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不靠谱的“普世价值”太离谱

共 32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8541235
  • 工分:7118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不靠谱的“普世价值”太离谱

普世价值一词中“普世”的概念来自基督教。早在公元5世纪时,东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堡牧首(主教的意思)就有了“普世牧首”的荣誉称号。但是,对于那个年代的“普世”,使用的是oecumenical,它既有“全世界范围”这个意思,也有“全基督教”的含义。现代意义的“普世价值”起源于启蒙运动,由于启蒙运动反宗教的特征,虽然也接受了普世的概念,但是,这个世俗化的“普世”一般使用universal这个词,以显示与基督教的区别。

不管怎么说,“普世”的概念与基督教有关,因为上帝被认为是世界上唯一的神,它的标准自然就成为普世的标准。现代社会经常提到的普世价值是一个世俗社会的标准,具体包含的内容有所争议,但这不是本文想要厘清的。本文只想说一下,究竟有没有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这种东西。

启蒙运动普世价值的产生,有一个重要背景。从文艺复兴开始,欧洲的现代科学获得长足发展,由意大利到德国、到法国,最后到英国的牛顿,建立了自然科学的三大基本定律。这在当时人们的意识中产生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看法:自然界有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这种规律千古不变,在任何地点都不变,在任何条件下都不变。只有遵循这种规律,才能认识自然、改造自然。有意思的是,牛顿本人并不反对宗教,他认为这种客观存在的自然规律,正是上帝存在的证明。他只是用自己的理论来说明,教会对上帝、耶稣的解释是错的。

牛顿三大定律的极大成功,鼓舞了启蒙运动时期的思想家,他们希望参照牛顿的方式,建立一种人类社会千古不变的基本规律。正好基督教原先也有这种雄心,启蒙思想家要做的就是,抛弃基督教的普世价值观,建立世俗社会的普世价值观。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

启蒙思想家在这个问题上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方式。第一是,通过现实社会已经存在的各种价值观来比较、鉴别、确定,这类启蒙思想家很快发现了中国。他们发现,中国没有宗教,是一个非常世俗的社会,但是,中国社会的道德规范,丝毫不比基督教世界差。而且,中国在这些道德原则下,维护了长期完整的社会治理。他们因此认为,中国的道德文化具有世俗社会的普世意义。实事求是说,当时的中国社会,政治比欧洲安定,经济比欧洲发达,人们的幸福感比欧洲人强,道德规范超越战争,文明昌盛、物质繁荣。对于某些启蒙思想家来说,那时候的中国就是普世价值的体现。于是我们就能理解,为何第一次中国热会在欧洲出现,为何启蒙思想家纷纷阅读中国文化典籍。毫无疑问,启蒙思想中“人文主义”的很多内容,来自中国传统文化,成为后来“普世价值”的重要来源之一。这类启蒙思想家,以伏尔泰为典型代表。

第二种方式是,不从现实出发,而从普遍意义的“人”出发,确定了“人”的概念,就能确定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这种方式类似欧几里得几何学,首先确定“公理”,一些不证自明的原则。欧洲传统的文化,提供了这种可能。虽然启蒙思想家大多都反对宗教,但是,在基督教这种一神教的思想体系下,在上帝这一至高无上的唯一神的面前,个人之间似乎都有不可改变的共性,只要把这种共性中的宗教意义去掉,变成终极意义上的人,就能成为人类社会普世价值的基础。这类启蒙思想家,以卢梭为典型代表。

然而,试图建立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从一开始就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普世价值由谁来定?与牛顿定律不同的是,在没有人类社会之前,自然界就存在。未来如果人类社会消失,自然界依然还会存在。这种现象对于人类来说,虽然有点悲哀,但是,它决定了自然规律的确可以超越人的意志而独立存在。然而,人类社会的所谓普世价值,只能在人类社会出现之后才能存在,人类社会如果消亡,普世价值也将消亡。也就是说,人类社会如果有所谓普世价值,也不可能离开人而独立存在。

更令人头痛的是,人总是要死的。那么,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由谁来定?已经死去的人吗?现在活着的人吗?未来将要出生的人吗?已经死去的人肯定不能参与普世价值的讨论,现在活着的人,又有什么理由,将自己制定的普世价值安放到死人头上?活着的人用自己的普世价值去讨论过去的历史,评判历史的优劣,只是欺负死人不能开口而已。如果曾经活着的人的普世价值与现在活着的人不同呢?同理,现在活着的人又有什么权力,为将来要出生的人制定普世价值?如果将来要出生的人的普世价值,与现在活着的人也不同呢?而且,既然称为“普世”,那么对于现在地球上全部活着的人来说,都有参与建立标准的资格,为何一小部分人建立的普世价值,一定要让其他未能参与制订的人接受呢?除非让上帝出来说话,而启蒙运动偏偏又不需要上帝。牛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终也没能证明上帝确实存在。

卢梭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假设一种概念上的“人”,只有概念上的人,才可能是永远不变的。这种概念上的“人”,卢梭称之为“自然人”,是一个抽象的人,它获得了卢梭等人(包括莫须有的上帝)赋予的一些基本特性:生而自由、生而平等之类。但是,事实上,概念的“自然人”从来没有在世界上出现过,未来也不可能出现。人类社会不可改变的事实是:生而不自由,生而不平等。因此,这种建立人类普世价值的努力,等于把理想的终点当成了现实的起点。

为了寻找这种起点,卢梭反对所有已经存在的人类文明,他认为,普世价值存在于未开化的野蛮人中,或者能从未受文明污染的土著人那里开始建立,因为土著人似乎更符合“自然人”的标准。这种观点类似于中国人的一句话: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然而,又怎么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成为“白纸”?连土著人都不是“白纸”,是否只有通过洗脑?卢梭这个现代人又有什么资格为土著人建立标准?所以我们就能理解,为何卢梭这样强烈追求普世价值的思想家,会具有暴力倾向,“迫使他自由”;其他拥护普世价值的人,也都有暴力倾向,强行推广。那么,暴力是否成为普世价值的一部分?好像没有人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上帝也是很暴力的,看看《圣经-旧约》就知道了。

启蒙运动形成的普世价值观,真正第一次走入现实,是美国独立。它似乎是一群远离污浊的欧洲社会的自由人,按照普世价值理论建立的新型社会。因此,美国独立战争受到了启蒙运动发源地法国的大力支持。然而,美国独立后建立的国家,与卢梭的理想恰好相反:它没有从未开化的野蛮人、土著人那里开始形成,而是毫不留情地将所有野蛮人、土著人排除在外、消灭殆尽。因此,用卢梭的观点来看,美国的普世价值,依然是一群被文明污染的人建立的,而不是真正纯粹的“自然人”建立的。

关于普世价值的理论,后来形成了两种观点。一种就是绝对的普世价值,另一种是相对的普世价值。从美国独立来看,这个新国家的建立,是绝对普世价值的失败,是相对普世价值的胜利。回到启蒙运动的另一些思想家那里,中国古代社会传统价值对于启蒙运动思想家的吸引,最终没有全盘接受,而是有很多人批判性地部分接受,例如孟德斯鸠,也说明了相对普世价值更加合理。回到牛顿,牛顿物理体系后来被爱因斯坦超越,证明了千古不变的自然规律也有局限性、适用范围,由此似乎也可以推演出,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也不存在绝对的内容,只有相对的内容。绝对的普世价值,只存在于绝对的上帝统治之下。而上帝是否真实存在是令人怀疑的,连牛顿也没能证明它确实存在,因此,普世价值只应该是相对的。

这种相对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时间上的相对。现代人没有权利将自己的普世价值强加到古代人头上。现代人用现代标准来评价古代的优劣往往是可笑的,用现在的普世价值去规定未来,同样也是没道理的。难道现代人是过去人、未来人的上帝?第二,空间上的相对。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都不可能彻底洗脑之后,灌输所谓普世价值,每个国家和民族都必然延续着过去的文化、价值,也就是在卢梭看来属于污染的东西。每一种文化和价值也都有不同的生存环境,只有历史与现代的结合,形成最合适自己的普遍价值观,这种相对的普世价值才可能生存。再扩展一点想象,如果未来人类有可能到外太空生存,他们的普世价值会与地球人一样吗?地球人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就像现代人看待原始社会的土著人差不多。

最后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不能杀人,也许是全人类最能够接受的普世价值。但是,人类社会古往今来都制定了可以杀人的条件,这些条件在各个社会、各个历史阶段都不相同。当今社会谁有能力制定一个可杀、不可杀的统一标准?比方说安乐死之类的杀人许可,在最发达国家也没有被普遍接受;比方说堕胎算不算杀人,在美国也争论不休。面对生命这样贵重的东西,人类都不能建立绝对的普世价值,何况其他?

“普世价值”的具体体现应该是《宪法》。

      打赏
      收藏文本
      1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网易日杂美狗窝,铁血五毛真爱国。
      2015/4/12 8:13:5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铁秆共粉
      西方宗教就是为战争服务的,条件允许,就要武力征服,同时用宗教给敌国百姓洗脑,人生来就是有罪和劫难的,你们不是被征服,而是被上帝解救。而中国道教佛教讲究的是缘,讲究个人的修为,反对武力,佛教也从没有被用于战争。
      西方宗教文化的排他性比不了东方传统文化的包容行。

      2015/4/12 11:01:34
      左箭头-小图标

      西方宗教就是为战争服务的,条件允许,就要武力征服,同时用宗教给敌国百姓洗脑,人生来就是有罪和劫难的,你们不是被征服,而是被上帝解救。而中国道教佛教讲究的是缘,讲究个人的修为,反对武力,佛教也从没有被用于战争。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4/12 9:46:1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不靠谱的“普世价值”太离谱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