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

共 20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2343491
  • 工分:333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

《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

文\老刀

山东枣庄市峄城区峨山镇,在齐鲁大地的版图上只是狭小的一个点,同样也摆脱不了雾霾笼罩,灰蒙蒙的天空、大地,看不到地平线。我的心情也被这种气候干扰着,还有就是前天到达山东后的水土不服带来的不适,我把这些都深深的埋在心底。在枣庄战友宋焕辉和孙杰的陪同下,我们一起驱车赶往谢传永烈士家,谢传永烈士是原199师596团重炮连的战友,1985年牺牲在老山前线60号阵地附近。在前面左转就到他们那个村了,他家很好找的在马路边上。孙杰说着。我一声不发的坐在车里,随意他们怎么开车、怎么走,我的脑子里尽在思考和猜想,谢传永烈士的家会是什么样子。

转过弯道车就停了下来,按孙杰的手指方向我看到马路牙下,那低矮的石头墙的瓦房,那双扇老旧的木门上贴着“双福字”,瓦房的地平线低于马路最少在50公分。我赶忙拿出相机,拍着眼前这很有特色的瓦房和那双扇木门。我推开虚掩着的木门,哦,原来是院子过道,还堆放了一些柴萿,湿漉漉的院子里明显的比外面的马路低矮,平整的院子载了几颗小树苗,转眼往右看,有两间平房是按楼房的基础盖的,右手边刚刚进的木门是厢房,我随手拍着这些房子的结构,仔细的观察着家舍的每一个角落。这时我才注意到家里好似没有人。我忙问孙杰,老妈妈好似不在家里,孙杰即刻跑出门外向邻居打听,又打电话给本地的战友孟祥开询问。我们几个在院落里瞅着这破落的家景,宋焕会战友抽着烟给我说着,他们枣庄市、区民政辅助烈属的一些情况,我仔细的听着记着重点的事情。

谢传永烈士的母亲叫王振桂,今年75岁,是本乡本土的人,在城前村老老少少都很熟悉,自从谢传永入伍当兵离开了家,她的名声在附近更被大家敬佩,因为谢家有四个孩子,谢传永在家的老大,其他几个都是女孩,在农村来说家里的大儿子,刚刚成年是一个好的劳动力,却让他去当兵,而后,又战死在老山前线,对一个独子家庭来说,需要承受着怎样的打击。三十年前牺牲的时候,镇里的乡亲们络绎不绝的都来看望慰问,可昙花一现问候,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再多的问候、再多的劝说都不能抚平父母亲痛失独子的心情。在我们千千万万个士兵中,有几个属于这个家庭情况呢?思索间,从门口走进一个老人家,瘦弱竿骨的身架,黝黑脸庞却轮廓清晰,暗花低沉的外衣显得很破旧,似乎穿了很多年了。她看到这么多人在院子里站着,很茫然的客气说;去屋里坐吧。我看老人家的走路架势,是很典型的山东女性风格,由此也可见她的身子骨很是硬朗。我忙着上前打着招呼说;“谢妈妈、我是谢传永的战友”孙杰战友也给她介绍我的情况,来枣庄的目的。老人家焦急的招呼我们,“快到屋里坐,我来烧水”我也答应着,只是那屋里确实没有办法坐,我就喊着其他战友,去屋里拿几个小凳子出来,谢妈妈您把谢传永当年牺牲的“烈士证明书”“立功受奖证”拿出来,我安排着场景,拍完需要的照片资料后,我说;谢妈妈,我们娘俩坐下来“啦几句呱”(方言;聊天的意思)在忙乎着拍照的时候,谢妈妈已经是泪眼婆娑了,嘴里口口声声的说;“你哥、累你们了,得喝口水呀”山东的方言我听的亲切。我也忙乎着用山东话回应;大娘、不要客气了,我们来是做事情的,所以,我们的把事情做完,我们也有原则,“不喝烈士家一口水”你先别管这些了,我们坐下来说。我和谢妈妈面对面的坐在小凳子聊开了话题。我说;谢妈妈,我是代表[情系老山爱心苑]从云南昆明来到枣庄的,我想了解下,国家对烈属的照顾政策可还有那些不到位的地方,你也可以把你家的困难给我说说。话说到这里,老人家的眼泪就流出眼眶,我递给老人家一张纸巾说;先不要难过,您慢慢的说。老人擦了把眼泪、鼻涕说;你哥,俺家谢传永是独子,我和他爹就这么一个儿,当兵那会镇上也来做工作不让去,可我这孩,非要去参军,同镇上的一帮孩子们都去了,俺想啊,去就去吧!当兵也是好事情,那会的年轻人都是积极的要求去部队锻炼,可是咋又去云南打仗了呢,可俺这孩老实,结果去了就没有回来,牺牲的通知书送到家后,我和他爹都不相信,俺孩牺牲了,尤其是他爹,天天神神叨叨的进进出出,嘴里念叨着俺孩的名字,按理说呀,他那会就得神经病了,始终都不信俺孩牺牲了,说不定呐,哪天保准能回来喽!俺孩谢传永牺牲不到两年,他爹就去世了,俺说啊,那就是想俺孩想滴,他爹可疼俺孩了,你想想啊,俺就这么个独种儿子,他爹能不伤心吗。说到这里老人家已是泪流满面了,我又递了张纸巾。稍微难过一会,老人家又接着说;俺这两间石头房子起建的时候,就是给俺孩结婚用的,准备当兵回来后,就托人给他找个媳妇,这几十年了墙也都开裂了,公家修马路抬高路基,把俺家的房子见低洼了,一下雨俺这屋里屋外都是水,都漫过小腿肚子。要是俺孩还活着的话,俺孩子肯定会想法修房子,再把家里院子垫高些,俺孩要是在家的话,俺家也和其他家一样子孙满堂的,怎么也不会就剩下我一个孤老婆子了。说到这里老人家又是一阵哭啼。屋里西山墙开裂的很厉害,俺都不敢睡在那屋了,只能在堂屋里铺个床歇。我等老人家难过后,我插嘴说;您去找过镇上的民政部门吗?老人回答找了好几次了,都没有解决,有一次下大雨满院满屋都是水,实在住不下去了,我就打镇上的民政电话,他们也来人看了,就扯着我、硬是拉着我去镇上的养老院住,我去了养老院住了几天,等雨停了俺又回来了,你哥,我咋能去住养老院呢,那都是五保户住的,俺是有儿子的人,俺儿是为了国家牺牲在前线了,在怎么困难也不能按五保户安排俺住养老院嘛,俺和民政的也说了,俺是烈属,你们不能按五保户对待,俺有家、俺的住家里,俺孩的灵位还在家呢。你哥,你说我说的对不?我很赞成谢妈妈说的这几句话,虽说是农村的老太太没有啥文化,但这点“里外”还是分的清楚,更赞成她说的,不能把困难烈属按五保户的政策安置,更不能划等号。倔强的谢妈妈又搬回到这个摇摇欲坠、看着让人心惊的破石头房子里住了。谢妈妈你现在的抚恤金每个月是多少呢?我想岔开话题,不让老人家再难过了。谢妈妈起身进屋里,拿出一个存折给我看,你哥,你看看每月有五百拉块钱,这是月月都可以去银行拿的,这到是没有“榻”过。五百拉块钱我一个老太婆吃不了多少,就是这房子俺实在没有办法住了,俺就怕阴天下雨的,俺就遭殃、遭罪了。说了这些情况,我又问了老人家,逢年过节的可有政府的人来慰问?也没有啥慰问的,就从年前有个俺孩战友来看过我,他叫何佳启,来了给我一千块钱,今年过年的时候又给我五百,伏天的时候送给我个电视机、电风扇,落地的那种,唉,俺孩的战友,俺也不熟悉几个呢。得知这些情况以后,我转身就和当地的战友私语几句,让他们帮助老妈妈去县里、区里找找人,看看如何解决这个特殊问题,实在不行我们在另想别的办法,不能让一个把独儿子都送上部队,却牺牲在老山前线的“伟大母亲”,居住在这个就要倒塌的石头房子里,万一出现啥状况,我们怎么面对死去的共和国烈士呢。临别的时候,我拿出五百块钱,递给谢妈妈,老人家迅速的把手缩回到背后,不愿意拿我这个钱,嘴里说着,你哥,俺不能要你的钱,你也不容易。大娘您拿着买点自己喜欢吃的、买件衣服穿吧!这也是一点爱心,你一定要拿着,我硬是塞到老人家的手里。

谢传永烈士啊!你可听到你母亲这声声的呼喊,这句句带血哭啼,你在天有灵的话,回家看看吧!想找谁去帮你家修房子你就托梦给谁,你若在世你在笨、再老实,也不能让你母亲住这要倒塌的石头屋子了。你父亲因你牺牲而“郁”且到死都不相信你牺牲,你父亲的柔肠寡肚最终跟你而去,那是最痛爱你这个独儿子的父亲,却撇下了你这孤身的老母亲。三十的家乡变化,在村里再也找不到你家这样的房子了,你家周围的屋子,都是高大的红砖红瓦的楼房,整洁干净的院落,相比之下你的那间,你的父母亲给你准备的婚房,却显得不堪入目了,完全脱离了现代新农村的面貌了,若央视去拍你那屋子,肯定与社会主义新农村格格不入了,谢传永烈士回家看看吧!该找谁你就去找谁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7
      0
      2015/4/24 23:13:4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永远不要忘记烈士,他们为人民而死,活着的人,尤其是政府官员要记住,你们的官位是烈士们给撑起来的。

      2015/4/25 15:51:30
      左箭头-小图标

      《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

      文\老刀

      山东枣庄市峄城区峨山镇,在齐鲁大地的版图上只是狭小的一个点,同样也摆脱不了雾霾笼罩,灰蒙蒙的天空、大地,看不到地平线。我的心情也被这种气候干扰着,还有就是前天到达山东后的水土不服带来的不适,我把这些都深深的埋在心底。在枣庄战友宋焕辉和孙杰的陪同下,我们一起驱车赶往谢传永烈士家,谢传永烈士是原199师596团重炮连的战友,1985年牺牲在老山前线60号阵地附近。在前面左转就到他们那个村了,他家很好找的在马路边上。孙杰说着。我一声不发的坐在车里,随意他们怎么开车、怎么走,我的脑子里尽在思考和猜想,谢传永烈士的家会是什么样子。

      转过弯道车就停了下来,按孙杰的手指方向我看到马路牙下,那低矮的石头墙的瓦房,那双扇老旧的木门上贴着“双福字”,瓦房的地平线低于马路最少在50公分。我赶忙拿出相机,拍着眼前这很有特色的瓦房和那双扇木门。我推开虚掩着的木门,哦,原来是院子过道,还堆放了一些柴萿,湿漉漉的院子里明显的比外面的马路低矮,平整的院子载了几颗小树苗,转眼往右看,有两间平房是按楼房的基础盖的,右手边刚刚进的木门是厢房,我随手拍着这些房子的结构,仔细的观察着家舍的每一个角落。这时我才注意到家里好似没有人。我忙问孙杰,老妈妈好似不在家里,孙杰即刻跑出门外向邻居打听,又打电话给本地的战友孟祥开询问。我们几个在院落里瞅着这破落的家景,宋焕会战友抽着烟给我说

      着,他们枣庄市、区民政辅助烈回复:[原创]《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属的一些情况,回复:[原创]《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仔细的听着记着重点的事情。

      谢传永烈士的母亲叫王振桂,今年75岁,是本乡本土的人,在城前村老老少少都很熟悉,自从谢传永入伍当兵离开了家,她的名声在附近更被大家敬佩,因为谢家有四个孩子,谢传永在家的老大,其他几个都是女孩,在农村来说家里的大儿子,刚刚成年是一个好的劳动力,却让他去当兵,而后,又战死在老山前线,对一个独子家庭来说,需要承受着怎样的打击。三十年前牺牲的时候,镇里的乡亲们络绎不绝的都来看望慰问,可昙花一现问候,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再多的问候、再多的劝说都不能抚平父母亲痛失独子的心情。在我们千千万万个士兵中,有几个属于这个家庭情况呢?思索间,从门口走进一个老人家,瘦弱竿骨的身架,黝黑脸庞却轮廓清晰,暗花低沉的外衣显得很破旧,似乎穿了很多年了。她看到这么多人在院子里站着,很茫然的客气说;去屋里坐吧。我看老人家的走路架势,是很典型的山东女性风格,由此也可见她的身子骨很是硬朗。我忙着上前打着招呼说;“谢妈妈、我是谢传永的战友”孙杰战友也给她介绍我的情况,来枣庄的目的。老人家焦急的招呼我们,“快到屋里坐,我来烧水”我也答应着,只是那屋里确实没有办法坐,我就喊着其他战友,去屋里拿几个小凳子出来,谢妈妈您把谢传永当年牺牲的“烈士证明书”“立功受奖证”拿出来,我安排着场景,拍完需要的照片资料后,我说;谢妈妈,我们娘俩坐下来“啦几句呱”(方言;聊天的意思)在忙乎着拍照的时候,谢妈妈已经是泪眼婆娑了,嘴里口口声声的说;“你哥、累你们了,得喝口水呀”山东的方言我听的亲切。我也忙乎着用山东话回应;大娘、不要客气了,我们来是做事情的,所以,我们的把事情做完,我们也有原则,“不喝烈士家一口水”你先别管这些了,我们坐下来说。我和谢妈妈面对面的坐在小凳子聊开了话题。我说;谢妈妈,我是代表[情系老山爱心苑]从云南昆明来到枣庄的,我想了解下,国家对烈属的照顾政策可还有那些不到位的地方,你也可以把你家的困难给我说说。话说到这里,老人家的眼泪就流出眼眶,我递给老人家一张纸巾说;先不要难过,您慢慢的说。老人擦了把眼泪、鼻涕说;你哥,俺家谢传永是独子,我和他爹就这么一个儿,当兵那会镇上也来做工作不让去,可我这孩,非要去参军,同镇上的一帮孩子们都去了,俺想啊,去就去吧!当兵也是好事情,那会的年轻人都是积极的要求去部队锻炼,可是咋又去云南打仗了呢,可俺这孩老实,结果去了就没有回来,牺牲的通知书送到家后,我和他爹都不相信,俺孩牺牲了,尤其是他爹,天天神神叨叨的进进出出,嘴里念叨着俺孩的名字,按理说呀,他那会就得神经病了,始终都不信俺孩牺牲了,说不定呐,哪天保准能回来喽!俺孩谢传永牺牲不到两年,他爹就去世了,俺说啊,那就是想俺孩想滴,他爹可疼俺孩了,你想想啊,俺就这么个独种儿子,他爹能不伤心吗。说到这里老人家已是泪流满面了,我又递了张纸巾。稍微难过一会,老人家又接着说;俺这两间石头房子起建的时候,就是给俺孩结婚用的,准备当兵回来后,就托人给他找个媳妇,这几十年了墙也都开裂了,公家修马路抬高路基,把俺家的房子见低洼了,一下雨俺这屋里屋外都是水,都漫过小腿肚子。要是俺孩还活着的话,俺孩子肯定会想法修房子,再把家里院子垫高些,俺孩要是在家的话,俺家也和其他家一样子孙满堂的,怎么也不会就剩下我一个孤老婆子了。说到这里老人家又是一阵哭啼。屋里西山墙开裂的很厉害,俺都不敢睡在那屋了,只能在堂屋里铺个床歇。我等老人家难过后,我插嘴说;您去找过镇上的民政部门吗?老人回答找了好几次了,都没有解决,有一次下大雨满院满屋都是水,实在住不下去了,我就打镇上的民政电话,他们也来人看了,就扯着我、硬是拉着我去镇上的养老院住,我去了养老院住了几天,等雨停了俺又回来了,你哥,我咋能去住养老院呢,那都是五保户住的,俺是有儿子的人,俺儿是为了国家牺牲在前线了,在怎么困难也不能按五保户安排俺住养老院嘛,俺和民政的也说了,俺是烈属,你们不能按五保户对待,俺有家、俺的住家里,俺孩的灵位还在家呢。你哥,你说我说的对不?我很赞成谢妈妈说的这几句话,虽说是农村的老太太没有啥文化,但这点“里外”还是分的清楚,更赞成她说的,不能把困难烈属按五保户的政策安置,更不能划等号。倔强的谢妈妈又搬回到这个摇摇欲坠、看着让人心惊的破石头房子里住了。谢妈妈你现在的抚恤金每个月是多少呢?我想岔开话题,不让老人家再难过了。谢妈妈起身进屋里,拿出一个存折给我看,你哥,你看看每月有五百拉块钱,这是月月都可以去银行拿的,这到是没有“榻”过。五百拉块钱我一个老太婆吃不了多少,就是这房子俺实在没有办法住了,俺就怕阴天下雨的,俺就遭殃、遭罪了。说了这些情况,我又问了老人家,逢年过节的可有政府的人来慰问?也没有啥慰问的,就从年前有个俺孩战友来看过我,他叫何佳启,来了给我一千块钱,今年过年的时候又给我五百,伏天的时候送给我个电视机、电风扇,落地的那种,唉,俺孩的战友,俺也不熟悉几个呢。得知这些情况以后,我转身就和当地的战友私语几句,让他们帮助老妈妈去县里、区里找找人,看看如何解决这个特殊问题,实在不行我们在另想别的办法,不能让一个把独儿子都送上部队,却牺牲在老山前线的“伟大母亲”,居住在这个就要倒塌的石头房子里,万一出现啥状况,我们怎么面对死去的共和国烈士呢。临别的时候,我拿出五百块钱,递给谢妈妈,老人家迅速的把手缩回到背后,不愿意拿我这个钱,嘴里说着,你哥,俺不能要你的钱,你也不容易。大娘您拿着买点自己喜欢吃的、买件衣服穿吧!这也是一点爱心,你一定要拿着,我硬是塞到老人家的手里。

      谢传永烈士啊!你可听到你母亲这声声的呼喊,这句句带血哭啼,你在天有灵的话,回家看看吧!想找谁去帮你家修房子你就托梦给谁,你若在世你在笨、再老实,也不能让你母亲住这要倒塌的石头屋子了。你父亲因你牺牲而“郁”且到死都不相信你牺牲,你父亲的柔肠寡肚最终跟你而去,那是最痛爱你这个独儿子的父亲,却撇下了你这孤身的老母亲。三十的家乡变化,在村里再也找不到你家这样的房子了,你家周围的屋子,都是高大的红砖红瓦的楼房,整洁干净的院落,相比之下你的那间,你的父母亲给你准备的婚房,却显得不堪入目了,完全脱离了现代新农村的面貌了,若央视去拍你那屋子,肯定与社会主义新农村格格不入了,谢传永烈士回家看看吧!该找谁你就去找谁吧!

      赞(114)

      评论(36)

      转载(34)

      分享(57)

      复制地址

      [i]收藏夹按钮收藏

      更多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原创)《三十年...[i]魏丽华、 ∮秋忆∮ 等114人觉得很赞个人日记 |原创:★老刀★

      签名档

      主人的热评日志

      (原创)《三十年后的一声“妈妈”》2015-04-21 14:58

      《一个没有留下军装照片的烈士》2015-03-24 08:40

      (原创)《感悟?我在老山等你》2015-03-17 22:35

      本文最近访客查看最近24位访客↓

      sun23:23

      亲情树23:23

      烟雨濛濛23:21

      牛牛23:21

      一侦扬眉吐气23:21

      Wing-Ping23:20

      茉莉仙子23:20

      默至静安23:19

      评论(36)

      互动(235)[i]

      显示评论签名

        高山流水

        1楼 评论时间: 2015-04-24 12:53:26

        回复

        向刀哥致敬

        -----------------------------------

        该评论来自手机Qzone

      [/i][/i][/i]

      2015/4/25 9:07:23
      左箭头-小图标

      《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

      文\老刀

      山东枣庄市峄城区峨山镇,在齐鲁大地的版图上只是狭小的一个点,同样也摆脱不了雾霾笼罩,灰蒙蒙的天空、大地,看不到地平线。我的心情也被这种气候干扰着,还有就是前天到达山东后的水土不服带来的不适,我把这些都深深的埋在心底。在枣庄战友宋焕辉和孙杰的陪同下,我们一起驱车赶往谢传永烈士家,谢传永烈士是原199师596团重炮连的战友,1985年牺牲在老山前线60号阵地附近。在前面左转就到他们那个村了,他家很好找的在马路边上。孙杰说着。我一声不发的坐在车里,随意他们怎么开车、怎么走,我的脑子里尽在思考和猜想,谢传永烈士的家会是什么样子。

      转过弯道车就停了下来,按孙杰的手指方向我看到马路牙下,那低矮的石头墙的瓦房,那双扇老旧的木门上贴着“双福字”,瓦房的地平线低于马路最少在50公分。我赶忙拿出相机,拍着眼前这很有特色的瓦房和那双扇木门。我推开虚掩着的木门,哦,原来是院子过道,还堆放了一些柴萿,湿漉漉的院子里明显的比外面的马路低矮,平整的院子载了几颗小树苗,转眼往右看,有两间平房是按楼房的基础盖的,右手边刚刚进的木门是厢房,我随手拍着这些房子的结构,仔细的观察着家舍的每一个角落。这时我才注意到家里好似没有人。我忙问孙杰,老妈妈好似不在家里,孙杰即刻跑出门外向邻居打听,又打电话给本地的战友孟祥开询问。我们几个在院落里瞅着这破落的家景,宋焕会战友抽着烟给我说

      着,他们枣庄市、区民政辅助烈回复:[原创]《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属的一些情况,回复:[原创]《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仔细的听着记着重点的事情。

      谢传永烈士的母亲叫王振桂,今年75岁,是本乡本土的人,在城前村老老少少都很熟悉,自从谢传永入伍当兵离开了家,她的名声在附近更被大家敬佩,因为谢家有四个孩子,谢传永在家的老大,其他几个都是女孩,在农村来说家里的大儿子,刚刚成年是一个好的劳动力,却让他去当兵,而后,又战死在老山前线,对一个独子家庭来说,需要承受着怎样的打击。三十年前牺牲的时候,镇里的乡亲们络绎不绝的都来看望慰问,可昙花一现问候,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再多的问候、再多的劝说都不能抚平父母亲痛失独子的心情。在我们千千万万个士兵中,有几个属于这个家庭情况呢?思索间,从门口走进一个老人家,瘦弱竿骨的身架,黝黑脸庞却轮廓清晰,暗花低沉的外衣显得很破旧,似乎穿了很多年了。她看到这么多人在院子里站着,很茫然的客气说;去屋里坐吧。我看老人家的走路架势,是很典型的山东女性风格,由此也可见她的身子骨很是硬朗。我忙着上前打着招呼说;“谢妈妈、我是谢传永的战友”孙杰战友也给她介绍我的情况,来枣庄的目的。老人家焦急的招呼我们,“快到屋里坐,我来烧水”我也答应着,只是那屋里确实没有办法坐,我就喊着其他战友,去屋里拿几个小凳子出来,谢妈妈您把谢传永当年牺牲的“烈士证明书”“立功受奖证”拿出来,我安排着场景,拍完需要的照片资料后,我说;谢妈妈,我们娘俩坐下来“啦几句呱”(方言;聊天的意思)在忙乎着拍照的时候,谢妈妈已经是泪眼婆娑了,嘴里口口声声的说;“你哥、累你们了,得喝口水呀”山东的方言我听的亲切。我也忙乎着用山东话回应;大娘、不要客气了,我们来是做事情的,所以,我们的把事情做完,我们也有原则,“不喝烈士家一口水”你先别管这些了,我们坐下来说。我和谢妈妈面对面的坐在小凳子聊开了话题。我说;谢妈妈,我是代表[情系老山爱心苑]从云南昆明来到枣庄的,我想了解下,国家对烈属的照顾政策可还有那些不到位的地方,你也可以把你家的困难给我说说。话说到这里,老人家的眼泪就流出眼眶,我递给老人家一张纸巾说;先不要难过,您慢慢的说。老人擦了把眼泪、鼻涕说;你哥,俺家谢传永是独子,我和他爹就这么一个儿,当兵那会镇上也来做工作不让去,可我这孩,非要去参军,同镇上的一帮孩子们都去了,俺想啊,去就去吧!当兵也是好事情,那会的年轻人都是积极的要求去部队锻炼,可是咋又去云南打仗了呢,可俺这孩老实,结果去了就没有回来,牺牲的通知书送到家后,我和他爹都不相信,俺孩牺牲了,尤其是他爹,天天神神叨叨的进进出出,嘴里念叨着俺孩的名字,按理说呀,他那会就得神经病了,始终都不信俺孩牺牲了,说不定呐,哪天保准能回来喽!俺孩谢传永牺牲不到两年,他爹就去世了,俺说啊,那就是想俺孩想滴,他爹可疼俺孩了,你想想啊,俺就这么个独种儿子,他爹能不伤心吗。说到这里老人家已是泪流满面了,我又递了张纸巾。稍微难过一会,老人家又接着说;俺这两间石头房子起建的时候,就是给俺孩结婚用的,准备当兵回来后,就托人给他找个媳妇,这几十年了墙也都开裂了,公家修马路抬高路基,把俺家的房子见低洼了,一下雨俺这屋里屋外都是水,都漫过小腿肚子。要是俺孩还活着的话,俺孩子肯定会想法修房子,再把家里院子垫高些,俺孩要是在家的话,俺家也和其他家一样子孙满堂的,怎么也不会就剩下我一个孤老婆子了。说到这里老人家又是一阵哭啼。屋里西山墙开裂的很厉害,俺都不敢睡在那屋了,只能在堂屋里铺个床歇。我等老人家难过后,我插嘴说;您去找过镇上的民政部门吗?老人回答找了好几次了,都没有解决,有一次下大雨满院满屋都是水,实在住不下去了,我就打镇上的民政电话,他们也来人看了,就扯着我、硬是拉着我去镇上的养老院住,我去了养老院住了几天,等雨停了俺又回来了,你哥,我咋能去住养老院呢,那都是五保户住的,俺是有儿子的人,俺儿是为了国家牺牲在前线了,在怎么困难也不能按五保户安排俺住养老院嘛,俺和民政的也说了,俺是烈属,你们不能按五保户对待,俺有家、俺的住家里,俺孩的灵位还在家呢。你哥,你说我说的对不?我很赞成谢妈妈说的这几句话,虽说是农村的老太太没有啥文化,但这点“里外”还是分的清楚,更赞成她说的,不能把困难烈属按五保户的政策安置,更不能划等号。倔强的谢妈妈又搬回到这个摇摇欲坠、看着让人心惊的破石头房子里住了。谢妈妈你现在的抚恤金每个月是多少呢?我想岔开话题,不让老人家再难过了。谢妈妈起身进屋里,拿出一个存折给我看,你哥,你看看每月有五百拉块钱,这是月月都可以去银行拿的,这到是没有“榻”过。五百拉块钱我一个老太婆吃不了多少,就是这房子俺实在没有办法住了,俺就怕阴天下雨的,俺就遭殃、遭罪了。说了这些情况,我又问了老人家,逢年过节的可有政府的人来慰问?也没有啥慰问的,就从年前有个俺孩战友来看过我,他叫何佳启,来了给我一千块钱,今年过年的时候又给我五百,伏天的时候送给我个电视机、电风扇,落地的那种,唉,俺孩的战友,俺也不熟悉几个呢。得知这些情况以后,我转身就和当地的战友私语几句,让他们帮助老妈妈去县里、区里找找人,看看如何解决这个特殊问题,实在不行我们在另想别的办法,不能让一个把独儿子都送上部队,却牺牲在老山前线的“伟大母亲”,居住在这个就要倒塌的石头房子里,万一出现啥状况,我们怎么面对死去的共和国烈士呢。临别的时候,我拿出五百块钱,递给谢妈妈,老人家迅速的把手缩回到背后,不愿意拿我这个钱,嘴里说着,你哥,俺不能要你的钱,你也不容易。大娘您拿着买点自己喜欢吃的、买件衣服穿吧!这也是一点爱心,你一定要拿着,我硬是塞到老人家的手里。

      谢传永烈士啊!你可听到你母亲这声声的呼喊,这句句带血哭啼,你在天有灵的话,回家看看吧!想找谁去帮你家修房子你就托梦给谁,你若在世你在笨、再老实,也不能让你母亲住这要倒塌的石头屋子了。你父亲因你牺牲而“郁”且到死都不相信你牺牲,你父亲的柔肠寡肚最终跟你而去,那是最痛爱你这个独儿子的父亲,却撇下了你这孤身的老母亲。三十的家乡变化,在村里再也找不到你家这样的房子了,你家周围的屋子,都是高大的红砖红瓦的楼房,整洁干净的院落,相比之下你的那间,你的父母亲给你准备的婚房,却显得不堪入目了,完全脱离了现代新农村的面貌了,若央视去拍你那屋子,肯定与社会主义新农村格格不入了,谢传永烈士回家看看吧!该找谁你就去找谁吧!

      赞(114)

      评论(36)

      转载(34)

      分享(57)

      复制地址

      [i]收藏夹按钮收藏

      更多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原创)《三十年...[i]魏丽华、 ∮秋忆∮ 等114人觉得很赞个人日记 |原创:★老刀★

      签名档

      主人的热评日志

      (原创)《三十年后的一声“妈妈”》2015-04-21 14:58

      《一个没有留下军装照片的烈士》2015-03-24 08:40

      (原创)《感悟·我在老山等你》2015-03-17 22:35

      本文最近访客查看最近24位访客↓

      sun23:23

      亲情树23:23

      烟雨濛濛23:21

      牛牛23:21

      一侦扬眉吐气23:21

      Wing-Ping23:20

      茉莉仙子23:20

      默至静安23:19

      评论(36)

      互动(235)[i]

      显示评论签名

        高山流水

        1楼 评论时间: 2015-04-24 12:53:26

        回复

        向刀哥致敬

        -----------------------------------

        该评论来自手机Qzone

      [/i][/i][/i]

      2015/4/24 23:58:2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烈士母亲哭诉、儿啊!你何时回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