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共 1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3657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克里米亚现在已经被俄罗斯吞并,成了俄罗斯的一个“联邦管区”——“克里米亚联邦管区”了。乌克兰东部亲俄的民间武装前不久建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总理”,在就职的第二天就宣布将请求俄罗斯同意这个“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加入俄联邦,请求俄罗斯吞并这个“国家”(这位“总理”并不是顿涅茨克当地人,而是莫斯科人,是俄罗斯的“中情局”——俄联邦安全局的前副局长,他2002年开始担任俄安全局副局长。这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则是一名俄军的前军官。详情见文后所附的《环球时报》的一篇报道)。所以准确地说,乌克兰的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亲俄分子并不是谋求这两个州脱离乌克兰获得独立,而是谋求让俄罗斯吞并这两个州。但车臣人并未谋求让某个外国吞并车臣,而是谋求车臣独立。那么为何这20多年来俄罗斯始终没让车臣就“是否独立”这个问题举行过一次公投呢?当年苏俄又为何逼中国同意让外蒙古就“是否独立”一事举行公投呢?

顿涅茨克州、顿涅茨克地区的居民中,乌克兰族的人数占57%,俄罗斯族只占38%(比乌克兰族少三分之一),其余5%是希腊族、白俄罗斯族、鞑靼族、亚美尼亚族(详情见维基百科的“顿涅茨克州”词条:http://zh.wikipedia.org/wiki/頓涅茨克州#cite_note-6)。卢甘斯克州、卢甘斯克地区的居民中,乌克兰族占58%,俄罗斯族占39%,其他几个民族总共约占3%(详情见百度百科的“卢甘斯克州”词条:http://baike.baidu.com/view/3512091.htm)。但亲俄的民间武装宣布的公投结果却是90%以上的当地居民同意当地脱离乌克兰独立。这可信吗?有人会说,这两个州的乌克兰族都使用俄语作为“普通话”,作为与他人交谈的通用语言。我就想反问一句了:印度脱离英国独立后仍把英语作为它的“普通话”、官方语言;以前属于法国的殖民地的那些非洲国家在独立后仍把法语作为本国的“普通话”、通用语言,而不是把本国某地的方言稍加修改,作为普通话;以前属于英国的殖民地的那些非洲国家在独立后仍把英语作为本国的普通话,这些国家难道都是想英、法重新对它们实行殖民统治吗?

这两个州的乌克兰族难道认为自己说俄语,人家就会把自己当俄罗斯族?反美者不是总是这样说那些“黄皮白心”的“香蕉人”、美籍华人吗:“你们以为你们英语说得好,白人就会真的把你们当白人,当自己人吗?”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美国是一个“民族大熔炉”,是一个“小联合国”。而俄罗斯却不是这样的国家。这两个州的乌克兰族真的信任俄罗斯的民族主义团体“光头党”及其所代表的众多具有很深的,与“大国沙文主义”、“大汉族主义”类似的“大俄罗斯主义”思想的俄罗斯男性民众吗?造成数百万乌克兰人被饿死的,上世纪30年代的乌克兰大饥荒——中国网络上的亲俄分子代表这两个州的乌克兰族忘记了这段历史所留下的,乌克兰族对俄罗斯族的仇怨?在那次大饥荒中,饥荒程度最深、最严重的为何不是苏联的其它地方,反而是本来有“欧洲粮仓”之称的,苏联的粮食主产区之一 乌克兰?

公投、全民公决具备天然的合理合法性?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官网报道:在前段时间克里米亚就独立问题所举行的公投中,其所设定的,供选民、民众选择的选项不是“你希望克里米亚:A、留在乌克兰;B、独立;C、加入俄罗斯,成为俄罗斯的一块领土”这样的“选择题”,而是“你希望克里米亚:A、立即加入俄罗斯;B、由克里米亚议员们稍后表决其否加入俄罗斯”!没有“C、留在乌克兰,不从乌克兰里分裂出去”这么一个选项!不管怎样都是让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只是让民众选择何时被吞并。由那么上百个议员表决的话,就不是“全民 公”决,而是上百个政客内定了。关键是没有“留在乌克兰,不独立”这另一种选项,是完全错误的!这就好比是在这样问民众们:你们是主张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呢,还是主张它“脱乌入俄”呢?(本贴的后半部也附了联合早报网的那篇报道)​

[b]

[/b]

[align=center]揭秘乌“顿涅茨克共和国” 总理曾为俄安全官员[转载]

[/align]

2014-07-21 08:08:00 来源: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周扬

这篇报道在《环球时报》的官网“环球网”军事频道中的具体网址则是:http://mil.huanqiu.com/world/2014-07/5074362.html

[环球军事报道]马航MH17坠机事件发生后,自称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领导人陆续发布消息,更新进展。“总理”亚历山大·博罗代19日称,已找到黑匣子,将交给国际民航组织。“国防部长”斯特雷科夫当日则否认民兵组织与马航坠机事件有关。博罗代和斯特雷科夫分别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政治和军事的头号领导人,两人有相似的背景,还是“老相识”。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尽管“总理”是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但把握兵权的“国防部长”斯特雷科夫才是真正的实权人物,他在反政府武装分子中威信极高,是个极具领导指挥能力的强硬派。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总理”博罗代出生于莫斯科,现年42岁,毕业于国立莫斯科大学哲学系,后在攻读哲学硕士期间从事种族冲突及精英理论学习和研究。博罗代1994年开始,在俄新社、《明日报》等多家俄罗斯媒体担任军事记者和军事评论员,曾在车臣做战地报道。2001年4月,博罗代转行成为一家危机咨询公司总裁,2002年被任命为俄联邦安全局负责信息政策和特别项目的副局长(楼主批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是不是现在俄罗斯的克格勃?而且这位前副局长以前在这个联邦安全局里就是负责信息情报工作和一些“特别”计划、“特别”任务的!)。在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博罗代的名字首次在克里米亚出现,当时他被任命为克里米亚总理阿克肖诺夫的助理。5月16日,“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正式任命其为总理。出生且成长于俄罗斯的博罗代亲俄倾向十分明显。在就任“总理”次日,他便宣布“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将请求俄外交部同意加入俄联邦。博罗代毫不掩饰自己对俄罗斯的感情,他曾说:“我有一个乌克兰名,但我是土生土长的莫斯科人。”(楼主批注:先宣布自己成立的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然后再宣布这个“国家”将加入俄罗斯,成为俄罗斯内部的一块领土!)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斯特雷科夫是博罗代的“老相识”。现年43岁的他出生于莫斯科一个军人家庭。1993年从莫斯科国家历史档案学院毕业后,斯特雷科夫在俄军服役,他当过侦察兵,曾参加车臣等地的军事行动。斯特雷科夫与博罗代的交集从1998年开始。当年,仍是军人的斯特雷科夫成为博罗代任职的《明日报》的撰稿人,主笔车臣等热点地区局势。此后斯特雷科夫还曾任一家证券投资基金会的主管,巧合的是博罗代也曾在这家基金会工作。

斯特雷科夫的名字被各国媒体所关注是从他成为叱咤风云的斯拉维扬斯克“乌克兰东部自卫军司令”开始。据称,当时,斯特雷科夫指挥的武装人员至少打下4架政府军直升机。在斯拉维扬斯克被乌政府军重新控制前,斯特雷科夫带着约1500人和装备前往顿涅茨克,一路上将通往顿涅茨克的大桥几乎全部炸毁。斯特雷科夫在乌东部武装分子中拥有很高威信,他的部队装备最好,人数最多。抵达顿涅茨克后,陆续有许多武装分子投靠他,如今其麾下已有20支队伍,约6000名“士兵”。在“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政治上的事务由总理出面,而拥有武装指挥权的斯特雷科夫掌握实权。5月16日,在博罗代被任命为总理的同一天,“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议会”任命斯特雷科夫为“国防部长”。斯特雷科夫在当地做了几件大事。首先,他建立了相对完善的军事管理体系。此前,当地民兵组织各自为政,斯特雷科夫到来后,理顺了指挥关系,以统一战线对抗政府军。其次,斯特雷科夫争取到俄方支持,获得俄方非公开渠道的装备支持。另外,他还建立起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武装分子的联系和合作,加强了相互支持,这是乌政府军对两个地区久攻不下的重要原因。斯特雷科夫无论是行动上还是在言辞上对乌政府军十分强硬。此次马航坠机事件发生后,欧安组织和一些救援人员曾对现场武装人员的态度多有抱怨。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在现场控制场面的大约900至1000名穿着职业军装的武装人员基本都是斯特雷科夫的手下。

[b]克里米亚公投选项全是入俄[转载]

[/b]

2014年03月12日 1150

这篇报道在“联合早报”网“即时报道”频道中的具体地址是:http://www.zaobao.com/realtime/world/story20140312-320062

(联合早报网讯)克里米亚将于16日举行公投决定是否加入俄罗斯。据报公投的选项都是加入俄罗斯,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据明报网报道,公投并没有提供民众维持现状继续留在乌克兰的选择。(楼主附注:《明报》是金庸办的一份香港报纸)

克里米亚议员11日正式表决通过,宣告克里米亚将脱离乌克兰,乌克兰政府已警告克里米亚,立即取消16日的公投,否则将解散克里米亚议会。

美国、欧洲联盟及乌克兰政府都已明确表示,克里米亚的入俄公投是非法,将不会承认投票结果。

根据英国媒体报道,克里米亚议会印制的公投选票11日曝光,选民只有两个选项,一是立即与俄罗斯统一,第二是采取1992年的宪法,赋予议会投票加入俄罗斯的权力。

英国知名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罗斯事务专家吉尔斯(Keir Giles)指出,克里米亚境内很满意过去20年来是乌克兰一部分的公民,在16日的公投无法表达意见,「公投票上没有第三种选项」。

专家说,基本上克里米亚将举行的公投只给选民两种选择:立即加入俄罗斯,或是短暂延迟加入俄罗斯,放诸国际,这样的公投设计实为罕见。

不仅如此,克里米亚议会在公投举行前10天才宣布,国际观察员也不得监督公投过程是否公开透明,当地支持俄罗斯的民众进驻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Simferopol)机场塔台,所有乌克兰其他地区要前往辛菲罗波尔的班机都被取消。

乌克兰大饥荒的图片: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3/17 15:02:5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俄罗斯为何没让车臣象乌克兰的东部俩州那样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