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明星老兵]战死、饿死,不做汉奸

共 1259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7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明星老兵]战死、饿死,不做汉奸

战死、饿死,不做汉奸

-----访抗战老兵吴荣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顾少俊

抗战期间,李明扬是鲁苏皖战区游击总指挥,在泰州一带坚持抗日。他为人正派,爱国心强。1939年,他的部队扩大为7个纵队,上万人枪,多次重创前来围剿的日伪军。他在兴化、姜堰、东台、海安、泰兴等县城的许多乡村驻扎小部队,相互呼应。一时间,李明扬成了泰州地区老百姓心中的豪杰,青年人心中的偶像。

吴荣良是兴化周庄镇西浒村人,他弟兄4个,父母是农民。1944年,他虚岁16。一天,他听说,李明扬到离他们村五六里的蔡家堡村检阅部队。李明扬的名字,吴荣良老早听说了,出于对李明扬的崇拜,吴荣良和村里几个年轻人一起到蔡家堡,想见一见李明扬。

吴老说:“那天,远远地看到李明扬在台子上讲话。他的胡子拖到胸口。”

部队老兵们说,李明扬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抗战期间,他蓄须明志,不赶走鬼子,不剃胡子。

那天,李明扬在台子上讲“宁可战死,不做汉奸”。激情洋溢的话语深深地感染了吴荣良。他暗暗下决心,我也要参军打鬼子,做一个不怕死的中国军人。

几天后,李明扬的部队到西浒村动员年轻人参军,吴荣良去报名。那负责招兵的人说,吴荣良岁数小,个子矮,不肯要他。村里共招了18个青年。

就在新兵出发之前,那个负责招兵的人主动找到吴荣良家里,要带他去当兵。

吴荣良说:“前两天,你不是不要我的吗?”

那人说:“我看你机灵,我这边缺个号手,你到部队学吹号。”就这样,吴荣良参了军。

后来,吴荣良才知道,上面为了多招兵,对那个负责招兵的人说,你招到一个排就让你做排长。他为了筹齐一个排的人数,才收了吴荣良。不过,他最终没有招到一个排的兵。

吴老说:“我部队的连长、排长都是山东人。连长叫许光德,排长姓杨,都是30多岁,行伍出生。排长为人很厚道。”

李明扬在山东打过仗,后来又在淮安一带活动过,最后才驻扎到泰州的,所以那些基层军官大多是山东人。

吴荣良所在的营,300多人,驻扎在姜堰苏陈镇。

因为刚招了新兵,那一段时间,部队主要任务是训练新兵。吴荣良跟着老号手学吹号。

老号手四十多岁,山东人,矮矮的,很厚实。

老号手对他说:“向部队下达命令,除了传令兵外,主要靠军号和旗语。”老号手拿着军号,接着说,“你别小看这小小的军号,它可以传达多种命令,起床、集合、冲锋、吃饭等等。”

看着吴荣良吃惊、好奇、向往的眼神,老号手严肃地说:“做号手要有不怕死的精神。在战场上,部队长官、号手、旗手都是鬼子狙击手袭击的目标。在战场上吹冲锋号的时候,你必须站在高处,吹号时,要用力,要全神贯注。”

老号手的话,吴荣良一一记在心中。为了吹好号,他刻苦练习。三个月后,吴荣良已是一名标准的号手了。

就在吴荣良入伍三个月后的一天早晨,大批日伪军骤然而至,包围了苏陈镇。四面八方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

吴荣良所在的排在镇南和日伪军交上了火。日伪军的进攻特别猛烈,一颗颗炮弹在战壕前后炸开,一次紧接一次地冲锋。日伪军疯狂进攻,中国军队顽强阻击,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大约一个小时后,营长带人来到吴荣良所在的阵地,准备从这里撕开一个口子突围。

营长集中营里所有的轻机枪和冲锋枪,组成一个突击组在一线。突击组后面是精选出来的掷弹手。冲锋时,掷弹手们跟在突击组后面一边冲锋,一边越过前面人的头顶把手榴弹扔出去。

分工结束后,营长一声令下,吴荣良跃到一块高地上吹响了洪亮的冲锋号。

这时,一颗子弹从他的左肩下方打进,从后背穿出。杨排长身边的卫生员赶紧上去给他包扎。

突击组猛烈的火力显示出强大的威力,掷弹手们把一颗颗手榴弹扔了出去,后面的战士们呐喊着冲了上去。

刚冲出几十米远,日伪军阵地上轻、重火器齐发,中国军队的士兵们像灰色的浪潮,刚扑上岸又退了下来。这短短几十米冲锋的路上留下几十具中国军人的尸体和蠕动的伤员。

突围失败,营长脸色铁青,一拳砸在阵地上的麻布土袋上。

此时,整个营阵亡近百人。战壕里,营长又在准备下一轮的冲锋。

这时,日伪军阵地上,汉奸在喊话:“你们出不去了,投降吧!皇军说了,只要你们投降,原来是营长的,还是营长,原来是连长的,还是连长……如果继续顽抗,你们将会全军覆没……”

吴荣良看到营长身边的警卫员举枪瞄准时,营长挥手制止了他。吴荣良心内一惊,他从营长的举止中看到了“妥协”。

“排长,我不做汉奸!”吴荣良对趴在他旁边的杨排长说。

排长转过身子,见他胸口被血染红了,一边伸手去掀他的衣服,一边问他:“哪里受伤了。”

排长一碰他的身子,吴荣良感到一阵剧痛袭来,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他顾不上疼痛,轻轻推开排长的手,指着冲锋路上牺牲的战友说:“子弹的贯穿伤,如果再偏一点,我也和他们一样。排长,我宁可战死,也不做汉奸。”

吴荣良知道,营长手上督战队的队员都是营长的死党,他们跟随营长多年。一旦营长下令投降,如果这支部队里有不同的声音,会被立即处死。但吴荣良想到在蔡家堡李明扬的演讲;想到自己家虽然穷,但世世代代活得清清白白。他不想做汉奸辱没祖先,不想在村里被人家指着脊梁骨骂。

平时,杨排长很喜欢吴荣良,吴荣良也一直把排长当着自己的大哥。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吴荣良的倔脾气上来了。

杨排长盯着吴荣良足足看了一分钟,然后猛地回过头,厉声命令:“刘强、张彪,把吴荣良的军服脱了,送苏陈医院治伤。”刘强、张彪是跟随杨排长多年的老兵。

“排长!……”吴荣良愕然。

“不要叫我排长,现在我不是你的排长了。你现在是老百姓,被流弹击伤。”然后一挥手,示意刘强、张彪两人立即把他抬走。

在医院,刘强把院长喊到一边说了几句悄悄话。院长把吴荣良单独安排在一间小病房里。

这支部队很快放下武器,日军占领了苏陈镇。日军为了彻底笼络这支部队,把伤员全部带到泰州治疗。后来,这些伤员伤好后全部做了伪军。

在医院,日军看到吴荣良,问院长:“他是什么人?”院长从容地说:“这是个孩子,到苏陈走亲戚时,被流弹击中,现在抢救。”就这样,吴荣良离开了部队。他是那支部队中唯一没有做汉奸的军人。

后来,吴荣良的父母听说他在苏陈,用船把他接回家治疗。吴荣良年轻,三个月后,伤口慢慢愈合了。为了给他治伤,家里用了好多钱。伤好后,家里曾一度陷入困境,在左右邻居的帮助下,勉强度日。

1945年初,李明扬被俘,泰州这一带日伪军势力抬头。有汉奸到吴荣良家中动员他参加伪军。那汉奸说:“国军天天打败仗,这天下早晚是日本人的。你家这么穷,如果帮皇军做事,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吴荣良坚定地说:“我宁可饿死,都不会去做汉奸。”

这位抗战老兵一直默默无闻地生活在乡下,很贫困。

2015年3月18日,铁血网站派人看望老人,老人回忆了难忘的抗战岁月。如果不是铁血网站开展寻访、关爱抗战老兵的活动,老人曾经的兵戎往事会永远埋没在心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奉献爱心,请点击铁血老兵公益-公益捐助页面进行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8682874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17
      0
      2015/3/23 9:22:1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1条记录] 分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