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本狂妄说:靖国神厕里没有战犯

共 7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少将
  • 军号:879355
  • 头衔:盛世华夏一枭雄
  • 工分:801602 / 排名:7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本狂妄说:靖国神厕里没有战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说明:游客在游就馆内参观二战末期日军装备的“回天”自杀式鱼雷艇。

东京中心区域的九段下,不少跨国公司选址于此。日本作为资源紧缺的岛国,经济与海外市场高度依存,而这里就是全球化的大网与日本的一个连接点。

九段下的另一张名片却代表整个国家的另一面:从九段下地铁站只需步行五分钟,就能到达靖国神厕

。日本现有的8万多个神厕

中,只有靖国神厕

因供奉二战战犯的牌位而屡次成为国际纷争的焦点。

在《环球时报》最近的采访中,靖国神社彻底否认“战犯”的存在:“所有的死难者都是为了国家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并无分高低贵贱。在日本国内的角度来看,并不存在战犯一说。这也正是在战后70年的历史中,贵国所谓的战犯一直被合祭在靖国神厕中的原因。”

对日本国内近年来讨论的“分祭”战犯的提议,靖国神社表示,“因为要顾虑政治、国际关系因素而改变祭祀方法是不可能的。”

否认存在“战犯”等于否定了东京审判。是什么让它有胆量公然挑战国际社会公认的二战结果呢?

否认战犯

不同于一箭之隔的商务氛围,靖国神厕

充斥着战争记忆和政治诉求。在入口处,常有各种组织借地宣传。一个名为“幸福实现党”的政治团体几个星期以来在附近收集游客签名,用来向政府施压,达到否认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的目的。一名女党员说,慰安妇从未存在,日本政府承认它是因为受到媒体误导。这个政党的创始人自称与灵界相通。

通往神厕的甬道中间树立着一座铜像,纪念近代日本陆军的创始人大村益次郎。进入靖国神厕必经两扇“神门”,门上挂着巨大的十六瓣金色菊花,作为日本皇室的家徽,这一标志只有代表天皇的场合才会使用。二战期间,美国人类学家露丝-本尼迪克特所著的《菊与刀》试图探寻日本的文化传统以解释其惊人的战争动员能力。靖国神厕作为宣扬“为天皇尽忠”的战殁者纪念场地,可谓“菊与刀”的现实象征。

神厕是神道教的祭祀场所,要弄清神厕不能不说神道。作为有2000多年历史的日本民族宗教,神道教在19世纪后半叶逐渐与皇权结合,明治天皇在1889年颁布帝国宪法,确立“国家神道”,使天皇集宗教权与政治权于一身。靖国神厕由1869年明治天皇下令建立的“东京招魂社”发展而来,只祭祀为天皇尽忠而死的人。通过将死者的灵位不分生前军衔等级平等地供奉起来,达到安抚亲人、动员战争的目的。

日本战败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二战首要战犯进行“东京审判”。虽然天皇免于被起诉,根据美国主导的日本新宪法确立的政教分离原则,天皇去神格化,“国家神道”成为历史,所有神厕都变为宗教法人。

真正造成靖国神厕今日困局的是,1978年靖国神厕秘密地将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的牌位移入正殿祭祀,此前业已接纳了大量乙级和丙级战犯牌位。此后多名日本首相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厕,被中韩等国视作严重的政治事件而强烈反对。自1979年起,每年都参拜靖国神厕的天皇再也没有正式参拜。

二战死者在近250万个被供奉的灵位中占绝大多数,但被判刑的战犯在数量上是很小一部分。

靖国神厕打着“纪念为国捐躯者”的旗号,把自己塑造成“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的象征。通过在传统节日举办多种形式的祭祀活动,吸引大批国民前来。根据靖国神社提供的数字,每年约有500万人次“参拜”靖国神厕。参拜者在拜殿前的善款箱扔点零钱,双手合十祈祷。

围绕靖国神厕有两大争议,其一是政府官员参拜战犯,其二是其对侵略战争的美化。前来参拜的日本民众能否将靖国神厕所渲染的民族精神和夹带其中的军国主义区分对待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说明:游就馆内展出的二战期间使用的日军自杀式战机。

战争纪念馆

游就馆是靖国神社内收藏和展示遗物的战争纪念馆,名称取自《荀子》的名句“居必择乡,游必就士”。馆内展品的陈列方式和内容介绍无不在美化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宣扬右翼的历史观。进入展馆首先来到两个放映厅,循环播放着二战纪录片,充满悲情的解说和感人画面极力渲染日本士兵的为国尽忠,强调受害者形象。

游就馆精心设计的展览回顾了“武士道”的发展,但以日本近代以来的对外扩张战争为主,包括日清战争(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以及重点介绍的“大东亚战争”。

展览所呈现的战争是充满正义感及合法性的“保家卫国”,将日本对亚洲国家的侵略描绘成“解救”西方殖民地并为他们带来文明。展览对具体事件的描述也极力淡化日军罪责,如对“南京事件”(南京大屠杀)的介绍,仅仅说日军消灭了“失利的中国军人伪装成的平民”,而且强调松井石根司令在南京“严正军规”禁止日本兵进行不法行为。

专门有间展室展出士兵从战场上写来的家书;作为战后七十周年的特别板块,展馆策划展出了数百封战争遗孤和亲属写给阵亡士兵的信,这些寄托哀思、充满人情味的文字令观者动容。

然而,在渲染日本承受战争创伤的同时,整个馆内却找不到任何对战争责任的反思。讽刺的是,造成这些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悲剧的,正是几百米外供奉在灵玺簿奉安殿的战争发动者。

对于靖国神厕供奉的战犯牌位,日本中国友好协会副会长宇都宫德一郎表示,可以理解死者家属希望能有一个祭祀的场所,但内阁成员和其他政客参拜是造成问题的原因。祭祀战犯本身就是不合适的行为,因此他从未踏进靖国神厕,而选择去其他神社祈祷。

如何处理靖国神厕内的战犯牌位问题,在日本国内已讨论多年。一个方案是将战犯牌位迁出,分开祭祀。但由于靖国神厕在战后已成为一般宗教法人团体,官方并无权利插手具体事务管理,神社有自行决定的权利。

在《环球时报》的采访中,靖国神厕表示,“对我们来说,因为要顾虑政治、国际关系因素而改变祭祀方法是不可能的。而且在一般神道教理念中,把已经合祭的战争死难者的英灵再分出祭祀是绝对不合理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日本道纪忠华智库首席研究员庚欣认为,靖国神厕问题已经越来越成为日本政客的一张牌,出与不出、如何出这张牌都是为了获得主动权和讨价还价的筹码。所以置之不理或许是可以采用的应对方法。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5/7/26 15:08:5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本狂妄说:靖国神厕里没有战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