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珍宝岛:抗美援朝后中国最大的反坦克炮战

共 68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5069814
  • 工分:12060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珍宝岛:抗美援朝后中国最大的反坦克炮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摘要]张相良为沈阳军区原炮兵部部长,参加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时任军区炮兵前指作战参谋。文中是他本人根据参战经历和有关内部资料整理讲述的摘选。将四十年前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的真实情况展现给读者,并作为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历史资料的补遗。

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已经过去四十年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期,中苏关系恶化,苏军在中苏边境地区挑起制造事端达数千起。苏方无视国际惯例,强称位于乌苏里江主航道我侧的珍宝岛等岛屿为苏方所有。苏军边防部队凭借其武器装备上的优势,不断对我进行武装袭扰,制造流血事件,多次打伤我边防战士,抢走枪支弹药。为了捍卫我领土主权完整,我军被迫对一再入侵我珍宝岛的苏军进行自卫反击。我军最多时部署6个炮兵营,其中85加农炮兵营协同步兵分队,于1969年3月2日、3月15日、3月17日进行了三次自卫反击作战,发射炮弹三千余发,共击毁苏军坦克、装甲车17辆,指挥车和卡车各1辆,击毙击伤敌军200余人,缴获T-62新型坦克一辆及部分作战物资。

我军以较小的代价,对屡次猖狂侵犯我珍宝岛的苏联边防部队予以沉重打击,取得了重大战果,打出了我军威、国威。苏军将多种15和毫米加榴炮、"冰雹"BM-21火箭炮等重型火炮用于珍宝岛作战,但因其隶属关系复杂,指挥手段落后,火力运用呆板,多次炮击均未对我构成较大威协,我军极少因苏军炮击受到伤亡。珍宝岛战役后,炮兵部队充分认识到我军一直采用的苏式炮兵作战指挥手段的落后,决心发展现代化的快速反应炮兵系统,抛弃苏式炮兵指挥体系。

(一)

3月2日的战斗,我公司边防站巡逻分队和侦察分队,在苏军边防分队入侵我岛首先开枪的情况下,放弃以棍棒冷兵器对敌斗争的准备,出敌不意,以短兵器对敌侵入我岛上的边防分队实施猛烈还击,击毙苏军下米海洛夫卡边防站站长伊万上尉等三十多人,击毁敌指挥车、装甲车各一辆,取得首战胜利。战斗结束后,苏军向珍宝岛当面增派了一个坦克营和三个炮兵营,妄图伺机报复。为了粉碎敌人新的武装入侵,做好充分作战准备,根据上级命令,沈阳军区炮兵派出85加农炮四一三团二营、122加农炮二十团二营和37高炮六二0团二营,于3月7日和12日从驻地出发,经四昼夜铁路输送和360公里的摩托化行军,于11日和15日分别到达珍宝岛作战地区。经过短暂的战斗动员,85加农炮兵营于14日在距我前沿七公里地域选择了遮蔽发射阵地,构筑工事,擦拭准备弹药,积极做好战斗准备。

3月15日上午8时许,苏军出动20余辆坦克、装甲车及100余名边防军,在纵深炮火的掩护下,多次向我岛上1号阵地发起冲击。守岛分队在我内河岸边2、3号阵地的火力支援下,以七五无后座力炮、四0火箭筒和反坦克手雷近距离向敌开火阻击,击退敌二次冲击。下午14时,前指首长判断敌可能向我发动更大规模冲击,将对我守岛分队构成严重威胁。遂命令85加农炮兵营派出两门火炮,迅速前出至209高地西北侧,准备实施直接瞄准射击,抗击和歼灭入侵的敌坦克`装甲车,积极支援步兵分队作战。

炮兵营指定五连四、六班,迅速向前机动。15时20分,两门火炮到达指定位置。因周围树林遮挡视线,不便于发扬火力,副连长赵子明、副政指华吉昌带领两个班战士,迅速向前推炮四十余米,将阵地设在距珍宝岛1700余米,通视状况良好的公路旁,并很快的完成了射击准备。

战斗准备刚做完,敌20余辆坦克、装甲车和百余名边防军,向我守岛分队发起第三次冲击。15时35分,四、六班接到开火射击命令,六班长立即指挥全班向已冲入我珍宝岛西南端,妄图从侧后攻击我1号阵地的先头一辆装甲车首先开火,四班随即也向该装甲车集火射击。因射击距离约1800余米,而85加农炮直射距离仅为900米,属超直射距离射击,加之火炮仓促展开,未及构筑火炮驻锄,射击精度受到一定影响,两门火炮均是第三发炮弹命中目标。打则必歼,两门火炮集火射击又打几发,直至敌装甲车起火冒烟被彻底击毁。击毁第一辆敌装甲车后,四、六班士气大振,在视界受影响不能集火的情况下,分别转移火力,对从岛上树林中窜出的另两辆敌装甲车猛烈射击,直至敌两辆装甲车中弹起火被击毁。之后两个班又对另一辆敌装甲车行集火射击并将其击毁。

在我炮火打击下,敌坦克和装甲车很快乱了队形,到处乱窜。此时四、六班因被击毁的敌装甲车硝烟弥漫,观察困难,遂转入对敌坦克、装甲车群行急促射击。战斗过程中,敌人发现我四、六班暴露的阵地,立即向我四、六班阵地进行炮击,几十发炮弹落在附近爆炸,有的弹片打在火炮防盾上,我干部战士发扬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越战越勇,毫不退缩,始终坚持战斗。不久,敌一辆坦克从沟里冲出来向我射击,两门火炮立即同时集火向坦克直瞄射击,因敌T-62坦克炮塔呈椭圆流线型,炮塔装甲正面厚达230-350毫米,侧面达90-160毫米,我发射的85加农炮穿甲弹命中后多发跳飞,难以击穿,但我两门火炮行集火密集射击,终于命中其薄弱部位,将其打得冒起了滚滚浓烟。这时,又有两辆装甲车刚树林中窜出,即刻被我击伤,冒着浓烟仓皇逃回树林。战斗持续三个多小时,至17时17分结束,两个炮班共消耗弹药90发,击毁击伤坦克、装甲车六辆。

(二)

在四、六班向敌开火射击的同时,我四一三团二营其余16门85加农炮,根据前指首长命令,从遮蔽发射阵地向岛上敌坦克、装甲车群行间接瞄准集中射击,并以炮兵火力支援岛上步兵分队战斗行动。我炮兵营根据敌坦克、装甲车战斗队形的变化,及时修正射击诸元,对敌进行多次猛烈的炮兵火力急袭。在火力急袭间隙,以一个连火力行监视压制射击,始终保持火力优势,为步兵分队提供及时有效的火力支援,对粉碎敌人包围冲击、保障岛上步兵分队稳定防御,起到了关键作用。3月15日的战斗,我炮兵与步兵反坦克兵器共击毁击伤敌坦克、装甲车10余辆,毙伤敌100余人。

战斗过程中,我指挥观察所发现珍宝岛敌岸216高地西侧无名高地人员活动频繁,似是敌临时指挥机构。经请示前指首长批准,炮兵营集中火力对该目标实施突然猛烈的急袭射击,顷刻间上百发炮弹覆盖了无名高地,硝烟散去后,再见不到苏军人员活动。几天后,通过苏联报纸报导,才了解到该无名高地确系敌临时设立的前进指挥所。敌指挥所被我炮兵火力彻底端掉,据判断当即击毙最高指挥官伊曼边防总队队长列昂诺夫上校和比金边防总站站长杨辛中校等多名苏军军官。我炮兵取得的这一重大战果,狠狠的打击了苏军的嚣张气焰,极大地削弱了苏军的战斗士气。

3月17日15时,苏军又出动坦克、装甲车掩护步兵侵入我珍宝岛,并向我2号、3号阵地及纵深进行炮击,妄图拖走3月15日被我七五无座力炮击中,并被反坦克地雷炸断履带,瘫痪在我内河冰面上的T-62坦克。16时许,我85加农炮营奉命对入侵之敌实施炮火打击,我全营火炮再次以突然、猛烈、迅速、准确的炮兵火力,挫败了敌拉回T-62坦克的企图,遭我炮火猛烈打击的敌坦克、装甲车慌不择路的逃离我珍宝岛。此次战斗仅进行了一个小时,我炮火击毁击伤敌坦克、装甲车各一辆,协同步兵毙敌30余人。

(三)

3月15、17日二次战斗,85加农炮兵营共消耗弹药3196发。由于珍宝岛作战地幅狭小(长1700米、宽500米),特别是3月17日战斗,前指首长根据军委“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要求炮兵火力远弹不能超过乌苏里江主航道,近弹不能打到我步兵阵地,炮兵火力运用要“打得准,打得狠”的要求。加之目标机动性强,获得战机稍纵即逝,所以战斗中我85加农炮兵营急袭射击的火力之强、火炮发射速度之快、射击目标火力密度之大,都是我军历来反坦克作战绝无仅有的。每次火力急袭,各门火炮为了不失战机,痛歼入侵之敌,不顾火炮每分钟最高发射速度六发的技术要求,炮手都是以体能极限来最大限度的发扬火力。有的装填手连续装填几十发炮弹,累得站不住了,就跪在地上继续装填。由于火炮急袭时间较长,火炮发射速度过快,火炮身管都被打红了。战斗结束后检查火炮时发现,所有火炮身管军绿色保护漆都变成了铜褐色,这种情况是我军炮兵过去历次作战都未曾有过的。

我85加农炮兵营对敌坦克、装甲车群行集中射击,由于火力密度大,取得了明确的火力突击战果。战后,我上岛清理战场的分队,发现被击毁的敌坦克,顶部被命中引起燃烧;被击毁的装甲车,或者遭我间瞄射击击中顶部开了“天窗”,或者遭我直瞄射击,两侧装甲被贯穿窜了“糖葫芦”。敌坦克、装甲车中弹起火燃烧,有些乘员来不及逃跑,身体即被烧焦,其状况惨不忍睹。这一战果对苏军精神上的振憾和打击是强烈的,引起了巨大反响,出现了厌战反战情绪。而我军122加农炮兵营,两次作战一直作为炮兵预备队,尚未能发扬火力参加炮击作战。从而表明,现代局部战争,炮兵火力的突击作用是至关重要和毋庸置疑的。

3月2日、3月15日、3月17日的三次战斗,我军先理后兵,后发制人,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苏军,以较小的代价取得了作战的重大胜利。战斗中,苏军纵深火炮不断向我前沿步兵阵地和我前出两门85加农炮阵地,以及我209、135等高地指挥所、观察所进行炮击。同时对我通向2号阵地的后方通道和4号桥等纵深目标(最大纵深6.5公里)也发射大量炮弹。从拣拾到的冰雹火箭弹尾翼、152加榴炮引信、160迫击炮尾翼等看出,苏军将多种重型火炮用于珍宝岛作战。但因其隶属关系复杂,指挥手段落后,火力运用呆板,多次炮击均未对我构成较大威协,我军极少因苏军炮击受到伤亡。

(四)

苏军遭我沉重打击后,并不甘心失败,仍不断向珍宝岛当面增兵,妄图将边境武装冲突升级,进一步寻机报复。针对苏军新的动向,军委和军区首长,决心既准备小打,也准备应对中打和大打,遂命令军区炮兵于4月7日,再调集四个炮兵营、二个高炮营开进珍宝岛战区,至此我在珍宝岛战区共部署了六个炮兵营(85加农炮营1、122榴弹炮营3、122加农炮营2),三个高炮营(37高炮营1、空军57高炮营1、空军100高炮营1),高炮主要用于掩护我前指和步兵、炮兵阵地的对空安全。

4月上旬,我炮兵前指根据上级作战意图,拟制了两个炮兵火力反击预定方案,随时准备对入侵之敌予以更沉重的打击。正是我炮兵、防空兵协同其他部队在珍宝岛地区做好了随时应付苏军较大规模的进攻准备,兵力对比出现了对苏军不利的变化,才迫使苏军不敢轻举妄动,未能挑起更大规模的武装冲突。直至5月和6月我国和苏联分别发表声明,局势相对缓和,我大部分炮兵营从6月份开始陆续撤出珍宝岛作战地区。

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我痛歼入侵苏军,取得重大战果,使中苏关系进一步紧张。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和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元帅、部长助理朱可夫元帅等强硬派领导人,提出拟对我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妄图对我发动全面战争,以求“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的威协”。根据苏联的动向,毛主席遂提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要准备打仗”等战争动员口号,全国很快进入临战状态。各大城市连续几年大搞地下坑道、人防工事。重要军工厂根据“山、散、洞”的原则,向大三线山区转移。军队训练重点转向“三打”(打坦克、打飞机、打空降)、“三防”(防空袭、防原子、防化学)。“兵民是胜利之本”,举国上下积极响应号召,全面开展备战工作,赢得了世界人民的同情和支持。

1969年9月,在新中国成立20周年的前夕,我国在西北成功的进行了地爆核试验和空投氢弹(300万吨级)试验。这两次核试验表明了我国军事实力完全具有对抗核打击的能力,对苏联发动全面战争的企图起到了巨大的威慑和遏制作用,在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军事、政治影响。1969年10月20日,中苏两国领导人举行外交谈判,从而由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引发的核危机得以解除,中苏双方边境紧张对峙局势逐步缓和,一场巨大的战争灾难得以避免。

2008年10月,中俄边界全线勘定,两国签订了边界议定书,珍宝岛等岛屿从法律意义上正式回归祖国。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已四十周年,回顾这一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边境武装冲突,让人们无比惊叹的永远载入历史史册。

如果您认为本文尚可一读,觉得有些收获,那就订阅我吧!

?长按下方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本号?

      打赏
      收藏文本
      7
      0
      2015/6/7 18:36:1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我咋有一种幻觉出现:这不就是当年德军打苏军情景吗?呵呵,俺承认俺是德粉。

      2015/9/10 11:38:22
      • 军衔:空军列兵
      • 军号:8646056
      • 工分:63
      左箭头-小图标

      刘明

      2015/6/24 15:38: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珍宝岛:抗美援朝后中国最大的反坦克炮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