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我曾梦想戎装为裳,写给所有军旅梦破灭的人

共 7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290802
  • 工分:695011 / 排名:9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曾梦想戎装为裳,写给所有军旅梦破灭的人

我曾梦想戎装为裳,写给所有军旅梦破灭的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曾梦想戎装为裳作者 | 李锵锵

高一时因为《士兵突击》,我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部队。对当时的我来说,弃学当兵肯定是不可能。鉴于成绩还算不错,我便立志考取军校。然而母亲得知这一想法后却并不支持,觉得我只是受电视剧影响太深。为了让我能够更清楚的认识军队,她发动各种朋友,找来现役或以退伍的军人现身说法,试图想要让我明晰,做出上军校的选择考虑欠妥。

不过任凭说客唇枪舌剑,我仅是一句“我不想让以后的自己后悔”就回击了一切说辞。

一个中尉在我送他下楼时对我说,如果你去部队,我觉得你可以作出一番成绩。

母亲终于在送走第六位军人之后放弃了对我的说服,在考军校这件事上,从不支持转为不反对。她语重心长的说,如果我真能考上,她也不会阻拦。我说,这件事儿我已经想清楚了,我是一定要上军校的,我要上国防科大。我要穿上那身军装。

我对部队的着迷,并没有因确立高考目标而停滞,而是愈发痴狂。我在班上成立了军迷联盟,发展了多名对军队满怀憧憬与好感的男生女生。即便没有加入联盟,当时跟我相熟的绝大部分同学朋友也都知道了我对军队的热爱。正是在这个小组织里,我发展出了最要好的铁哥们,我们相约要一起报考国防科大。我的床头、桌前、台灯上,都贴着自己打印下来的国防科大的校徽。

当时骑自行车的我在一次回家途中意外发现市区一条小路上有一所空军大院。齐整的建筑、干净的场院、抖擞的卫兵、高大的树木,以及门口两边威武的标语,我不由得停下车子驻足。这座大院在我回家的反方向上,从那天起,我每次放学,都会绕一个大圈迟到一个多小时回家,为的只是多看那里一眼。久而久之卫兵好像也认识了我,并在我停下来往里看时回以注视,似乎是在疑惑,这个学生到底在干什么。

这样的骑行持续到学期中,部队大门改造,放学时间变晚,我改乘公交。

一个周末送同学回家,再一次路过那里,我写下了给部队的第一首小诗:

假如 有那么一天

我骑车 停在你门前

你一定不会知道

我绕过多远的路 历经怎样的风险

最终我决心将车头停靠在路边

这个动作

曾在我脑海里演过千百遍

你也不会了解

门 敞开着 你在我右手边的岗哨里

门外车水马龙

门里,却是另一个世界

安静 整洁 陌生而又亲切

我可以清楚的看见

每栋楼 每条路

甚至每棵树的枝叶

你手握钢枪 挺立昂扬

却始终没有向门外看一眼

当我试图超越那条黄线

哪怕只一步远

于是我便看见你锐利的目光 严肃的脸

那一次正面

是我们唯一的交点

国防科大的官网,是当时每周仅有一次上网机会的我必看的页面。各个学院、本科招生、图书馆、学生活动,每个主页我都点击了不知道多少次。网站的信息难免官方,出于想要获取更多信息的目的,我萌生了想要联系国防科大学生的念头。

我借助校内网(现人人网)找到了一个国防科大的学生。在表明意图后,他十分耐心的向我介绍了学校的优势专业、校园环境和训练生活,他鼓励我好好学习,日后圆梦科大。我们以兄弟相称,他会定期询问我的学习情况,说说科大那边有趣的故事。

一次我问他,科大校园里有没有特有的景致啊?

“嗯,一号院里有一座跨过铁路的桥,因为京九线从学校里面穿过,我们都管他叫跨线桥,这应该算是国内大学里都比较独特的了吧。你到时候考进来记得来看看,也算是我们学校的一个特色了。如果你提前来,我也可以带你去看。”他在校内留言到。

“好啊,说的我好期待!”

然而自此之后我们再无联系。

高考失利,我离国防科大的分数差很远,整日憋在家中。在自我封闭数十天后,我忽然对父亲说,我想去趟长沙,去国防科大看看。父亲犹豫了,他怕我因为此行会受到更大刺激。我说,放心,回来之后,会把这个梦彻底埋起来。母亲说,好,就当你这是对我们的承诺,回来后就投入到你该做的事情中去。

父亲推掉了正筹备的会议,买了机票,带我飞到长沙。上飞机后,父亲终于提出了他一直疑惑的问题:“军校不能随便出入,你要怎么进去”。我对父亲说,哪怕只是看一眼校门,也值得。

飞抵长沙已是夜间。父亲前几日劳顿,说先休息片刻之后再陪我去国防科大。然而我怎能多等一刻!我跟父亲说,我要马上去。

出租师傅在绕了好几圈后停在一号院大门口。下车走了几步,我便看到那座城堡式的校门,夏夜中显得格外雄伟肃穆。我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

至少在门口呆滞了五分钟,我决定用求卫兵的方法尝试进去。这一次真是鼓足了勇气,我走上前去,说了你好。卫兵看着我。

我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说,我是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一直很喜欢国防科大,特地从陕西飞过来,能不能让我进去学校里看一看。

我能捕捉到卫兵有细微的蹙眉。之后他回过头去,不再看我。

我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两遍。卫兵依然没有理我。

“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吗?我不是坏人,就是一个学生,不信你可以看我身份证,我今年考得很差,可能上不了国防科大了,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这里。不可以吗?”我焦急不已,声音也变得激动而颤抖。

卫兵似乎和我处在不同的世界。

裹挟着重重的失望,我退到离卫兵线几米以外的地方。

“小同学,我是科大的学生,刚无意中听到你想进科大,我一会儿带你进去吧。他们卫兵也快换岗了,等到下一班岗的时候你跟在我后面进去。”一个穿着军装的男生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一时间我的大脑空白了几秒。

“真的可以吗?”我不敢相信。

“嗯,等一会儿换岗了,你就跟在我身后。”他面带着微笑说,“今天有点晚了,估计你进去了也看不了什么,如果明天你还想过来,可以给我打电话。”他留了电话和姓名。

“真的,真的特别感谢你。”我找不到其他表达的方式。

“没事儿,两年前我也和你一样,很想来这个地方。”

路灯下,我看到他袖标上“国防科技大学”六个字,闪着光。

第一次走进这座殿堂,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一幢幢楼宇隐藏在夜色中,分不清方向。我紧张的不敢抬头,或许内心有那么一丝是因为觉得自己不配抬头。

我走的很快,没多久便从东门走出,出门后的我感觉怅然若失。满心期待的科大之行这么快就结束了?我很不甘心,我还没有看到传说中的银河楼,还没有找到跨线桥。

于是第二天早晨,我7点多便又来到北门,给昨晚那个学员打了电话,再次麻烦他带我进去。

“我想着你肯定白天还要再来”他见到我便说,“本来想带你逛一下的,但是上午有点事……”

“没关系没关系,我自己转就好,你去忙你的,已经很麻烦你了。”我慌忙打断。

路上穿着军装的学员来来往往,两人成列,三人成行,我总是无法从他们身上移开目光。篮球场上,那些穿着运动装的小伙子们你争我抢,叫喊声让院子从睡梦中醒来。

这一次,我找到了跨线桥。虽然对科大校园的记忆已不再清楚,但这个我认识的第一个科大学员介绍给我的校园特色,我依然记得。

其实就是一座普通的桥。并不宽阔宏伟。

站在桥上,向下是绵延的一直伸向远方尽头的铁道;抬头是已经红得发亮的太阳,看不间云彩;身后能听到过往学员出早操的呼号,齐整响亮。

忽然我就流下了眼泪。

后来,我和那个带我进去的学员也失去了联系。

上大学后,时间变得宽裕起来,我便开始把自己对军队的感情和以前的一些经历写出来发在网上。慢慢的获得了一些军校朋友的关注,他们加我好友,跟我留言说,嘿,我挺佩服你对部队这么热爱。一个学员说:“我马上要毕业分配了,看到你的文字,让我觉得自己做的事儿还是有意义的。”

有人寄来了国防科大的臂章,有人邀请我去他们部队看看。

那时我觉得,哪怕一辈子没机会真的穿上军装,做一个军迷也是幸福的。

本科期间参加一些交流和比赛,认识了几个军校的朋友,至今仍有很好的联络。我也去了他们的学校、单位,看到了他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状态。但我知道,我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很多很多,也许只有在你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才能真正体会。

但我已经很感激。

大二,我第一次走进基层部队。那个在山脚下的部队每晚都会刮很大的风,地上的小石砾被吹起,打在腿上生疼。一个夜晚,我和朋友坐在旷地上看星星,大风从耳根刮过,像呼啸的列车。

朋友说,其实他现在很满足当下的生活,虽然单调,但是充实;虽然紧张,但是在做着喜欢的事。

我说,我可能与部队越滑越远了。任性了这么久,也该收心了。而且军校招研究生很多都只要本科211的,我也没机会了。

朋友安慰道,没关系啊,只要心里有部队,一直关注着部队就够了。

我说,嗯,我希望多年以后我还记得我曾如此疯狂。

希望我还记得,我曾梦想以戎装为裳。

版权信息 | 本文为一号哨位作者投稿,图片来自中国军事图片中

阅读原文阅读 举报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7/12 12:38:5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我曾梦想戎装为裳,写给所有军旅梦破灭的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