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一个老兵的心愿

共 4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81153
  • 工分:675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一个老兵的心愿

2010年9月我专程到湖北省武汉市、钟相市和京山县看望当年我连牺牲的烈士及烈士家属) 每当清明节到来之际,我就特别怀念当年我们连队牺牲的刘继旭、刘光新、湛新民三位烈士。他们是一九八五在云南老山前线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至今已有二十七个年头了,他们牺牲时都才二十岁。我时常想,如果他们现在还活着,他们的孩子可能都在大学读书了,也可能他们很富有,最起码他们应该享受改革开放的幸福生活和在各自家庭中享受着人间的天伦之乐吧。 以身报国终不悔,战地硝烟难忘怀。那是在1984年4月前,越军占据老山、者阴山,蚕食我南疆边境,利用制高点使用高射机枪、冲锋枪等武器,对我边境农场职工、村庄和村民进行扫射和伏击,造成边民多人伤亡。1985年5月25日,我们二连随大部队开赴云南老山前线八里河东山阵地。战前部队组织观看越军残害我边民的记录片,全连官兵义愤填膺,决心打出军威,打出国威,为死难的同胞报仇。烈士刘继旭、刘光新、湛新民是1984年从湖北入伍,接到赴滇轮战任务后,他们与全连同志一样,纷纷写下“杀敌立功,保家卫国”的血书。战前,连队陆续来了一些干部和战士的家属,作为连队指导员我深深理解家属们此刻的心情。为了鼓舞连队士气,也为了让家属们放心,我在家属会上做了慷慨激昂的讲话,其中最后一句我记得很清楚“我们保证完成中央军委赋予的各项作战任务,保证齐装满员开赴前线,保证齐装满员凯旋归来!”我的话音刚落,家属们报以热烈的掌声。然而战争是残酷的,可三位年轻的战士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清楚的记得:1985年6月11日,烈士刘继旭阵前设伏中被山上两吨多重落石击中光荣牺牲,同年7月19日,烈士刘光新、湛新民在同一哨位抗击越军小股特工队偷袭中被敌人炮火击中光荣牺牲,三位烈士牺牲时年仅20岁。我不愿意回忆这段往事,因为一提起这段经历自然就想起连队牺牲的三位烈士生前音容笑貌。他们聪明能干,充满了青春活力;他们英勇顽强,作战特别积极。可是他们牺牲的时候遗体都被敌人炮弹炸的残缺不全……。所以心里就特别难受。 “风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这句古诗是形容前方作战将士盼望家信和接到家书的激动心情。可是三位烈士牺牲后,他们各自家庭来的信他们永远也看不到了。为此,我请示团政委,他当时说“这些信件你就保管吧,现在是非常时期给烈士家属寄回去不合适也不符合上级有关规定,等打完仗再说吧。”直到现在这些信件还在我的手里,每当看到这些烈士家属们对前线儿子的嘱托、希望和鼓励的信件,我的心都碎了,他们没能看到自己英姿飒爽的儿子凯旋归来,却盼回了两张《革命烈士通知书》、《革命烈士证明书》和自己儿子的骨灰盒。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有个心愿自己一定抽时间去湖北省(三位烈士都是湖北省籍),去到每位烈士家替烈士看望他们的老人,去到烈士墓给他们扫墓,去把当年烈士家属寄来的信件交还给烈士们。由于自己转业在公安战线(一九八七年转业地方)工作比较忙累,所以一直没能实现这一心愿。 前年(二0一0年)九月一日至五日,我和当年连队六班副班长王永利(山东省济南市人)一起来到湖北省京山县、钟相市和武汉市烈士陵园,祭奠一九八五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我们连队牺牲的三位烈士。临来湖北前,我先到了山东省济南市,这里的战友接待我非常热情,当他们看了我带来的全连同志战前照片,看到烈士们生前可爱脸孔和烈士家属战时来信大家都哭了。他们都不主张我到了湖北烈士墓前将这些信件烧掉,都说“这是我们二连的历史文物,将来我们有机会到东北丹东看战友的同时再看看这些信件,要烧就烧这些信件的影印件吧,烈士们照样在天堂能收到”。后来我尊重战友意见又把这些信件带回家了。在济南火车站临行前,当地的战友们都和我用一一拥抱方式话别,当火车徐徐开动时,战友们都流着热泪向我敬礼。 千里寻亲路,湖北祭忠魂。在当地湖北战友的引导下我们分别先后来到烈士刘继旭、刘光新、湛新民墓前,我分别呈上他们个自家里亲人在他们牺牲后的几个月里写给他们的信件(影印件),然后随纸钱一齐烧掉。此时我在想,如果真有天堂,25年后烈士们终于见到了这些迟来的家书。也就是在这个悲痛的时刻了却了我埋藏心中25年的夙愿。我对他们说:“我的好战友,指导员给你们送信还是来晚了,可指导员时常都在想念你们啊,二连(步兵第46军138师412团1营2连)的全体战友都在怀念你们啊,我们的共和国不会忘记你们,我们有正义感的人民永远都会缅怀你们的……。”祭祀完烈士后,我都到烈士家中看望他们的老人并送去1000元慰问金(刘光新烈士家除外,当地战友说光新老人病重如去效果不好,我和战友将1000元交当地民政局转送)。 为烈士祭祀中,有一件事令我难忘。当我先到了湖北京山县向当地参战战友提出到刘继旭墓地祭祀时,他们对我说,刘继旭烈士的骨灰盒从县烈士墓起出来葬在他爷爷墓旁,就在刘继旭家的房后的山坡上,那山坡上就他们爷俩两座坟。是家人要求并政府同意的,当时我感到莫明其妙,可到了墓地一看简直太悲壮了也太揪心了,看了墓碑我就流下了热泪,右边是爷爷墓,他是抗日战争时期作战中牺牲的,是当地政府给的立的碑;左边墓是孙子刘继旭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也是当地政府给立的碑,当时我在想,本来继旭的爷爷当年与日本鬼子艰苦作战,想让后人过上好日子,可他万万没想到几十年后,自己20岁的孙子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了并和自己长眠在一起了。 多年来,我一看到反映战争体裁的影视作品,就想起我们全连当年在硝烟弥漫的云南老山前线的日日夜夜,那同志们奋勇抗击越军特工队的身影;那三名烈士和十五名伤员的音容笑貌;那一排的勇士在无名高地打阻击胜利返回阵地的狂欢;那大家每天同蚊虫老鼠叮咬作斗争的痛苦和全连胜利凯旋的喜悦。 为有牺牲多壮志,战友一生情相伴。为烈士扫墓回丹东已有一年多了,我的心情时常还不能平静,烈士们在各自家乡的烈士墓静静长眠了27年,可我今年已59岁并当上姥爷了,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唯一难忘就是火热的军营生涯和那血与火的南疆岁月以及那些生死之交的连队战友们。可以这样自豪的说:我们二连及所有南疆参战部队的战友,我们当时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中国军人在那个时期我们为自己的祖国尽忠尽孝了。愿当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的战友们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祝我们二连以及所有南疆参战部队的战友们永葆青春、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打赏
      收藏文本
      5
      2015/5/17 17:10:1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一个老兵的心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