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新兵的制式笑话

共 244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392136
  • 工分:2056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新兵的制式笑话

1985年8月, 在沙丁鱼罐头似的绿皮火车里,经过两天多的煎熬,我从北方来到了花城广州,步入军校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

新学员入学后,自然要经过新兵入伍训练的过程,各种艰苦就不提了,大家都明白。艰苦虽艰苦,但也有说不完的乐趣,关于紧急集合的故事大家听过许多,也正因为说的和听的多了,这紧急集合也就成了关于新兵的经典制式笑话了。今天重提紧急集合的故事,是因为当时那情景太让人难忘,以至于现在一提起来,就好像正在眼前发生似的。闲话少说,进入正题。

从9月1号炎热的夏天开始到10月底,新学员入伍训练接近尾声,惯例是要搞几次紧急集合的。某天下半夜,累的连梦都做不出来的我们,被“嘟嘟嘟嘟嘟嘟~~~~~~”急促瘆人的紧急集合哨声惊醒了,闭着眼从床上弹起来,伸手向脚部位置去抓裤子(夜间就寝时,军帽和上衣挂在门口处的衣帽钩上,裤子和袜子是放在脚部位置的),抓着腰带就把腿伸进去了,然后迅速穿上袜子,下床穿鞋,准备边系腰带边奔向衣帽钩去抓上衣和军帽(上衣和军帽是在下楼的过程中穿戴完毕的),这时我发现出问题了,怎么也摸不到腰带扣!!!顺着腰带摸到腰后才摸到,当时心里一沉:坏了,裤子穿反了!没时间了,索性背着手在腰后面把腰带系上,跟着人流滑下楼,列队、集合、报数,然后就是懵懵懂懂的五公里。

到山脚下,列队、清点人数后,自然就是检查着装的程序了。我心想,现在还没检查到我们区队,夜色正浓,赶紧把裤子重新穿好就没事了。事不迟疑,赶紧脱,等我手忙脚乱地穿好了,队长也差不多检查到我们区队了,平安无事!此时长吁一口气,自己在心里佩服自己的果断。

着装检查完毕,队长让两个人出列了,让我们看看有什么不对劲的。黑灯瞎火的,我们也没看出什么,这时队长用手电筒照向了他俩人的脚,哈哈哈,看见了,俩人的解放鞋都是一边儿的,就是一个人两只脚穿的都是左脚的鞋,一个人两只脚穿的都是右脚的鞋(估计是因为上下铺的鞋是按照上里下外的规定放置,慌乱中穿乱了)。夜色中爆发出哄堂大笑声,我没笑,笑不出来,因为我还后怕着呢,要是刚才我不把裤子重新穿一遍,没准现在比他俩还狼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8684587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9
      八一军旗高高飘扬
      2015/3/24 18:46:36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6851326
      • 工分:291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八人一间,但是住的是连部的办公室,所以感觉比较小。八张上下铺的木板床外,只有很窄的过道。一个大衣柜,每人一个五十公分见方的衣柜,里面存放的物品也要按要求折好摆放整齐。洗漱是两个连队共用,非常挤,所以脸盆放在床下。

      有一张公用的桌子,只有一张椅子,两个开水壶,桌面上不能放任何东西。除午睡和晚上熄灯后可以上床,平时不允许坐床。马扎是统一保管,所以走到房间内一看异常简洁整齐。我们是军区直属队,分管领导当时得罪了总后领导,正是倒霉的时候,经常到我们这里来避风头,专门安排了一间办公室。一直在传他要提大区副职,直到退休。

      我们当时是刚搬进旧营房,只有两排营房,住的地方都没有,我们连四个排,两个排挤在连部,两个排睡在食堂里。当了两年多的兵,干了两年多的营房基建,在山腰上挖出一个大操场,建起了一幢一幢的新营房。还没享受到就提干离开了连队。

      武器室里每班一个枪柜,10支枪依次排好,四0火横放在下侧,班长在左首第一支,机枪射手是排头兵,56班机第二支,副班长最后一支,每人都有对应的枪号,就算是夜里也不会拿错枪。

      2015/3/26 13:56:0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6851326
      • 工分:291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typhoons
      想当年紧急集合,摸黑打背包,有战友打的不够紧,行军几公里后就只能抱着被子,样子很是狼狈。打背包‘三横压两竖’,当干部十几年后还能帮手下的新兵打背包,快速打背包的方法有些遗忘生疏了。

      我们当年上、下铺的鞋子只有三双,右侧是上铺的三双鞋,床脚左侧是下铺的三双鞋,基本不会有穿错的可能。紧急集合跑到操场,还有整理着装的时间,有时来不及到位的装备、装具,就靠这短暂的时间归位。

      当兵养成的习惯,所有用具都有固定的位置,用完就归位。日后再用时一想就知道在那里。

      10楼 梦之翼zxl
      都差不多,我说的是在军校学员队时的事情。记得那时规定夜间就寝时,上衣和军帽挂在衣帽钩上,上衣整平后从中间左右对折,再将衣袖折在后面,整体面向门口与墙面基本成30度角,须看见领章和肩章,军帽帽檐向下,也与墙面基本成30度角,水兵帽帽徽向上,飘带平整并自然下垂;衬衣,军裤及袜子放在床上脚部位置,军裤折两折将腰带置于上方叠放,军裤下面叠放衬衣,袜子在最下面(便于起身后能伸手就抓住军裤套上,然后穿衬衣和袜子);每人可在室内摆放三双鞋,其中两双(一般是凉鞋和皮鞋或另一双解放鞋)鞋头向外置于床下吊挂的鞋板上,夜间就寝时解放鞋放置于两床连接的床头处,上铺鞋头向里下铺鞋头向外并排摆放(便于上铺的人下来后直接伸脚穿鞋,下铺的人坐起后也能直接伸脚穿鞋)。

      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些规定是很科学的。后来到部队,虽有些微不同,但基本上差不多。

      物品定点定位,衣柜整齐有序,这毛病恐怕这辈子是改不掉了。

      12楼 typhoons
      你们这样的规定,内务就不整洁了。我们当时的三双鞋都是后跟与床沿平齐,鞋头朝里。没有搁架,直接放在地上。步兵没有皮鞋。

      我们一间睡八人,多的是二十二人(每班9—10人,小间的班里有两人另睡大间,我们排三个班住一间会议室,一间连部办公室),人多,没有衣帽钩的条件。新营房建好,我也离开连队。

      我们的内务要求,所有物品都要在一条直线上,朝一个方向摆放。检查内务也很简单,几条检查线瞄一瞄就知道内务做的好不好。我们紧急集合要求三分钟内打好背包到操场上集合,穿衣和打背包的时间最多只能留下一分多,所以紧急集合时鸡飞狗跳,班长打好背包站在门外,低声催促手慢的人:‘快、快、快……’。老兵最快,慢的就是机枪射手和副射手两个老困难户。

      我那班长是老油条,资格很老,对班里训练成绩看的不太重,只要求处于中游,所以我们的日子才好过些。退伍回老家后当了乡武装部干事,几年后听战友说己经是乡武装部部长。新兵那年被他打的很惨。

      </div><div>

      13楼 梦之翼zxl
      是不太一样。我们的内务是这样的:白天将蚊帐摘下叠好,与枕头(包袱)一同放在床头柜里;被子被里朝外对折(海军被子是藏青被面白色被里)后平铺于床上并与床面大小一致,平整后罩上毛毯,毛毯边塞进被下并整理边角均为直角(因为是纯毛所以这样很难,逼得我们每天晚上熄灯前向毛毯喷水,折好边后压上板凳和哑铃使其成型),床面只能看见毛毯平面。头疼的是,钢丝床中间下凹,弄不出平面,于是乎裤衩子背心袜子等一切可用的东西都垫在凹陷处,这样才能把床面弄成平面的。

      床下放鞋的鞋板是吊在床板下面的,平时看不到,要蹲下或弯腰才能看见,所以很整洁。

      我们一个班10人住一个宿舍,宿舍内五张上下床,十个马扎,十个方凳,一个公用大桌,平时方凳在大桌下摆放整齐,马扎在桌旁码放整齐,桌上放口杯,口杯靠墙摆放成直线,杯把向外与墙面成45度角,两个暖水瓶也一样;床头柜上不能摆放物品。

      海军学员不配发武器,训练、考核或站岗时须到军械库领,所以宿舍内没有抢柜等设施;其它物品放在储藏间,洗漱用品放在洗漱间(也有摆放规定)。

      所以宿舍内还是很整洁的。

      我们内务比你要难一些。

      白天床上只能看到垫褥、白床单。军用的人造革皮枕放在被子后侧,毛毯跟被子一样叠为豆腐块。放在被子下方。被子压的方方正正,大约只有一拳多高,平时偷懒被子就压不实,压不紧,显的较厚,内务就不过关。

      帽子放在被子上方,帽舌与被子前沿平齐,外腰带两折放在床铺被子外侧,金属扣与被子前沿平齐。蚊帐用时才能挂起,早上起床后收起折好放入衣柜。

      刚发的新棉被比较难叠,所以我们都要把被子平铺在床上,用手肘一遍一遍往外拉,压紧,把被套上的折痕压平。压的差不多就往上喷水,再压。这时叠的被子比较厚,拿一块木板几块石头压实。

      反复喷水、压实后,老兵帮助折一次被子,折好的被子就是日后的标准。每一条边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指甲拉出一条直线,来回重复,直到被子出现陈旧折痕为止。折多了,被子其实很好折,一两分钟就能折出高标准的豆腐块。

      几个月后,军被压成了四四方方的豆腐块,就象工艺品一样平整没有任何翘起。床单也象你说的那样要平整,也得一遍一遍用手肘拉直压平。我当时叠的被子可能比不上老兵,但在班里同年新兵中应算叠的最好的一个,军事素质也算是同年兵中前三名,所以第二年跳过很多老兵,当了三班副。我们的班长基本是四年、五年的老兵。

      三十年前我当兵时的被子,枕头、毛毯等,一直保存到今天。

      2015/3/26 13:31:22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392136
      • 工分:2056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typhoons
      想当年紧急集合,摸黑打背包,有战友打的不够紧,行军几公里后就只能抱着被子,样子很是狼狈。打背包‘三横压两竖’,当干部十几年后还能帮手下的新兵打背包,快速打背包的方法有些遗忘生疏了。

      我们当年上、下铺的鞋子只有三双,右侧是上铺的三双鞋,床脚左侧是下铺的三双鞋,基本不会有穿错的可能。紧急集合跑到操场,还有整理着装的时间,有时来不及到位的装备、装具,就靠这短暂的时间归位。

      当兵养成的习惯,所有用具都有固定的位置,用完就归位。日后再用时一想就知道在那里。

      10楼 梦之翼zxl
      都差不多,我说的是在军校学员队时的事情。记得那时规定夜间就寝时,上衣和军帽挂在衣帽钩上,上衣整平后从中间左右对折,再将衣袖折在后面,整体面向门口与墙面基本成30度角,须看见领章和肩章,军帽帽檐向下,也与墙面基本成30度角,水兵帽帽徽向上,飘带平整并自然下垂;衬衣,军裤及袜子放在床上脚部位置,军裤折两折将腰带置于上方叠放,军裤下面叠放衬衣,袜子在最下面(便于起身后能伸手就抓住军裤套上,然后穿衬衣和袜子);每人可在室内摆放三双鞋,其中两双(一般是凉鞋和皮鞋或另一双解放鞋)鞋头向外置于床下吊挂的鞋板上,夜间就寝时解放鞋放置于两床连接的床头处,上铺鞋头向里下铺鞋头向外并排摆放(便于上铺的人下来后直接伸脚穿鞋,下铺的人坐起后也能直接伸脚穿鞋)。

      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些规定是很科学的。后来到部队,虽有些微不同,但基本上差不多。

      物品定点定位,衣柜整齐有序,这毛病恐怕这辈子是改不掉了。

      12楼 typhoons
      你们这样的规定,内务就不整洁了。我们当时的三双鞋都是后跟与床沿平齐,鞋头朝里。没有搁架,直接放在地上。步兵没有皮鞋。

      我们一间睡八人,多的是二十二人(每班9—10人,小间的班里有两人另睡大间,我们排三个班住一间会议室,一间连部办公室),人多,没有衣帽钩的条件。新营房建好,我也离开连队。

      我们的内务要求,所有物品都要在一条直线上,朝一个方向摆放。检查内务也很简单,几条检查线瞄一瞄就知道内务做的好不好。我们紧急集合要求三分钟内打好背包到操场上集合,穿衣和打背包的时间最多只能留下一分多,所以紧急集合时鸡飞狗跳,班长打好背包站在门外,低声催促手慢的人:‘快、快、快……’。老兵最快,慢的就是机枪射手和副射手两个老困难户。

      我那班长是老油条,资格很老,对班里训练成绩看的不太重,只要求处于中游,所以我们的日子才好过些。退伍回老家后当了乡武装部干事,几年后听战友说己经是乡武装部部长。新兵那年被他打的很惨。

      </div><div>

      是不太一样。我们的内务是这样的:白天将蚊帐摘下叠好,与枕头(包袱)一同放在床头柜里;被子被里朝外对折(海军被子是藏青被面白色被里)后平铺于床上并与床面大小一致,平整后罩上毛毯,毛毯边塞进被下并整理边角均为直角(因为是纯毛所以这样很难,逼得我们每天晚上熄灯前向毛毯喷水,折好边后压上板凳和哑铃使其成型),床面只能看见毛毯平面。头疼的是,钢丝床中间下凹,弄不出平面,于是乎裤衩子背心袜子等一切可用的东西都垫在凹陷处,这样才能把床面弄成平面的。

      床下放鞋的鞋板是吊在床板下面的,平时看不到,要蹲下或弯腰才能看见,所以很整洁。

      我们一个班10人住一个宿舍,宿舍内五张上下床,十个马扎,十个方凳,一个公用大桌,平时方凳在大桌下摆放整齐,马扎在桌旁码放整齐,桌上放口杯,口杯靠墙摆放成直线,杯把向外与墙面成45度角,两个暖水瓶也一样;床头柜上不能摆放物品。

      海军学员不配发武器,训练、考核或站岗时须到军械库领,所以宿舍内没有抢柜等设施;其它物品放在储藏间,洗漱用品放在洗漱间(也有摆放规定)。

      所以宿舍内还是很整洁的。

      2015/3/26 13:07:59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6851326
      • 工分:291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typhoons
      想当年紧急集合,摸黑打背包,有战友打的不够紧,行军几公里后就只能抱着被子,样子很是狼狈。打背包‘三横压两竖’,当干部十几年后还能帮手下的新兵打背包,快速打背包的方法有些遗忘生疏了。

      我们当年上、下铺的鞋子只有三双,右侧是上铺的三双鞋,床脚左侧是下铺的三双鞋,基本不会有穿错的可能。紧急集合跑到操场,还有整理着装的时间,有时来不及到位的装备、装具,就靠这短暂的时间归位。

      当兵养成的习惯,所有用具都有固定的位置,用完就归位。日后再用时一想就知道在那里。

      10楼 梦之翼zxl
      都差不多,我说的是在军校学员队时的事情。记得那时规定夜间就寝时,上衣和军帽挂在衣帽钩上,上衣整平后从中间左右对折,再将衣袖折在后面,整体面向门口与墙面基本成30度角,须看见领章和肩章,军帽帽檐向下,也与墙面基本成30度角,水兵帽帽徽向上,飘带平整并自然下垂;衬衣,军裤及袜子放在床上脚部位置,军裤折两折将腰带置于上方叠放,军裤下面叠放衬衣,袜子在最下面(便于起身后能伸手就抓住军裤套上,然后穿衬衣和袜子);每人可在室内摆放三双鞋,其中两双(一般是凉鞋和皮鞋或另一双解放鞋)鞋头向外置于床下吊挂的鞋板上,夜间就寝时解放鞋放置于两床连接的床头处,上铺鞋头向里下铺鞋头向外并排摆放(便于上铺的人下来后直接伸脚穿鞋,下铺的人坐起后也能直接伸脚穿鞋)。

      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些规定是很科学的。后来到部队,虽有些微不同,但基本上差不多。

      物品定点定位,衣柜整齐有序,这毛病恐怕这辈子是改不掉了。

      你们这样的规定,内务就不整洁了。我们当时的三双鞋都是后跟与床沿平齐,鞋头朝里。没有搁架,直接放在地上。步兵没有皮鞋。

      我们一间睡八人,多的是二十二人(每班9—10人,小间的班里有两人另睡大间,我们排三个班住一间会议室,一间连部办公室),人多,没有衣帽钩的条件。新营房建好,我也离开连队。

      我们的内务要求,所有物品都要在一条直线上,朝一个方向摆放。检查内务也很简单,几条检查线瞄一瞄就知道内务做的好不好。我们紧急集合要求三分钟内打好背包到操场上集合,穿衣和打背包的时间最多只能留下一分多,所以紧急集合时鸡飞狗跳,班长打好背包站在门外,低声催促手慢的人:‘快、快、快……’。老兵最快,慢的就是机枪射手和副射手两个老困难户。

      我那班长是老油条,资格很老,对班里训练成绩看的不太重,只要求处于中游,所以我们的日子才好过些。退伍回老家后当了乡武装部干事,几年后听战友说己经是乡武装部部长。新兵那年被他打的很惨。

      </div><div>

      2015/3/26 11:14:46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typhoons
      我们当时没有楼主的好条件, 没有衣帽钩,脱下的衣服和腰带、帽子都放在枕边叠好,挎包水壶印象是挂在床边。

      睡的正香时,楼下紧急集合的哨子响起,整个人会从床上直接蹦起,记得是三分钟就要着装整齐到下面的操场集合,打背包穿衣服最多只能一分钟出头,有时动作来不及,只能抱着往操场上冲,到了操场后再穿好衣服扣上扣子,在膝上快速打好背包。快速打背包后不经整理,背包禁不起跑,在操场上就要把小背包带整好,松了就得拉紧绑好。调好大背包带的位置,在胸前打一个‘工’字结,防止行军时勒住胸口。

      我们每年要有一次封闭训练,凌晨4点半后吹哨紧急集合,打起背包,扛着56冲,行军27公里。记得第一年是一个团职干部背背包,佩戴手枪走在行军队形的第一位。

      可能陆军和海军有些不同。因为当时小型舰艇的战位在艇上,但生活起居是在岸上,所以要求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战位,如果是战斗警报,可以抱着衣物跑出去,到战位后再穿,不过天冷的时候很难受。平时训练不提倡这样。

      2015/3/26 2:48:58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392136
      • 工分:2056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typhoons
      想当年紧急集合,摸黑打背包,有战友打的不够紧,行军几公里后就只能抱着被子,样子很是狼狈。打背包‘三横压两竖’,当干部十几年后还能帮手下的新兵打背包,快速打背包的方法有些遗忘生疏了。

      我们当年上、下铺的鞋子只有三双,右侧是上铺的三双鞋,床脚左侧是下铺的三双鞋,基本不会有穿错的可能。紧急集合跑到操场,还有整理着装的时间,有时来不及到位的装备、装具,就靠这短暂的时间归位。

      当兵养成的习惯,所有用具都有固定的位置,用完就归位。日后再用时一想就知道在那里。

      都差不多,我说的是在军校学员队时的事情。记得那时规定夜间就寝时,上衣和军帽挂在衣帽钩上,上衣整平后从中间左右对折,再将衣袖折在后面,整体面向门口与墙面基本成30度角,须看见领章和肩章,军帽帽檐向下,也与墙面基本成30度角,水兵帽帽徽向上,飘带平整并自然下垂;衬衣,军裤及袜子放在床上脚部位置,军裤折两折将腰带置于上方叠放,军裤下面叠放衬衣,袜子在最下面(便于起身后能伸手就抓住军裤套上,然后穿衬衣和袜子);每人可在室内摆放三双鞋,其中两双(一般是凉鞋和皮鞋或另一双解放鞋)鞋头向外置于床下吊挂的鞋板上,夜间就寝时解放鞋放置于两床连接的床头处,上铺鞋头向里下铺鞋头向外并排摆放(便于上铺的人下来后直接伸脚穿鞋,下铺的人坐起后也能直接伸脚穿鞋)。

      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些规定是很科学的。后来到部队,虽有些微不同,但基本上差不多。

      物品定点定位,衣柜整齐有序,这毛病恐怕这辈子是改不掉了。

      2015/3/26 2:36:10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我是好人爸爸
      楼主适合到敌后武工队独立拉出一只武装来,感觉头子很灵活啊
      不干敌后,屈才啊

      2015/3/25 17:27:2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6851326
      • 工分:291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当时没有楼主的好条件, 没有衣帽钩,脱下的衣服和腰带、帽子都放在枕边叠好,挎包水壶印象是挂在床边。

      睡的正香时,楼下紧急集合的哨子响起,整个人会从床上直接蹦起,记得是三分钟就要着装整齐到下面的操场集合,打背包穿衣服最多只能一分钟出头,有时动作来不及,只能抱着往操场上冲,到了操场后再穿好衣服扣上扣子,在膝上快速打好背包。快速打背包后不经整理,背包禁不起跑,在操场上就要把小背包带整好,松了就得拉紧绑好。调好大背包带的位置,在胸前打一个‘工’字结,防止行军时勒住胸口。

      我们每年要有一次封闭训练,凌晨4点半后吹哨紧急集合,打起背包,扛着56冲,行军27公里。记得第一年是一个团职干部背背包,佩戴手枪走在行军队形的第一位。

      2015/3/25 16:51:0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6851326
      • 工分:29145
      左箭头-小图标

      想当年紧急集合,摸黑打背包,有战友打的不够紧,行军几公里后就只能抱着被子,样子很是狼狈。打背包‘三横压两竖’,当干部十几年后还能帮手下的新兵打背包,快速打背包的方法有些遗忘生疏了。

      我们当年上、下铺的鞋子只有三双,右侧是上铺的三双鞋,床脚左侧是下铺的三双鞋,基本不会有穿错的可能。紧急集合跑到操场,还有整理着装的时间,有时来不及到位的装备、装具,就靠这短暂的时间归位。

      当兵养成的习惯,所有用具都有固定的位置,用完就归位。日后再用时一想就知道在那里。

      2015/3/25 16:29:11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适合到敌后武工队独立拉出一只武装来,感觉头子很灵活啊

      2015/3/25 13:11:0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机动排
      没跑着跑着背包跨了?
      海军很少打背包,记得考核的时候打过,还真有抱着乱七八糟的被子回来的。

      2015/3/25 7:11:46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很机智啊

      2015/3/24 22:27:56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161803
      • 工分:610115 / 排名:1308
      左箭头-小图标

      以前发窘,现在成了美好的回忆!但也老了!多写点吧!

      2015/3/24 21:13:22
      左箭头-小图标

      没跑着跑着背包跨了?

      2015/3/24 20:59: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5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新兵的制式笑话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