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镜头中的老兵”关注抗日老战士徐世椿

共 17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53780
  • 工分:11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镜头中的老兵”关注抗日老战士徐世椿

“镜头中的老兵”关注抗日老战士徐世椿
重温杀敌报国的热血年代

“镜头中的老兵”关注抗日老战士徐世椿

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泰州市双拥办、泰州市地税局将在8-9月份联合举办阳光地税杯“镜头中的老兵”专题摄影图片展,主办方将面向社会征集立体反映抗战老兵的图片。主办方将通过寻访、走近抗战老兵,发掘活的历史,并通过出版画册、举办图片展等形式,立体、多角度、全方位展示抗战老兵生活状态,为他们带去物质和精神上的慰藉,以此向抗战老兵致敬,向抗战胜利致敬。

今年96岁的徐世椿是一位抗战老兵,曾亲历过台儿庄战役,当过飞行员,老人家的人生颇具传奇色彩。17日,活动主办方安排专业摄影师走进钟楼巷老人家中,记录老人的生活状态,重温杀敌报国的热血年代。

徐家7人去当兵

徐世椿是安徽合肥人,十五岁那年,他考上了法国人办的上海雷斯特高级工业职业学校,各科成绩优秀。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全国人民共赴国难,积极抗战。徐世椿的两个哥哥先后走上从军报国之路,大哥徐世栋在马文魁的西北军,二哥徐世桃是蒋纬国的青年军100师的坦克手。

1937年夏天,还在上学的徐世椿救国心切,毅然参军,部队番号是国民革命军第五战区第七军第171师。部队首长见他有文化,又会唱歌,让他到师部的战地服务团,和20多个年轻人在一起,做收集情报、战斗动员等工作。

在徐家三兄弟的带动下,徐小圩的青年纷纷走上前线,徐家还有世俊、世仁、世佩、世仪等四个堂兄弟也参加了抗日队伍。抗战胜利,世佩、世仪等三个堂兄弟没能回家。

龙坑集阻击战

1937年12月日军占领南京、济南以后,企图沿津浦线对进,南北夹击,会攻徐州,以便沟通南北战场,进而击破陇海路军防线,夺取郑州,武汉等地。中国以李宗仁为第5战区司令长官,指挥中国军队同日本侵略者在以徐州为中心的津浦路南北的广大地域上,展开了一场大会战。徐州会战共有3个阶殷。第1阶段是津浦路沿线的初期保卫战。第2阶段即台儿庄大战。

1938年春天,台儿庄战役拉开大幕后,徐世椿所在部队接到命令,开赴安徽龙坑集阻击北进蚌埠的日军。在这里,徐世椿首次参加了战斗。

“当时日军有机枪、大炮、气球等先进武器,我方装备落后,一个连只有几十支枪,刚入伍的只有大刀,长矛、红缨枪、手榴弹,给养、运输也跟不上,”徐世椿说,“傍晚,战斗打响,日军的炮弹铺天盖地,枪炮声不绝于耳。战斗整整打了一夜。第一天还高高兴兴和我们说话的团长、副团长战死,部队伤亡很大,一个营长在代理团长指挥。”

“交战惨烈到极点,我们死了很多战友,所有的战士都和鬼子拼过刺刀,死亡就是一瞬间。”徐世椿说。

第二天早上,经过一场惨烈的白刃战,刚刚打退日军的一次进攻,战壕里的战友已不多了,而且大多带伤。这时,远处日军阵地上升起了一只大气球,气球下面吊一个篮子,篮子里坐着两名日本兵,一人用望远镜观察我方阵地,一人用旗子在指挥,只见那日本兵的旗子指哪儿,日军的炮弹就下雨似的往哪儿打。

日军炮击停止后,代理团长命令徐世椿带师部的人撤退,自己带领将士固守阵地。“我们一个团上去的,几乎全军覆没。”徐世椿说,“再到这个团的防地时,没有见到一个熟识的面孔。”徐世椿说,听接防的战士说,原来那个团的战士已全部阵亡。

宿县保卫战

徐世椿随部队撤到安徽宿县。1938年4月,驻防在安徽宿县的第7军171师和川军某部的三个师接到上级指令,阻击南线日军北进。

徐世椿所在的师负责守宿县城西门,川军的三个师分别守东门、南门、北门。

凌晨3点,日军向四个城门同时发起猛攻,守城各部队殊死抵抗。川军的装备极差,使用的是土造“单打一”猎枪,手榴弹一炸分开两瓣,杀伤力有限。

日军的大炮很快炸开东门的一段城墙,日军从炸开的城墙缺口一拥而上,川军的火力无法压制冲上来的日军。防守东门的川军师长手提大刀带领士兵和蜂拥而上的日军展开白刃战。双方死伤惨重,死尸和重伤的士兵填满了炸塌的城墙缺口。

最终日军攻破东门,北门、南门也相继失守。西门守军处于四面重围之中。日军的炮弹在师部周围炸出一个个弹坑。

街上堆满死人。战斗中,徐世椿忙着救护伤员,那些从战场上抬下来的伤兵,受伤的、昏迷的,手里都紧握大刀。天快亮时,部队开始撤退,城门失守,城内百姓和部队混杂在一起,日军的机关枪跟在屁股后面打,一扫一大片。

这一仗,除东门突围出几百人外,近万名壮士全部战死。

光荣加入空军

台儿庄战役结束后的第二年,徐世椿报名加入了中国空军,参加与黄埔军校齐名的中国空军军士学校第三期的学习。

入校后,徐世椿和战友们学习航行、航空战术、天文、气象、通讯、照相、射击、轰炸和发动机等课程。“教练们训练学员时,要求近乎苛刻,态度很严肃,让我们感到害怕。”徐世椿说,“当时教官组长赵赠熊是江苏常州人,他告诫学员,日军的“零式”飞机性能非常好,飞行员素质很高,我们没有好的飞机,再不在技术上超过他们,只会给人家当靶子打。”

当时的生活条件很差,学员们吃的是糙米饭豆豉空心菜,菜里面少盐,由于营养不良,训练又艰苦,好多飞行员得了夜盲症,一到晚上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宋美龄是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她经常到航校看望年轻的飞行学员。她和蔼亲切,主动关心学员们的生活,大家向她诉苦说吃不饱,她立即要求学校改善学员伙食。

在宋美龄的关心下,学员们的伙食好多了,每星期都能吃上几次荤菜。另外,学员每个月还能领到两块大洋,星期天能到成都市里买零食带到学校吃。

“那时的飞机很简陋,没有现代通讯设备,飞机上了天全靠飞行员自己,飞行员要有胆有识、有勇有谋,有极好的飞行技术、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淘汰率很高,”徐世椿说,当初280多人入校,1942年12月毕业时仅剩83人。徐世椿是中级飞行项目中第一个放单飞的,毕业总成绩第26名,毕业证是第26号。

正当空军军士学校第三期学员完成学业,准备奔赴战场的时候,徐世椿和他的20多位战友却因对当时的空军一些制度提出异议,而被当局以“奸匪嫌疑”罪拘捕。他们在国民党政府的集中营里一蹲就是两年多。中共要员王若飞、爱国人士萨空了曾经设法营救,但是由于复杂的原因,均未成功。

关心泰州建设

1945年抗战胜利,徐世椿终获无罪释放,他来到上海,进入复旦大学进修经济管理专业。一年后应同学之邀,到荣丰纺织厂做高级管理。其间,结婚生子。

新中国成立初期,徐世椿响应号召“支援内地”,到泰州协助筹建纺织厂,原计划工厂建好后就回上海,但因为他工作表现突出,市领导极力挽留,最终,徐世椿放弃了随上海荣丰纺织厂迁往香港的机会,举家移居泰州。

解放后的泰州百废待兴,徐世椿怀着满腔激情,加入到城市建设中:他参加编织泰州工业发展规划,规划设计并参与建设坡子街、泰山公园、泰州第一钢铁厂、泰州林机厂、泰州光明机械厂等。

与此同时,多才多艺的徐世椿还活跃在泰州话剧舞台上。他是泰州市最早的国家级足球裁判,最早把“蝶仰蛙自”泳姿和跳水带到泰州。

退休后,徐世椿一直关注泰州城市建设,他曾向有关部门提出关于“加快城区河道疏浚”与“开放地热水资源”的建议,获得泰州市委、市政府颁发的“优秀人民建议奖”。

93岁之前,徐世椿老人每天骑车打门球,爱唱歌,会跳舞,还学会了上网冲浪,先后被评为第七届、第八届全国健康老人。

徐世椿家里收藏着“关爱抗日老兵网”颁发的奖章,上面印有“谨献给为我中华独立自由抵御外敌的民族英雄”字样。“现在我儿孙满堂,什么都不缺,”徐世椿说,“只希望大家不要忘记,抗战期间有无数热血青年为了国家独立民族自由而战,他们甘愿抛头颅洒热血,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记者 唐春杰 通讯员 崔进荣 吕建国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6/23 16:56:56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53780
      • 工分:11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徐世椿回忆:

      目睹空战

      成都的双流太平寺机场与空军军士学校共用同一个机场。1940年9月13日,日军13架飞机向机场上空飞来。空军飞行员驾驶34架俄式E15、E16战机升空迎战。空战中我机被敌机击落、击伤11架,10名飞行员血洒长空。

      幸存的飞行员泪流满面,我方的老式飞机太不灵活,火力太弱,只好给人家当靶子打。

      1941年春3月,成都双流机场在上课,突然,近百架日机突然飞临机场上空轰炸。

      徐世椿和他的同学亲眼目睹学兄们冒着疯狂的弹雨,仓促驾机起飞迎战。一个叫黄新瑞的前辈,是当时空军第五大队少校大队长,他驾驶的是E-15飞机,与日军的“零式”飞机相比性能相差太远,但他凭借高超的飞行技术和两架日机格斗,并将其击伤、击退。

      日机飞走后,黄新瑞驾驶飞机稳稳地停到双流机场,飞机平安着陆后,同学们等着欢呼英雄,但过了好几分钟还不见黄新瑞从飞机上出来。有一个同学突然大喊:“黄队长可能受伤了!”大家涌到飞机前,徐世椿和他的同学看到他们一生难忘的一幕:黄队长胸口中弹,鲜血正往外涌。左、右手紧握驾驶杆,怒目圆睁,昂头挺胸,保持着战斗的姿势,已停止了呼吸。

      好多同学当场失声痛哭,当时,“一滴油一滴血”,飞机更是宝贝啊!不少飞机都是南洋华侨和各界同胞捐献的。飞行员爱护飞机超过自己的生命。黄新瑞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英姿永远留在徐世椿和同学们的脑海里。

      不久,12架日军零式战斗机再次轰炸成都,飞行大队长罗英德率31架E15战斗机迎战。我军虽有斗志,但因飞机太落后,再次损兵折将。除大队长外,其他飞行员全都魂断蓝天。

      驼峰英雄

      徐世椿的其他同学一部分送美国继续学习,一部分化整为零投放到了各个战场,参加了1943年之后,中日之间的大部分重要战役。在各个战场上显示出强大的战斗力,并立下了赫赫战功。

      徐世椿的同学吴子丹分到中航,和陈纳德的飞虎队员们一起凭借高超的飞行技术,无数次飞越“驼峰”,为抗战运送了大量物资。吴子丹,四川人,英俊正直,思维敏捷,判断力强,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此人前几年在美国过世,他的儿子是博士。当年他500多次飞越“驼峰”。有一次,他连续两次飞越“驼峰”后,筋疲力尽。当时飞行员少,任务紧,上级让他再飞一个来回。他毅然从命,完成运输任务飞回印度基地时,因劳累过度,飞机机翼触及山峰摔了下来。他坚持从摔坏的飞机中爬出来后,就昏了过去。后来,当地印度人把他救活。伤稍愈后,又坚持重返蓝天。改革开放后,吴子丹回国探亲时,和徐世椿谈起这段经历时说:“我每一次成功飞越驼峰,就为消灭日寇尽了一份力。”赤诚朴实豪情满怀的话语让人感动。

      还有一个福建同学叫刘立中,当时毕业时只有19岁,他和吴子丹一起无数次出生入死往返“驼峰”。

      徐世椿还有一个同学,在飞越驼峰过程中,遭敌机袭击,首先想到的是发电报提醒后面的飞机注意安全。在他发完电报后,自己却错过了跳伞时间,血洒长空。

      徐世椿虽记不起那同学的名字了,但那同学的形象和品质却一直深留在他的脑海里。永远微笑的面容,干净的服装,平和的语言。遇到危难,首先想到别人。

      建国初期,香港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有一批爱国的民航飞行员,其中有吴天健、伍庆香、杜远礼等徐世椿的同班同学,分别驾三机起义归国,为新中国新建民用航空事业作出不朽贡献。

      2015/6/23 16:57: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镜头中的老兵”关注抗日老战士徐世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