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明星老兵]抗战老兵潘倚学忆团长陈天彪

共 1052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明星老兵]抗战老兵潘倚学忆团长陈天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战老兵潘倚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战老兵潘倚学忆团长陈天彪

顾少俊

潘倚学是兴化市周庄镇殷庄村人。小时候,他兄弟姐妹多,父母是老实农民,家里困难。潘倚学很小就给地主放牛了。

潘倚学有个姨父叫陈云杰,也是殷庄人。陈云杰是文化人,一直在外面做事。抗战一开始,陈云杰就加入了抗日部队。

1943年春,陈云杰从外面回来,找到正在田里放牛的潘倚学,把他拉到一边悄悄地说:“不要再给人家放牛了,去参军打鬼子吧。把鬼子赶出中国,我们才能过上好日子。”然后给他讲了一番抗日的道理。

1941年,兴化县城沦陷后,鬼子经常下乡“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潘倚学恨透了日本鬼子,早就想参军打鬼子了,只恨找不到抗日的部队,听姨父一说,正中下怀。姨父给他写了介绍信,让他到周庄镇西边的周西镇找一个叫陈天彪的团长。

第二天大早,潘倚学怀揣介绍信,告别父母,悄悄出了村,找抗日队伍去了。那一年,他才15岁。

潘倚学想不到,他刚离家,姨父就被村里一个诨名叫“木头桃子”的汉奸出卖。鬼子包围了殷家村。陈云杰是抗日队伍里的一个主要负责人。鬼子知道想陈云杰叛变是不可能的。为了让中国人之间互相残杀,鬼子想出了很毒的一招。他们出6担小麦,让“木头桃子”当众砍死陈云杰。

潘倚学通过姨父的介绍,找到了陈天彪团长,加入了抗日的队伍。

陈天彪的部队属于中共苏中二分区领导的兴化独立团。抗战期间,苏中二分区在江都、高邮、宝应、兴化、仪征等地活动,下辖3个团,每个团三四百人。为了迷惑敌人,对外号称6个团。

陈天彪团长身高1米8左右,很壮实,河南人,30多岁。那时,条件艰苦。部队给养、装备都是自己解决。陈天彪团长每次打仗都是一手拿枪、一手拿刀,冲在最前面。几场大仗打下来,部队装备焕然一新。

这支部队的发展壮大,陈天彪团长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身上多处负伤。夏天,陈天彪在河里洗澡时,潘倚学发现,他胸口有三道刀疤;肩上有累累弹痕;腿上、胳膊上有多处子弹的贯穿伤。这些伤疤记录了他为独立团壮大所付出的代价,记录了他在抗日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无畏和顽强。

提到陈天彪团长,潘倚学的脸上写满了敬重和思念。

他说:“陈天彪不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他很有计谋,带兵打仗很有方法,对士兵有感情,考虑问题也很周密。我们独立团能在那么险恶的环境中坚持到抗战胜利,没有陈天彪团长的深谋远虑是不可能的。”

接着,老人讲了他参加独立团,在最危险的一次战斗中,陈天彪团长是怎样带部队化险为夷的。

1944年春节前,陈天彪率部一夜之间拔掉兴化城外数个日军据点,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

战后,陈天彪召集各营、连、排长开会,布置了明年的作战任务,将这次战斗中缴获的战利品作了分配,并提拔、补充了基层军官。潘倚学因作战勇敢,提为班长。会议结束后,潘倚学所在的连和团部共一百多人在兴化县城南边一个叫蒲塘的村子过春节。其他部队以连、排为单位,分散住在方圆几百里的里下河地区。

蒲塘村大约有一百多户人家,该村离兴化县城有50多里,离东台县城有60多里。庄北面是大河,南边是小河。村西口有一座木板桥。离村庄西边不远有一处“乱坟岗”。“乱坟岗”的周围是一块块庄稼地,长着鲜嫩的麦苗。村东有路和外面联系。村东口有一个打谷场,打谷场的前面有一个小树林。

陈天彪在村西的木板桥两边,各安排了一个岗哨,并吩咐哨兵一旦发现敌情,立即掀掉木板,开枪报警。在村东的小树林前面,陈天彪安排士兵构筑工事,一个班的战士在小树林里搭帐篷居住,两个班的战士住在村东边老乡家里。一旦有情况,随时策应。村庄四周都挖了战壕,以备不测。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

刚打了胜仗,部队装备很好。潘倚学的连里有6挺轻机枪,潘倚学班里的战士个个都用上了日本的“三八大盖”。

那几天,陈天彪的心情特别好,从正月初一开始,天天忙着给村里的老乡拜年,和老乡们说笑。

奇怪的是,每天傍晚,陈天彪总喜欢到村北的大河边上转上一圈,警卫员都不让跟着。以前宿营时,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于是,部队里有人悄悄地议论,团长可能有情人了。有大胆的战士趁团长高兴时还和他开玩笑,每当这时,陈天彪总是哈哈一笑。

整个部队都沉浸在节日的欢庆气氛中。

陈天彪想不到,一张巨大的网正向他的头上罩来。

陈天彪在里下河一带连续拔掉日军多个据点,激怒了兴化、东台县城的日军。两县日军准备联手端掉陈天彪的团部。

正月初五大早,兴化、东台两县城共出动了100多名日军,1000多伪军,乘汽艇向蒲塘村杀来。那年,水位小。在离村三四里的地方,这伙日伪军悄悄下了船。日伪军沿着河边向村庄逼近。

桥西头的哨兵被鬼子的飞刀刺中脖子,一头栽倒在地。鬼子尖兵立即向桥头狂奔,打算冲进村子,速战速决。

桥东的哨兵发现敌情后,开枪已经来不及,立即奔向桥头,去掀木板。在离桥头不远的地方,鬼子一枪将他打倒。他忍着剧痛,爬过去,一把掀掉木板。这时,敌人离桥头只有几步远。又一枪打来,这位参军才17天的新兵用生命完成了自己的职责。

潘倚学随陈天彪团长赶到村西桥边时,见对岸的鬼子和伪军黑压压一片。真险啊!如果不是哨兵拼死掀掉木板,日伪军就进村了!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日伪军看到村对岸的中国军队,立即开枪,子弹雨点般地泼来,陈天彪身边两个战士先后中弹倒地,其他战士趴在地上头都抬不起来。陈天彪两眼冒火,一把拿过战士手上的机枪扫射起来,在机枪震天的怒吼中,对岸的日伪军纷纷倒地。趁此机会,陈天彪身边的战士把一颗颗手榴弹扔过河去。对岸的日伪军退了下去。但很快又组织第二、三次进攻。枪管打红了,无法继续射击。

“快!拿手榴弹来!”陈天彪大声命令。说话间,抓起手边几颗手榴弹扔过河去。

潘倚学的阵地离陈天彪那边不远。潘倚学命令士兵运了几箱手榴弹过去。

村庄东边也传来了激烈的枪声。村东的一个排和围上来的日伪军交上了火。村庄东口很快告急,陈天彪急调一个班的战士带机枪过去增援,才压住了阵脚。

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日伪军有备而来,兵力超过陈天彪部队的10倍。

大约10点钟左右,日伪军的进攻停了下来。

趁此机会,潘倚学抬头向对岸一看,见对岸日伪军足有几百人,远处还有日伪军在忙着构筑工事。鬼子层层设防,想从村西突围是不可能了。潘倚学自参加独立团,还没有遇到过这样险恶的情况。

一个汉奸趴在对岸“乱坟岗”的一个土丘后面用喇叭喊:“陈天彪,你今天跑不掉了,投降吧!你的村子已被我们包围了,你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皇军说:‘只要你缴枪投降,好处大大的。’

“你的情况,我们全知道。我们知道你有多少弹药,你的弹药熬不到晚上。你手上有多少人,我们也知道。我们还知道,你没有援兵……”

这汉奸越说越激动,渐渐从土丘后边探出头。

“叭”一声枪响,他的声音戛然而止。陈天彪身边的警卫员一枪打中他的面部。

潘倚学倒吸口凉气,鬼子对我们太了解了。如果能活着出去,一定要抓住告密的汉奸,剥他的皮。

他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他知道,今天想突围出去太难了。村东、村西是日伪军的主攻方向。村北是大河,里下河的初春很冷,河里漂浮着大的冰块,河面太宽,夏天空手游过去也要八九分钟。团部有好几个领导干部是从城里来的,不会游泳。天这么冷,如果从村北游泳突围,不在水里冻死,也会被赶过来的鬼子当活靶子打死。村南是一条小河,水浅,放上几块木板什么的可以很快搭起一座浮桥过河。但稍微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对岸肯定有伏兵。

鬼子指挥官看出陈天彪誓死不降,一挥手,又一轮进攻开始了。

一颗颗炮弹呼啸着,在独立团的阵地周围炸开,扑面的硝烟让人眼睛都睁不开。

大地在颤抖,阵地后面的民房也震塌了,阵地前后弹坑累累。

炮击过后,对岸日军轻、重机枪对着独立团的阵地疯狂扫射。冲到小河边的日伪军把一捆捆土袋扔到河里,他们打算填平小河冲过来。

“机枪手,压制火力!”陈天彪大声命令。

“打!”陈天彪一声令下,独立团的战士从掩体里探出身子,轻、重火器齐发。瞬间,冲到小河边的日伪军被打得人仰马翻,退了下去。

战斗中,陈天彪面色从容,下达命令时,吐字清晰,没有一丝紧张,一丝战栗。面对强敌,他表现出的那份镇定,深深感染了周围的战士。跟着这样的团长打仗,懦夫也会变成勇士。

战斗一直打到下午2点。日伪军的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独立团的战士抱着“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的心理,个个视死如归。

潘倚学正在指挥战士打仗,陈天彪的通讯员跑了过来,说:“团长带花了,警卫员牺牲了。我背不动他。”这个通讯员也是周庄人,叫史安兵,当时还是个娃娃。

潘倚学赶忙跑过去。陈天彪的大腿被一颗子弹打穿,血流如注。卫生员在忙着给他包扎。陈天彪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但他虎威不倒,见潘倚学和团里的干部都过来了,冷静地下达撤退的命令。他对潘倚学说:“村北边的芦苇荡里藏着十几条船,从村北突围。”随即,命令6挺机枪依托地形组成一道断后的防线。

日伪军进攻村子时,村里的老百姓藏在各家的地窖里。士兵们喊出各家的老百姓,在机枪的掩护下,和独立团的战士一起从村北上船渡河突围,撤往兴化、东台两县搭界的大顾村。

在村北芦苇荡里藏船的事,不但村里的老百姓一点都不知道,就是在独立团,也只有团部少数几个人知道。汉奸漏了这一着,日军估计陈天彪的部队不会从村北突围,大河那边没有一兵一卒。独立团绝处逢生。潘倚学这才明白,陈天彪团长天天傍晚在村北河边转上一圈的原因。

日军精心组织的这次偷袭失败了,一怒之下,放火烧了蒲塘村,杀了告密的汉奸。

这场战斗,独立团阵亡25人,轻重伤员几十个,而日伪军死亡人数超过百人。

第二天,潘倚学带人到蒲塘村掩埋战友的遗体。他把本村牺牲的5个战友埋在了一起。抗战胜利后,他把这5个战友通通迁到村里安葬。

几天后,追掉大会在大顾村举行。几百字的悼词,陈天彪念了一半就抽泣着,念不下去了。后来,还是副团长接过去念完。

几个月后,陈天彪团长伤愈归队,提拔潘倚学为排长。这支部队继续在里下河一带坚持抗战,直至抗战胜利。这期间,又遭到过日伪军的多次围剿,但都被陈天彪一次次化解了,队伍也在一次次战斗中壮大。

抗战胜利后,出卖陈云杰的汉奸被关进了兴化县城的大牢。他又惊又怕,几天后死在牢中。

1947年,陈天彪团长牺牲在盐南阻击战中。全国解放后,潘倚学认为自己没有文化,主动要求回家乡种田。

春节前,铁血网站派人看望老人,给老人带来勋章、对联、慰问品。老人很开心。来人了解到,老人从80年代就开始信佛了。他家西边有一座庙,老人是庙里的主持。每年清明,他都给陈天彪团长、抗战期间牺牲的战友烧纸、超度。

这位经历过战争的老人对和平有着虔诚的向往。他希望两岸早日统一,骨肉不再相残。“青山一带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两岸同胞共同携手,让我们的国家更强大,更繁荣,再也不怕外敌来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奉献爱心,请点击铁血老兵公益-公益捐助页面进行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8672507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37
      0
      2015/3/14 18:55:06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鬼子的飞刀?

      2015/3/17 10:33:3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2015/3/16 13:01:1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每次看到围剿我们的日伪军,伪军基本都是十倍于日军的量,中国的汉奸实在太多了!

      2015/3/17 9:42:27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01928
      • 工分:20918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这个陈天彪和李云龙很像啊。

      2015/3/16 11:47:3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去问问天安门广场那人民英雄纪念碑那些英魂,如果这些人是国民党的残渣。。。。。。1976年前我们反复说过亿亿次在整个抗战时国民党对曰军没有发射一枪一弹,1976年后我们自已删自巳的嘴巴,说国民党开僻了抗曰的主战场。。。。不知信谁?信毛主席?还是当今?

      2015/3/24 16:03:26
      左箭头-小图标

      请问这人,他是蒋光头的兵还是共产党的兵?如果是蒋光头的兵?毛主席称它们为蒋匪军。。。。。。

      2015/3/24 15:47:28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6605814
      • 工分:20693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cccp1973
      每次看到围剿我们的日伪军,伪军基本都是十倍于日军的量,中国的汉奸实在太多了!
      没有这一千伪军,给鬼子十个胆子也不敢来

      2015/3/17 20:50:03
      左箭头-小图标

      向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先烈和前辈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2015/3/17 20:35:22
      左箭头-小图标

      鬼子的飞刀?

      2015/3/17 10:33:36
      左箭头-小图标

      每次看到围剿我们的日伪军,伪军基本都是十倍于日军的量,中国的汉奸实在太多了!

      2015/3/17 9:42:27
      左箭头-小图标

      抗战老兵

      2015/3/16 14:45:33
      左箭头-小图标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2015/3/16 13:01:1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01928
      • 工分:20918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个陈天彪和李云龙很像啊。

      2015/3/16 11:47:3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9条记录] 分页:

      1
       对[明星老兵]抗战老兵潘倚学忆团长陈天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