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感天动地的中国军人——山西对日会战

共 11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56270
  • 工分:31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感天动地的中国军人——山西对日会战

1920年,日军参谋本部出台的一份叫做《支那煤炭利用方案》的报告。报告中警告说,工业迅速发展中的日本,煤炭等资源消耗量每十年翻一番,按这个速度,日本的煤炭在三四十年后就会枯竭。日本发展急需解决资源问题,其实,日本早就将目光投向了中国。

根据当时的调查,中国东三省拥有十五亿吨以上的煤炭储藏量,这促使了日本加快了对东北的侵略脚步。

表格中的另一个数字,则能让任何一个日本军人兴奋得喊天皇万岁。

那就是山西省,预计埋藏量六千七百五十亿吨,日本可发掘煤炭量的两百倍。

日本军人等待着那个时刻,那个将自己的军靴,和采掘煤炭的机器,踏在遍地黑黄金的山西土地上的时刻。

1937年9月,一手策划侵占了中国东三省的板垣征四郎,将贪婪的目光、与日本帝国的侵略魔爪一起,投向了那块富饶的三晋土地。

崇拜唐文化的日本人,决定在唐朝的发源地同中国人交手了。

在中国东北得手的板垣征四郎,这次率领着日本精锐的第五师团和关东军的察哈尔兵团主力,兵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九一八事变之时的关东军。

这一次,他能像九一八事变那样轻易得手吗?他前面的中国军人,又做好了怎么样的准备呢?

同九一八事变时的年轻少帅不同,这次日军面对的是,已经在山西经营了快三十年的阎锡山。

老谋深算的阎锡山清楚地知道,被称为山西王的自己,全靠着山西在中国与群雄逐鹿数十年,如果山西丢了,那自己的政治生命,就真的要日落西山了。

这次和日本人打,保卫的是阎锡山自己的地盘。

所以一向在山西闭关自守,连窄轨铁路都不与其他省份对接的阎锡山。这次大方地请来了卫立煌率领的中央军,与晋绥军的杨爱源、傅作义一起防守山西。

甚至黄河对岸的八路军,这次也被阎锡山请到山西成了座上宾。

1937年8月28日,在雁门关下岭口村一所窑洞里,阎锡山同周恩来商讨后,制定了“以主力配置于天镇、阳高、广灵、灵丘、平型关各地区”的作战方针。

这一次,阎老西下足了本钱,但战局的开端并不能让他满意。

9月12日,晋北重地天镇沦陷。阎锡山亲自组织军事法庭,将负责防守天镇,被人称为阎锡山十三太保之一的61军军长李服膺处决。

双方对弈的下一步棋,胶着在平型关。

9月底,日军进攻平型关,这一次,正面对敌的国军,和抄袭敌后的八路军115师,给板垣师团造成了巨大损失。缔造了抗战以来第一次大捷——平型关大捷。多年来互为仇雠的国共两军,在抵御外敌上配合亲密无间。26日,第六十一军七十二师四三四团团长程继贤,在鹞子涧和敌人反复拼杀,无一后退,最终全团官兵近千人,与程团长一起全部殉国。程团予敌重创,大大减轻了八路军115师的压力,可以说国共两军在这里,用生命做出了相互配合的典范,奏出了全民族抗战的第一声凯歌。

日军随后又开始向铁吉岭阵地进攻。面对敌军后续部队源源不断的轮番进攻,中国守军伤亡惨重,弹药打光,守军只剩十多人。面对蜂拥而至的日军,剩余官兵誓与阵地共存亡,集体从山崖上跳下,壮烈殉国。

在铁吉岭失守后,日军突破恒山防线,由茹越口长驱直下,一下斩断了平型关正面中国军队的退路,战局由此急转直下,阎锡山被迫急令部队南撤五台山,平型关战役以中国军队的再次失利而结束。

板垣征四郎在平型关损失惨重,原计划仅凭第五师团拿下山西的他,不得不出面请关东军参战,然而,这引起了日军大本营的不满。

日军大本营认为,关东军是拿来防备苏联的,同时板垣不能无限制的向南进军。

早在8月19日,板垣征四郎向同自己一起发起九一八事变的老朋友,现在正在日军大本营的石原莞尔写信说,太原附近有着大量的资源,一定要从速将战线推到太原。

但石原莞尔深怕日军陷入战线拉长的危机,建议不要冒进。

直到9月23日,石原莞尔调离后,10月1日,板垣征四郎才收到了同意攻占太原的命令。

这一次,板垣将兵锋指向了忻口。

位于太原以北一百公里的忻口,是通向太原的咽喉之地,也是防守太原的最后一道防线。

忻口要是丢了,太原也守不住。中国军队在此有着最坚决的抵抗决心,和最后一块阵地的牺牲精神。

10月1日,收到命令的板垣马上组织人马,沿代县至原平公路发起进攻,忻口战役序幕拉开。

首先迎敌的是布防于中央地区的第九军。面对来势汹汹的强敌,郝梦龄亲临前线指挥作战死守不退,而日军亦志在必得,两军由此展开多次激战,近距离互掷手榴弹,再近距离便是白刃战和肉搏战,整个战场上血肉横飞,杀声震天,战况之惨烈,在抗战以来也极为罕见,双方均损失惨重,国军阵地前布满了日寇的尸体。

无论在华北还是在上海的中国军队,由于装备训练处于劣势,这时都采取了一种极为惨烈的战法:那就是让士兵最大限度地接近日军步兵战线,与日军混成一团,让日军的炮火无法分清敌我,然后用士兵的血肉之躯扑向日军,用手榴弹乃至白刃与日军拼个死活。

日本军方也承认,这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步兵战术”,给日军造成了巨大伤亡。

但这种战法,也意味着中国军队的惨痛损失。在崞县,独立第七旅马延守部一个团与日军展开白刃战,包括团长刘连相、石焕然在内的全部官兵殉国。在原平,一九六旅全体官兵与入城之敌浴血巷战三天,最后旅长姜玉贞率二百余仅存官兵退守城东北角,与敌苦战肉搏,于11日全部阵亡。

激烈的战况让双方官兵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士兵中弹之后,双方军医当场取出炮片,又立马上阵,重伤也不下火线,直到战死在战场上。中国军队有几次派整师去攻打一个山头,到最后居然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15日,中路守军在总指挥郝梦龄的率领下,展开攻势行动,正面出击,阻止敌主力从南怀化突袭忻口的企图。在红沟西北、官村以南高地,第九军军长郝梦龄、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到前沿阵地奋勇督战,相继中弹,壮烈牺牲。师长李仙洲,旅长于镇河、董其武火线负伤。

在惨痛的损失下,中国军队的抵抗没有减弱。而八路军此时不但在侧后袭击敌人交通运输,还夜袭代县西南的阳明堡机场,毁伤敌机二十架,歼日军百余人。让前线日军的空中攻击力量被有力削弱,援助了正面作战的友军。

在这个时候,板垣手下的部队在山西的伤亡较大。

第五师团四个战车中队队长中,两人战死,一人重伤。没有装备坦克的步兵更是伤亡无数。

据参加侵占山西的日本军官辻政信回忆,忻口的中国军队极为顽强,原本轻蔑中国人的自己,却这样的中国军队所感动,对其充满了敬意。

原平沦陷后,忻口的守军陷入了极其被动的苦战之中。在此期间,中国军队坚守的山头,白天被日军进攻的时候,苦于实力不济,只能撤退,再趁晚上抢回来。有时为了抢夺一个山头,双方你来我往达七八次。漫山遍野都是尸体和枪械,但双方谁也无暇清理战场。漫天飞舞的炮弹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连地上的沙子似乎都一直都在天空飘散。

为鼓舞士气壮军威,官兵们把被杀日军的头颅砍下,高悬在城楼上,宣称是“将活捉的日军砍首”。此举激起了日军更加疯狂的进攻。

10月底,敌军突破娘子关,忻口战场局势急剧恶化,中国军队面临被包抄的危险。11月2日夜,中国军队奉令撤离忻口阵地,向太原撤退。11月8日夜,太原城北为日军突入,经过激烈巷战,傅作义率守军二千余人向西山突围,太原失守。太原会战结束。

中国军队参战总兵力达6个集团军计52个师(旅)共28万余人,伤亡10万人以上,歼灭日军近3万人

太原失守了,却不意味着中国就此输了。

正如第六军军长郝梦龄所言,“为争取最后胜利,使中华民族永存世界上,故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牺牲。

“我先牺牲!”郝军长在太原会战中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无数战斗到最后一刻的中国军人,也用生命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正是中国人这种不怕牺牲的精神,撑起了民族的脊梁。

这场惨烈的战役让中国人看到,支撑起中华民族茁壮的生命力的,不是广阔的沃土,富饶的资源,而是坚强的中国人民,英雄的中国军人!

太原会战的失利,也使得日军成功霸占了大同一带的煤炭资源,为此后日本持久性侵华战争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能源。

(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5/6/26 19:28:0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感天动地的中国军人——山西对日会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