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激进“新泛民”是“港独”化身

共 3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7596412
  • 工分:914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激进“新泛民”是“港独”化身

香港《大公报》18日刊发题为“激进‘新泛民’是‘港独’化身”的文章,作者:李幼岐。全文如下:

有激进团体扬言,在立法会审议表决政改方案期间,会策动包围立法会。有传言说,倘若政改方案获得三分之二多数立法会议员赞成通过,激进团体将会用激烈以至暴力手段表示反对。日前警方已破获激进本土派的“全国独立党”私下制造的爆炸品。故绝对不宜掉以轻心。

社会上,以至反对派阵营之内,都将这些激进团体和激进分子划分为“新泛民”,以示与“老泛民”有所区别。有些“老泛民”则自视走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传统路线,但也有中间人士认为这只是“五十步与一百步”之差,因为从未见过“老泛民”公开批评指摘或出来制止“新泛民”的激进、暴力做法。当然,两者的言行确有不同,激进与温和也确实应该有所区分。至于性质上是否雷同或接近,又是否“五十步与一百步”,那就见仁见智了。

与“台独”分子勾勾搭搭

警方对激进派的动向早已有评估,相信这方面警方早就“收到风”。因此,警方日前宣布,在立法会辩论表决政改方案期间,警队已准备好调动6000警力,以应付各类可能由激进行为引发的情况。考虑到人手问题,警方已招募300名退休警员,随时可以出动支援,以备不时之需。由此也不难想到,激进派即“新泛民”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劳民伤财,视之为“人民公敌”亦无不可。

除此之外,警方又呼吁市民,包括广大支持通过政改方案的市民,在反对派集会或游行示威之时,切勿靠近激进分子,更勿接近暴力分子。一方面,避免受到失去理性以至失去人性的激进分子、暴力分子伤害;另一方面,也有必要让出空间,方便现场警员采取适当及必须的行动,包括以合法的武力制止非法的暴力。从法治、公义、社会秩序和市民安全的立场而论,公权力包括合法的武力,必须足够强大,必须远超过激进分子的非法暴力。激进分子作恶多端,甚至有人号召袭警、杀警,让警员在生命受威胁的阴影下执行任务。对于如此威胁,凡我正义市民,是可忍孰不可忍?对于这种呼吁及煽动袭警、杀警之人,以及在示威抗争中使用暴力之人,还能谈什么“克制”或“忍让”吗?政府、警方和广大市民,对此都应三思,以免姑息养奸。

假如各方细心观察和回顾,所谓“新泛民”的激进团体和激进分子,若予定性,都与“港独”二字脱不了关系,其中有一部分,根本上就是“港独”组织和“港独”分子。这一点,无论从立场、观点、理念、言论、口号、行为等各方面考量,都是“港独”货色。假如不是“港独”,还能是什么?倘深入加以剖析,以下两点有必要注意:

第一,反对派包括激进派之中,有些人与“台独”分子勾勾搭搭、眉来眼去,甚至有人专程赴台北,向“台独”头子讨教,以便在香港给“港独”活动推波助澜。更有一些激进社团,在传闻中接受“台独”组织或“台独”分子的经济支持,而观乎他们的行动,也的确是“港独”面目十分明显。 “港独”和“台独”的合流,可说是“新泛民”激进组织具体行动即“港独”的一个层面。

另一个“港独”表现的主要层面是,与境外组织关系密切。其中,有些人曾去外国“作证”,有些人去外国“领奖”,有些人得到外国反华组织的“赞助”,有些人被外国传媒封为“英雄”,不一而足。凡此种种,最令人惊奇者,相信就是在香港被视为“政治小流氓”的一名学生,到了花旗国,竟然成了“时代名人”,名利双收。外国或境外反华组织的如此做法,究其目的,就在“乱港”二字。不过,这还是浅层次的。若论其深层次的目的,那就是“反中”和“港独”。很明显,不论境内、境外的反华势力,终极目的都是想将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

在港推动“去中国化”

第二,激进派或“新泛民”的言行,有一个与其他反对派人士颇为不同的特色,那就是:他们可能受陈水扁掌权时所推行策略的影响,即“去中国化”。在台湾实行“去中国化”,当然就是“台独”。激进组织及激进分子在香港推动“去中国化”,那毫无疑问就是“港独”了。

香港的“港独”分子及其组织,也经历了由“隐独”到“显独”的渐变以至蜕变。这些人有目的地将香港与国家加以割裂,更居心叵测地在某小学门外示威时狂叫“返支那”。这些人为了张扬“港独”,竟然不惜与日本军国主义同流合污、沆瀣一气。

时至今日,在激进组织、激进分子或“新泛民”而言,大可以与“港独”二字画上等号。有道是“除恶务尽”,“港独”既已露芽冒头,中央政府、特区政府就有必要采取行动加以铲除。否则,一旦“港独”继续发展下去,成了气候,那就麻烦大了。

————————————————————————————-

香港《大公报》18日刊发题为“泛民的分裂与败象”的文章,作者:郑赤琰,前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全文如下:

“泛民”27名议员一开始便对自己阵营的议员没信心,不信任,而且也深明否决普选特首的提案风险太大,是天大的考验,因此才会想到用《承诺书》的“死桥”来捆绑27人,要他们以个人的诚信许诺不会去支持政改方案。可是自签下《承诺书》之后,“泛民”便为此承受了来自“泛民”内部与外在的舆论压力,绑票的败象也不断涌现出来。

分裂成必然 内斗难止息

第一个败象出现在“泛民”内部温和与激进两条路线的公开争论,而且还会造成党内分裂。具体例子如公民党汤家骅公开出来组织“民主思路”、民主党则有狄志远公开在报上撰文批判“绑票”否决普选特首方案是置“泛民”于继续谈判解决问题的绝路,在此同时还有黄成智先退出党中委职位,接?声称要搞市民联署支持“袋住先”。因而被民主党纪律委员会开除党籍。

这事发生在公民党与民主党身上,而且还是由党中央委员,现任或前立法会议员发动,这不是意外,而是两党政治路线出现分歧所应有的必然后果。因为两党的原有政治路线一向以理性、温和、维护民主机制,追求民主发展自持,可是自“占中”这种公民抗争无视于法治,也全盘否定现有机制的民主价值,甚至出现党要公开与警方执法行动不惜犯法,最后还不顾任何民意压力,坚持要守住《承诺书》不容任何松绑行为。在在都宣明与过去的政治路线由理性转变为激进。

任何政党一旦出现了如此判若两样,都会出现党内争论,接?公开分裂、争夺领导权,失败的走人,成功的留守,但后果是温和党人退走,公民党与民主党也就非要以激进的面貌与行为示人不可。一旦两个民主派的理性政党也变色,都和原有“泛民”的激进派埋堆。原有的温和路线的一群也就会另起炉灶,在“泛民”原有理性的基础上重新成党,这便是汤家骅等人“第三条道路”的原因。

第二个败象有见于“亿元贿票”的谎言,连这样的招数也用上了,可见“泛民”已出现了严重的信心与信任的危机。 “贿票”谎言荒谬至极之处是无论是苹果日报或长毛在这么一个“贿票”新闻骨节上,如果真有其事,有人证又有口语的亿元物证,苹果早就会在第一时间以头条全版封面揭诸于世,哪会在其第一时间发布“新闻”时在人证物证交了白卷?由此一点,可见其造假说谎!

判断大失误 堕道德深渊

至于“贿票”发生在长毛身上,更不可思议,因为长毛在27人捆绑中是极端一方,像这样的一个人物,若真有人要贿买票,试遍了二十七人,都不会算他一份。因为找上他便绝对是倒自己的霉,尤其是有钱人更不会做那么蠢的事,因为一旦被捉到把柄,肯定会发动铺天盖地“公审”运动。不把他的公司打倒,也会把他斗到不是人,试想有钱人会做这么笨透的事吗?

此外,“贿票”之举也显示出绑票人自己之间的信任程度已因巨大的社会压力而无法再有信心,彼此也再难有信任,因此才想出这一招亿元贿票的谎言,想借此一招硬砌脱绑者的“生猪肉”,如果真有人逃绑的话,把他说成被亿元收买去出卖民主、人权与自由,他还是人吗?可见这一招是毒辣,但无法取信于人,也就变成害人害己,搞政治大事的人去搞那么笨的举止,简直是自投罗网,其败象之大,由此可见。

第三个败象也出现在政治判断大失误。

“泛民”“绑票”的政治判断原以为用一个绝对不妥协的方法去迫退特区政府或中央政府,要求在他们所提出的“公民提名”与“政党提名”的两大诉求上作出让步。像这种有违《基本法》的要求必须通过修宪才办得到的事,早就应该判断不可能得到同意,结果必然是无功而还。这个政治失误委实太可怕了,其可怕处在于口口声声说民主说法制的人竟然无视于民主与法制的程序。由此可见这个败象也败得可怜!除此之外,还有不少败象,这里限于篇幅,且按住不表!读者是明眼人,自可一目了然!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5/6/18 23:22: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激进“新泛民”是“港独”化身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