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转贴) 《裤脚兵的由来》(续4)

共 19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266670
  • 工分:1323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转贴) 《裤脚兵的由来》(续4)

《裤脚兵的由来》(续4)

这里叙述的仍是68裤脚兵

1968年是“缅东北”的起点,——它不仅是德钦巴登顶等人缅共中央代表团的起点,也是罗先旧部的起点;同样是访问组,支左部队的起点;当然也是裤脚兵的起点。裤脚兵从1968年开始,一直存在到1989年缅共解体。不仅如此,裤脚兵余辉尚在今天的缅东北实地。已有四十余年。

在勐古打响的这一批缅共老兵和罗先旧部老兵都不是职业军人,不具备作战能力。勐古首战四人牺牲,好像还是误伤。且勐古三边全是敌军,泡中有敌军据点,棒先驻军,并有建制完整的自卫队,曼岗居高临下距离勐古街快走还不用一个小时路程。蛮甲大道贯穿东西山梁。根据高德礼回忆,他所在电台跟着总部,是在勐古解决战斗后三天即元月3日晚上才进入勐古的。根据我的资料,68年3月初有过一次夷苦战斗,303战死者8人,赵云重伤。罗先不能自制,拔出景颇长刀要拼命,被部下强拉下。而同时何高带着总部,以及电台在怒江峡谷。从地图上看,何高与罗先之间就有敌军(蛮甲山道)——故不得不立刻撤回中国才能保全部队。而在遮放的指挥中枢甚至还发生303总部以及电台“已经丧失”的判断。因为303电台连续多日没有工作,更联系不上。据高德礼讲述,已经把原先配备101的电台组调拨给了303总部。他们从中山终于回到曼海,见到李向阳,辛江兰等人,李向阳很奇怪,因为听说303电台失踪,他们是来接替的。这就是后来我为东北军区作战史整理资料时定为的“第一次危机”。303部队是分散撤回遮放的。

但很快,(3月18日)访问组带着支左部队(二支队)以及303部队在遮放集结后入境,二支队混编于303部队,这是303部队形成作战力的开始。首先打下泡中,再进驻黑勐龙,随后,以杰出的道隆战斗为标志,第一批裤脚兵加入作战,紧接着大批(至少四五百人)裤脚兵入伍,打响邦士歹战斗。这是完全成功的一次作战。尤其是从此建立了303根据地腹地,直接将作战地区通过孟牙扩大到了勐洪前后。303部队一线战斗员迅速被支左部队和裤脚兵完全替代。则缅共老兵和罗先旧部老兵大都调至总部机关,或贵概县地方政府,或后方留守。303根据地这才建立。

我认识的68老裤脚兵对支左部队二支队,尤其其中一批直接带兵打仗的班排长,还有后来的连级干部,无不敬畏有加。支左部队是裤脚兵的兵头大哥。从新兵训练,实弹投射,列队报数,组成战斗小组,到行军走路,架锅造饭,站岗放哨,尖兵探路,观察地形,辨认敌军,掩护友邻,开进与撤出,挖战壕,搭帐篷,佩戴武器装备,甚至抬伤员,无不得自支左部队的严格训导还有言传身教。支左二支队全部都是边疆各民族同志,景颇族,傣族,傈僳族,苗族,阿昌族,崩龙族,好像还有白族(?)但其中没有汉族。故老裤脚兵口中经常习惯性地称呼“民族支队”,即二支队。而裤脚兵里很多汉族青少年学生。大家服从命令听指挥,跟随其后。

至今提起当年的支左部队班排长一直到营连干部,老裤脚兵仍然极佩服极尊敬。亲身体验所得。尽管支左部队从1974年开始成批分批回国,但是裤脚兵受其影响与熏陶,所炼成的职业军人素质和本事长久保留下来。支左部队精英中很多过早阵亡者,所谓最勇敢能打的老兵和带队长官往往战死在前,这是任何一支军队的历史都证明了的。支左带队干部后来整理出阵亡人员名录,此份名单内名字,老裤脚兵几乎人人皆知。

访问组在裤脚兵心目中是神。访问组就是祖国,就是胜利保障。听从访问组指挥就不可能打败仗。在不少年轻裤脚兵心目中,没有机会当解放军,但是参加人民军打仗,——这是真枪实弹,和敌军面对面作战,——从而实现了从军夙愿。当时正值文革时期,303部队日常训练,战略战术,乃至“当兵动作”,部队的军政建设,完全跟随解放军模式,“天天读”“三忠于”“早请示晚汇报”“一帮一一对红”“四好连队”“四好战士”“四好干部”等等,无不效仿。支左部队成员往往充当集训队教员。访问组对缅共303部队尤其是军事骨干干部的甄别,考量,考察,提升多方面起到决定作用,有的则完全出自访问组安排。至少在1968年3月中旬访问组接管作战指挥后,这支作战部队仿佛或根本不是缅共所属,而是置于访问组直接指挥之下。部队干部战士唯听命于访问组。还有一个事实,即裤脚兵中出现第一批被提拔为班长排长者,而这时很多支左部队成员还是班里的战士。

没有访问组,支左部队和裤脚兵,则根本不可能有303部队,则根本不可能有东北军区。

303部队(常常的称呼是‘303军区’或者‘军分区’)的3个营加上一个特务连,还可以加上一个女兵排,此时作战主力除有一部分本地成分外,支左部队裤脚兵占绝大多数。而303部队各个营连通过执行各自的任务,养成了各自特点。一个并不准确的比方——特务连(开初只有一个侦察排,一个通信排,一个炮排)的精干迅速,1营(3033)的坚忍担当,2营(3035)的英勇豪杰,3营(3037)的游击“放野”,等等。在69年初我们当兵的时候,部队各自特点就已经凸显,成为我们当兵前“投注分析”和新兵的“分配志愿”。

1968年303部队最盛期作战部队人员达到1千余,因道隆,邦士歹,勐洪(分为:与克钦独立军摩擦,缅军围剿反围剿阻击突围)伤亡病残减员,还有部分开小差脱队,还有调出组建101军区和107军区三个整连,故,在68年底69年初,303精干作战人员至少应在600余以上。贵概县大队似在这期间开始组建,主要兵员来自本地召集。记得1969年10月后麻糯一度就任贵概县大队营长职,在队干部还有董施金。

访问组经过短短数月,手上就掌握了一支特别能作战,在既定的山林作战战术指导下得心应手的精干部队。访问组和303部队干战之间互相信赖互相依存的密切关系后来成为访问组诸位老首长终生难忘的岁月记忆。(已故)常聿,缅东北五年之久的战争经历是他无比珍贵珍惜和引以自豪的,远超过他个人其他军队生涯,许多鲜见作战细节老常追忆起来居然无一挂漏。至死勿忘!李大组长,回国后念念不忘缅共旧部。“我们的人”探亲还是“任务借道”路过他的驻地,得听后都会心急赶紧叫住留饭喝酒休息,还把自己的部下(很多资深团级师级军队干部)召来,李的这些部下纷纷向“我们的人”敬礼致意。李在云南省军区司令员职上离休。至今与裤脚兵们亲密无间。每次赴昆明参加老战友子女婚礼,席间,总见“李大组长”如佛尊端坐,大家纷纷拥上前问候寒暄。

我个人从68年裤脚兵那里得到的不只是一个新兵所应得的训练捶打,不只是日常战争生活中一概所受的老兵开导照顾,而是一条性命的保全,是个人精神意识在这个特殊环境特殊时期的发育,发展。很多68老裤脚兵比我年少,但是我对所有68年裤脚兵恭敬有加。

资格,或曰资历,是不能复制和更改的。

试图列出“缅东北战争锤炼出来的68裤脚兵堪称表现突出者”,即最具代表性的几个。我的依据是:

第一条件当然首先必须是1968年(年中)入伍者,且军队履历无间断地至1989年缅共解体;

其二,被列出者,必须有一份完整整理的作战经历,这份经历是所有裤脚兵中佼佼者;

再三,被列出者,应被提拔到到裤脚兵中最高或者极高的军政(主要是军事)职级;

第四,被公认的无第二者的个人能力,以及影响力。

他们是,

蒋志明,

特务连警卫排、通信连、特务营副营长、营长,2旅副旅长、2旅政委、北方局参谋长等职。作战经历,邦士歹,勐洪,岗隆西沙坝,勐波棒赛,迪马,楠由,滚龙(江西方向)以及滚龙战役以后2旅主要作战,摩密,南林,光坡,(经营)孟威地区,最后的水井湾作战,等等。后缅共时期仍活跃于缅东北特区与缅甸本部之间。(张注:以上资料尚不全)

李自如(已故),

特务连炮排、炮连、4045营连指导员,副教导员,政委,683旅副政委,政委,中部局(?)1985年缅共中央候补委员(同时被选为候补委员的有赵尼来,鲍有祥,涂海清等)后缅共时期佤邦(第二特区)主要领导人之一。主要作战,邦士歹,龙森,允模,勐波棒赛,雷门,滚龙,扩大佤邦根据地,东帕高,孟延外围阻击,7510,开辟掸邦中部683前身,经营683地区。等等。后缅共时期为佤邦主要领导人之一。(张注:资料不全)

高亮,

3035营1连战士,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北方局1旅政委,作战经历:江西主要作战具有参加,佤邦时期以及(尤其)景北地区,815军区前沿,金三角地带作战屡屡参战,先后担任主攻任务,主打任务,历经多次艰苦惨烈作战,1989年元月4日缅共最后一仗(两个旅协同作战)之江西岗岭战斗。(张注:资料不全)

陈龙生;

303总部政治部宣传队,干事,军区群工处干事,5旅政治处干事,处长,等。后缅共时期佤邦(第二特区)佤邦联合党中央办公厅主任,政协名誉主席,等。(张注:资料不全)

杨世启(特例)

303总部,侦察排,战士,班长,排长,特务连代理指导员,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4046营长,5旅作战处处长,军区前指作战参谋,等。主要作战经历,岗隆西沙坝,龙森,勐既周边游击战,允模,勐波棒赛,南下,雷门,迪马,楠由,滚龙,扩大佤邦根据地,格龙坝,开辟莫帕地区,别岗反围剿,奇袭滚亨,孟宁,前指历次作战,累谟山等。

特注:1979年脱队,遁至别岗地区向缅政府自首,被关押仰光永盛监狱数年,后释放返乡,再进入缅甸投靠果敢。后缅共时期仍在果敢。97年车祸亡。(张注:资料不全)

(另注:除了杨世启,前四位都没有参加过南下。再,杨世启个人作战经历肯定是68年裤脚兵当中以及全体裤脚兵中最为突出,最为全面,几乎涵盖1968至1979年止缅共东北军区整个作战史)

此外,据我所知(无论各种原因)从1968年开始一直到1989年缅共解体都坚持在缅共部队21年之久的68裤脚兵还有——

窦开年,杨文武,黄开洪(已故),李正龙,王美强,苏会泽(被害),杨万俊,等。

李正龙缅共解体前,为2旅副政委。后缅共时期至第四特区,任军校校长。

窦开年在缅共后期调往101军区任参谋长,后缅共时期仍为该地特区领导人之一。

王美强在第四特区。赋闲。

杨文武缅共解体前为2旅政委兼旅长。

杨万俊官至南坎县副书记。

苏会泽职务不详,后缅共时期服务于江西勐古地区,后因陷入李尼门与蒙萨拉之间内讧,于黑勐龙“谈判”时(与谈判双方人员成批)被缅军枪杀。

再,万在堂1989年在江西,参加了缅共最后一仗的前线伤员收治工作。万曾经担任过东北军区医院副院长,现尚在勐洪行医。

万元聪职务不详,现在第四特区闲杂。

曾如意至今尚在勐古谋生。是否89年之前已经脱离军籍在当地如同百姓?不详。

何德兴是否还在佤邦?

也有几位68年裤脚兵1989年后客死缅东北。

陈银华竟然死于拖拉机轮下!

根据时间顺序,本人尊重敬佩,相处甚好,或关系紧密的68年裤脚兵,有如下各位:

陈龙生,

木定腊(已殁)

许可(已故)

王波,

杨世启(已故)

蒋志明,

江梁(姜梁)

李洪刚,

李如景(被害)

舒天民,

王云峰,

高亮,

张广义,

柏洪升,

王朝明,等。

我绝大多数资料的搜集最早入手,甚至是从1969年2,3月开始的。

许可讲述的道隆战斗,老陈解释的“裤脚兵”和“访问组”以及对我最早的普及教育;王波的“腾冲籍学生兵情结”,杨世启的“游击战”和“便衣班活动”尤其是后来的大段丰富多彩的战争经历;蒋志明最早向我透露的“南下作战策略和意图”,李洪刚的“南下突围”,多年后他又与我说起道隆战斗,“一起的六个畹町籍裤脚兵。当时裤脚兵寥寥十几二十名。访问组的王副营长阵亡,遗体当地掩埋。”说此参战裤脚兵人数十几二十名,他是指全部参加战斗人数抑或只是称2营裤脚兵?未详。

江梁,高亮,广义,小柏等更是邦桑时期挚友。高亮讲述的佤邦时期尤其是景北地区,缅泰老边界连续作战的历次军事行动和作战细节,是鲜见独特的丰富资料。我当兵时,云峰还是个孩子,打滚龙的时候是排长,负伤。到邦桑军区军政干校,少年老成,互相关切,和我结下深厚友谊。

木定腊,69年5月间他向罗司令员坚决要求下部队,结果至2营1连当排长。则事先和老陈一起运作将我从宣教处抽调至303宣传队,他俩抽身。木定腊在德宏歌舞团是台柱,出演《白毛女》“大春”一角。身材匀称举止优雅动作协调,面容端正,眼神宁静,一口标准普通话,景颇族里罕见美男子。1975年居然死于“烟锅”枪下。“烟锅”者,严建明,昆知,曾与我有十分好交情。时,木定腊3035政委(营长?)严,营部司务长,为部队给养奔忙无着等琐事生口角,木定腊此时已经性情大变,常闻其有粗暴打骂之军阀作风,严,恶从胆边生。此事详情后续不提。

我的资料太多出自以上各位当年的,和后来在各种环境各种情况下的讲述和追记——

许可上世纪九十年代和我联系上,他把保存多年的资料倾巢倒出,也是许可,97年3月26日第一个在电话里告诉我杨世启死讯,而许可2006年冬至日死于脑溢血,振辉电话短信告知;

与王波,凡每一次相聚,往事和个人经历都是我们唯一话题,彻夜长叙,能滔滔不绝,和他历来作风不变,言语比拟还有表达之起伏跌宕始终颇具人文精神;

我退伍回上海后,姜梁仍然继续把“那边”的事情写信给我,尤其宝贵的是1979年底至80年初“邦桑危机”的全面解读;

小柏记性极好,早期作战细节和后来很多重大军事行动,道来清晰非常,他历经多次特殊任务,对莫帕,别岗,孟不龙等这些阴暗地带和道路熟悉;

高亮似乎早在1975年就觉察到我在有意识地搜集作战资料,一直到79年先后至少跟我讲述七八次作战实例,本世纪开始先后三次讲述“缅共最后一仗”详情;

蒋志明提供给我各种各类资料,按种类分列以及按其深度广度都是别人无可比较的;

最有意思的是王朝明,他娶了上海媳妇,成了上海人,家住嘉定。王,老35营资深连干,过江不久8旅在北佤腹地扫荡部落兵,班师新地方,给我带来鼓鼓两条干粮袋的牛干巴,后调往刚组建12旅任作战处长,历经12旅逐次无比寂廖困苦不堪作战,这些孤独作战细节已经无人知晓!我留下的是“孤本”,1976(7?)年王被傻逼王八蛋邓吉平强逼退伍,回老家潞江坝娶了在当地当教师的上海知青,不久居然一起来到上海,虽居郊区,但还时常见面,一起逛街时还会当众搂住我肩膀,我便告诫正常上海人没有这样子的,哈!——王朝明成佛家居士已有数年矣。

很多68裤脚兵亲历者的讲述和回忆甚至各自都能够独立成章。这些个人亲历和战争追忆绝不逊色于任何红军,八路军新四军还有解放战争,乃至志愿军赴朝作战等等的“传奇故事”。且,更加真实可信。甚至,很难作假。

老兵友情延续至今。广义我当兵不久患急性腹膜炎手术未见效住院108时结识,还一起前往法帕洗温泉,广义年少志高,军区警卫连连长,此何等显要职位?岂料暗算降临,同病相怜;舒天民患难兄弟,这位面带狷狂微笑,出口必伤人的“老军医”(!)当年因莫须有罪名被强行扯进“李徐杜”案,遭受处罚。故,余每每念及。人生最可珍贵的战争经历连同战友刎颈之交,莫过于此。

再,李如景,杨世启二位因特殊缘由,与之纠结缠绵之明暗关系,屡不堪回首,令我终生愧疚衔恨。

直到如今,当我为整理某些细节还不得不再三询问请教时,无人因我的唠叨和糟糕记性有丝毫厌烦。关于68年老裤脚兵的叙述到此暂告段落。

2012年10月2日星期二于上海家中

(注:所有文字表述都是开放的,诸位老战友读后均可补充,修整,批评)

      打赏
      收藏文本
      3
      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
      解放全人类是我们的使命!
      2015/4/24 14:24:1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转贴) 《裤脚兵的由来》(续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