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连杀14人只为“除贪官”? 山西胡文海案始末(下篇)

共 319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连杀14人只为“除贪官”? 山西胡文海案始末(下篇)

震悚之下,他更可能是本能地做出了抉择—在事后接受法律制裁和被胡文海当场打死这两者之间,他本能地选择了前者。

刘海旺举起消防斧,张皇失措地向着胡根生的肩膀劈去。

“我爸一米七六的个头,身材那么魁梧,又拿着那么大一个消防斧,真想杀胡根生的话,一下子就把他脑袋劈成两半儿了,肯定不会只让他肩部受伤。”刘海旺的女儿刘娟对记者说。

事后,胡根生咬定刘海旺劈了他两斧子,分别劈在头部和肩部,公诉人对刘海旺的起诉中沿用了这一指控,但刘海旺坚持说他只劈了胡文海一斧;刘的律师在胡根生就医的晋中市第一人民医院也找到了“胡根生头部的伤口是枪伤”的证据,但这一证据未被法庭采纳。

刘海旺被捕时头发还是黑的。两个月后开庭时,已是白发苍苍。42岁的刘海旺,看起来比47岁的胡文海还要苍老。

2002年1月25日,刘海旺的末日。早8时,当审判员问被押出看守所的刘海旺还有什么要说时,刘海旺木然回答:“没有了。”当他走到大门口,太原电视二台的女记者把话筒伸到他面前:“刘海旺,说几句话吧。”刘海旺终于忍不住了:“我冤枉得厉害,因为我不知道他们要杀人。我反正是属于一个好心人,从中调解,谁知道产生了悲剧……”

仔细推究起来,这场血案的起点还在于刘海旺,只是那时他一心想调解两个朋友之间的恩怨,而最后这种血腥恐怖的结果,是他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的。

刘海旺是榆次区北山煤矿工人,家有3个上学的子女,妻子没有工作,还有亲戚要照顾,因此经济很是拮据。去年,刘海旺曾向胡文海借过1.2万元。在借钱过程中,胡文海跟他谈起自己的脑袋被人用铁锹劈过,现在还挺疼,他怀疑这事儿是胡根生指使的。刘海旺一听胡根生,说我跟他挺熟的,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帮你们调解一下,怎么样?

胡文海同意了。刘海旺跟胡根生一讲,胡根生也同意了。双方约好了调解的时间、地点。10月26日晚上,胡根生租车来叫刘海旺,一起去了胡文海家。

刘海旺懵然不知:对这场“调解”,胡根生和胡文海双方都有别样的准备,双方又都对他怀了戒心(胡文海在法庭供述:当天下午,他在果园里对二弟胡青海说,担心刘海旺被胡根生收买,因此让他晚上过来一下;而一审过后,刘海旺的小女儿乘坐公交车进城时,无意中听见同车的南迷沟煤矿两名矿工对话。这两人说,那天晚上,胡根生让他们也去胡文海家。他们站在房顶上,还拿石头砸过胡文海,没砸着。不然的话,胡根生就不会被他们劈了。因刘海旺女儿没记住这两名矿工的相貌,律师无法进一步求证,所以未向法庭提交这一证据)。

胡根生一到胡文海家,就失去了自由。后来胡根生打电话叫来了售煤员李继,李继随即也失去了自由。

胡文海:“我让胡根生、李继交待:第一,何时、何地、由何人指使高家兄弟往死里闹我?闹我的原因是什么?第二,他们贪污了几百万,谁人名下分了多少?给我写个材料,我作为护身符,我放上,他们就不敢杀我了。”

这样的材料,胡根生和李继是万万不会写的,所以他们立即遭到一顿暴打。当胡家兄弟殴打李继、胡根生时,刘海旺说他也曾拦阻过,但“拦不住”;他也曾劝李继“不行你就给他瞎讲点,先混过今天,咱们保住命再说呀”。但李继不听。

一个律师说刘海旺那天是“鬼催的”(意为被鬼所迷惑、催逼):如果胡文海押李继、胡根生出门时,胡青海未曾递给他一把消防斧,他就不会成为“主犯”了;又如果胡文海一枪把胡根生干掉,刘海旺也用不着违心地劈胡根生一斧了。“那么多子弹,怎么就偏偏那一颗是哑弹呢?”

然而,如果说此前刘海旺的行为都出于迫不得已,那么此后他的一系列表现,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善良的法盲是怎样一次次丧失了活命机会,而最终将自己送上刑场的。

“我不和你闹了,我跑呀。”刘海旺跑出十来米后,胡文海叫住他,掏出1000多元钱塞到他手里。刘海旺接过钱,继续往前跑。路过一处苹果园时,他发现手里还抓着消防斧,赶忙扔下了。

接着,充满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刘海旺往山底煤矿方向逃跑,装死躲过一劫的胡根生爬起来后,也往山底煤矿跑,两个人竟然在煤矿附近“狭路相逢”!

根据刘海旺的说法,两人碰面后,刘把“血肉模糊”的胡根生搀扶到一块石头上,两人小坐片刻,还有了如下一段对话:

刘海旺:“你看,咱们都是兄弟,我也是出于好意给你们办事,你看这办的是什么事呀,可以说出了天大的乱子了!我还劈了你一下……”胡根生:“没事儿,没事儿……”

刘海旺以为胡根生已经原谅了他。但胡根生后来在公安机关供述说,当时,他怕刘海旺进一步加害他,所以才以“没事儿”相敷衍;再后来,胡根生干脆说自己手持一根钢棍,逼退了还想害他的刘海旺。

因两人对此事的说法相反,“形成一对一的证据体系”,因此法庭对刘海旺这一供词不予采信。

胡根生去煤矿报案,刘海旺继续往前跑,他跑到张村一个好朋友贾明亮家,向贾讲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并提出要报警。两人打车来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拨打了110。

电话接通后,贾明亮拿起话筒报警,但留给警方的“报案者”姓名是“刘海旺”。两人没有讲出刘海旺劈了胡根生这一事实,而只报称“胡文海杀人了”。

刘海旺在贾明亮家里窝藏了差不多一天时间。在这一天里,贾明亮到大峪口村探听消息,回来跟刘海旺说胡文海又杀了十几个人,刘海旺惊得魂飞魄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我爸不懂法,可能他以为这是朋友之间的事儿,跑了就没事了。”刘娟说。当晚10时许,刘海旺乘坐一辆出租车逃跑,不久即被抓获。

在被捕前的24个小时内,刘海旺一次次地想抓住活命的机会,但却一次次地落空,就像一个掉到水里的人,屡屡抓住岸边的水草,却又屡屡重新滑落水中—他与胡根生“戏剧性”重逢后仅仅向其表达了歉意而没有进一步救助;他虽打110报警却并未投案自首;他在听说胡文海又杀了十几个人后,更不该惊惶出逃,以为这种事情也可以“一走了之”……

刘海旺上了押赴他去公处大会会场的卡车。他的两个女儿哭着扑向车厢:“爸爸,你冤枉啊!”刘海旺颓然垂下了头:“冤枉也没办法……”

“千万不要违法”

在刘海旺被执行枪决的第二天中午,记者来到他家。刘海旺的家在晋中北山煤矿大门外,煤矿集体宿舍里,共占了两个八九平方米的房间,一间做厨房,一间做卧室。刘海旺的女儿刘娟正一边炒菜,一边听着收音机。

“刚才山西电台广播说:‘大峪口村村民胡文海、刘海旺手持双管猎枪和劈斧,杀害了14名村民。’我爸是市民户口,怎么能把他说成是大峪口村村民呢?而且,就算我爸辅助杀人了,也不能说他跟胡文海一起去杀那么多人呀。作为一个新闻报道,可以把一件事简明扼要地说出来,但也要依据事实嘛—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告他!”刘娟把记者让进客厅兼卧室,不满地说。

很快,她又叹口气:“唉,我爸已经执行了,再告也没什么意义了……”刘海旺的家里很凌乱,屋里只摆放了两张单人床,一张破旧的桌子,几把椅子。刘娟的母亲去火葬场看刘海旺的骨灰了,她弟弟(14岁)回家后,抱起一大碗面条,坐下来呼噜呼噜地吃。

昨天晚上,刘娟看了本地电视台对公处大会的报道,她对一名市领导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来形容胡文海和他爸爸的罪行也感到困惑。

“‘人民’这个概念的范围很广,应该不光包括那些受害者,我们这些犯人的家属算不算‘人民’?我能理解受害者的家属,他们情绪很不稳,恨不得把3个人都枪毙才好,但为什么还有很多人说‘那些贪官死有余辜’?还有,我不懂法,不知道‘民愤’算不算是法律依据?我爸又是怎么犯的‘民愤’这一条‘法’?”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刘娟多次提到自己“不懂法”,也多次表达了对这次审判的困惑。

“今天山西电台广播说我爸和胡文海都是主犯,当时律师辩的是‘协从犯’,法庭没有采纳,说我爸以调解为由,骗来的胡根生;还有律师辩的‘故意杀人未遂’也没有采纳。我不懂法,不知道什么才算是‘故意杀人未遂’?杀一个人,没有致死,是不是就算‘故意杀人未遂’?

“像我爸这样被处以极刑的人,是不是就不准家属见最后一面?他有什么遗言,也不能告诉我们?前天下午,我和我妈、小姑去送衣服给我爸。我们询问看守所的工作人员,明天是不是公审我爸?包括那个所长都说‘不知道’。我有一个朋友,当过兵,看守所副所长是他的老排长,我们让他去问副所长,副所长说第二天就要公审,我爸就在第二辆车上。我妈很吃惊,说不可能吧,二审判决书都没下来,怎么会有我爸?我妹妹也说,不可能吧,我们不是已经上诉了吗?……”公处大会结束后,刘海旺的妻子望着将上刑场的丈夫,瘫倒在会场外,大声喊冤,引来了许多围观者。

“如果他们能对我们这些家属提出的疑点做出明确答复的话,我们就不会在大街上喊冤了。”刘娟几次中断话语,泣不成声。

“我们家要是有一个在省里当大官的亲戚,他愿意插手干预这件事情,我爸就不会判死刑了……可惜没有。”这是公民刘娟对这起涉及其父的法律事件得出的一个非法制性结论。

记者希望她能从这件事中受到些正面影响,走好以后的人生之路,刘娟表示同意。“我爸违法了总是不对,我上了那么多年学,也应该懂得这个道理。我以后一定会告诫我的弟弟妹妹,以后不管有再大的事情发生,千万不要违法。”

      打赏
      收藏文本
      6
      0
      2015/3/3 22:02:35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这事已经争了多年了,估计再争几百年也没个结果。仁者见仁。

      2015/3/5 13:02:4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这贪官就像地里的杂草,杀了一波又一波,为什么绵绵不绝?

      除了纵容之外,还有就是做贪官不亏本。杀他一个够个球,家里那些蛇儿子鼠女娃,留着长大继续做贪官? 这是对人民的不负责。

      2015/3/5 14:34:43
      左箭头-小图标

      这事已经争了多年了,估计再争几百年也没个结果。仁者见仁。

      2015/3/5 13:02:4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连杀14人只为“除贪官”? 山西胡文海案始末(下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