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深度 | 北约“巧防卫”化解9大挑战

共 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260113
  • 工分:754720 / 排名:8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深度 | 北约“巧防卫”化解9大挑战

近年来,随着美国因“亚太再平衡”战略而缩减驻欧兵力,北约国家空军在联盟防卫中将担负更多的任务,但是受成员国空军军费、编制和装备等因素影响,联盟的整体空中实力有限。因此,北约空军在“巧防卫”政策的指引下,重点加强ISR、运输机、加油机和隐身战斗机方面的能力建设,弥补存在的短板和不足,提高联盟的独立空中作战能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挑战一:指挥控制

北约联盟空军司令部设在德国拉姆斯泰因空军基地,由美国空军驻欧司令部负责指挥,一名法国三星中将担任副司令,一名德国二星少将任参谋长,土耳其、美国和英国派出一名一星准将,分别担任负责计划、作战和后勤的副参谋长,参谋人员来自各成员国。司令部重点关注九个领域:集体自卫、北约一体化防空反导、北约空中警务、弹道导弹防御、支援北约作战、联合部队战备、与非北约国家空军合作、空天事业支持和空中力量发展。

通过吸取上世纪90年代巴尔干半岛和2011年利比亚作战行动的经验,北约已经调整了空军指挥控制结构和资源配置,在西班牙托雷洪空军基地和德国于德姆空军基地建设了2座“静态空战中心”,在意大利波焦雷纳蒂科建设了可部署的空战中心,目前正在提高成员国的训练和战备水平,以便保障盟国当前的空中作战行动。

北约“空中预警和控制部队”部署在德国盖伦基兴空军基地,该部队具备了战术级指挥控制能力,美国、比利时、捷克、丹麦、德国、希腊、匈牙利、意大利、卢森堡、荷兰、挪威、波兰、葡萄牙、西班牙和土耳其共计17架E-3A预警机共同执行任务,英国的7架预警机则是“空中预警和控制部队”的主力,法国的4架E-3F预警机也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些飞机都是1978年实施“北约空中预警与控制”项目时建造,一直为联盟提供空战管理、指挥控制和态势感知,最近的作战行动是参与军事干涉乌克兰危机。

挑战二:侦察监视能力

北约将战略级ISR作战系统区分为空基和天基两大部分,较大的成员国拥有自己的天基系统,一些国家多年来也一直在合作投资研发、运行和维护多种天基监视系统。空基系统方面,法国和英国拥有战略和战术级的ISR飞机,比如,英国装备了5架“哨兵”(Sentinel)无人机和庞巴迪“环球快车”侦察机,已经于2008年形成了初始作战能力,而且已经接收了首批2架诺思罗普·格鲁曼E-8“联合星”侦察机换代老旧的“猎迷R1”侦察机。

同样,北约部署在意大利的“联盟地面监视”系统计划在2016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比利时、捷克、丹麦、爱沙尼亚、德国、意大利、拉脱维亚、立陶宛、卢森堡、挪威、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美国等15个国家共同保障5架“全球鹰”Block40无人机的运转,应对北约范围内的突发事件。

英国和意大利为北约在阿富汗的作战行动提供了MQ-9和MQ-1无人机,意大利在2011年接收了6架MQ-9无人机,法国在2014年1月接收了首批2架MQ-9换代老旧的“雪鸮”无人机,德国和荷兰也表示有兴趣引进战术无人机。北约在落实“巧防卫”政策、提高ISR能力的同时,也缓解了美国国防预算削减的压力,因此这种持续采购受到了美国的欢迎,美国表示将提供无人机运转的经验,使其他成员国在掌握无人侦察机方面少走弯路。

挑战三:战略空运

北约在2013年的马里军事行动中暴露出战略空运能力不足的问题,当时对美国C-17“环球霸王”和C-5“银河”战略空运部队的依赖过于严重。目前,英国装备8架C-17“环球霸王”运输机,加拿大装备了4架,频繁地运用在北约各项行动中。根据北约“战略空运能力”倡议,10个北约国家都有权使用3架C-17组成的机群。2008年9月在匈牙利成立的“重型运输联队”(HAW)负责安排“战略空运能力”的行动,由匈牙利、比利时、爱沙尼亚、荷兰、挪威、波兰、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美国、荷兰和瑞典提供人员和经费,保障HAW每年的飞行任务。

目前,许多北约成员国也在与商业飞机公司合作满足空运需求,但是出于多种原因,这些飞机不能应用于军事冲突。因此北约试图通过采购空客A-400M战略运输机解决问题,德国采购了53架、法国采购了50架、西班牙采购了27架、土耳其采购了10架、比利时采购了7架、卢森堡采购了1架,这些飞机从2013年开始交付,一直持续到2024年。英国则单独采购了14架A-330多用途加油运输机(MRTT),法国也希望采购12架。

挑战四:空中加油

北约的空中加油能力也严重依赖美国,美国为1999年北约在巴尔干的联合部队提供了主要的空中加油保障,2011年“统一保护者”行动提供了80%的加油保障,2013年马里军事行动期间美国派出加油机保障了法国战斗机和轰炸机的作战。

2014年3月,联合空中力量能力中心分析认为,北约当前的空中加油能力与美国关系非常紧密。算上美军的装备,北约拥有709架伸缩套式(硬式)和探管锥套式(软式)等各型空中加油机。如果不算美国的飞机,北约国家只有71架加油机,其中大部分已经老化,而且机型非常庞杂,比如,法国装备3架KC-135和11架 KC-135R,土耳其装备7架KC-135R,英国装备4架洛克希德公司的“三星”,荷兰装备2架KC-10加油机。

2011年,意大利接收了4架同时具备硬式、软式加油能力的新型波音KC-767加油机,德国和法国使用的是具备一定加油能力的军用空客A-310运输机,该机两侧机翼各安装了1个伸缩桁杆式加油装备。2014年3月,英国采购的14架空客A330多用途加油运输机已经有9架投入运行,法国也宣布希望采购12架。另外,部分北约国家采购的A-400M将安装探管锥套式加油装备。在国防预算持续削减的背景下,虽然一部分采购项目遭到了搁置,但是北约计划采取与C-17“重型运输联队”一样的模式加以解决,成员国负责提供经费和人员,并按贡献大小分享联盟的空中加油能力。

挑战五:作战飞机与武器弹药

北约成员国总共装备超过3000架战斗机,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装备的是欧洲战斗机“台风”,法国装备的是第4代“阵风”和最新型“幻影”,丹麦、荷兰、挪威、葡萄牙和罗马尼亚等另外一些国家装备升级版F-16战斗机,土耳其装备新型Block30、40和50型F-16,希腊和波兰装备Block52型F-16,西班牙和加拿大使用性能更好的F-18战斗机,另外一些国家仍在使用较老型号的“狂风”“幻影”和“鬼怪”,波兰等国使用米格-29这样的俄罗斯制造但是与北约制式兼容的战斗机。北约“和平伙伴关系”(PfP)国家瑞典、荷兰和澳大利亚也装备了先进的战斗机,也可能参与北约某些特定的作战行动。近几年,美国之外的北约国家空军在隐身能力、空中加油、战略空运和ISR飞机方面也有所改善,不再过分依赖美国。

整个北约只有美国具备隐身飞机制造能力,但是所有成员国都有巨大的采购需求。目前,已经有7个北约成员国订购了512架F-35联合攻击机,英国、荷兰、意大利、加拿大、丹麦、挪威和土耳其希望用F-35填补隐身空战能力的空白,综合提高电子攻击和空优作战能力。

远程轰炸机方面,北约除了美国其他成员国空军没有远程轰炸能力,尽管远程轰炸作战效率高且不需求空中加油,但是由于预算削减以及欧洲在这方面的作战需求较少,没有哪个国家发展战略轰炸能力。因此成员国建议按“空中预警和控制部队”(NAEW&C)、“联合地面监视部队”(AGS)和“重型运输联队”(HAW)的模式,由各国提供运转基金保障战略轰炸能力。也有人认为北约至少要保留支持美军轰炸机在欧洲前沿部署的能力,要求美国在设计和采购新型轰炸机时与北约盟国协商,保障北约现有和未来的机场能力起降这些飞机。

北约国家装备了大量精确制导武器,能够担负压制敌方防空系统和远距离精确打击任务,但是随着潜在作战对手防空能力不断提高,对北约空战和空对地打击武器提出了新的挑战。2014年美国空军协会研讨会上,北约盟军最高司令官菲利普·布里德洛夫上将指出,利比亚军事行动中暴露出北约缺少精确打击弹药的问题,必须通过升级现有弹药的方式加以解决。

挑战六:防空与反导

许多北约国家拥有地基防空系统应对飞机威胁,防空导弹和监视雷达都归联盟空军司令部统一指挥,与多用途战斗机、早期预警与控制飞机共同组成北约的防空体系。但是,北约存在弹道导弹防御(BMD)能力缺乏的问题,2010年和2012年北约峰会都提出了加强BMD建设,2012年峰会上,北约宣布在美国导弹防御局提供的“欧洲分阶段适应方案”(EPAA)的帮助下已经具备了过渡性的BMD能力,这些能力包括整合美国海军的“宙斯盾”舰艇、美国的陆基远程雷达和联盟空军司令部的指挥控制能力。

“欧洲分阶段适应方案”的第二阶段将在2015年实施,通过升级“宙斯盾”雷达和拦截导弹的性能实现,具体措施包括在罗马尼亚部署岸基“宙斯盾”系统和升级指挥控制系统。2018年,“欧洲分阶段适应方案”的第三阶段将进行新一轮的“宙斯盾”软件和拦截导弹升级,在波兰部署第二部岸基“宙斯盾”系统,在联盟空军司令部建设更先进的指挥控制系统。

北约领导人将继续鼓励成员国落实2014年威尔士峰会的决议,提供相关能力或资金,积极开展多方合作,开展计划、研发、采购和部署等各项工作,扩展“主动分层战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ALTBMD),应对联盟面临的弹道导弹威胁,覆盖整个欧洲的版图,提高北约反导的一体化水平和灵活性。

挑战七:战备训练与保障

北约经常组织联盟范围的演习,提高成员国的技战术水平和指挥能力,各国也经常举行双边或多边演习,比如,西班牙每年举行3~4期“战术领导项目”演习,训练机组人员在大项任务部署方面的能力,葡萄牙每年举行“Real Thaw”多边演习,以色列最近举行的“蓝旗”演习邀请了美国、意大利和希腊空军参加。北约联盟空军去年还举行了最大规模的演习“2014拉姆施泰因雄心II”计算机辅助战地指挥所模拟演习,26个国家派出400人的精锐部队参加。但是,各国参加北约演习都是自付费用,在成员国军费缩减的背景下,参与北约级别演习和组织双边或多边演习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各国开始更多地使用高级模拟器进行训练,而且模拟训练水平每年都在提高。

以往,北约的作战与训练任务一直离不开美国空军的支持。上世纪90年代,美军在欧洲拥有25个大型空军基地、34个飞行中队和约7.2万人的部队,北约的大型作战行动都由美军主导并进行保障。如今,美国空军只在欧洲保留了5个空军基地、8个飞行中队和约2.5万人的部队,要求北约提高自身的基地保障水平。传统北约国家的空军基地遍布欧洲,希腊、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在南部地区提供一流的基地,葡萄牙提供西部地区的基地,冰岛、英国、丹麦、挪威、立陶宛、爱沙尼亚提供北部严寒地区的基地,东欧的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土耳其也都拥有先进的机场。

2014年7月哈萨克斯坦要求美军撤离马纳空军基地之后,罗马尼亚迅速提供了米哈伊·康斯坦蒂内斯库空军基地作为阿富汗作战行动的多用途保障后勤基地,显示了北约在空军基地方面已经具备了过渡性的自我保障能力。但是北欧空军基地存在的最大问题是能否满足北约特殊的作战需求,以及是否起降特定的机型。空军基地建设是北约“巧防卫”政策的典型代表,一个成员国不必保障所有的机型,而是在整个欧洲范围内进行整体保障。在这方面爱沙尼亚是个例外,虽然该国空军规模不大,但是却拥有一个大型机场,能够保障所有北约机型起降,而且能够保障北约的协作赛博防卫中心的运转,具有强大的合作和共享能力。

挑战八:联合军事行动机制

北约认为俄罗斯的复苏和非洲、中东的恐怖主义是成员国共同面对的战略威胁。因此,美国之外的北约国家空军都在大规模冲突和反叛乱作战方面做着两手准备,把战略和战术情报侦察监视(ISR)平台作为首要的建设目标,计划在未来也保持一定的投资规模。2012年北约芝加哥峰会强调在“联合地面监视”等多个战略项目上加强多国合作,吸取利比亚军事行动中的经验教训,投资提高空中加油、联合情报侦察监视能力,保证2020年及以后的作战需求。

北约所有决策都必须经过协商得到一致同意,所有成员国都有发表各自观点的机会,但是这也造成了决策时反应时间太长的问题。北约宪章第4和第5款规定了联盟协商和采取行动的程序,任何国家都有权向北约委员会提交安全问题进行讨论,寻求北约在防务方面给予支持。北约国家历史上只有4次行使了第4款赋予的权利,土耳其占了其中3次,分别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开始时、2012年6月叙利亚击落土耳其军用飞机和2012年10月叙利亚攻击土耳其。最近一次是波兰向北约起诉“俄罗斯侵略克里米亚”。第5款阐明了北约的基本原则集体防卫,如果北约国家遭受军事攻击,将看作是对其他成员国的攻击,将采取必要措施帮助盟国还击,但是北约只在9·11恐怖袭击之后使用了一次。

“北约快速反应部队”(NRF)编制有空中力量,是北约反应最快的部队,担负3大危机响应任务:作为独立的危机响应部队部署、作为大部队到达前的先头部队、作为威慑部队部署。然而,由于北约的商讨过程过于冗长,当联盟达到一致意见后,各国还要同意出兵参与,造成了个别国家会在等待决策期间绕开北约采取单边或多边行动。

一旦北约参加特别行动,成员国空军有时对担负的任务或在任务中的义务分担提出附加条件,北约军事委员会要在军事行动前对这些条件进行听证,所以等待听证结果势必影响军事行动的时效性,限制了北约联合部队的空军司令(JFACC)的任务计划和执行。因此北约希望成员国最终能够不带附加条件地参加行动,但是目前还难以实现,所有成员国参加行动之前还是会向北约空中计划参谋提交附加条件,北约也必须对每项条件进行认真审议。

挑战九:投资水平与成本分担

北约国家多年来一直希望军费开支保持在GDP2%的水平上,但是据2014年6月23日《卫报》报道,2013年只有4个国家(美国、英国、希腊和爱沙尼亚)实现了这一目标,波兰勉强将军费预算增加到GDP的1.9%,许多国家还大幅削减了军费预算。北约在2014年威尔士峰会上讨论了成员国军费预算问题,成员国一致同意止住预算削减的势头,更有效利用有限的军费,更好地分摊成本和义务,按能力优先的原则增加投资,保证联盟在需要时能够派出部队应对危机。

同时,北约还呼吁加强联盟范围内的国防工业发展与合作,保证按时交付所需装备。因此,所有北约成员国都在设法调整国防开支模式,在人员、训练、支援、国内行动和未来能力之间寻求平衡,最有可能像美国一样裁减人员并将节约的军费用于装备采购。

以往,北约一直采用“自负费用”的方式保障联盟范围内的作战,现在北约计划建立共同基金以鼓励成员国空军更积极地参与北约发起的行动,但是建立共同基金并非易事,北约必须多方寻求资金,或者根据各国国防预算或GDP规模分摊费用,因此在近期还会继续“自负费用”的方式。

总之,北约空中力量在未来仍将面临众多挑战,受预算影响能否尽快弥补这些缺陷也是未知数。在指控系统、作战飞机、武器弹药、空军基地、防空反导和战备训练等各个方面都离不开美国的支持,2013年马里军事行动也凸显了北约的“美国依赖症”。因此,北约空中力量建设必须在“巧防卫”政策指引下,扩大成员国之间的合作,在未来以装备采购为主的能力建设方面有所取舍,继续推行“空中预警与控制”和“联合地面监视”这样的合作项目,更好地做到资源共享和成本分摊,在继续保障美军欧洲军事存在的同时,重点发展A-330MRTT、A-400M和联合攻击机这样的尖端项目,在国防预算持续削减的情况下继续推进北约空军的长远建设发展。

(来源:《中国空军》2015年第5期 作者:赵鹏 王春蕾 陈宇)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7/7 1:40: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深度 | 北约“巧防卫”化解9大挑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