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意大利海軍  中流砥柱

共 4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8939982
  • 工分:313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意大利海軍  中流砥柱

停战以后,意大利半岛遭到一系列的物质的或精神的悲剧事变。使每个意大利人无论如何也得受到影响。国家所处的灾难性的局面和包括盟军不肯让意大利武装部队改编在内的种种纷至沓来的困难,所有这些,都引向这样的结果,那就是使这个国家只能使用一小部分的精力致力于对德的战争。和这种混乱的状况相反,意大利海军却仍然是一支有效率的部队而且是作好战备的,它以其全部在海上的作战兵力以及半岛的陆上前线以南各港口和岸上设施来参加盟国的军事活动。这一贡献实在是不简单的。 在直到9 月8 日为止的地中海海战中,盟军所要对付的实际上单只意大利海军。如今这一支海军已经与其前者的敌人并肩战斗了,因此盟军便再不须要对抗一支有相当分量的海上敌手了。于是,在停战以后,意大利仍然要从事大量的活动,而在残酷性和无休止的冲突性方面已大不同于前了。意大利海军和别的海上活动如今又构成了数不清的插曲,但这些任务比起9 月8 日以前来,却大不相同了。因此如果把停战以后的这一阶段,详加叙述,便不合于本书的性质。这样一来,就只好略加综述就够了。 盟军在非洲和地中海遭到三年以上的坚决抵抗以后,一旦登陆于意大利本土,一般说来,对意大利人是深深地不信任的,这种情况原是可以理解的。这种情绪早在停战协定中表现为不必要那么苛刻的条款了,虽然意大利政府不消说不可能知道,也不可能评价意大利人民的真实态度,或为了盟军的利益而把这种情绪向之转述。这些伴随着停战谈判和停战协定的宣布而来的、不协调的事故,至少有一部分是盟军自己造成的。在这一个混乱时期中所产生的这些事故,总的说来,倾向于使意大利人对盟军指挥部门加深其不信任,这种情况也是合于逻辑的。 因此,为了意大利的利益和为了如今是共同的事业,最重要的就是使盟军当局至少对于意大利国家的某些构成部分要怀抱相当分量的信任。有必要向盟军表示,尽管有这许多乱子,却仍然有某些实体保全其权力、威望和组织,因而任何情况下盟军都可以给以完全的信赖。意大利海军证明了它具备这些条件,而它在海上和岸上的行为,立刻就可以取得盟军方面的了解和尊重。 在停战的日子里,意大利海军的举动对于在陆上前线两侧的整个意大利人民来说,提供了一个无可计算的重要性和精神影响的范例。这就为帮助意大利人体会他们并不是什么都损失干净,提供一个重要的因素;它帮助意大利人恢复自信,而尤其重要的是,它对他们表明在新的形势下应该采取什么路线。为了这些理由,意大利海军真正成为“中流砥柱”,民族生命也赖以恢复,就像伯刚明尼海军上将所预言的那样。 从停战后的最初时刻起,意大利海军便能取得盟军方面的信任,这种信任由于海军部队继续表现其忠诚、纪律和有效率而得到加强和延伸。由于这些部队的可靠性被证实了,所以盟军的最高统帅部在停战后不到两星期的时间里,便认为意大利海军充分参加军事行动,不仅合于逻辑,而且是有用的和合乎要求的了。于是在9月23日,意大利海军部部长兼参谋长迪科登海军上将,便应盟军舰队总司令克宁汉海军上将之邀,去起草一份关于使意大利军舰和商船参加战争以对付共同敌人的协定。这便是上述的“君子协定”的由来,对于此时意大利海军来说,这项协定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具有极大的重要性。事实上,尽管停战条款十分苛刻,而“君子协定”却使意大利海军在海上能和盟军实行军事合作而无所限制,因而便在精神上使意大利海军和盟国海军获得平等。 克宁汉—迪科登协定的重要性,还由于它不是由胜利者一边的发号施令,而是一份经过自由商讨的合同,其中包含着相互的义务并在双方互相信任中签订的。由于这个协定是在意大利政府首脑巴达格里奥元帅于9 月29日乘坐巡洋舰“席披恩”号前往马耳他岛签署停战协定之前,就由意大利海军和盟国海军达成协议,所以就更加显得突出了。 关于停战刚刚宣布以后为盟军所到达的前线以北的意大利军舰和海军基地所采取的态度和所取得的经验,前面已作了扼要的叙述了。在此线以南的塔兰托港和布林迪西港的海军机构则没有多少受到停战的影响,因而当盟军的第一批船队于9 月9日下午抵达塔兰托港之时起,它们就置于盟军当局的支配之下。甚至在盟军抵港之前,就对于这个合作获得最具体的证明了,因为他们可以看到,基地的炮台朝着几架此时出现在盟军船只上空的德国飞机,实行开火了。 虽然在进行合作时不免心中怀有成见,而在盟军和意大利海军双方的指挥部之间,存在着真诚的共同对敌的气氛。于是盟军便放手把塔兰托和布林迪西两个地区划归意大利海军负责并由其直接指挥。这一决定显得特别重要,因为盟军是把布林迪西地区来作为它的海军方面的防御、组织、技术和后勤的枢纽所在。当意大利海军立即表现其具有效率的确据时,这就导致盟军把别的方面的许多活动委托给意大利海军去做。在迁都到布林迪西港的意大利政府能以实施其法权以前,实际上在前线以南的军、政组织,全都交给意大利海军负责领导。 于是,镇守塔兰托港的陆—海军司令费奥拉万左海军少将,几个月间,除了处理本身职务之外,还对该军区的地面部队负全部责任,此外还兼管公共秩序、公共卫生、铁道系统、民用邮电网、运输工具和房屋的征发、对民间食物的分配并控制饮水的分配。(阿普里安蓄水池被德国人炸毁后40日不能给水。在这期间意大利海军从自己的给水站发水供军民使用,还用自己的水船运水补充。) 这些头绪纷繁的职务,使驻塔兰托和布林迪西两港的意大利海军当局,工作非常繁重。又由于盟军部队不断过境开赴前方,使工作难上加难。显而易见,这些任务的遂行对于盟军的贡献其价值是无可估量的,虽然此贡献不是直接的。尽管困难重重,而所有这些工作都能使盟军当局和意大利政府感到满意。在海军的这些组织工作的基础上,意大利政府才能开始其重建国家的辛勤任务,从阿普里亚开始工作,渐渐普及到全国去。 英、美各司令部也大体上要倚赖意大利海军机构为它们办理有关登陆、驻扎和盟军大批部队与装备在意大利南部战场上的重新编队。为了从事这些日益增多的活动,意大利海军必须迅速把有关的勤务部队重复现役,此外还要创设新的机关和勤务部队。其中之一是设置一支由军人编成的服务于盟军船只的装卸队。该队人数五千,效率达到只在24小时以内便能卸下一个师的装备并装上另一个师的装备。最棘手的问题是盟军的住宿和庞大装备的贮藏,但也终于解决了。 对盟军作战的最大贡献之一是塔兰托港造船厂的工作,它是9 月8 日之后,除直布罗陀以外在地中海唯一完善的造船厂了。该厂从盟军方面获得口头的和书面的表扬。盟军的专家和技术人员也盛赞该厂的工作量、速度和技术的完善。从1943年9月到1945 年6 月塔兰托港造船厂一共修复1,643 艘舰船,其中有621 艘是军舰,此外还修复了203 艘意大利商船和几百艘各型的意大利军舰。值得指出的是,有几项重大的工程历时好几个月才完工,而所有器材则都是意大利海军于战前储藏在塔兰托港的。 由于盟军到达南部意大利,意大利海军不仅要对各海军基地和沿海岸的现有防御工事加意保持,而且还要把停战以前未受严重威胁如今却发生新的要求的各军区加以保护。现在有必要把这两类地区用新的防御工事和必要的勤务部队加强起来。尤其要加强防空炮火,其中有若干武器是盟军供应的。这个形势的发展,又使意大利海军有必要迅速训练防空炮兵来使用这些为他们所不熟悉的武器。美国空军在阿普里亚所设立的三个机场,其防空工作都是由美国指挥官托付意大利海军,并由意海军提供37毫米高射机枪营来执行任务。 在霍普金逊将军指挥下的美国第一空降师,于登陆塔兰托时,把所有的大炮和支援武器全给丢掉了。这一批装备是交由巡洋舰“阿布迪埃耳”号运送的,该舰于进港时触雷沉没。意大利海军立即用机动炮、机枪、反坦克炮和喷火器把第一空降师重新装备起来,以应急需。 巡洋舰“阿布迪埃耳”号的沉没,表明德军在退出塔兰托以前必定在马格兰地锚地布下水雷。因此立即得把该锚地仔细扫雷,以免再发生意外。又派潜水队把通向马皮科洛的内水道,加以细致的搜索。同时,意大利海军又增加其沿岸扫雷工作并围绕各海军基地设置反潜工事。 尽管这些活动基本上属于防御的、组织的和后勤的性质,但因其所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因此便加强了盟军和意大利海军间的互相信任。从停战的最初一些日子起,意大利海军不是被看做听命于胜利者的被征服的部队,而是被看做忠诚而能干的合作者。

      打赏
      收藏文本
      1
      操中华
      2015/6/16 11:13:4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意大利海軍  中流砥柱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