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对越作战的回忆4

共 19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660183
  • 工分:1240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对越作战的回忆4

投弹是我的短板,当时我投弹的最大距离不到30米,记得新兵投实弹在山上趁下坡我才投30米,没有办法,投弹又不是在短时间内能炼成的,况且部队已进入一级战备,随时都有可能开战。1979年2月16日我营管理员带各连给养员外出采购,遭到越军的袭击,部队闻讯后迅速组织我们营救,我随班长尹永建按连长部署进入前线,当我们赶到时,管理员已牺牲,几个给养员有的负伤,鲜血淋漓,他们被我们的侦察兵救下,副师长(马友)抱着重机枪向越军阵地猛烈的扫射,我方82迫击炮同时向越军阵地进行猛烈的轰炸,打退了越军。我们用担架把负伤的给养员抬到后方医院,当天的夜晚约12点,我们随师攻击各部就先后偷越边境,向预定攻击出发阵地隐蔽前进。17日黎明约6时许,全线发起进攻,首先实施炮火轰炸,将前面越军防御阵地打成一片火海。炮火延伸后,总攻发起。127师的任务是突破广西边境爱店方面的越军防御,攻歼支马、龙头地区之敌,然后向禄平方向发展进攻。支马、龙头地区的守敌是谅山省独立第123团的1、3营,还有338师461团一部和部分武装公安。独立第123团原属304B师,这个师是由越军中排名第四的304师分编而成的。独立第123团据说有20多年战斗经历,战斗经验丰富,1976年才转为地方军。边境最前沿的支马地区距禄平县城约13公里,有一条简易公路相连。周围山谷纵横,草木茂密,地形非常复杂。越军依托公路两侧的10多个高地分散把守,纵深配备,构成支撑点式的环形防御阵地。在高地顶部、山腰和山脚构筑有半地下的或“A”字形掩蔽部、土木质工事、断续或连续的堑壕,以交通壕相连接。各阵地配置轻、重机枪、榴弹发射器、火箭筒等火器,形成明暗结合的多层交叉火力网。阵地前沿埋有防步兵地雷,设置了陷井、竹签和铁刺等障碍物。在公路附近,越军还挖掘了防坦克壕沟,埋设了防坦克地雷。(我当时是新兵不了解越军方面的部署配备情况,有些是后来查资料知道的),猛烈的炮击,铺天盖地飞向越军阵地,这是怎样的一种场景啊,无论怎样的文笔功夫都很难描述当时的场景,因为只有在现场真实感受那种场景的人才会有那种震憾,万炮齐鸣,听到的全部是火箭炮弹的飞啸,看到的是天上一片火海。几乎听不到任何间隙,炮弹象流星雨般飞向越方阵地,天空沸腾了,大地在颤动。耳朵里嗡嗡的,以前只在电影中看到过打仗的场景,现在,战争真正摆我的面前,趁着炮火延伸,我和班长尹永健按平时训练的编制随三连1排向越军阵地扑去,也就是1979年的2月17日。我军与越军交火,越军的炮火也非常猛烈,连长指挥部队快速前进,而越军的炮火不时的在我们的身边爆炸,炮弹的呼啸声迫使我们拉开距离、快速前进,离我最近的一颗炮弹在我左侧只有十几米爆炸,听到炮弹的呼啸,我们迅速卧倒。爆炸后,我背的装备很重,一下子爬不起来,被后边的一个兵拉起,看看没有受伤,我们继续冲向越军阵地,我不知道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什么山,什么高地。只是按班长的指挥前进,在一个山坡上,我们被越军的火力点打得抬不起头,我和一班长张相钦、一班战士黄德发趴在地上躲避子弹寻找战机,此时一班长张相钦头部中弹,我和黄德发顾不得越军的子弹飞啸,马上起来用我们随身带的急救包给一班长张相钦进行包扎,但由于张相钦头部中弹脑浆益出,回力无天,他牺牲了。此时的我和我们的战友情绪激昂,热血沸腾。随着指挥员的喊声火箭筒,我和班长带领其它组的火箭筒、无后座力炮迅速向前爬去,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装弹,瞄准,发射,随着一声声爆炸,越军的火力点被打掉,部队才能继续前进,好象打到下午,我们攻到一条河边,一条大蛇盘踞在河边不大的一棵树上,河对岸的山上是越军的一个营指挥所,顾不了大蛇的威胁,我们的目标是越军的一个营指挥所,过了河我们在一片山坡上遇到了又一次的多处火力点和三七高炮的平射,我们被打的无处可藏,看到附近有一个炮兵挖的掩体,我和班长迅速跳了下去,炮兵掩体里面有两个机枪兵,我们下去后,一个机枪兵想站起看看外边的情况,另一个机枪兵说不要抬头,话音未落,刚站起身的机枪兵胸部中弹,我看到他的胸部被打了个大窟窿,他倒下没说一句话当场就牺牲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配属我们连的机枪兵,借越军火力转移之机,我和班长迅速冲出掩体,又打掉越军两个火力点,继续进攻,,迅速和战友们继续向越军进攻。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5/4/14 16:19:4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对越作战的回忆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