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我不想说----因为我也是警察

共 85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我不想说----因为我也是警察

个别警察败类在侵蚀着中国警察这个群体让群众不满意,个别警察之家的汉奸也在用无所不及的手段在恶心警察,看到这些,我想说:

我再也不会遇到诸如群众上访堵塞道路的事再去疏导交通了,整条街道堵了与我何妨,免得有人会说我欺负弱示群体了;

我也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遇到警情冒着危险开警车去出警了,慢点怎么了,打架斗殴死个人怎么了,反正打完到了就行,免得有人说我拉偏架;

我也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遇到群众求助主动去上前了,伤了病了与我何干,免得有人说我多管闲事,甚至遇到碰瓷惹祸上身;

我也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遇到暴恐冲在前面了,反正砍伤的不是我的亲人,也不是我,如果我牺牲了我身后还有父母妻儿谁去照顾,免得落个不孝的罪名;

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遇到急难险任务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去加班加点了,反正火灾呀、事故呀、重要活动安保呀等等出点事又怎么了,我有的是理由请假不去,免得耗费聊自己的体力落不得好,还得挨骂----

总之我知道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就是我在警察论坛里看到个别汉奸在黑警察时的言论得出的结论,当一天和尚就撞一天中吧,反正工资不少拿,免得多干活惹事领不到退休金了----

      打赏
      收藏文本
      10
      0
      2015/2/8 22:40:17

      网友回复

      • 军衔:警察一级警员
      • 军号:5111953
      • 工分:4136
      左箭头-小图标

      兄弟像你这样说,你怕是想检察院的来找你了。认命吧!

      最好是做点文职工作,那样的话安全退休才有可能。

      2015/2/10 0:05:59
      左箭头-小图标

      你可以那么干,前提是你不要领工资了,否则你拿钱不干活,还是混蛋。

      2015/2/9 11:03:51
      左箭头-小图标

      太原女农民工“非正常死亡”事件发生以来,围绕事件的过程和警察执法产生了非常激烈的争论。先是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警察打死“讨薪”女农民工的新闻,后来涉事警察被捕,接着又是阵容强大的“公益律师团”控告32人要求异地办案将整个事件推向高潮。中央喉舌央视也做出了不同的三次深度报道,前两次完全是农民工单方面陈述,采信了事件起因为讨薪、警察现场打人的说法,第三次较为全面,加入了当事另一方的陈述和相关部门的调查。作为国家级媒体,央视的报道前后矛盾,违反了客观、公正、全面、真实的新闻工作职业道德和应有严肃性,实属不该。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现就第三次央视的调查从法律角度谈谈自己的看法。

      视调查视频显示该案起因确为一起普通的治安纠纷,当事保安因安全帽问题不让王奎林、李康等通行被推打,周秀云、王友志等与随后赶到现场与保安起争执,在保安做出妥协的情况下,周秀云挑衅导致争执再起(保安就是牛,看个门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警察接警赶到现场后,让保安对打他的人进行指认,要求查验被指认的李康和王奎林身份证,李康不配合,说是其他两个人打人的,李康的说法也证实了确实有人动手推打保安了,被指认的李康、王奎林已经涉嫌违法。根据法律规定,受害人当场指认违法嫌疑人的,警察有权口头传唤嫌疑人回派出所接受调查,对没有理由拒不接受传唤的嫌疑人可以强制传唤,所以可以对不配合的李康戴手铐强制传唤。这个过程中警察言语比较强硬,但过程完全合法。李康被带上警车的过程中,王友志、周秀云等强行阻拦,撕扯警察,根据《刑法》相关规定,暴力妨害正在依法执行公务的警察行为已经涉嫌妨害公务罪了,也就是强行阻拦撕扯者已经是犯罪嫌疑人了,警察对袭警者王友志的戴手铐强制传唤也符合法律的规定。周秀云此刻的撕扯抱腿扯烂裤子行为已经是很明显的暴力袭警行为,根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第十九条 对正在以轻微暴力方式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尚未严重危及公民或者公安民警人身安全,经警告无效的,公安民警可以徒手制止;情况紧急,来不及警告或者警告后可能导致更为严重危害后果的,可以直接使用徒手制止。所以,警察在口头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可以徒手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强制制止。警察将周秀云控制在地的行为并没有超出徒手制止的范围。法律并没有对徒手制止的强度和动作详细的规定,徒手制止过程中造成伤害要综合当时现场环境和警察的主观心态。如果警察是为了摆脱撕扯,制止违法犯罪嫌疑人继续袭击,那么警察主观并无伤害故意,伤害结果只是意外事件;如果警察是为了报复违法犯罪嫌疑人,故意要给其教训让其尝苦头,并且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对违法犯罪嫌疑人造成伤害,那么就涉嫌故意伤害了。从视频情况来看,警察已经口头告知其松开,犯罪嫌疑人周秀云拒不听从,警察强制将其摁倒,符合执法程序,倾向于摆脱撕扯的可能性更大些,周秀云倒地后警察一直踩住头发的行为,也说明警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对周秀云造成伤害,为了防止其起身再次撕用了不恰当的方式将其控制在地。至此,警察在现场处置过程中虽有瑕疵,但完全符合法律程序。但其后20多分钟警察一直将其踩在地上,这种行为已经违法了。根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第二十一条 当违法犯罪行为人停止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公安民警应当立即停止可能造成人身伤害的徒手制止动作,并依法使用手铐、警绳等约束性警械将其约束。后来过程中警察明显情绪化了,开始滥用职权,控制周秀云后应该对其使用警械而不是一直踩住头发不放,20多分钟周秀云一直躺在冰冷的地上不动,警察应该意识到自己先前的制服的行为可能会造成伤害,即使没有意识到那么长时间躺在冰冷的地面也会造成伤害,构成过失犯罪了,即应当预见危害后果因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轻信可以避免。 所以综合整个视频的现场过程,对涉事警察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是比较合理合法的,检察机关故意伤害(致死)的定性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撑,是很容易被推翻的。至于警察将李康等人带回派出所后进行报复性殴打,很明显的故意伤害行为了,这个没有可争议的。[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8611096_1.html/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这个事件暴露出了很多社会问题,首先是农民工对法律和执法警察缺乏敬畏,撕扯执行公务警察,这种行为在任何国家都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并且事后用“讨薪、打死”来误导舆论,也涉嫌诽谤和传播谣言了;其次是警察执法不规范、情绪化,对现场掌握能力差,处置失当,管理松散,暴力执法;其次媒体缺乏应有的社会责任和道义,不调查,片面地跟风报道,博取眼球。如果各个群体都能遵守规则,尊重法律,多一些冷静,少一些任性,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2015/2/9 9:53:01
      左箭头-小图标

      媒体绝对是傻逼!

      2015/2/9 9:20:25
      左箭头-小图标

      太原女农民工“非正常死亡”事件发生以来,围绕事件的过程和警察执法产生了非常激烈的争论。这个事件暴露出了很多社会问题,首先是农民工对法律和执法警察缺乏敬畏,撕扯执行公务警察,这种行为在任何国家都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并且事后用“讨薪、打死”来误导舆论,也涉嫌诽谤和传播谣言了;其次是警察执法不规范、情绪化,对现场掌握能力差,处置失当,管理松散,暴力执法;其次媒体缺乏应有的社会责任和道义,不调查,片面地跟风报道,博取眼球。如果各个群体都能遵守规则,尊重法律,多一些冷静,少一些任性,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2015/2/9 8:53:45
      左箭头-小图标

      因为我们是警察,这本身就是一种责任!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2/9 8:49:47
      左箭头-小图标

      太原女农民工“非正常死亡”事件发生以来,围绕事件的过程和警察执法产生了非常激烈的争论。先是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警察打死“讨薪”女农民工的新闻,后来涉事警察被捕,接着又是阵容强大的“公益律师团”控告32人要求异地办案将整个事件推向高潮。中央喉舌央视也做出了不同的三次深度报道,前两次完全是农民工单方面陈述,采信了事件起因为讨薪、警察现场打人的说法,第三次较为全面,加入了当事另一方的陈述和相关部门的调查。作为国家级媒体,央视的报道前后矛盾,违反了客观、公正、全面、真实的新闻工作职业道德和应有严肃性,实属不该。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现就第三次央视的调查从法律角度谈谈自己的看法。

      视调查视频显示该案起因确为一起普通的治安纠纷,当事保安因安全帽问题不让王奎林、李康等通行被推打,周秀云、王友志等与随后赶到现场与保安起争执,在保安做出妥协的情况下,周秀云挑衅导致争执再起(保安就是牛,看个门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警察接警赶到现场后,让保安对打他的人进行指认,要求查验被指认的李康和王奎林身份证,李康不配合,说是其他两个人打人的,李康的说法也证实了确实有人动手推打保安了,被指认的李康、王奎林已经涉嫌违法。根据法律规定,受害人当场指认违法嫌疑人的,警察有权口头传唤嫌疑人回派出所接受调查,对没有理由拒不接受传唤的嫌疑人可以强制传唤,所以可以对不配合的李康戴手铐强制传唤。这个过程中警察言语比较强硬,但过程完全合法。李康被带上警车的过程中,王友志、周秀云等强行阻拦,撕扯警察,根据《刑法》相关规定,暴力妨害正在依法执行公务的警察行为已经涉嫌妨害公务罪了,也就是强行阻拦撕扯者已经是犯罪嫌疑人了,警察对袭警者王友志的戴手铐强制传唤也符合法律的规定。周秀云此刻的撕扯抱腿扯烂裤子行为已经是很明显的暴力袭警行为,根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第十九条 对正在以轻微暴力方式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尚未严重危及公民或者公安民警人身安全,经警告无效的,公安民警可以徒手制止;情况紧急,来不及警告或者警告后可能导致更为严重危害后果的,可以直接使用徒手制止。所以,警察在口头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可以徒手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强制制止。警察将周秀云控制在地的行为并没有超出徒手制止的范围。法律并没有对徒手制止的强度和动作详细的规定,徒手制止过程中造成伤害要综合当时现场环境和警察的主观心态。如果警察是为了摆脱撕扯,制止违法犯罪嫌疑人继续袭击,那么警察主观并无伤害故意,伤害结果只是意外事件;如果警察是为了报复违法犯罪嫌疑人,故意要给其教训让其尝苦头,并且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对违法犯罪嫌疑人造成伤害,那么就涉嫌故意伤害了。从视频情况来看,警察已经口头告知其松开,犯罪嫌疑人周秀云拒不听从,警察强制将其摁倒,符合执法程序,倾向于摆脱撕扯的可能性更大些,周秀云倒地后警察一直踩住头发的行为,也说明警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对周秀云造成伤害,为了防止其起身再次撕用了不恰当的方式将其控制在地。至此,警察在现场处置过程中虽有瑕疵,但完全符合法律程序。但其后20多分钟警察一直将其踩在地上,这种行为已经违法了。根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第二十一条 当违法犯罪行为人停止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公安民警应当立即停止可能造成人身伤害的徒手制止动作,并依法使用手铐、警绳等约束性警械将其约束。后来过程中警察明显情绪化了,开始滥用职权,控制周秀云后应该对其使用警械而不是一直踩住头发不放,20多分钟周秀云一直躺在冰冷的地上不动,警察应该意识到自己先前的制服的行为可能会造成伤害,即使没有意识到那么长时间躺在冰冷的地面也会造成伤害,构成过失犯罪了,即应当预见危害后果因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轻信可以避免。 所以综合整个视频的现场过程,对涉事警察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是比较合理合法的,检察机关故意伤害(致死)的定性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撑,是很容易被推翻的。至于警察将李康等人带回派出所后进行报复性殴打,很明显的故意伤害行为了,这个没有可争议的。[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8611096_1.html/ ]

      这个事件暴露出了很多社会问题,首先是农民工对法律和执法警察缺乏敬畏,撕扯执行公务警察,这种行为在任何国家都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并且事后用“讨薪、打死”来误导舆论,也涉嫌诽谤和传播谣言了;其次是警察执法不规范、情绪化,对现场掌握能力差,处置失当,管理松散,暴力执法;其次媒体缺乏应有的社会责任和道义,不调查,片面地跟风报道,博取眼球。如果各个群体都能遵守规则,尊重法律,多一些冷静,少一些任性,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2015/2/8 23:43:19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我不想说----因为我也是警察

      2015/2/8 23:41:24
      左箭头-小图标

      说归说,不过是看到一些喷子的言论而不满,在这里发泄一下罢了。我觉得论坛里的每一位警察遇到楼主说的情况,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冲上去的,因为我们是警察!希望不要让我们流血流汗之后再流泪。

      2015/2/8 23:06:20
      左箭头-小图标

      无语了,悲剧啊!还能说什么啊!

      2015/2/8 23:02:2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1条记录] 分页:

      1
       对我不想说----因为我也是警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