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70后和枪的缘分(第四部我与三八枪的故事4)

共 21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8508228
  • 工分:1378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70后和枪的缘分(第四部我与三八枪的故事4)

风雨无阻,修复继续。我的三八枪修复的程度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的地步了。枪管、子弹、枪栓、木托都已到位,只是断裂的击针修复,成了难题。击针成了我每天揣在兜里的随身物品,见到朋友就问,见过这玩意吗?你说咋能把它俩整一块啊?但是没有人能为我说明白,没有人能给我答案。

我又开始在收购站的废品堆里勤劳地、漫无目标地翻动着,寻找着我的目标。功夫不负有心人,击针没找到,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日本鬼子96式拐把子机枪的速换枪管。想起曾经有个同学求我,说要找这种枪管,为他家邻居一个喜欢打猎的需要,条件是可以拿56步机弹换。子弹也是我需要的,回家在军裤里面套上一条紧身牛仔裤,扎上一条外扎武装带,又回到收购站。在废品堆一角落处,把96式速换枪管上的把手挂在武装带上,再把军裤扎好。走了几步感觉状态不错,就是右腿回弯费点劲儿,有点腿脚不利索。拐了拐了的出了废品站,去同学那儿找他一起去邻居家换子弹。邻居大哥正好在家,大哥也是枪械爱好者,比较豪爽。他看到枪管很意外也很高兴,没想到他就是随口一说,就能轻易得到了这个东西。给了我接近200多发56步机弹,还有一些53重机弹要给我。我没要,因为用不上。他留着还可以拔弹头、倒枪药用在猎枪上。聊了一会我才知道,他们的打猎技巧不如老猎人。总是距离野猪、狍子等动物七八十米,就被发现了。这时候猎枪的杀伤距离就到极限了,即使打上,杀伤力也不够。于是,他们这一帮想办法改猎枪。双管猎枪,一般都是左面那根管里,套一个步枪管,有56半,56冲、还有九九、中正式的。最理想的就是把96式机枪管,拿车床把外径,车成12号猎枪弹一样粗细。弹膛车成53重击枪弹膛的大小。53重击枪口径7.62和96式机枪7.7口径基本通用,外加弹药威力大,号称隔山打牛式。有人用这种改装的猎枪,站在这个山头打到在另一个山头上拱地的野猪。经过改装的猎枪就成了远近皆宜的大杀器了。套完筒打个200米杀伤力也是足够了。现在想一想如果再装个瞄准镜,就成狙击枪了。聊天中我和他提起三八枪的事,他说;这种枪他也见过、玩过几回,都是在鄂伦春老打猎的人那玩的,子弹基本都没了。后来政府用56式半自动步枪,把它们的老枪都给换走了。唉 !又没戏了。大哥好像看出来我的失望,问我啥情况?咋回事?我就把我修复三八枪的事和他说了。但是隐瞒我有新枪管的事,怕他知道了向我要,不给吧,还挺尴尬的。大哥听了很关切地问我,他能帮上啥忙。我就和他说,能不能找个认识的,技术好的,把我的三八枪击针用气焊焊上。击针皮薄断面小,电焊是不能用,如果气焊技术不好一焊就得废了。大哥看着我随身携带断成两截的击针,说他们厂子那儿有一高手,保准没问题。

真是任何事情只要你用心尽力去做了,自有天助。高高兴兴的带着子弹回了家。揣摩着日渐完善的我的枪,忽然感觉到弹仓、准星、标尺又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了。由轻到重先解决准星,新枪管要是像老式步枪开燕尾槽插入准星,没有机械铺助制作困难,风险大容易损坏枪管。还是用铁皮做一个吧,于是用2毫米厚1厘米宽的铁皮弯成双圆形,在连接点处钻孔,内夹一5毫米厚短铁片,开长豁孔作为准星,下圆套在枪管上,上圆内含准星,用螺丝夹紧固定。做成后用双曲线机油烤蓝防腐,安到枪管上,就基本分辨不出是原装还是后配的了。弹仓改造费点劲,子弹压到弹仓里56步机弹比6.5三八枪弹少了很大一段,子弹在里面来回可以窜动,装完弹立起枪身,听到哗啦一声,拉开枪栓,子弹自己就蹦出来了。解决办法,一是改弹仓,二是换弹仓。考虑后,还是换比较省事,把56式冲锋枪30发弹匣,用钢锯锯到可以装20发的长度。里面的托弹簧也相应截短,托弹板还是原装弹匣的。把原装的弹仓盖板、托弹簧、托弹板都拆了下来,直接把56冲锋枪处理完的弹夹塞进去,用弹仓侧壁新安的顶丝顶住。安完后,推拉枪栓流畅,送弹进膛也没有迟滞现象发生。这时候的枪,露着20发的弹匣,看着倒像我国63自动步枪了。把玩一会儿,感觉很别扭长长的外露弹匣很挡害,并且装满20发实弹,举枪瞄准时也感觉枪一下子重了很多。想想老式步枪基本设计上容弹都是5发,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于是拆下来弹匣又锯了一段下去,这回控制在容弹10发之内了,在护木下露出来5厘米左右的弹匣,看着也很好看。标尺复原也不是容易的事儿,新换的枪管比原来的老枪管细,原来的标尺座太大套上去太松。于是用电器黑胶布先缠了几层在新枪管上,最后又垫了两层铁罐头盒子的铁皮再套了上去,把标尺座套管下面的顶丝拧紧就算完成了。把底座上原有的失去弹性的弹簧钢片,用平口螺丝刀别下来,拿大座钟表里上弦的钢片,量好尺寸挫出燕尾型换了上去。再把以前集攒的不是中正式,就是美30步枪的标尺,卡在标尺座上。心里总感觉它易动,不太稳定,那就以后再说吧。

现在只欠东风,就等击针了。很快,几天过去了,终于等到我同学把大哥给我焊好的击针拿回来了。焊的不错,就是有多余的突出部分,用整形挫,里外修理了一番,再用细砂纸收了一遍,最后用牙膏抛得光,尽量减小摩擦阻力。装到枪栓里,前推到位,击发清脆流畅。再次搬起机柄感觉不好,没了阻力,拆下枪栓一看,它母亲的,又断了。这次不是在焊口断的,而是在焊口旁5毫米的位置。仔细研究发现,击针和枪栓之间有一相互作用的斜面,枪栓立起的同时,就在相互作用斜面的作用下压缩了击针簧,击针簧那个部位受力很大,焊接后焊缝附近部位受热退火,刚性缺失,已经承受不了那个力度,再焊上也会断的。

沮丧失望,短短的几个月把这些心情尝个遍。不灰心不放弃,干修复就得有一颗平常心。我在上部说的,我那个他父亲是老打猎的同学来找我,说他父亲听说我这里有老式九九枪管,问还有没有了,想要一根。我说有一根刚卸下来的,就把那根九九式步枪的管子拿给他看。同学问我需要多少子弹?我说子弹够了,不需要了,我就需要三八枪击针,这根枪管也是准备换击针的。听完我说的话,同学也知道了我的意思,就回去和他父亲说了。也就是五六天的时间,同学兴冲冲得来找我,我一下就看了出来,他手里拿的就是一根三八式步枪的击针。7成新,我那高兴劲儿就无法形容了,赶紧把九九式步枪的枪管给了他。同学走后,我拿出了我的步枪,拉出枪栓把这根击针装了进去,都能感觉到进入得特别流畅。把一颗56步机弹用钳子拔掉了弹头,倒出枪药,手动装入弹膛。这回推枪栓到定位,因为着急看效果,去山上是来不及了,把枪口塞到冬天最冷的时候,用来挡窗户御寒的棉帘子里。扣动扳机“啪”的一声,听到的只是击针打击枪栓外体的金属碰击声。立起枪机柄后下压,再扣动扳机,还是“啪”的一声碰击声。拆开枪栓一看弹壳底火连个坑都没有,拆开枪栓取出击针簧,手动把击针推了过去,在击针孔看到了击针,但是一点外露都没有。唉! 又是一个残废,拿着击针仔细看,发现击针头有被处理的新痕迹,我隐约感觉到,也就是怀疑这根击针被人为地处理了。现在想想也是,给一个不熟悉小孩提供了枪件,一旦出了事,打到了人是要连带挨罚的。这处理完击针,我也用不上了,就不会出事打着人,就是打着人了也和他没有关系了。用心良苦啊!真不愧是老猎手啊。

现在回想,我这个人真就是这个命,到现在也是,干工作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总得有点波折,就是这命了也习惯了。击针断面是一个6-7毫米的奶头状,现在是奶头那个尖短了,这也弄不长啊。想了半天,想出来了办法,干脆把奶头磨平,用手电钻的小钻头钻一个孔,再做一个分体针尖预埋到里面,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以后击针尖损坏,还可以更换,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了,鬼子当初咋没想到啊?说干就干,磨平奶头很顺利。但是在其六七毫米的圆形直径的端面,钻一3毫米的一个小孔,可费劲了,一手拿击针一手拿电钻,击针钢质硬钻不住,一不小心把手钻掉一块皮。最后用自制的大煤油灯给那部位烧退了火,又用钢钉先在那里打了个钉子坑,才稳住钻头钻进去了1厘米那样的深度。把加重自行车辐条掐了一段,钉到了小孔里过盈装配。然后装到枪栓上,整合好击针外露的长度。再次把枪管塞到棉帘子里,扣动扳机“彭”的一声,击发成功了,一缕硝烟在枪口飘出,久违了的气味百闻不厌。

又到了试枪的时候了,正好家里原有老房后面建了一趟新房。房子已经封了顶,屋里墙面刚抹了灰,是个不用远走的试枪好地方。室内没打地面,我在大屋地上钉了一根70厘米的木桩,把枪托绑在了上面,枪管部位垫了一个木方。距枪口2米放了一个直径40厘米的桦木墩子。子弹上膛,躲在厨房间壁墙后拉动了尼龙绳,“砰”地一声巨响!震得我耳朵嗡嗡直响,半天缓不过来,一看枪栓后槽没问题,再看枪前部护木嘣劈了,对着的木墩子也倒了。地面高的地方出了一溜像拿锹挖的沟,墙上也有一个小眼,出外墙一看,外墙那个对应的地方掉了大海碗那么大的一块疤瘌。靠 !这么大的劲啊,太恐怖了!木墩子直接就被击穿了,地下蹦起来的黑泥都贴在了灰天棚上了。唯一不好的就是,木托前段护木被嘣劈了。都是新枪管弹膛前面10厘米部位处那个对穿的小眼造成的。两毫米那样的小孔就可以把柞木做的前护木,硬是给吹坏了。这要是用手拿着,非得把手吹掉几个手指头,太厉害了。基本上就算试枪成功了。

此后,吸取不足之处,就是把崩坏的前护木锯掉,以弹膛前部为界。这样倒有了个好处,枪不用的时候,可以把枪管卸下来,用的时候再组合起来,方便了携带。又给新枪管那两个小孔的部位车了个10厘米的套管,在上面钻出来一个偏心孔,用销钉把它牢牢地固定在枪管上了。用56半自动的附品枪刷,沾着枪油好好地把枪管刷了一遍。

在其后的一个礼拜天,带着分解开的枪,拿了30发56步机弹,来到山上小树林里。组合好枪,一发一发的压好10发子弹,推弹上膛,瞄准一颗直径50多厘米的红松,开枪击发,震耳欲聋的枪声连续响起,10发弹不到两分钟就打完了。没想到枪管已经很烫手了,把无意碰到枪管的左手,烫了个水泡。看看松树,距离10米左右枪枪洞穿,打的树皮翻飞。在40米那儿立个白纸靶,用剩下的20发子弹校枪。三八枪的修复完成了(此枪在86年去了它必须去的地方)。

都言作者痴,谁知其中味啊?历尽苦难把三八枪修复成一把组合枪。枪响了,我却有了深深的失落感,也不知道是成功还是失败。现在看外国人,把二战的虎式坦克修旧如旧,恢复成原始的样子,我感觉我还是失败了。只为了自己的喜好,没有考虑原始修复的价值,也没有那个能力,是与非还是大家评说吧。谨以此文送给和我一样执着的痴迷在枪的海洋里的朋友欣赏,和纪念我逝去的“大杆枪”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8650945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
      81192心中永远的痛
      2015/3/5 20:54: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70后和枪的缘分(第四部我与三八枪的故事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