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亲身经历5•19盗枪持枪抢劫案(转发)

共 32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52224
  • 工分: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亲身经历5•19盗枪持枪抢劫案(转发)

。 20年多年前的今天我所在的连队发生了一起惊动军区首长并全军通报的重大案件---"5•19盗枪持枪抢劫案"。当时的连队福建籍卫生员童秋发利用工作之便偷配了连队枪械室的钥匙,将手枪偷出到部队驻地的老百姓家中抢劫,并且开枪将事主家的天花打了一个洞。当时并未抢到多少钱的童秋发将事主家的存折抢走,并财迷心窍地去银行取钱,结果被早己埋伏等待的警察抓获。至此案发从而影响了一大批人的前途和未来。

案发后被抓的童秋发按规定移交给部队相关部门侦办处理,案情也逐级上报直到军区1号首长。童秋发被抓的当天,听总机的老乡说顾辉司令员直接打电话给团长询问情况,一个军区司令员直接给团长打电话这是少有的事情。

随之而来的是各级领导下到团里督办案件侦查工作,时任集团军军长的朱文泉也亲自到我所在的连队调研情况,并亲自在连队活动室与全连指战员进行沟通讲话。

为了迎接朱军长的到来全连所有人员行动起来打扫卫生整理内务,其他都搞妥了,才发现最要命的是突然发现连部的门上到处刻满了"朱屁股"、"猪屁股"几个字。

因为当时的连部文书叫朱文化,安微定远人,大家平时喜欢和他开玩笑所以在连部门上刻了那些字。这可要了命了,急得我们又是刮又是擦,使出浑身解数才好不容易"消灭了罪证",刚处理完这件事朱军长及随从的各级领导已到连队。

我们在操场上列队屏住呼吸紧张到极限,参加过越战并荣获战功的连长也是高度紧张进行报告,"首长同志!特侦连全体人员集合完毕,应到XX人,实到XX人,请指示!连长李学利"。连长在朱军长的要求下将这段报告词报告了6遍才算过了第一关。

记忆最深刻的是朱军长当时穿着部队发的白背心,很平易近人,坐在指导员常给我们讲课的桌子后面,师、团领导以标准的军姿站在后面。朱军长讲了一个多小时,其他首长也整整站了一个多小时,记得当时的几个领导个子都很高,最高的是师政委吴奇,后来吴政委官至上海市委常委警备区政委。

朱军长滔滔不绝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总结出一句话:"喝酒有可能被枪毙"。首长讲话听起来好像是平白直述,但仔细品味却是逻辑缜密,有时也会有听起来想笑但细想起来非常有道理的"妙语"。

一个甲种集团军的军长给一个连队上课讲了一个多小时在部队是不多见的,可惜的是不是因为"光荣"的事。没想到的是朱军长后来在连队住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那一次我们是与部队高级领导接触最多的一个集体。在接下来的配合调查过程中,一边协助寻找物证一边政治学习,邓小平文选我看了6遍,读书笔记写了三本。

在配合寻找物证中,为了寻找童秋发配的那把钥匙,我们全连人把连队旁边的池塘全部摸了个遍,把所有的水草都捞上来摊了整整一个操场,那几天虽然很累但却吃了不少小龙虾和黄鳝。为了找到钥匙每天都有几桶小龙虾和黄鳝被捞上来,当时我把铁锹把一般粗的黄鳝洗干净用刀剁掉黄鳝头将血直接喝下,记得好像当时喝了不少黄鳝血。

最后终于大海捞针般的找到了那把钥匙,从而补齐了证据链中的重要一环。案情侦破取得重要进展,开始进入结案和报捕环节。我们也将在外出参加集团军野营侦察集训前进行更严格的整顿和学习。

这次事件很多人都受到牵连并最终影响到前途,连长、指导员、何排长几个人被安排到其他连队,这些有理想有报负的领导本应有不错的前途,但这一下子全毁了。这些优秀的基层军官因为一个人都提前结束了热爱的军旅生涯转业到了地方。有的人甚至为此改变了命运,连长就是在转业到地方后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不幸去世留下一对可怜的龙凤胎儿女。当时没离开连队的日子也不好过,只有更加努力的训练争取更多更好的成绩。值得欣慰的是大家通过努力取得了不少成绩,有的在集团军组织的侦察兵大比武中拿到不错的名次立了功受了奖。

那一年的连队真是多事之秋,除了这起案件童秋发被判死缓之外,另外还有两名战士受到劳教处罚。艰苦的训练使一些战士受不了,有的选择"逃跑"。因此我和副连长老叶成为"捕快",长时间穿起便衣"化装侦察"㧓捕"逃兵"。当时一个兄弟因家境富裕吃不了苦跑回江阴老家,地方派出所几次㧓捕都被其成功逃脱,当地百姓都称其为"飞贼",没想到在部队训练成绩并不突出的这位兄弟,在地方却成了功夫了得的传奇人物。我和副连长受命前往抓捕,摸了差不多快一个月时间才掌握其活动规律,最终将其抓获。这位兄弟退伍后事业发展不错,现在我们战友之间的关系也保持的不错。

如果说有谁在这次事件中有所收获的话,那就是我们的兄弟陈福祥了。他因训练受伤被朱军长发现,然后在首长的直接关心下办理了评残手续,为以后的发展创造了优惠条件。

后来一个连队的兄弟各奔前程,我也因首长的关照关系转到其他单位,但终因年轻幼稚没有把握好机会,后几经辗转最终到深圳发展。前几年在南京时又分别与向守志司令、顾辉司令等几位老首长有过几次见面沟通的机会,与顾辉司令员见面时首长要我继续发扬做人真诚的优点。与老军长朱文泉见面是在调回深圳前,当时江苏省安全厅的几个战友在金陵饭店给我送行,陈炳德司令的秘书杨东海也一起作陪,席间提到此次分别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到南京,朋友提醒应该去拜别一下各位首长。为了不留遗憾我分别拜望了军区和江苏省军区的几个老首长,当时老军长刚从军区司令员的位置上退下来,与首长见面提起往事倍感亲切又感慨万千。

如今多少年过去了,作为事件的亲历者这些记忆总是在心中挥之不去。多年后曾经荣辱与共并肩战斗的兄弟们又利用信息平台相聚到一起,现在留队的同期的战友和领导大部分都做到正师、副师这个级别了,到地方的有的已是地方政府部门领导,有的在商海中弄潮。不管从事什么职业,"战友"这个神圣的称呼让我们永远亲如兄弟。我们将永远不忘部队的教诲,永远保持兵的本色,继续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拼搏,以此来纪念我们这段不平凡的经历和我们的"战友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15/5/20 11:33:2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此文是我哥的班长所写,特此注明转发,向董班长致敬

      2015/5/20 13:57: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亲身经历5•19盗枪持枪抢劫案(转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