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沉痛的“七七”,国人应该铭记的真相!

共 2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349484
  • 工分:727382 / 排名:8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沉痛的“七七”,国人应该铭记的真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七七事变1937年7月7日,农历六月廿九,七七事变爆发。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抵抗外敌入侵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牺牲最为惨烈的战争,也是近代以来中国第一次赢得全面胜利的反侵略战争,由此开始。

档案揭秘

日军官口中的“卢沟桥事变”真相

发生在卢沟桥畔的“七·七事变”尽管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在日本的历史教科书之中,始终扑朔迷离,很多日本史学家仍然说这是一起偶发事件。这种说法有道理吗?随着史料的不断发现,我国史学界已经以明确的证据证明,“卢沟桥事变”就是一场日方不折不扣的阴谋。

日方所叙述的“卢沟桥事变”,讲的是一名士兵走失导致战争,但是,这名走失的士兵被证明20分钟后已经回到了日军的队伍之中。若不是阴谋,日军怎么会在士兵已经找回的情况下,再向中国军队发起进攻?

2013年,中国的历史学者在日本公文书馆里面发现了一份珍贵的日本战时档案,这份1943年的日本档案是由“卢沟桥事变”当中日军的最高指挥官、日本华北驻屯军第一连队连队长牟田口廉也大佐记录下的“卢沟桥事变”前后的作战真相。

档案里,牟田口廉也写道:在“卢沟桥事变”之前,日军已经制定了对卢沟桥的奇袭计划,并且在实施计划之前,由日本华北驻屯军第一连队连队长亲自带领多名日军军官,几次到卢沟桥附近勘察现场。因此,“卢沟桥事变”的爆发根本就是日军根据这一奇袭计划所做出的有组织、有预谋的攻击。

牟田口廉在档案中还提到,当时不仅有对卢沟桥的奇袭计划,同时也对抗日热情高涨的第29军制定了一系列作战计划,有的是针对29军踞守的城门,有的是针对29军兵营,有的甚至干脆针对29军高级将领住宅。日军将29军高级将领的住宅做成模型,由部队反复进行攻击推演。也就是说,除了日军实施的卢沟桥奇袭以外,他们还准备在必要的时候对中国将领宋哲元、张自忠、赵登禹等人的家庭住宅进行攻击。

应该说,这份档案不但让我们看到了“卢沟桥事变”的真实,也让我们看到了当时日本法西斯疯狂的表现。(解读专家:萨苏 记者何端端 马艺 穆亮龙)

全景还原

78年前的7月7日发生了什么?

“卢沟桥!卢沟桥!男儿坟墓在此桥!最后关头已临到,牺牲到底不屈挠;飞机坦克来勿怕,大刀挥起敌人跑!卢沟桥!卢沟桥!国家存亡在此桥!……”这是北京档案馆珍藏的《卢沟桥歌》词曲。78年过去了,歌中透出的悲壮与豪迈,仍让人动容。

借“失踪”士兵挑起事端

家住卢沟桥畔85岁的郑福来老人回忆,“七七”当天晚上,他在睡梦中被枪炮声惊醒,翌日早上一枚炮弹在自家北房西侧爆炸,小伙伴四春子被炸死。

7月7日上午,日军到卢沟桥以北地区进行演习。下午,日军第三大队第八中队在中队长清水节郎的带领下,由丰台兵营开到龙王庙,声称进行夜间演习。

19时30分,日军开始演习。22点40分,在宛平城东北日军演习方向响起了一阵枪声。随后几名日军来到宛平城下,硬说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城搜查。中国守军拒绝,日军遂包围宛平县城。

午夜12时,日方向冀察政务委员会就“日本兵失踪事件”提出交涉,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索失踪士兵。时任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秦得纯拒绝,但为协商解决问题,告知日方“等天亮后,令该地军警代为寻觅,如查有日本兵,即行送还”。

据时任宛平县长王冷斋的《卢沟桥事变始末》等史料记载,秦得纯随即要求驻守宛平的部队严密戒备,随时准备应战,并指示王冷斋“迅即查明,以便处理”。经查明,中国军队并无开枪之事,也未发现所谓失踪日兵的踪迹。

事实上,日军所谓“失踪”的士兵志村菊次郎,很快就归队了。当年中日关系舞台上的活跃角色松本重治在回忆录《上海时代》中“卢沟桥畔的枪声”一节如是记述:“这个新兵担任传令兵,在离队解手返回时,在黑暗中走了相反的方向,因此延误了归队时间。”日军第八大队大队长一木清直1938年6月30日接受《朝日新闻》采访时也坦承:当时已接到士兵归队的报告。

日军在进城彻查被拒绝后,立即开枪示威,并向城内发射炮弹。潜伏在铁路东侧的日军轻重机枪及山炮一齐向宛平城开火,中国守军被迫还击。

中国军民昼夜反击

29军抱定与城、桥共存亡的决心,在宛平城居民的协助下,把城东门堵紧,城西门只留下一条缝隙供人出入。

7月8日凌晨2时,日军部队集结在卢沟桥火车站西南方,随时准备开战。凌晨2时3分,日军占领了宛平城外唯一的制高点沙岗。

凌晨3时,中国代表到达北平日本特务机关部进行谈判;4时左右,中日双方代表进入宛平城谈判。

凌晨5时,日军再次向宛平城发起了进攻,谈判中断。守城部队即刻还击。激战1个多小时后,日军未能前进一步,日方谈判代表遂手持白旗登上宛平城墙,双方又开始谈判。

7时30分,华北驻屯军司令部对驻天津的部队下达了准备出动的命令,并命令在秦皇岛的部队返回北平。

9时30分,日方再度攻打宛平城和卢沟桥。金振中带着两个连队,反击围攻铁路桥东端的日军。日军被击退到2华里之外,收复了铁路桥东段,战况稳定下来。

16时,日方让中方代表出城谈判遭到拒绝。17时,日方再次派人送信,发出最后通牒,提出中国军队限时撤退等要求。未收到满意回复的日军于18时5分炮击宛平城,战斗持续3个多小时,专员公署成为一片废墟,大批民房被炸毁。

29军大刀队强袭龙王庙,不到2小时就夺回了龙王庙阵地。守城中国军队打退了日军的坦克进攻,以血肉之躯,筑起让敌人无法逾越的长城。

日军蓄谋已久 中国抗战到底

“七七事变”前一段时间,日军以丰台驻地不够居住为由,提出在丰台与卢沟桥之间修筑兵营和机场遭到拒绝。之后,日军无视中方抗议,在卢沟桥附近加紧军事演习,由白天演习发展到夜间演习,由虚弹射击发展到实弹射击。

日本人为何如此想霸占卢沟桥?从当年的地图上可以看出:此时北平城已三面陷入日伪包围,只剩西南面尚有29军驻防,宛平一失,平汉线被切断,北平将成一座孤城。

日军以演习为借口,经常到宛平城、卢沟桥一带活动,侦察地形,并多次与29军发生争执。1937年夏天,日军加大挑衅力度。当年6月,驻丰台日军一部以攻取宛平城为目标,不分昼夜进行演习。6月21日,日本中国驻屯军紧急成立了临时作战课。

在“七七事变”前一天的7月6日,日军不顾大雨泥泞在龙王庙以卢沟桥为目标进行攻击性演习。同时,一队日军要求通过宛平城到长辛店演习,遭到中国守军拒绝后,在城外进行部署,双方相持十几小时,日军退回丰台。

驻守北平的中国军队加强了戒备。负责具体防务的金振中要求全营官兵在吃饭前、睡觉前都高呼“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的口号,以激励官兵守土抗战的斗志。

7月8日,“七七事变”后第二天,中共中央发出通电:“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

八年抗战,由此开始。

来源:央广军事综合(图文整理自央广军事、人民网、新华网)

编辑:曾袁媛

阅读原文阅读 举报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7/8 11:47: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沉痛的“七七”,国人应该铭记的真相!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