满怀希望的在等着,谁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检查这里,连楼都没上,就在一楼和小弟聊了会天一群人就准备坐车走了。小何在失望变成绝望后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对着窗外的治安局警察大喊:救命啊,救命!屋里看单的小弟反应过来后立马赶过去从背后给了小何一棍子,小何只喊了两声,第三声还没喊出来就被打趴下了。

      那些听到呼喊的警察一起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窗户里已经看不见小何了。一个胖子朝一楼的小弟挥挥手让他过来,小弟屁颠颠的跑过去点头哈腰的说着什么,最后胖子他们还是一起来到了三楼,打开逼单房的门,里面因为大部分人都有还钱,所以那里并不是太血腥,也没看出什么。在小何他们死单房的门口,交涉了半天,最后门被打开了。胖子带着警察走进去后,小何躺在地上爬过去一把抱住胖子的腿,喊救命救命,我是中国人,我是被骗过来的,我快被打死了,请你们救我吧。胖子厌恶的看着小何,把脚用力想从小何的怀里抽出来。这时小弟说话了,无非是小何和河北人怎么骗了他们老板的钱,这些人是装可怜,怎么怎么坏等等。小何和河北佬涕泪横流的在那喊救命,小弟们在那滔滔不绝的讲着这两人如何骗钱的。胖子站在那里一声不响。

      过了很久,双方都讲累了,都不说话了,这时胖子开始说话了:这两人现在身上伤都很重,如果还关在你们这里的话会有生命危险,我们必须把这两人带走,至于他欠你们老板的钱,等我们那里调查,如果属实的话我们还会把人送回来的,但现在这两个人必须得由我们带走。

      于是小何被胖子等一群警察押出了单房,整整10几天,小何一直被关在单房里连这房子的门都没有机会出去,终于他看见阳光了,也终于可以暂时离开那个让他生不如死的单房了。

      小何和河北佬被治安局带回去了,他们暂时被收押在治安局里拘留着,两个人都被手铐烤着坐在班房里,治安局里有医生,给他们清洗伤口和抹药,一天还给他们送了两次饭。就这样他们被关了大约一个礼拜后,一天一个警察进来了。警察告诉他们他们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他们现在属于偷渡到缅甸聚赌,至于赌场那边怎么样可以治安局里可以不管,但是他们必须每人交给治安局两万块钱,一万是偷渡的罚款,另外一万是他们被关在治安局这些天的吃住医疗费用。如果交了钱他们就可以获得自由,由治安局联系车辆把他们送回中国,如果拒不交钱的话明天就送他们回单房去。

      这时小何才明白,治安局把他从单房弄出来根本就不是为了救他,而是想借机从他身上敲一笔。

      说完后那个警察从口袋里掏出了两部手机,一个是小何的还有一个是河北佬的,原来是从单房那里要过来的,警察把充满电的手机扔给这两位,让他们给家里打电话要钱。小何接过手机苦笑着说,我要是有钱的话我还能在单房里受那么大的罪吗?我家里是真没钱啊,你们放我走吧,我回家后再凑钱给你们可以吗?警察开始骂了起来,**你们别不识相,单房里面要你们10万,我只要你们两万,哪个多哪个少你们不会算吗?今天要是没有钱过来的话明天老子就把你们全送回去。一听到送回去河北佬吓的赶紧开始打电话,电话里河北佬对家人各种发誓哀求,忙了半天后家里总算答应再厚着脸皮出去借借看。小何则电话打通后还是没用,家里说房子抵押贷款最快也要10天,目前实在是没钱打过来,别说两万了就是两千都没有,该借的都借了,实在借不到了。事后才知道小何家里人一直都以为小何在外面撒谎骗家里钱,从小何进单房打第一个电话开始他家里人就半信半疑,所以筹款也不积极。当然这些都是事后才知道的。小何放下电话后无奈的看着警察摇头。这下警察火了,刷的一下掏出手枪指着小何骂,尼玛的不给钱老子今天就毙了你,杀你就和杀鸡一样,就说你想逃跑还抢枪最后被我毙了,你看谁会来查。

      这时门开了,上次带小何他们走的那个胖子进来了,胖子一声冷笑,说:我们救你出来,你连两万都不想出?好吧,你不想出钱是吧,把他吊起来,明天送回去。小何还想解释,人家根本不听,一枪把子砸在小何脸上,紧接着用一个带长链条的手铐把小何的两只膀子高高地铐在窗户梁上。

      晚饭自然就没有小何的了,河北佬还不错,把自己的饭省了一些,用勺子一口口喂给小何吃,还分了一支香烟给小何抽,这让小何很感动,都是原本不认识的苦逼,这时候还知道相互照顾,唉谁说赌狗没人性啊!

      第二天,河北佬被带出了班房,小何则继续被铐在那里,小何心想完了,估计一会就要把我送回去了,唉,想想送回去要受的那些罪,小何恨不得死了算了,对,要是真送我回去我就和广东仔学,自杀算了,最起码死了也比这样活受罪强。

      小何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班房的门开了,进来几个人,小何心想这就是要送我回单房的节奏啊。可是不对不对,进来的人并不是单房的小弟,也不是胖女人那一伙的,进来的几个人都穿着很脏很烂的老式迷彩服,就和国内工地上搬砖的穿的差不多,唯一和搬砖的不同的是这些人头上还戴着钢盔,身后还背着长长的枪。胖子喊警察把小何手铐解开然后让小何蹲在那里。这时迷彩服里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蹲在小何身边开始问他,你以前在中国当过兵?小何不知所措的点头?那人对小何说会开枪吗?小何继续点头?那人看看小何身上伤口结的疤继续问他,你骨头和内脏有伤吗?能够跑步和走路吗?小何说还好都是皮肉伤,骨头没事,肚子倒是真有点疼,现在跑步恐怕不行,因为饿。那个人从背包里拿出一张中文地图,问小何这个你会看吗?小何颤抖的用手指着小勐腊说我们在这里。又指指昆明说,这是中国。军官模样的人点点头。接着问,你愿意和我们去当兵打缅军还是愿意在这里等你家人过来赎你?小何问,打谁?那个军官说:打缅军,缅军欺负我们这些中国同胞和佤族同胞,想抢我们的地,抢我们的钱,我们坚决不答应,我们要和他们战斗,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吗?

      缅军长什么样子的,小何连看都没看过,小何听到那人说缅军抢钱就觉得好笑,这一路过来全是中国人在抢他们的钱,在害他们,狗屁的缅军啊?

      这时那个人继续说话了,你来我们这里当兵,欠赌场和治安局的钱都可以免了,我们每个月给你发500块的津贴费,我们有医院给你治伤,你也不会再饿肚子了,如果你在战场上消灭一个敌人的话还有一千块的奖金可以拿。你愿不愿意。

      我只要加入你们,赌场和治安局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小何半信半疑地问?这时旁边一个兵说话了,你每个月的500块津贴不许拿,得给我们连长知道吗?他是你的救命恩人。连长其实就是那个刚才问小何话的人。

      小何顾不上津贴了,现在只要能让他不再回单房受罪那就比什么都强了。尼玛的打就打,管她妈打的是什么军呢,不去在这里就是死。

      用事后小何的话说,当时只要能让他不再进单房,别说是打缅军了,就是打美军他都愿意去。小何对军官点头说,我去,我也是中国人,我不能看着同胞被欺辱,我必须和你们一起战斗………,他在那滔滔不绝的表忠心还没结束呢军官已经站起来了,和手下人相视一笑然后像不认识小何一样不理他和胖子警察出去了。小何同其他当兵的一起从班房里出来时看见军官正在胖子递过来的一张什么单子上签字。两人有说有笑的,看见小何出来军官收住了笑脸,把笔和纸还给胖子,然后一挥手说了句上车,小何心想不错还有车,是皮卡还是越野啊?要不是装甲车?出门一看,真是车,几辆破破烂烂的嘉陵摩托车,他坐在一个摩托的后面,突突突的上路了,开始了他人生第二次军旅生涯!

      2015/9/7 11:58:43
      左箭头-小图标

      众赌狗被吓的瑟瑟发抖,小弟一边打那人一边问,还不还钱?你妈逼的还不还钱?那人被打的连喊疼都喊不出来了,哪里还能答话?小弟问话其实是问给这些赌狗听的。终于小弟打累了,停下了手,坐在那里喘气。一个赌狗说,我我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要要要钱。小弟一皮带抽上去,这个赌狗脸上多了条血痕。小弟骂到:你妈逼的说话没规矩,这里要说话先要喊报告。那个赌狗捂着脸不敢喊,半天后说:报报报告,我想给家里再打个电话要钱。小弟点点头,随后又问其余的人,谁还想打电话的?众人一起喊报告我打,我打。

      一圈人电话打完,在各种哀求和小弟的呵斥声中,终于又有几家同意打钱过来了,到最后没答应打款过来的只有小何和另外一个广东仔了。小弟这时候拿过来两碗干辣椒磨的辣椒粉对小何还有那个广东仔说,我看你们是不知道死活啊,来,老子今天也打累了,给你们玩点新花样吧,你们俩个比赛吃辣椒,谁输了谁挨20皮带。小何和那个广东仔跪在那里一人手上拿一碗辣椒粉吓的不知所措。小弟一人给他们几皮带,骂到:不吃?不吃马上喊人进来把你们吊起来。小何和那个广东仔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在那吃,怎么可能吃下去呢?刚吃两口两个人就被呛的咳嗽不止,一口也不能再吃了。小弟递给小何皮带指着广东仔对他说你去打他,20皮带不许少,小何硬着头皮拿起皮带不知如何是好,小弟飞起一脚把跪着的小何踹翻,骂道:你不打他我就打死你,快打,照死里用力打。小何只好举着皮带抽广东仔。小弟在一旁数着,抽够20下后小弟让小何把皮带递给广东仔,接着对广东仔说,你也打他20下。广东仔不敢违抗,从地上爬起来后拿着皮带开始抽小何,小何脸被抽到后用手护脸,小弟骂他:不许挡住脸,敢挡住脸就再多抽20下。终于打完了,小弟问小何和广东仔,到底还不还钱。广东仔哭着说,别打了,我还我还。小弟飞起一脚,骂到,你看你个怂样,还敢哭,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赶快打电话要钱。

      广东仔这次是真玩命的在电话里哭喊着要钱了,可是结果是家里找人借了半天才凑了一万多,答应明天打过来。到目前为止家里没打钱过来的就只有小何一个人了。这时小弟们也开始换班了,换进来的小弟一个个眼睛血红,原来是刚吸完麻果或者冰毒。这几个小弟进来就开始打这些赌狗,还变着花样折磨,让两个赌狗跪在地上比赛谁移动的速度快,速度慢的那个鞋底打10个耳光。小何因为是一分钱都没打过来,所以被折磨的最凶,他们把小何反铐着跪在地上让别的赌狗撒尿在碗里逼小何喝,小何不喝立马就被打趴下了,然后让小何反铐着站好,让别的赌狗去踹他,如果一脚踹不翻就要用拖鞋打踹他的那个赌狗20个耳光,如果踹翻了就用拖鞋打小何20个耳光。很快小何就被打的口吐白沫昏迷不醒了。

      等小何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牢牢的铐在床边,他身旁是那个刚才被吊打的赌狗。天已经很晚了,看单的小弟也差不多睡了。这时那个被吊打的人轻轻的喊小何,兄弟,帮帮忙吧,我想喝水。小何哪里有水给他喝,只能摇摇头。那个人再不说话了。第二天早上几个小弟还想再把那人吊起来,结果那人怎么推也不动,最后几个小弟把那人抬了出去,说是送医院看看。过了一会几个人进来告诉他们那个人在去医院的路上偷偷跑了,尼玛还有两万没还就跑了。小何知道那人的样子怎么也不可能跑的,走路恐怕都走不了怎么可能跑掉?估计是死了然后被这些家伙处理了,回来就说跑掉了。到中午胖女人进来骂了那些小弟一顿,意思是还有两万没还清就让人没了,这个损失大了。几个小弟挨了骂后,稍微收敛了些。

      整整一个下午,小弟没再怎么折磨这些赌狗了,到了晚上7点左右又到了打电话回家要钱的时间了,小弟让小何先打电话,结果几个电话打下来他爹妈告诉他到处求爹爹告奶奶的才凑到5000块,求他们别再打小何了。钱明天早上就去银行打过来。就这样因为有钱过来,所以小何吃到了他进逼单房两天来唯一的一顿饭,一碗泡面。当小何把碗底的汤喝干净后,身后传来广东仔的惨叫声,原来那个广东仔家里打了一万块以后今天再打电话回家家里告诉他实在凑不出来钱了,电话都是免提的。小弟看广东仔明天没钱过来,开始了一轮疯狂的虐待和毒打。广东仔的牙被打的掉在地上,吸完冰的小弟处于亢奋状态居然要另一个赌狗脱下裤子,让广东仔给那个赌狗口。那个赌狗不愿意这样,小弟一皮带抽过去。最后只好含着泪脱下了裤子。广东仔被拎着头发拽了过去,………广东仔战战兢兢的从地上站起来突然一头向床边的铁架子上撞了过去。

      关于缅甸黑赌场是如何残忍虐待杀害被骗过去的中国人一事,有很多读者看了不相信。这样吧,大家去土豆视频网站去搜索《疯狂的赌场》,这一暗访节目,里面有全部的披露,并且有在逼单房和死单房里偷拍出的马仔如何残害中国人的视频。唯一不同的是那个地点讲的是老挝,而去过缅甸黑赌场的赌狗回来后都说相比缅甸来说,老挝的这个视频已经是很轻的了。也就是说缅甸现在所发生的比节目里2010年拍摄的老挝赌场要严重的多。毕竟老挝还是有法律的,但是在缅甸,一条人命连2000块都不值。

      广东仔不堪毒打和侮辱,一头撞向了床边的铁架子上,这一下确实不轻,一声闷响后广东仔满头鲜血的倒在床边,两只脚在不停地抽搐着。小弟给这一下也搞懵了,反应过来后一群人围上去对着广东仔死踹,一边踢一边骂:狗日的,敢装死,老子先打死你,看你装。广东仔一点声音都没有,像个麻袋似的一动不动躺在那里,踢了足足有五分钟后,小弟们看广东仔还没动静,于是停下了脚,这时一个小弟蹲下来摸摸广东仔的手腕,说:好像没心跳了。另几个七手八脚的把广东仔抬出去,一边抬一边说要送广东仔去医院。和送那个被吊打的人一样,半个小时不到小弟们就回来了,小弟对小何他们说广东仔也在半路上逃跑了。一个没有心跳的人能从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手里逃跑掉,这一点谁会相信?几个小弟也有点慌乱了,连续“跑”了两个,广东仔家里只打了一万多块过来,还有九万没还,这对胖女人极其老大来说又是一笔损失。果然,胖女人晚上过来后对着众小弟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正在这时,广东仔遗留在这里的手机响了,是他家里人打过来的,家里人说又凑了三千块明天可以打来,请各位不要再打他了,剩下的钱再想办法还。胖女人接着电话声音极为平和地说广东仔现在情况还不错,因为欠钱所以暂时不能走,要留在这里干些活,希望家里尽快打款过来,钱一到就放广东仔回家。何其残忍,人都被打“跑”了,还在电话里骗人家家里寄钱过来。

      胖女人放下电话后对小弟门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走了。接下来的一夜,小弟没有再折磨这群赌狗了,只是让几个人把地上广东仔的血迹擦干净,然后就没再管这些赌狗了。

      第二天中午,终于有一个和小何一起过来的山东赌狗家里把10万全额的打进了卡里,胖女人喊小弟把那人从逼单房里放出来,用车送回到了酒店里。到了晚上又有两个人的欠款打了过来,大约这两人已经还了5万多了,所以小弟也没有再为难这两个人了,给他们泡面和香烟。而小何和另外三个人今天都没有钱打进卡里,于是这四个人今晚的噩梦开始了。由于几个人里,小何家打过来的钱最少,所以小弟决定今晚先拿小何开刀。

      小弟让小何跪在那里,然后用狼牙棒开始猛打小何,小何被打的在地上只滚,但不敢叫,因为叫的话打的更凶,很快小何的背,膀子和腿都被狼牙棒打开了花,打够了的小弟扔给小何手机让他和家里要钱。小何拨通电话后带着哭腔喊:爸,一定要救我啊,你们再不打款过来我就要被打死了。小何的父母在在电话里哭岔了气说,家里实在没钱啊,不行就去报警了。听到报警,小弟抢过电话关了,然后又开始更重的一轮毒打,直到小何被打昏了过去。

      逼单房里的三天就这样过去了,小何和另外一个河北的赌狗家里一直都没钱打过来。于是在第三天中午,他们被转移到了死单房。所谓死单房就是比逼单房更可怕的地方,在这里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不还钱,要不就是死。刚才有人问是不是真的会打死人,呵呵,不打死你的话那别人也学你不还钱怎么办?不给钱就是死毫无疑问的。

      一进死单房,一个小弟就满脸奸笑的说,看你们这么多天都没洗澡了,今天给你们洗个热水澡,说完拿出两个水瓶,满满一瓶开水就从两个人头上浇了下去,两个人一阵惨叫,烫的直蹦,小弟哈哈大笑说这叫拔鸡毛,说完就开始拔两个人的头发,经过开水烫过以后,两人的头皮和头发脱离了,一抓一大把的给拔了出来,小何和河北赌狗本来身上就皮开肉绽了,再被开水一烫,一层层皮开始脱落。露出里面红红的肉色。紧接着小弟拿出电棍对着两人的生殖器就电了下去,小何一下被电翻在地,河北仔也没坚持几下就倒地了。

      2015/9/7 11:50:33
      左箭头-小图标

      到了第二天中午,这一票赌狗大部分都输完了,小何几百几百的打居然也输了块5万了。输光的赌狗被看单的小弟带走了,小何感觉到情况不对了,他就是再傻也看出不对头了。再赌下去到晚上被带走的就是他了。于是他决定不赌了,带着5万剩下的码和小弟说,我不玩了,退码给你们吧。小弟呵呵笑着说,退码?可以啊,退十万吧,你签的是十万的单,你退五万怎么可能?

      小何问:那怎么办?小弟说没事没事,再来几把,运气好了能打翻上来的,到时候再退码不迟。小何还在犹豫,小弟突然从小何盆里拿出一个三千的码一把押在闲上,大喊开,小何还没反映过来就被庄7闲6给杀了。这下小何想不赌都不可能了,只能接着赌了,而且经过小弟这一下后小何也不可能再用小码押了,开始一千两千的下注了。这样就快多了,不到下午三点,小何也打光了。

      小勐拉的黑赌场给骗来签单的赌狗准备了以下几个地方,分别是催单房,逼单房,死单房,水牢!这些地方的作用只有一个,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你,虐待你,让你家里打款过来赎你。小何输光了最后的筹码后被称为掉单。他被胖女人和手下的小弟带出了赌场,一个小弟去酒店把他的随身物品取了出来,然后押着他坐上了一辆破面包车,在面包车里,胖女人用一件破衣服盖住小何的脑袋,不让他看外面的路。然后车子一路狂奔带着他离开赌场,大约开了半个小时后车停了下来,在一个山坡上几所破民房边上停住了。胖女人一声令下,两个小弟架着小何走进了房子,房子是三层楼的结构,第一层是看单小弟睡觉休息做饭的地方,小何被带到了2楼,这里就是催单房,打开防盗门后,里面有几张架子床,一群赌狗被逼着蹲在那里,手铐铐在床边,低着头一言不发。小弟把小何推进去然后大吼一声蹲到床边去,小何不敢说什么,蹲到了床边,小弟过来给他带上手铐。然后就出去了,一个小弟手上拿一根狼牙棒坐在赌狗中间看着他们。

      小何等一帮输光了的赌狗被押在催单房里,到了晚上7点左右进来了几个小弟,其中一个手上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众赌狗的手机,小弟把手机拿出来发还给每个人,然后让他们挨个的打电话和家里要钱还单。必须用免提打,小弟在一边听着。结果一圈电话打下来没有一个赌狗要到钱的,有的家里以为是诈骗电话,没讲两句就挂了,有的以为是自己家人被骗进了传销在电话那头叫着要报警,还有的可能是家里真是赌成空空如也,说了半天也没钱打过来。小弟对这种结果似乎并不感到吃惊和愤怒,也可能是他们见这种情况见的比较多了吧。

      等众人打完电话后,小弟开始打电话给老大了,把没要到钱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下,老大在电话里说了两句后几个小弟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几个小弟从楼上的逼单房里拖进来一个人,下楼梯的时候还是几个人架着的,等到走廊里以后就一直在地上拖着这位,直到拖进了小何他们的房间里,往众赌狗的面前一扔,扔的位置离小何很近,小何就看了一眼差点吓尿了,只见这位脸已经被打的变形了,都看不出原来的长相了,张着嘴喘粗气,嘴里没有一颗牙,全被拔光了,头顶部分没有头发,只有血肉模糊的一片,是连头发带头皮一起被硬拔了下来。最可怕的是两条膀子,被活生生的拧了一圈,手掌外翻在那不停的抖动着。

      这时那个在赌场里给赌狗们放单的胖女人走了进来,拿个凳子往中间一坐,地上躺着那位被她一脚踩住。一个小弟走过来给胖女人点了一支烟,胖女人一声不响的把烟抽了一半,然后把烟往地上那位的身上一扔开始讲话了:自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对大家都不错,让大家吃好玩好,我是想和你们大家交个朋友啊,可你们却到我这里来骗单,想骗我的钱,这怎么能行呢?胖女人指了指地上那位继续说:这位朋友骗了我10万,想赖账,我其实无所谓,10万就10万,我不在乎啊,可我答应了我手下的这群兄弟也不能答应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欠债不还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的。我劝大家还是赶紧和家里要钱来还单吧,三天过后要是我看不到钱进账的话,到时候兄弟们把你们押进逼单房里我也没办法了。胖女人说完就走了,几个小弟押着地上那位也走了,房间里留下一个小弟拿着狼牙棒继续看住这些赌狗。

      写到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有些读者可能会骂缅甸人太坏,太毒辣了。可据所有在逼单房呆过以后的赌狗回忆,所有这一切,包括赌场,签单,放单,逼单等等行为从始至终也没有一个缅甸人参与。可以说从开赌场,到骗赌狗去签单,到最后逼单的这些种种罪行全部是中国人自己在干。做恶其中以湖南,安徽,河南这三个省的人最多,而受害者大部分集中在山东,浙江,和两广地区。

      等胖女人出去后,众赌狗也确实被吓住了于是纷纷要求看守小弟再让他们和家里打电话要钱,小弟同意了,拿着棍子在那看着他们轮流打电话回家。小何打给了家里的父母,父母还是不相信,儿子去国外赌博欠下生死债务,这对小何老实巴交的父母来说无异于是不可想象的天方夜谭一般,怎么也不可能接受这个事实的。而且小何也知道家里的情况,即使父母真相信了恐怕也是凑不齐这十万的欠款的。家里早就被他赌的家徒四壁了,亲戚看着他家都躲着走,你让他家里上哪弄10万去?小何这时候想起带他来这里的龙哥了,龙哥当时不是告诉他输了也没事,他和这里赌场关系好,他去说一下以后回来凑到钱了再慢慢还吗?于是这个傻子在给家里打电话无效后开始打电话给龙哥了。好不容易电话通了,小何把自己在这里的情况告诉了龙哥,龙哥连听都没听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小何无奈只好和看守小弟求情说,能不能让他去和胖女人说一下,就说自己是龙哥的朋友,让他回山东后慢慢凑钱还给赌场,小弟听他说完哈哈大笑,骂他说你个傻逼,什么龙哥不龙哥的,你们一过来那个什么龙哥就从你们每个人头上拿了一万块钱了,钱就是我们老大给的,你找龙哥?哈哈哈,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赶快找家里要钱吧。

      这一圈电话打下来,赌狗们在电话里对家人各种哀求总算起了作用了,有三个赌狗的家里答应明天多多少少的给账上打点钱,于是这三个赌狗得到了优待,每人拿到了几块饼干和两支香烟。并且容许他们晚上在床上躺着睡,虽然还是戴着手铐,但总比蹲着要舒服多了。而小何和另外几个家里没钱打过来的赌狗则就这样没吃没喝的蹲了一夜。很快三天的期限就到了,胖女人再次的出现了,她对几个陆陆续续打钱过来的赌狗说,你们还算不错,知道还钱,可惜就是太慢了,一天还两三千的谁等的了啊?这样吧委屈你们一下,请你们一起去逼单房里看看,希望你们家里打款的速度能快一点,接着她又转过脸对小何他们这几个家里没钱打过来的赌狗说,呵呵,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这几天是不是过的太舒服了?换个地方吧。

      于是乎,小何等一票赌狗被押进了逼单房里。一进门小何就吓了一跳,一个人成大字型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全身上下被扒的精光,身上几乎看不见皮肤的颜色,全是血痕,头低着,要不是嘴巴上还在流血你都不敢相信这是个活人。一帮赌狗被押在这里,一个小弟说话了:今天就让你们这群傻逼开开眼。说完一个助跑,然后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那个被绑着的人身上。一声闷响后,那人只是晃动一下,居然没叫喊,小弟接着拿出皮带开始抽那人,不分头脸的往死里抽。那位只是在皮带打到脑门的时候才哼一声,其余打在身上居然连哼都不哼。

      2015/9/7 11:44:11
      左箭头-小图标

      其实,当时他只要稍微有一点正常思维都应该能想到一个问题:你一分钱没花,赌场花钱让你坐飞机,住旅馆,一路上负责你的吃喝住行,然后千里迢迢把你接过去再借给你钱,让你赢赌场的钱。这可能吗?天底下有这种好事吗?只要小何当时能考虑到这个他应该是能感觉到什么的。可惜我说过,赌狗一旦和赌挂上了钩那智商绝对就是负数了。小何不是白痴,不是傻子,在缅甸赌场里搏杀的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没有一个是傻子,可不是傻子为什么又看不穿这个呢?很简单,被赌弄昏了头脑。

      过了界之后的道路要好走多了,小何没走多远就看见一条公路,龙哥和那几个赌狗都在一破面包车前等着小何。看见小何到了他们就陆续上车了,车上一个中年男子自我介绍说他就是赌场的经济人,现在送他们去赌场见老大。龙哥和经济人说了几句后并没有上车,小何坐车里问他怎么不一起去,龙哥说你们先去,我还要再接几个人,随后就来。这是小何最后一次看见龙哥了。随后车开了几十公里把他们接到了一个叫勐平的小县城里。如果不是汽车牌照的不同的话,你一定会以为这里是中国的某个县城。到处是中文标识的店铺和商户,街上人来人往也都是说中文,手机是中国移动的信号,消费用的是人民币。一切都和中国一样。只是汽车牌照不同和方向盘在右边。

      经济人把他们安排到一个叫NW的大酒店里(这里为了自我保护笔者就不用中文写酒店名称了,因为全国各地都有缅甸黑赌场的拉客仔,包括南京的很多麻将档或者地下赌场)。这个所谓的大酒店其实就和国内的招待所差不多,环境不怎么样,被子床单也不干净。经过长时间的舟车劳顿后众赌狗都很疲劳,经济人让他们在酒店里洗个澡,再休息休息,每人还给了些泡面和八宝粥就当是午餐了。

      休息了一个下午后到了晚上,众赌狗和经纪人一起来到了赌场,赌场从外面看很寒酸,没有龙哥说的那样金碧辉煌,进到里面后真的是别有洞天,整个一个小澳门,什么赌局都有,21点,骰宝,百家乐,牌九,龙虎,斗牛,等等等等,虽然玩的人不像澳门那那样多,但是不是穿出赌客赢钱的叫好声,还有服务员来回穿梭忙碌的身影都让这些身无分文的赌狗兴奋不已,他们又仿佛回到了从前,是啊,哪个赌狗对这些能有抵抗力呢?经济人带他们在里面转了一圈熟悉了场地,然后让他们随便自己看看。这些赌狗里除了小何外其余人都去过澳门,所以每个人都对这些赌局再熟悉不过了。一个个身入其中看的津津有味。

      所谓的老大小何他们并没有见到,而是来了个胖胖的女人把小何他们这些赌狗带出了赌厅,在边上一个小房间里,胖女人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问小何他们,怎么样?想不想在这里赌?这其实是废话,不想谁会过来呢?想赌是不是?没钱是不是?好说,这样吧,把身份证放在这里,然后我说一句你们自己在纸上写一句,实际上写的都是借条。胖女人问了小何的家庭情况后,答应放10万的筹码给小何。我的天,小何长这么大还没有用过10万这么多的筹码去赌啊,小何看到10万的码想都没想就签了单。并不是这些赌狗都像小何那样毫无警惕性的,和小何一起来的同是山东的那个赌狗就很警惕,他对胖女人说家里下午打电话过来有点急事要回去,可能不能赌了,他想走,胖女人笑了,想走?可以啊,你这一路的吃喝住行都是我们给你花费的,想走就请留下5000块的路费你再走吧。那个赌狗身上摸了半天也就1000块左右,这是肯定不够的,胖女人接着开导他,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你上去赌两把,赢了钱把路费还给我们,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签些码吧,没事的。有码就可以赌了,去赌就可以赢了,就这样那个山东赌狗挡不住众人的劝说也签了10万。

      就这样小何他们签了10万的单后一起到了赌场。这里说一下,小何他们签了10万但拿到手的筹码并没有那么多,小何只拿到了90000,扣的一万算是洗码的费用和来回路上的费用了。别人也是一样。而且小何的筹码正真在自己手上拿到的只有两万,剩下的七万由放码的小弟代为保管,小弟在赌场里一直跟着小何,说起来是帮他拿码,实际上是看着他不让他乱走动。看过前面老张和卖鱼妹的事的人都有印象,无论是老张还是卖鱼妹他们在澳门拿码的时候,负责放码的码仔都要验证他们的身份家底,老张因为有存款所以放了10万给他,卖鱼妹就不用说了,所以在澳门或者在任何地方你想借到钱的首要条件就是你必须有还款能力。而现在小何他们这群赌狗是借无所借,无论在哪里都不会有人放码给他们的。可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轻松拿走10万的码,天底下有这种好事吗?没有,为什么不考虑他们的还款能力就敢借码给他们?因为他们必输,赌场给他10万,这10万是肯定要输给赌场的,你不可能赢的,本来就是千局,本来就是杀猪场,你怎么可能赢?你签的码输给赌场,赌场等于没有任何损失,你欠的钱呢?你肯定得还,不还就是死,真的是死,不是开玩笑的,不是夸张的说。而是你真的会死。

      有人会说,你凭什么说缅甸的赌场有千,是杀猪场?难道你有他们出千的证据吗?对不起,笔者不是千王,不是赌神,所以笔者拿不出缅甸赌场出千的证据。你们会说,没有证据为什么你说人家出千?道理很简单,对于一场赌局来说,赌徒和赌场两边获胜的概率是一样大的,这是数学公式证明的,而赌场对赌徒来说优势在于资金无限,你连赢赌场100把牌赌场不会垮,赌场连赢你50把牌你就是黄光裕你也趴下了。这就是赌场的优势。这就是正规的赌场。也就是说小何他们一票人去赌,在正常的情况下应该是有人输有人赢,但是很遗憾,他们没有一个人赢,全部是输,那天陆陆续续被带来签单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赢到赌场钱的,全部是输,这不是千局是什么?不是杀猪是什么?小何前段时间在微信里和我聊天时还说到了那天经历的赌局,他们这一票签单的人都被小弟安排在不同的赌桌上赌百家乐,几乎是押哪门死哪门,而且很多把牌都是7点被8点吃,8点被9点吃,好不容易翻到了9点还居然能被打和,全是这种巧牌怪牌。赌了半夜,众人的筹码都损失不少,小何损失的最少,因为毕竟没拿过这么多面值的筹码,小何打的很小,都是三百或者两百的下注。其间跟着他的放码小弟还手脚不干净,一会说要买烟抽,从小何的小篮子里拿一个筹码走了,拿多大的小何没看清,小何刚要去找他,荷官告诉他不要走,来牌了。过了一会小弟又过来说要买饮料喝又动手拿小何的筹码,小何这次有思想准备,不给他拿,硬是从小弟手里把筹码夺了回来,一看,是一千的码!

      到凌晨的时候,小何他们这一票赌狗很多人都损失过半,一个广东赌狗提议大家回酒店休息吧,今天运气不好,明天咱们再来吧。于是陆陆续续有赌狗回去休息了,小何走的比较迟,他注意到等他们这些赌狗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那些其他在赌场里参赌的人也都陆陆续续走了。原来这些人是专门陪衬这些赌狗的,小何似乎明白了这些人是赌场的赌托。

      2015/9/7 11:34:03
      左箭头-小图标

      凌晨,小何和龙哥到了昆明的长水机场,这时龙哥开始联系缅甸那里的赌场经济人了。一阵简短的交流后,龙哥带着小何和另外一个也是从山东来的赌狗一起走出了机场坐上了出租车,龙哥和出租车司机说了句什么,司机就出发了,一路上七绕八拐的,还没等小何仔细欣赏完昆明的夜景就被出租车带到了郊区,昆明2环附近。在那里他们找了家最便宜的旅馆住下了,还吃到了传说中的云南米线。可能小何是北方人吃不惯那玩意,反正用他的话来说,很难吃很难吃。第二天中午,旅馆里又来了几个人,也是从全国各地被龙哥这样的人物骗来的赌狗,两个广东的,一个河北的。注意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首先他们都是赌狗,其次他们都是那种很穷很穷的赌狗,家里已经被赌的家徒四壁,债台高筑了,都和小何一样希望能在缅甸靠赌场签码可以大赢一场,然后翻身做人。带着这样的梦想他们上路了,坐一辆破车上了高速公路。大约开了四五个小时,车子停在了一个叫普洱南的地方,这一票赌狗下来换车,这次车子把他们送到了中缅边界一个叫孟连的地方。路上遇到了一次警察查车,小何用龙哥教他们的话说自己是来旅游的,轻松骗过了警察。大约又过了七八个小时,车子到了孟连。

      一路上小何感觉很好奇,一路上房子都很矮小,好多房子上都装饰着大大的孔雀,很漂亮的南方建筑,这在北方是看不到的。从孟连开始他们这一群赌狗就没有汽车再坐了,龙哥联系了几辆摩托车送他们,因为都是又窄又烂的环山路,汽车确实没有摩托车灵活。摩托车绕来绕去把他们带到了中缅边界线200号。

      送小何的那个摩托车驾驶员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农民,因为语言的关系小何和他沟通很困难。好不容易他才弄明白小何是去缅甸那里签单赌钱的。摩托车司机这时停了下来,看了身后的小何一眼,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叹了口气从身上拿出一包烟自己抽了一根,又递给小何一根。又看了看小何,摇摇头,载着小何继续走了,小何给颠簸的摩托车绕的头晕目眩,半山腰回头再看,中国界内一块大大的路牌写着:芒信人民欢迎您!一个多月后当小何再看见这块路牌时已经几乎是两世为人了。

      绕过一片甘蔗林后前面出现了一个很陡峭的坡子,摩托车是上不去了,小何只好下来步行,因为路上抽烟耽误了时间,所以小何他们走在了最后面。摩托车司机告诉他,上了山坡后有一条很浅很小的河沟,跨过去就是缅甸了。快点去吧,当心有边防巡逻队出没。小何跨过了河沟,心里百感交集,人家出国旅游都是飞机坐着,旅行箱拿着。可他这次出国呢?只有手上的一个破塑料袋,里面装着父母给准备的换洗衣服和几个包子。身上只有100多块的现金。这个蠢货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头脑里还做着在缅甸赌场大杀四方,赢个盆满钵满然后衣锦还乡的美梦。

      2015/9/7 11:28:3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差点成了游击队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