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珍贵:这位兵哥真有心,用照片记录动人军恋

共 10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5860455
  • 工分:418892 / 排名:27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珍贵:这位兵哥真有心,用照片记录动人军恋

珍贵:这位兵哥真有心,用照片记录动人军恋

小编说:相爱两年有余,细心的兵哥用一张张照片和一段段暖心的文字记录下和爱人相识相知的过程。这就是军人的爱情,虽不能朝朝暮暮,却更显珍贵。

中山公园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无论如何,我都想不到,你会出现在我学校的门口,我们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却相距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然而我还是在八点钟的校门口,见到了你。更没有想到的是,自从大二那次提过一次后,宝宝竟然坚持了一年多之久。每次出来,宝宝都会五点多起来,六点出门坐校车、坐公交、坐地铁、再坐公交……才能在八点钟到达校门口,为的就是能够和我在一起多一点时间……我每每提及,心里都是满满的感动、幸福,同时也伴随着深深的愧疚…

第一次出去就碰到了你的同学,为我们拍的合影。后来才发现,我们第一次约会竟然去了受降馆这么正能量的地方。不过想到还有“孙中山夫妇”见证我们的爱情,心里还是美美的。两年后,当我重新走过这个地方时,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你的羞涩,以及,我的尴尬……

表白 感谢移动通信

仿佛上天注定一般,这个巧合将你我连在了一起。那天晚上,与你聊天,我用短信向你表白,瞬间便收到了你肯定的答复。后来才知道,由于手机信号差,宝宝是在回复我发的上一条信息,而在我这里显示是回复我的表白^_^。

时间就此定格:2013年4月4日23时31分。从此,即使在清明节,我们也有了可庆祝的纪念日。巧克力 两个人的甜蜜

宝宝, 还记得我每次带给你的巧克力吗?自从爱上你之后,每次出来见你,都会带给你两块德芙巧克力。不只是因为我喜欢巧克力,我更愿意把我喜欢的跟你分享,我更在意它的含义:Do you love me?

你知道我喜欢吃巧克力,所以每学期伊始,你总是送给我的巧克力,而我每次都要把它们留到期末,才恋恋不舍地吃掉。宝宝的吻 我最大的幸福

宝宝还记得暑假我偷拍的这张照片吗?照片里的我,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用手机抓拍下了这个幸福的瞬间,我得到了你的肯定,那种欢喜,再华美的语言、再飘逸的措辞,都难以言表,宝宝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戒指 以我之名,冠你指间

那是我第一次送给宝宝戒指,我当然清楚地知道,它有着多么深远的蕴意,也是我第一次,对你郑重地许下承诺——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照顾你一生一世。当晚,你在微爱上写了说说,这句话,我深深地镌刻在了心上。时至今日,我仍记得当我把戒指戴在你手指上时,你开心幸福的表情。那时我就暗暗下定决心,我要竭尽所能,让宝宝一生一世都能这样幸福快乐。三年来,我送给宝宝三枚戒指,愈发精致漂亮,愈发夺目绚丽。每次看到宝宝戴着我送的戒指,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我也倍感欣喜满足。每一枚戒指,都代表着我与宝宝的一个约定和承诺,我说过:我会照顾你一辈子。长江二桥 连接你我的鹊桥

宝宝说过,她很早以前就想和我一起去长江,牵着我的手一起去吹江风、乘轮渡。那一次带着宝宝去长江,宝宝就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一样,在江边蹦蹦跳跳,不知疲倦。每一次去江滩,都能见到一个爱笑的你。而我就跟随着你,走在你的身后,拉着你的手,追寻宝宝一个又一个的足迹……大海 你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去年暑假,我们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青岛,我和宝宝第一次见到了最向往的大海。果然,如宝宝所憧憬的那样,那么无边无际,那么汹涌澎湃,那么波澜壮阔,让人忍不住要向着它大吼几声。拉着心上人的手,走在海边的沙滩上,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海水一层一层,冲刷掉我们脚上的泥沙,也洗涤了我们的心灵,宝宝,你能看到我,那颗愈发爱你的心吗?

在军舰上,我站在宝宝的身后,抱着你,那种只想守护宝宝一个人的愿望,愈发地强烈。这样想着,抱着宝宝的双手也愈发紧了……乳山 两个人的幸福小窝

还记得乳山吗,你一定不会忘记,那个属于我们的小家。十多天的生活,让这个房子有了家的温馨和幸福,在家里,每天最盼望的,就是能吃到宝宝精心准备的饭菜。我们住的地方在偏僻的海边,附近的菜都不齐全,为了能让我吃到家乡的焖面和烩菜,宝宝走到几公里外的地方去采购,打电话去学做菜。每天都可以拉着心爱的人去海边散步,去超市购物,你能想象到,那是怎样一种奢侈的开心和幸福。

我常想,如果这就是我们的家,如果我们就这样一直在一起生活下去,那该多好…宝宝早晨一起来就能吃到我准备的早餐,晚上下班回来一起在厨房准备饭菜,饭后带着心爱的人儿去海边散步,再去街边吃夜宵。周末和宝宝穿梭于各个商城,买给她喜欢的东西……鲜花

你情有独钟的蓝色妖姬

第一次送宝宝蓝色妖姬是在暑假集训刚结束,我抱着装有蓝色妖姬的礼盒走出校门,宝宝还是一如既往地在门口等我。当宝宝发现了礼盒里的鲜花后,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嘴里不停地叫着“亲爱的”“亲爱的”,这样一叫,就一直叫到了今天。整个暑假,我们从武汉走到乳山,无论走到哪里,手里都抱着那束鲜花,我可以理解为,是宝宝对我莫大的肯定吗?

后来 ,这逐渐成为一种习惯,每次放假见宝宝,或者和宝宝一起过节日,我都会买宝宝最喜欢的蓝色妖姬送给她。我喜欢看到宝宝拿着鲜花爱不释手的样子。

如今,我们在一起已是第三个年头,三年来,一直有蓝色妖姬陪伴在宝宝身边,一张张照片里宝宝紧抱着鲜花,无一不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北京 我们旅途的驿站

每年和宝宝一起回家,我们都会路过北京,所以待两天。一方面,我们每次都会去几个新地方,另一方面,我们每次都会去那一两个固定的有纪念意义的地方,比如南锣鼓巷、王府井。每次去,都会有新的发现,每次去,都会回忆起当年萦绕心头的美好。

北京,是我们第一次旅行的地方。我们经常每天一大早坐着公交车前往目的地,车程都在两个小时左右。而我,每次都是直到下车前,才会被宝宝唤醒,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故宫、水立方、欢乐谷、天安门……处处都有我们快乐的足迹,我时常自私地想,如果这个美丽的首都只属于我们两个人,那该多好,它见证了我们的爱情时光,我们也在谱写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北京爱情故事……南锣鼓巷 承载我们回忆的港湾

南锣鼓巷,是我们每次到北京都必去的地方,不仅因为那里有我们喜欢吃的炸酱面和面包,有我们第一次去过的酒吧,更因为小巷初次留给我们的深刻印象:古香古色的巷子,安逸享受的酒吧,小巧精致的饰品,流连忘返的小吃。

这些吸引着我们,每次去重走巷子,我们一起指着说着笑着想着回忆着我们去过的店面,那里面承载着多少当年的甜蜜和幸福,一年一年又一年,一遍一遍又一遍,跟着那个深爱的人,牵着那双熟悉的手,走过这条小巷,走过这条路,走向将来,走向远方……日出 你我泰山上的期许

宝宝是否记得,我们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一路向上,终于在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到达了泰山的山巅,我们身上单薄的衣服,被山顶的凉风吹得皱折在一起,零度的气温,笼罩在我们周围,而我们,互相紧紧地依偎在一起,那时,我多么想让你在我的胸膛里,在我的臂弯里,就这样躺着,再也不要出来,我抱着你,久久不愿放开……

一起等待日出,怕是恋人最浪漫的事情了吧。在泰山,我忘不了太阳拨开云海探出头来的那一刻,朝气蓬勃的旭日,渲染出了一片黎明,照映出了一片光彩。你的秀发,随风飘舞,看着你的面庞,闻着你的发香,坐在你的身边,听着你的欢声笑语,望着那朝阳冉冉升起,我想,就这样,把我,连同我心中如太阳般炽热的心一同送给你,我们就这样,一起一直到老,宝宝,你愿不愿意……兄弟们 你我爱情的见证

来到武汉后,第一次见宝宝就是宝宝来学校看望我,也因此见到了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兄弟们:一回来就埋头苦学的书呆子程杨,热情好客的二百五炯炯,爱笑爱经典的奇葩老曾,时不时冒出一两句幽默的小王子正鑫,东北味醇香浓厚的少年白头龙龙,以及后来认识的无厘头二货鑫鑫,朴实的老乡大宝贝旭旭。一辈子

好兄弟,一辈子

因为有了他们,给我们的青岛和北京增添了很多乐趣,因为有了他们,为我们铭刻下了无数幸福瞬间。因为有了他们,我们化解了很多矛盾。因为有了他们,在我的生日那天,能够分享我们的快乐。

所以才有了,宝宝来学校看我,他们以各种理由推门进来借东西。所以才有了,军训时操场广播里的那句“伟超,"珊珊"来迟啦”。所以才有了,宝宝联合他们一起瞒着我给我惊喜。所以才有了,宝宝陪我去161,鑫鑫在后面提着大包小包,呲着两排经典的大白牙紧跟着。

从此,我们和他们在一起,有了更多美好回忆,他们是我们一路走来的见证,是我们的鹊桥,是我们的红毯,是我们的燕尾和婚纱。宝宝

我幸福的源泉

谈谈我心中最爱的宝宝吧。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伴,已三年有余。命中注定也好,机缘巧合也罢,一条短信将你我连在了一起,成为了互相守护的彼此。

我们像世界上千千万万的情侣一样,一起经历着我们的酸甜苦辣。但也由于我的职业,让我们的甜蜜,更为来之不易。一个月一次的见面,为了那可贵的八小时,我们想尽办法。一个月秀一次,是因为一个月只能见一面,有时候,我甚至找不出一张相同的照片。我不在的日子里,宝宝也不出去,更别说拍照,所以,那一张张照片,才愈发地弥足珍贵。宝宝一张张笑脸,是我们幸福时光的见证。

还记得宝宝每去一个地方,第一件事就是买当地的明信片,然后寄给我,甚至为我去孔庙祈福。还有那一封封书信,和它一起寄来的,还有宝宝无尽的思念。

848个日日夜夜,我们带着无数人的祝福一路走来。848个日日夜夜,中国的五个省份留下我们走过的脚印。848个日日夜夜,我已经数不清我们为移动通信贡献了多少通话时间。

自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 你便是我白天黑夜不落的星星。它每每在我最难受的时候给我力量,在我最孤单的时候给我温暖,让我在黑夜里站岗时有了几分期许,好像下一秒,你就会出现在我面前。我逐渐养成了仰望天空的习惯,白昼时,你化为照在我身上的阳光,沐浴我,温暖我。夜幕降临时,你便是夜空中最亮的星照亮我,注视我。

“你为什么这么爱我啊?”“傻瓜,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公主啊^_^”番外篇之一 回家

在大二暑假前,我已有两年没有回家看望老人。家中的四位老人已有三位离我而去,而自从我考学后,还没有好好在他们墓前为他们扫墓,你知道后,一放假就毫不犹豫地陪着我一起回老家。

爷爷住在村子里,奶奶还在的时候,爷爷每天照顾奶奶,一有空还要去赶羊上山。奶奶病重时,爷爷把所有的羊都卖了出去。奶奶走后,我们担心他在家孤单,曾把老人接过来住。但毕竟老人在村子里生活了一辈子,在村子里到处都是熟人,而在这里都是高楼大厦,左邻右舍都不熟悉,我们都不在家时,老人也不敢出去,害怕迷路。爸妈虽然一有空就陪老人出去,可毕竟还是要上班。所以,家里没人的时候,爷爷自己一个人,一坐就是一上午……老人家待不住,我们只好送爷爷回老家。

说起来,爷爷有一年多没见孙子了。老人听说我要来,一大早就在村口等我,舅舅开车送我们过来时,老人已经等了近两个小时。爷爷见到宝宝时,眼里竟多了一分欣喜,我想,爷爷的眼神,是对我和宝宝莫大的肯定。

姑妈带着我们去扫墓,我在奶奶墓前,对奶奶说着憋在心里几年的话,宝宝在一边默默地陪着我,用手轻抚着我。或许是看到我太伤感,扫墓回来的路上,宝宝在后面偷偷的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给我的心里增添了一丝温暖。并不富裕的家里,可能让宝宝有些失望:雨后路面泥泞,宝宝穿着凉鞋好几次险些滑倒;家里没有卫生间,只有院子里的旱厕,宝宝一个人晚上不敢去,就拉着我在门口等她;家乡的方言宝宝一句也听不懂,但还是陪着我去看望长辈们,面带微笑,静静地坐在一边,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虽然宝宝一句话都听不懂……但你从没有抱怨过什么,只悄悄的对我说,能在你身边就好……

老人和故乡,始终是我们的根和土地,故人难舍,故土难离,乡音难改,我的爷爷奶奶,看得见、听得到孙子的样子和话语,我记着爷爷的那个眼神,和亲切的交谈,那个眼神中,有对我和宝宝的期冀,那些交谈中,蕴含着对我和宝宝的祝福……

我是老人的孩子,我有多么爱我的爷爷奶奶。奶奶,现在旁边有一个替您守护孙子的人,孙子珍惜她,爱她,您看得到吧。番外篇之二 过年——宝宝的生日

很巧,宝宝的生日在大年三十。宝宝说这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每年都会有全家的人陪宝宝过生日,好不热闹;不幸的是,和我在一起以前,从来没有人为她单独过一个生日。

2014年的大年三十,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蛋糕、两瓶Rio,还有两个漂亮的孔明灯,单独为你过了第一个专属的生日,当我和宝宝在新华广场放飞孔明灯时,我就许下心愿,每年都要为宝宝过一个开心幸福的生日。

2015年的大年三十,我出乎意料地竟然是和宝宝的全家人一起过的。宝宝的大家庭很是和谐欢乐,全家人聚在一块儿,吃饭好不热闹。这让好久没在家乡过年的我,感受到了浓浓的年味。也不知为何被认为酒量大的我,误打误撞的十分招宝宝老叔的喜欢,以至于后来几天里,每次都被宝宝的老叔拉上酒桌,不大喝特喝几个回合,都不会放我下来……

还记得吗,过年那些天,我们天天和你的哥哥嫂子玩在一起,和他们一起去大爷、老叔家做客、吃饭、唱歌。我们每天在网上抢特价贺岁片电影票,和心爱的你一起在情侣座看电影,一起吐槽、一起欢笑,特别特别幸福。

除夕晚上,传统的大年夜,宝宝来到我家,和我们一起吃饺子、看春晚。宝宝的到来,给我们的三口之家,增添的不止是欢声笑语,更是一份爱的见证与承诺,两家亲人的见证,我们之间爱的承诺。

彩蛋 最后的最后

我嘴笨,不会表达,我手拙,不会描写,但是,我一直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这么多年来,每次夜岗,每次五公里,每次深夜的辗转反侧,脑海里都浮现出你的身影,我们不常见面,所以,我只能仅凭那些稀有的记忆碎片拼凑起来,我常常做这样一个梦: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你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披着好看的长发,双手围着嘴巴,对着远方大喊我的名字,然后转过头,微笑着看着我……

我在我的书包,我的钥匙链,我的空间,到处都挂满了你的名字,我不知道我能放多少,我也不知道你看不看得到,我爱你,无论你知不知道,无论到天长地老。

在一个空旷的原野,风雨飘摇,阴霾密布,我们彼此看不到,听不见,摸不着,也联系不上,在那个失去了眼睛、耳朵的迷惘的世界,我捧着我仅剩的一颗炽热的心,向着狂风暴雨,声嘶力竭地,喊着那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名字,你会不会如约前来,找到我,牵起我那双仍在原地等你的手,接受我那颗捧了许久却不肯放下去的心……。

(本文系作者爱人晴天投稿)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8/22 6:32:5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珍贵:这位兵哥真有心,用照片记录动人军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