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总参情报部的秘密——秘密特派员情报站、特务和收集情报

共 93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8472558
  • 工分:241810 / 排名:64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总参情报部的秘密——秘密特派员情报站、特务和收集情报

上集——非法越境者和非法越境者情报站

苏军总参情报部——之四

五、秘密特派员情报站

与非法越境者情报站对应的是秘密特派员情报站,秘密特派员情报站是驻扎在苏联驻外使馆领馆之内的情报机构,所有情报人员都有外交豁免身份,相对来说,个人风险要小一些。当然,如果你指望住在国的情报机关不知道你是间谍,也不太容易,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理论上讲,所有苏联驻外使馆领馆至少要有六个人,大使及其译电员,总参情报部秘密特派员及其译电员,克格勃特派员及其译电员。一些重要国家的大型使馆,如美国大使馆驻有苏联外交官一二百人,苏军总参情报部可能会派遣数十人的情报军官,组成大型的秘密特派员情报站。

再举一个例子(所有例子均是我自己编的,但符合史实)——苏军总参情报部驻美国大使馆的秘密特派员情报站。

情报站的站长是使馆商务处的二秘,少将军衔。副站长三人,一个是海军副武官,一个是文化参赞,一个是商务参赞,都是上校军衔。站长手里掌握着一个前任遗留下来的特务小组,自己又发展了一个特务,正准备建立特务自己的组织。同时,站长还要全面负责情报站的工作。海军副武官直接领导着一个特务,还指挥三个情工基干小组。情工基干小组成员都是使馆工作人员,拿一个小组举例,组长是空军武官,组员是陆军武官、文化处三秘、使馆司机。在情报站内部,掩护身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内部的职务。内部身份高的,掩护身份可能是下级,反之亦然。同样,文化参赞副站长也掌管了四个情工基干小组。商务参赞副站长负责勤务支援,领导着一个信号情报小组,一个信号勤务支援小组,一个交通员小组,一部专用电台及发报员,一两个专干“湿活”(暗杀)、“脏活”(溜门撬锁)的特工,也许还有一个交通小组(与交通员不一样,小组负责提供车辆支援)。当然,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小人物,也许只是个中尉但不可或缺,他就是译电员,译电员一定是直属于站长的。站长还控制着一个小组,由情报军官和政治军官组成,负责情报站内部监视和反间谍工作。

秘密特派员情报站通常不和非法越境者情报站发生联系。但秘密特派员情报站可能还会为非法越境者情报站提供支援,如收取情报、提供间谍器材。在最危急的时刻,秘密特派员情报站为非法越境者及其组织提供撤退的路线和掩护。但是秘密特派员情报站为非法越境者情报站提供的这些支援,大都是不见面的间接支援。他们收取非法越境者寄来的情报,但不知道是谁寄来的情报。他们提供器材支援,只是将器材在总参情报部情报指挥中心规定的时间,将器材放置在规定的地点,或邮寄规定的地点,取货人是谁他们也不知道。如果总参情报部第一副部长、地区情报局局长需要亲自接触安插美国的非法越境者,以掩护身份秘密进入美国,秘密特派员情报站也必须按情报指挥中心的计划,为第一副部长提供全方位地支援。

秘密特派员情报站的中心工作是收集情报,它有以前保留下来的特务、特务组织,也有自己新发展的特务和特务组织。衡量一个情工基干的唯一标准就是能不能发展自己的特务、特务组织。一个自己发展了特务的情工基干少校,完全有资格看不起没有自己发展特务的上校情工基干。如果一个 情工基干在一两年甚至三四年都没能发展自己的特务,他就离回家的时间不远了。无论苏联什么驻外机构,都挣着高薪拿着外汇,带回大包小包的让人羡慕不已的外国商品,回国就意味着失去这一切。

前任遗留下来的特务、特务小组由情报站站长指定情工基干管理指挥,情工基干自己发展的特务、特务小组,由自己管理指挥。特务小组的组织形式类似于非法越境者情报站,区别是非法越境者情报站的指挥官是所在国的“非法”公民,是所在国假冒的合法公民。而特务和特务小组的成员则全是所在国的真正的合法公民。

当然,如果有机会,秘密特派员情报站也不会放过发展驻扎在所在国的其它国家的外交人员。被发展的第三国外交人员如果调离所在国,其管理指挥关系就会被转移至该特务调至地区的情报站。

不论是总参情报部地区情报局直接控制的非法越境者及其情报站,还是由秘密特派员情报站控制住的特务组织,如果它情报质量数量极高,它的级别就越来越高,当他们高级到一定程度,就可能被地区情报局局长直接管理指挥。再高级一点就属于负责情报收集的第一副部长了,最高级的则属于总参情报部部长。前面介绍过,部长、第一副部长和局长们都有直属自己的情报管理指挥机构——非法越境者科。

六、特务和收集情报

非法越境者本身就是一个特务头子,一般不可能进入所在国的政府机构、军队组织、科研机构和军工生产企业,更不要想进入所在国的情报、反间谍和警察机构。第一,其身份经不起严格的审查。当个普通的老百姓还行,如果是安全审查,查你个祖宗三代,那非暴露不可。第二,作为组织者,非法越境者最好是有一个即相对自由,又不引人注目的社会身份,最好是有一个能够自由地接触到各类人群的职业,如记者、摄影师、自由撰稿人、画家、小业主、小店老板、咖啡店伙计、牙科医生等。

秘密特派员情报站发展的特务小组组长,既可以是非法越境者的类似身份,也可以是能够直接接触情报来源的社会身份。如果是前者,他也必须能发展到能够直接接触情报来源的小特务。

能够直接接触到情报来源的特务,不一定是一个职位很高级的人。对于绝大多数特务和特务小组来说,发展一个总参谋部的上校几乎是个神话。而且上校可能会在不同的部门流动,今天是个重要部门,明天就可能调到次要部门。如果上校调到了A部门,你却偏偏需要B部门的情报,怎么办呢?当然,不是说发展一个上校不好,但他未必是最好的。总参情报部和克格勃最看重的是政府和军事机构秘书,这些秘书属于文职,女性较多,岗位相对固定,很多人在一个岗位干一辈子。那个在波兰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下跪的西德总理勃兰特,就是因为其秘书纪尧姆被揭露是苏联间谍,才黯然辞职下台。非常遗憾的是,在美国发展一个上校是如此之难,而在我国我军,少将、大校,国安的处长,一个又一个的陷落在外国情报机构的手里,实在是国家和军队的颜面全失。

另外如前面例子中提到的美军基地酒吧侍者,还有打扫卫生的大婶、负责销秘的士官、某位政客老婆或情妇的密友、军工厂的技术员和工人、某个机构附近小打字复印店的老板、位住在军用机场附近的农民、边海防哨所的民兵、设计院的打字员绘图员、保密单位的保管员,等等等等,很多看似不起眼的职业和岗位,都可以发展出潜力无限的特务,不输总参谋部的上校。历史上,苏军总参情报部的一个重要的军事情报来源,就是一个在美军驻西德基地负责通讯的通信士官。总参情报部从这家伙那里获得的各类情报价值,肯定远远超出美军基地司令部的一个上校G1处(人事)处长。

发展特务情报来源,是一个严谨细致的工作,再举个例子。一个美国国家机构附近的酒吧侍者是个特务,他可能会听到一言半语地机密信息,但不会涉及到核心的情报。酒吧侍者为人热情豪爽,和众多来酒吧消遣的议员、次长、秘书、律师、打字员、电话接线员不但全都混了个脸熟,还成为了有共同爱好(如打台球、摄影)朋友。通过若干年的接触,酒吧侍者发现一个秘书最近情绪不佳,总是唉声叹气。一打听,秘书原来养了小蜜,家里家外经济入不敷出。酒吧侍者一付无微不至劝慰,免去了两份鸡尾酒账单,两个人的关系又近了一步。三两接触,酒吧侍者又是给秘书的小蜜买礼品,又是借钱给秘书消费,最后,另个人成了无话不谈、无心不交的密友。也许有心、也许无意,秘书在酒吧侍者的引导下谈论了一两次机构内部的事情,尽管第一次可能不涉秘,但秘书的心理防线已然在无形中全线崩溃。再过一段时间,酒吧侍者会利用各种理由,采取巧妙的手段,引导秘书话题逐渐涉秘,逐渐给付秘书“多嘴多舌”的报酬,直到有一天秘书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

有社会就有人,有人的地方就有各种不平之事,有不平之事就会有各种的不满足和遗憾。有的人对社会制度不满,有的人对领导不满,有的人对规章不满,有的人不受重视,有的人经济紧张,有的人迷恋女色,这些人性的弱点,都会成为情报机构的突破口。

如何收集人工情报呢?撬保险柜,盗窃和拍摄秘密文件,都是电影电视里的老套路。前面举的曼哈顿工程情报收集的例子,就不属于正面突破,而是从侧翼迂回,通过不同各类看似不相关的信息,最后总结出正确的结论。这种情报收集的手法,堪称经典。再举几个新例子。

第一个是哪个国家的事儿我忘了,好像是二战时期,一个间谍或是审讯员,利用对方好显示才能的弱点成功套取情报。正方想获取反方的武器资料,显示故意贬低反方,再故意拿出所谓先进的武器炫耀。反方经不住正方的蔑视,看不起正方的所谓先进武器,就和正方比试起来,最后自觉自愿地把己方的武器原理、制造流程和工艺“如实告知”,甚至武器的详细图纸都绘制出来。

第二个就是总参情报部的情报项目清单。每年苏联科技机构、军工生产企业、军工设计单位都会提供一份详细的情报项目清单。清单里的项目未必是成套的武器装备,大多是一些小玩意儿,如可用于导弹发动机的小阀门,一个精密的电子点火器,一个电子元器件,一个航空合金材料的配方和工艺流程,一根装甲钢板焊条,一个光学镜片,一个微型轴承。这些小东西,仅仅是武器装备中的一些构件,但确是对提高武器装备的性能起到关键作用的东西。这些小东西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多是军民两用的东西。也许在西方一个小东西不堪军用,但对苏联来说已经足够精密,可以使用在军品之上。拿到这份清单后,总参情报部的军官们就要想方设法搞到它们,偷是一个办法,去“淘宝店”去“淘”也是一个办法。每年西方都有大大小小的无数个科技工业产品博览会,而很多科技、工业产品的生产商也未必是大公司,很可能就是一个小工厂、小公司。没到这时,情报军官们就穿上便衣,拎着装满美元英镑的小皮箱子,徜徉在每一个展台前。发现一个宝贝,军官们就会上去咨询,“这个东西不错。我们是XX公司,主要业务是XX,我们需要您的产品。价格是多少呢?能给我们提供样品吗?可以供货吗?产品可以改进吗?供货的流程是什么样的?”。也许是涉及军工技术,产品销售受到限制,当宝贝的主人笑着、解释着拒绝出售产品时,军官会表示遗憾,“真是可惜了,我们可以出价一万英镑买这个小东西。好了,拜拜,真是太遗憾了”,情报军官地告别展台,边走边摇头的表示着无奈。这次失败了,但是总会有小老板心里痒痒,“这么个小东西能买一万英镑?算算账,哇塞,我要是卖出N件,那明年岂不是能买下白金汉宫”。成百上千的展台,成千上万的产品,只要不怕辛苦,总会成功的。也许就在展会的次年,苏联某型导弹的射程和精度提高了。还记得中国的核潜艇设计受益于从香港买回来的一艘核潜艇模型吧?这个儿童玩具可能节省了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几年的时间,也堪称情报工作的典范。对于情报工作来讲,能够得到地方总参谋部的作战计划当然好,能够窃取一台恩尼格码密码机更是刺激。但是,一个小小螺丝钉,一个小小的轴承,甚至是一块马蹄铁,也能改变一长战争的命运。

1976年,苏联远东防空军飞行员别连科中尉驾驶MIG-25截击机叛逃,成功降落在日本北海道函馆机场。MIG-25是苏联主力截击机,是世界上除SR-71以外的唯一双3(速度超过3马赫、高度超过3万米)机型,这可是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第三个例子的时间、地点和国家都记不清了,只是有个模糊印象。这回得到馅饼的不是美国而是苏联,馅饼也不是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偷来的。总参情报部的特工策反了一个阿拉伯国家的飞行员,这个飞行员驾驶着美国制造的军机,按照计划好的时间飞到了指定机场,而他的老婆孩子这时已经到了莫斯科。

下集——特务通联、总参情报部和克格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8729667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5/4/3 14:43:55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567992
      • 工分:136
      左箭头-小图标

      还是克格勃厉害

      2015/4/3 23:28: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总参情报部的秘密——秘密特派员情报站、特务和收集情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