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被遗忘的二战女子飞行队

共 45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422786
  • 工分:10016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被遗忘的二战女子飞行队

被遗忘的二战女子飞行队

1943年4月的一天早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甜水”镇的居民像过节一样守候在“复仇者”空军基地外,他们兴高采烈像看西洋镜似的,有些人甚至还带上了野炊餐具。“从基地通往80号公路的每个方向的车都停了2英里。”一位17岁的女孩回忆道。

下午3点左右,数十架敞式座舱单引擎飞机出现在天际。“这边来了一架!”有人叫了起来,“哦,那边也有!”

兴奋的居民们对这些访客们充满了好奇,毕竟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女人驾驶飞机。而这些女人带给“甜水”镇的不仅是视觉上的冲击,更有文化上的冲击。

女子航空勤务飞行队

这些飞机属于女子航空勤务飞行队(Women Airforce Service Pilots,以下简称WASP),是二战期间美国妇女在后方组成的一个后勤服务队。

初来乍到的学员们让当地人大开眼界。她们穿着不合身的咔叽连衣装,“独立、自信、自立,至少在我看来如此。”海伦?凯莉,镇上的一位年轻女孩对女飞行员们如此评价。凯莉在镇上的洗澡堂子里细致地观察这些人,“她们脱得精光,赤着脚在里面追逐,毫不害羞。镇上的女人在洗澡的时候,都得穿着浴衣,裹得很密实。”这些女飞行员说话的腔调听起来也很不一般,“她们骂人,而且用词泼辣,说那些脏词是我们镇上没修养的女人才干的事。”

“矢车菊”旅馆的老板查尔斯?罗伯逊回忆说,这些女飞行员周末会成群结队到他这里来擦鞋子。“大多数的顾客会给点一点小费,或者干脆什么也不给。而这些女人则大方得多。”她们手往裤兜一插,摸到多少就是多少。罗伯逊对这些女人的那种豪爽劲欣赏极了。

这种豪爽劲也在杰奎琳?科克兰(Jacqueline Cochran)身上体现出来,她是WASP的创立者。

科克兰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年生的,在还是婴儿的时候她就成了孤儿,是另一对夫妇收养了她。这对夫妇很穷,他们在佛罗里达州和乔治亚州的一些小镇上辗转居住。科克兰只上了两年学,就进入一家棉花加工厂干活。那时,她只有8岁,每小时挣6美分。

为了改变命运,她决定当一名美发师,随后去了纽约。在纽约第五大道,她在一家美容院找到了工作。在一个有钱的主顾的介绍下,科克兰遇到了金融专家弗洛伊德?奥莱姆,并嫁给了他。

奥莱姆给科克兰买了一架飞机,劝她去学习驾驶。科克兰一听,竟真的去了纽约长岛的罗斯福空军基地学习飞行。在经过两周半的学习后,她获得正式的飞行员执照,然后便迫不及待地把飞机开到加拿大的蒙特利尔。那一年是1932年。

1938年,科克兰在美国著名的年度跨州长途飞行竞赛——本迪克斯飞行锦标赛上,以8小时10分钟飞行3270公里的成绩,击败了另外9名男飞行员,顿时扬名美国航空界。

1939年,德军坦克开进华沙后,已是著名女飞行员的科克兰给当时的美国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写了一封信,建议军队征召女性飞行员:“男人在前方杀敌报国,女人们也可以在后方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譬如驾驶救护飞机或者通讯飞机或者运输机,这样能够让男人们有精力去执行更加重要的使命。”

但是五角大楼回复她说:“完全不切实际。”一份备忘录上这样写道,女人们“在战时驾驶飞机会过于紧张”。科克兰对这个听起来貌似很恰当的理由嗤之以鼻。1941年夏,科克兰带着总统的“批示”来到五角大楼,这个批示是总统夫人多方周旋才从罗斯福那里弄到的。但五星上将、美国陆空司令亨利?阿诺德依然拒绝了她的提议。他说,军队有足够的男飞行员。

然而,随着战争的进行,男飞行员的数量渐渐在减少。阿诺德渐渐改变了立场,空军转运部部长威廉姆?特纳也赞成引进一些女飞行员。

得到空军支持后,科克兰开始在全国大招募。她规定,申请者的身高不能低于1.59米,年龄不低于18岁半,飞行时间不少于200小时。为了吸引技术成熟的女飞行员加入,1942年9月,科克兰在首都华盛顿的“五月花饭店”举行了一场鸡尾酒会,邀请“国际女飞行员99组织”的成员出席。这个组织是1929年由99名美国女飞行员组建的,意在为女飞行员搭建一个交流技术、联络感情的平台。

“如有需要,你们愿意为祖国而飞翔吗?”科克兰向出席酒会的女飞行员们发出了邀请。两三次联谊酒会后,在科克兰的鼓动下,大部分女飞行员都走出了家门。

一个月后,“99组织”的成员简?斯特拉汉(Jane Straughan)收到了一份电报,建议她立即报名为国家尽自己一份力。简?斯特拉汉起初以为这是个玩笑,因为她丈夫已经报名参军,开赴到欧洲战场。但经不住大伙的劝说,她也填好了申请表格。

简是在马里兰州的一个飞机场学会开飞机的,1938年,她获得了驾驶商用飞机的执照,并加入了女子飞行精英俱乐部“99组织”。因为技术过硬,她被聘请为英国恩斯特龙飞机制造公司唯一的女驾驶员,其任务就是向客户展示飞机。

“我去了休斯顿,成了做实验用的‘小白鼠’。”简?斯特拉汉成了女子飞行队的第一期学员,驻扎在特拉华州威明顿“新堡”空军基地,受空军转运部指挥。当时她的主要任务就是把战斗机从生产线转场到空军基地。斯特拉汉开过的飞机可谓不计其数,后来她回忆说,其型号有Piper Cubs, PT-19, PT-23, Vultee BTs, AT-6, AT-9, AT-17, C-60, C-61, P-24, P-39, P-40, P-47, P-51, P-63。

男性的质疑

除了简之外,科克兰的招聘在全国吸引了2.5万名申请者,有1830人获选,最后获得飞行资格的有1074人。

1942年11月,申请获得通过的学员们被安排到了休斯顿的霍华德?休斯空军基地。这个地方缺乏教室、食堂,给她们训练用的飞机还在路上。没有统一制服,她们什么都可以穿:牛仔靴、拖鞋、马靴,一个学员甚至还穿着毛毛拖鞋。飞行队唯一统一发放的物资是发网,因为军方担心那些飘逸的长发在飞行时引发不测之祸。

1943年4月,学员们终于被转移到休斯顿“甜水镇”的“复仇者”基地。

她们引起了美国新闻界的高度关注。1943年4月底,《休斯顿邮报》雇佣了一位美联社的记者报导了女子飞行大队迁移到了“甜水”镇的新闻,报纸给大队起了个绰号——“口红大队”。记者休?威廉姆逊形容这些新兵时说,她们的“身材苗条得像飞机的线条,皮肤晒成了标准的古铜色”。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她们的朋友和家人发现这些女孩都变得粗犷而不修边幅。

她们在军营里过着枯燥乏味的生活,早上6点钟被晨号叫醒,然后是学习莫尔斯电码、模拟通讯、飞行训练,根本没有时间去梳妆打扮。训练期间,她们都穿着肥大的陆军机械师工装裤。拜德州西部的大风和长时间的训练所赐,女孩们的发型和妆容全都变得乱七八糟。可那有什么关系呢?

唯一让她们觉得沮丧的,是来自美国社会固有的性别歧视。1944年,美国陆军训练部将军巴顿?杨特和巴尼?吉尔斯将军来基地视察,竟然让女飞行员充当仪仗队。更离谱的是,这次视察中,吉尔斯竟然问他的妻子:“你不觉得她们很性感吗?”

《飞行杂志》上就讲了一个故事:某一天,女飞行员伊莎贝尔?芬顿驾驶着“文图拉”中型轰炸机飞临达维斯基地6000英尺的上空,追逐着一架靶机进行射击,仅用了20发子弹就打中了靶机。但是当芬顿驾驶轰炸机离开基地的时候,一位上校却咕哝出这样一句话:“见鬼,这个女人怎么不去死啊。”

驾驶了美国陆航所有机种

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各大公司开始大量生产飞机,但因男飞行员大量在海外参战,如何将工厂生产出来的飞机开到军事基地去成了棘手问题。女飞行员们接过了这个繁重的任务。

那些从“复仇者”基地毕业后的女飞行员被分配到了美国各地。有些人去转运飞机,另一些则负责空运管理或成了医护人员。特别优秀的飞行员,被安排去南卡罗来纳州的达维斯基地从事靶机工作。

WASP的飞行员从来没有参加过实战,但她们却创造了惊人的纪录。她们出现在美国境内120多个陆军航空队基地,驾驶过美国陆航所有机种,其中还包括具有试验性质、危险系数很高的特种战斗机。像有“寡妇制造者”之称的B-26轰炸机,这是一种双引擎的轰炸机,因起飞时容易坠机而享有“寡妇制造者”的恶名。

很快,女飞行员们又开始驾驶美国最大、最新的轰炸机——B-29“超级空中堡垒”。这种飞机以难操控而闻名全美航空界。科克兰告诉空军司令阿诺德将军,她的女飞行员们已经征服了这些大家伙。“如果一个女性能够做到,你们男人也应该可以。”她说。

玫瑰凋零

1942年夏天,当科克兰在全国招收女飞行员时,出生于俄勒冈州的李月英(美籍华裔)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成为WASP的第4期学员。

在接受了为期6个月的训练后,李月英被分配到位于密执根州罗穆卢斯的第3转运队。当时的任务异常繁重,李月英在给妹妹的信中抱怨:“一周7天都要工作,几乎没有休息时间。”

1944年11月23日,美国蒙大拿州大瀑布空军基地,作为援助法案的重要中转站,P-63“眼镜王蛇”将在这里汇集,然后转运到别处。由于有太多的飞机涌入机场,控制塔台一片手忙脚乱。一个男飞行员驾驶的P-63无线电出了故障,他无法收听到塔台指示,于是他决定自主降落,但是他恰恰对准了李月英准备降落的跑道。塔台发现险情,要求马上爬升盘旋待降。但是那个男飞行员无法听到这个指示,而他恰好飞在李月英的后上方,丝毫不知道危险临近的李月英按塔台指示拉起飞机……

两天后,李月英因伤势过重离开了这个世界。李家想把孩子葬在白人墓地,却被有关方面毫不犹豫地拒绝。经过艰难而漫长的抗争,她被安葬在哥伦比亚河的山坡上。

虽然WASP执行的是军事任务,但是她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妇女飞行队扮演着类似伊拉克那些黑水保安公司的角色。从1942年到1944年,共有38名女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殉职。她们无权按军人礼仪举行葬礼,不能享受仪仗护卫和官方提供的丧葬服务等男飞行员才能享有的待遇,她们的棺木上甚至不能覆盖美国国旗,连她们的葬礼费也要靠同学、同僚和朋友募捐。

迟来的尊敬

1944年,由于二战大局已定,许多男性飞行员再也不想去欧洲,更不愿意去太平洋战场。1944年2月,加利福尼亚的议员约翰?卡斯特罗要求把这些女飞行员转为正式的空军飞行员。6月19日,这一提案在众议院投票时遭到失败:188票反对,169票赞成,73票弃权。

1944年12月4日,科克兰宣布WASP解散,大约100名飞行员返回了基地做最后的告别。在告别仪式上,阿诺德说:“在1941年的时候,我并不确定这些年轻瘦弱的女子能否驾驶B-17。现在到了1944年,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女人能够和男人一样在蓝天翱翔。”

女子飞行大队解散后,成员们没有得到军方任何补助或荣誉,档案也被封存,她们对于二战的贡献很少有人知道。但生活还得继续,一小批人进入了空军,一些人干起了空姐的工作。但大多数人选择结婚生子,而且从来不谈论她们的经历。

1976年,美国空军宣布,空军学院有10名女飞行员即将毕业,“她们是首批驾驶美国军用飞机的女飞行员”。这激起了仍健在的WASP队员的愤怒。这件事在美国国会引起一轮激战,WASP的档案记录终于被启封。1977年11月,美国总统卡特签署法案,同意给予WASP二战老兵的待遇——这意味着她们去世后,有权在棺木上盖一面美国国旗。

被遗忘的二战女子飞行队

↑2010年3月,美国国会大厦,二战期间飞行员Deanie Parrish接受国会金质勋章。

2009年1月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会决定授予女飞行员们国会金质勋章,大约300名健在的女飞行员现场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在典礼上,奥巴马说,“每一个美国人都应该感谢她们的无私奉献”。2010年3月10日,200名健在者赶到国会大厦,从议长佩洛西手里接过了国会金质勋章。

“非常遗憾,很多人已经不在了,这枚奖章恐怕永远不能弥补那些人。”一位老兵感叹着。

      打赏
      收藏文本
      0

      █ 铁血强国军团 █ 职位→特战部队大队长
      █ 铁血强国军团 █ 军衔→上校
      █ 铁血强国军团 █ 荣誉→特战大队
      欢迎加入铁血强国军团,点击箭头即可加入→
      2015/7/6 11:38:4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被遗忘的二战女子飞行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