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荐读]军嫂 · 等待

共 1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5084206
  • 工分:290533 / 排名:507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荐读]军嫂 · 等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月季花语:等待有希望的希望、幸福、光荣

文/刘晓豹

吴丽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母亲和女儿都已经睡下了,屋子里很静,只有轻轻的鼾声,她蹑手蹑脚地挪到自己的卧室,轻轻地打开灯,关了门。此时已是凌晨两点半。

自从丈夫去了维和部队,吴丽然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她甚至不知道丈夫去了哪个国家维和,她只记得丈夫在打电话的最后时刻急匆匆地对自己说了一句我爱你,吴丽然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要知道,这三个字是两人恋爱十年来丈夫第一次对她说。

吴丽然顾不上洗漱,她太累了,累得直接瘫倒在床上,她在一家皮鞋厂上班,每天都是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平时节假日也少,别的女人回到家里还有老公陪着说说悄悄话,吴丽然晚上却是与寂寞相伴,日记本记了厚厚的一摞,照片也被自己翻得褪了色,这几年吴丽然觉得自己有点抑郁了,却又不敢去看心理医生,生怕被别人知道会笑话自己是个怪人。她今天没记日记,疲惫感一阵阵袭来,泪水不知何时爬满了脸颊,像是一条条蜿蜒的小溪。她盯着天花板,灯也懒得关,脑子里过电影似的想起一幕幕的往事。

十年前,她和丈夫李雄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这是两人奋斗多年的成果,高一时两人相识,学校严禁早恋,两人连做普通朋友都是偷偷摸摸,高三时两人相约考同一所大学,一年来两人只顾着拼命复习竟然只说过不到十句话。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人终于可以在大学自由恋爱了,可是还没相处半年,李雄因为经济原因和儿时的梦想忽然决定参军,为此,吴丽然一周没跟李雄说话,李雄自知理亏,只是拼命写信,每天四封信,比平时吃饭还准时,最终打动了吴丽然。吴丽然收到28封信后却只回了三个字:我等你。吴丽然不会想到,这三个字说出了自己的宿命——等待。

李雄义务兵两年期间,两人只能靠着鸿雁传书和偶尔的电话联系,吴丽然每天一个人穿梭在图书馆和教室里倒也习以为常了,她以为坚持两年就可以等到李雄了,可是没想到李雄很出息,在部队里考学提了干。

那是个夏天的晚上,吴丽然在一条嘈杂的小吃街走着,吴丽然很兴奋地接到李雄打来的电话,没想到李雄比自己还兴奋,李雄在电话那头告诉了吴丽然自己考上军校的消息,吴丽然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李雄浑身洋溢的激动,吴丽然也很激动,她激动地对李雄愤怒地喊到:“那我呢?”电话那头的李雄不说话了,是啊,那吴丽然呢?许久李雄才说出那句话:“丽然,再等我四年,军校一毕业我就跟你订婚。”吴丽然在电话这头点了点头,她正想说“我等你”,迎面竟飞来一辆摩托车……

幸亏吴丽然躲得及时,只是被摩托车刮了一下,要不然就麻烦了,但是吴丽然的左腿还是骨折了。摩托车主是个地痞,当天喝了不少啤酒,后座上带了个小弟,为了给小弟留下自己很牛的印象,在街上开着摩托车横冲直撞,吴丽然便成了牺牲品。地痞撞人后仓皇逃跑,摩托车都不要了,后座上的小弟还没反应过怎么回事来,就被刚好路过的吴丽然的大学同学围住了,那小弟年龄不大,涉世不深,见一群人围住自己,吓得蹲在地上抱住了头。经过询问终于得知地痞的下落,地痞无法抵赖,付了医药费。吴丽然也付出了住院一个月的代价。

话说李雄跟吴丽然打着打着电话就听到了忙音,还以为吴丽然跟自己的爱情画上了句号,当天晚上以泪洗了好几遍面,考上军校的喜悦被失恋的痛苦给洗刷刷了。

两周后,他收到吴丽然的信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李雄再次激动起来,他在电话里扬言要回去收拾那个地痞,要陪吴丽然住院,他以为自己可以说到做到,可是到连队请假时遭遇了瓶颈。

连长说,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了,你逾期不报到你的名字就不会出现在军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雄这才想起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了,他一下子纠结得跟麻花似的。

经过一晚的考虑,李雄乖乖地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打好了背包,踏上了去往军校的路程。

吴丽然又白白等待一场。

李雄到了军校后给吴丽然写了长达十五页的信,信中表达了对吴丽然的想念、慰问、歉意等等复杂的感情。

吴丽然这次依然回复了三个字:我等你。

军校四年两人在寒暑假能在一起的日子也屈指可数,李雄每次回家,亲朋好友的聚会不断,只能见缝插针地跟吴丽然约会。李雄每次对吴丽然表示歉意的时候,吴丽然都会像只小猫咪一样依偎在李雄的肩膀上轻轻地说,没关系,我等你。

好不容易等到李雄军校毕业了,李雄的心又被基层连队带走了。李雄不想再让吴丽然伤心,毕业半年后终于回家跟吴丽然订了婚。吴丽然当天幸福得泪光闪闪。

三年后,两人在老家举行了婚礼。结婚当天,李雄部队所在地发生强烈地震,李雄接到通知后,省了司仪的问话,直接把戒指给吴丽然戴上,当场把结婚礼服脱掉换上军装赶赴灾区。现场的亲朋好友惊愕得跟看偶像剧似的。两人的婚礼成了轰动一时的新闻,报纸网站纷纷转载。殊不知,这只是军人和军嫂两地分居的一个小小缩影。

结婚后两人依然聚少离多,李雄由于表现突出,常常被派去维和,吴丽然也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吴丽然在日记本的扉页上写到:思念再重也不如丈夫的责任重。

皇上不急太监急,儿女不急父母急。在双方父母的威逼利诱下,在两人经过深思熟虑后,一年前,两人的结晶终于诞生。女儿的诞生使吴丽然的生活重心转移到了女儿身上,对丈夫的思念却也更重了,一想起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就忍不住掉泪。女人,毕竟是脆弱的。

吴丽然躺在床上,思绪飘了回来,她看着天花板,忽然间感到恍若隔世。

此时,电话骤然响了起来。

“喂,老婆,我是雄,现在家里是几点,我们这里是中午,你下班了吧?宝宝睡了吗?你还好吗?咱妈还好吗?我想你了……”

吴丽然鼻子酸酸的,她在电话这头拼命地点头:“嗯嗯嗯,好好好,都好,咱们家里现在是晚上,我也想你……”

李雄在电话那头压低声音说:“老婆,我这是偷偷给你打的电话,我们大队长出去视察敌情了,我不能跟你多说,我们下个月可能就要回国了,你和宝宝都要乖乖地等我啊!”

吴丽然已经捂住电话筒泣不成声,她尽量不让李雄听到自己已经哭了,她擦了擦眼泪,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把捂住话筒的手轻轻拿开,对李雄说到:“老公,我跟宝宝都很乖,我们等你!”

吴丽然忽然意识到她前几年一直说的“我等你”变成了“我们等你”,她眼里含着泪,嘴角却扬起了一个弧形的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5/9/6 6:45:2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荐读]军嫂 · 等待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