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460多名国际学界联名声讨安倍,彰显正义与良知

共 12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978171
  • 工分:5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460多名国际学界联名声讨安倍,彰显正义与良知

460多名国际学界联名声讨安倍,彰显正义与良知

据中国网5月31日报道:本月初,一封名为《支持日本历史学家》的公开信最早在美国学界流传,进而引发国际学界的强烈共鸣。短短两周内,签名学者已经由最初187人增至460多人,其中包括许多来自北美、欧洲和澳大利亚的知名历史学家,声援无惧日本政府压力、勇于探究历史事实的日本历史学家。

当今国际历史学界的权威们,在安倍依然如故、执迷不悟的坚持“历史修正主义”前提下,这封联名公开信的发表,至少反映以下问题--

1,在当今的世界上,历史学家们坚持了正义和良知。历史是过去时代的“雕塑与回声”;是人类政治、经济、文化、和平与战争、发展与倒退的“凝固化石”。而对待历史的态度,是实事求是、还是粉饰遮掩,是秉笔直书、还是化妆巧扮的分野;更是一个人的人品与道德;治学的严谨、负责,与敷衍、马虎的职业操守。

安倍在学校就读时,他的历史是不及格的,以致在当前,他的历史课老师“后悔没让他留级、毕业”!老师的痛心疾首,后悔莫及,又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个“竖子,不可教矣”的顽劣本性。正是这个“不及格、没留级而毕业的学生”,给当今的中国乃至世界造成了多大的麻烦和困扰。否则,这460多名世界历史名人、教授、专家们不会以发出“公开信”以声讨的形式,敦促安倍重视历史,“向历史投降”!

恩格斯在谈到马克思的“毕业”时说道:“他的毕业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现存不合理的制度……”而安倍的“没毕业”,难道不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和维护不合理制度、并为那种制度美化、招魂的典型吗?!

因此,从这一角度讲,460多名国际历史学界名人给安倍的“公开信”;是一封“劝学令”、一封“补课令”;一封“催促令”!

2,诚然,安倍的“历史不及格”,固然有他自己的问题,但当前日本的“政治氛围异常”,也是客观原因。二战日本战败后,右翼及其子孙们,可能“憋”足了一口气,那就是非要“报仇雪恨、一刷耻辱”不可。应该说他们已经“憋”了半个多世纪了。这个“世纪的憋气”,就是当前日本“政治氛围异常”的社会基础。可他们想过没有;他们给中国、韩国乃至亚洲带来“世纪的灾难和伤痕”,莫说70年,可能一、两个世纪都不可能忘记;因为太深重;太空前;太可怕了……

因此,从这一角度讲,460多名学界名人联名的“公开信”,是彰显真、善、美;抨击假、丑、恶的“声讨书”、“檄文”!

3,对历史和事实负责,也是460多名学者的共同心声。《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等许多媒体都认为,学者们在借公开信“指责”安倍,是希望其在今年秋天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中正视殖民统治和侵略历史,从而表明他是真正为历史负责的政治家。可是安倍此前强调,“安倍谈话”中将不使用“村山谈话”中提到的“殖民统治和侵略”、“衷心致歉”等字眼。

在公开信上署名的杜登表示,有关公开信意在指责安倍的说法“并没有错”,希望安倍能够真正继承前任首相的做法,不仅“继承”“村山谈话”或“河野谈话”,而且要一字不差地重复这些谈话的内容,“它们是日本人民的意愿”。

事实上,“村山谈活”是安倍难以逾越的一座“大山”,“河野谈话”也是横亘在他面前的一条“大河”。他想“随随便便”的翻越和跨过,很难、很难。同时,也是日本历史的两块“试金石”;更是判断安倍是真道歉还是假道歉、真悔过还是假悔过、真和平主义还是假和平主义的两台“天平”!而且,人们也不是安倍好糊弄、好欺骗的“玩偶”,他企图通过玩“文字游戏”而达到以售其奸的目的也不能得逞;人们也正是通过是否坚持和继承、发扬“村山谈话”的精神,从而将他的言行作“鉴定仪”和“照妖镜”

因此,从这一角度讲,“公开信”更是展现了世界著名的历史学界的专家们,对日本未来前途和命运如火如焚的忧虑和担心!

在“公开信”上署名的两位美国学者,是康涅狄格大学教授亚历史学家西·杜登和康奈尔大学高级研究助理马克·塞尔登,同时也是这封信的起草人。塞尔登表示,这封公开信最初只是美国学者的倡议,此后却引发全球学者的关注,许多日本历史学者也希望在公开信上签名,但“我们希望他们在日本展开一项运动”,反思历史,促进和解。

历史学家们的愿望能否实现?关健还在于安倍;如果他是想以后的言行能够达到“毕业”并成为“优秀学生”的话。

      打赏
      收藏文本
      7
      0
      2015/6/5 7:17: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460多名国际学界联名声讨安倍,彰显正义与良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