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本细菌战证据的艰难曝光

共 34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7058448
  • 工分:8090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本细菌战证据的艰难曝光

日本袭击珍珠港以后,开始同英美交战,随着战况的恶化,大本营一直在摸索起死回生的作战方法。而对英美实施细菌战的资料,最早是在1993年发现的,是从防卫厅防卫研究所图书馆公开的井本熊男大佐的业务日志里解析出来的。战后,像《井本日志》这样的证实日军为开发细菌武器,使用盟军俘虏进行人体实验的资料发现极少。一个原因是日本在战败前进行了彻底的毁灭证据的工作;另一个原因就是战后日美间的秘密交易。通过这样的双重掩盖把细菌战的罪恶掩盖下来。

战争结束已经50多年,在许多历史资料中表露出的东京审判、天皇免罪背后的黑幕,历史的真实和“传媒”之间有很大的差异。

使用奉天俘虏收容所里的俘虏进行细菌战人体实验的重大根据,是东京审判期间英国检察团提出的证据文书3113号和3114号,内容是关东军总司令官梅津大将下达给军医部长梶塚中将的命令,时间是1943年2月1日。根据这一命令,梶塚军医部长向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731部队)下达了指示书,由731部队派遣20名人员携带器材到奉天盟军俘虏收容所,进行慢性痢疾患者的细菌检索。

1983年,庆应大学教授松村高夫的一位学生在神田旧书店发现了一批有关军事医学的文书,还同时发现了军医少佐池田苗夫关于破伤风菌人体实验的论文,及731部队在安达实验场将“马路大”捆绑在木桩上进行毒瓦斯武器实验的报告书。经进一步查明,这些资料是战争时期的军医少佐、毒瓦斯专家,战后先后在第一复员局、厚生省工作,后任自卫队卫生学校校长的井上义弘的遗物。

有可能是井上作为日本政府和GHQ联络窗口的第一复员局工作人员,完全了解毒瓦斯战和细菌部队的秘密,他们会因“反人道罪”而被处极刑,所以为了给战犯免罪,以掩盖日军反人道罪行,他从返还文书中挑出有关人体实验和细菌战的文书,放在自家保管。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6/12 7:56: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本细菌战证据的艰难曝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