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一张具有世界军事历史意义的照片---黄埔女生大队(图)

共 50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6918855
  • 头衔:铁血第一混
  • 工分:1418301 / 排名:18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一张具有世界军事历史意义的照片---黄埔女生大队(图)

一张具有世界军事历史意义的照片---黄埔女生大队(图)

背景:辛亥革命成功后,清政府留下的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依然在生效,象山一样压在每一个国人头上。封建社会生产关系、官民关系、宗族关系依然压在劳动人民身上。帝国主义列强所分别支持的各地割锯势力鼎足混战。中国依然处在国家濒临分裂、资源迅速流失、人民日渐困苦、社会长久动荡之中。护国保家的思想深入到社会各界各阶层,青年人更是苦苦求索救国报国途径。

历史上,国家危难挺身而出的女性不乏其人,八十六年前就出现过这样一群女性,他们就是黄埔第六期女生队。

革命的潮流在呼唤

1925年,在纪念“国际妇女节”15周年之际,由黄埔军校中共党员主办的青年军人联合会会刊《中国军人》发表文章《军人与妇女》,首先提出了“女同志军”。文章讴歌了古今中外女子的从戎伟绩,并阐述了女子从军的可行性,呼吁女子武装起来投身革命洪流。

1925年6月9日,从法政大学毕业的女性金慧淑受女界党员推荐赴广东考察,期间两次上书蒋介石、廖仲恺(国民党黄埔军校党代表),要求黄埔军校招收女生。

金慧淑的愿望得到了李之龙(曾任黄埔学生军教导团营党代表、中共党员、永丰舰舰长)、杨其纲(中共广东区委支部书记)、周逸群(黄埔军校青年军人联合会主任)等人支持。

李之龙带金慧淑向俄国顾问尼罗夫夫人求援。此外,傅维钰、杨其纲、黄鳌(三人均为青年军人联合会骨干成员)也在壁报上发表了招集女军的提议。

也有站在封建立场上的反对意见,大加讽刺、挖苦的。

1926年7月,黄埔军校教育长方鼎英电请蒋校长在武汉设立分校。

1926年10月,北伐的中国国民革命军攻克武汉,国民政府随后迁都武汉。1926年秋季,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 (即黄埔军校)武汉分校迁入武昌长街两湖书院旧址(现解放七道中段),随后陆军军官学校更名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10月,在全国各大城市登报招收男、女新学员,投考资格规定为中学毕业或同等学历。

黄埔武汉分校的代校长由邓演达[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粤军)参谋长]兼任。恽代英任政治总教官,分管女生队。徐向前任政治大队第1队队长,陈毅是军校的书记官(文书)。入伍生总队长杨树松,军事总教官蓝腾蛟。

原计划女兵队名额40人,结果,前来报名女生多达近3000人,还有许多人紧赶慢赶还在路上的。“女兵队”,这样一个全新的组织,全新的概念象磁铁一样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女生。完全可以想象出她们当时的想法和愿望:改变国家,改变个人命运。此后,女兵队不断扩大名额,年龄限制也从18岁至25岁放宽到15岁至28岁。

招生委员会在招收时非常严格,政治常识是初试和复试反复考核的内容,面试也主要针对政治态度。因此,淘汰率非常高,约1/15。

1927年2月,有183名女生正式入学,加上南湖学兵团30名女生被并入黄埔军校女生队,女生队实际在册为213人。

女生队下分3个中队,中队再分3个区队,每区队3个班。女生队首创设指导员。女生队长:郑奠邦;区队长:杨伯珩、张麟书、 ;3个中队指导员分别是:彭漪兰、钟复光、唐维淑。

女生队新生有的是在校大学生,受过进步思想影响的在校学生比重较大,出自湖北省立女子师范和湖南古稻田师范的在校师生就有五六十人,接近女生队总人数的30%。相当一部分是中学生。有的已当了母亲,有的缠过足。邱继文去军校时刚结婚3天;胡筠当时已做了母亲;王亦侠则是抱着孩子去投考,录取之后她把孩子寄养在一个洋车夫家中。另外,逃婚和抗婚报考军校的队员特别多。还有学生、教师、校长、妇女组织负责人,有的人甚至专职从事救国活动。

女生队成员多来自物流、人员、信息活跃的长江流域的鄂、湘、赣和川、渝各省。能够准确查知人数的有:浙江(上海考点)13人,江西10人,山西1人。另一些回忆录显示,北京、山东、奉天(今辽宁)、直隶(今河北、天津)都有被录取的(四川的陈德芸回忆,考中第二名的女生就是来自北京大学的在校生邓铭芳)。

她们出身于不同家庭,来自农民、工人、军人、教师、医生、商人、地主家庭,但多数仍来自农民家庭。队员之间的社会关系也值得一提,母女关系、姐妹关系、姑嫂关系都有。此外,姑侄同学、夫妇同学、姐弟同学的也不乏其人。

女生入学前的政治面貌有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国民党员,也有无党无派的。其中,中共党员、共青团员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左右;国民党员里又分左派和右派,有国家主义和孙文主义学会的成员。中共此后在半年多一点的时间里在女生里发展了很多党员。

入校动机上,有的女生队队员是立志于民族革命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如游曦、胡筠、赵一曼等,她们入校前已经有过很多年斗争经历,有的是为觅求打倒列强除军阀的革命机会,寻找真理和光明,如谭乐华、施祖谦等。有为逃脱封建家庭束缚,如谢冰莹、胡毓秀等,有反对包办婚姻,逃婚炕婚的,谢冰莹在她的《女兵自传》里说:“我相信,那时女同学去当兵的动机,十有八九是为了想脱离封建家庭的压迫和寻找自己的出路的”。有借此充实和锻炼自己的,如吕儒贞等,也有出于好奇,甚至是为追赶潮流,满足个人虚荣报考的。

说女生队是中国历史上一丛绚烂的奇花异草实不为过。

一张具有世界军事历史意义的照片---黄埔女生大队(图)

武昌长街两湖书院

在大革命的洪流中开学

1927年2月12日,黄埔军校第六期开学。女生队设在这个大书院东首一个院落的两层楼里。女学员一律留短发,穿深灰色军装,扎武装带,戴军帽。军校纪律严格、节奏紧张,军号一响,学员们就得马上起床、穿衣、梳洗,被子叠得方方正正,摆在木板床中央,10分钟收拾完毕后进行操练。在饭堂里吃饭也要军事化,只要队长放下筷子,学生们必须全体起立,没有吃完的要受到批评。她们从早上5时半起床,直到晚上9时半就寝,每天8节课,4节学科,4节术科,中途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军事训练课有步操、射击,还到蛇山“打野外”进行实地军事演习。她们接受学校一切严格的训练,要做和男生一样多的工作。

军事课学科主要是步科,射击教范、野外勤务和战术学、兵器学、交通学、筑城学四大教程;术科教以制式训练,队列、刺杀、射击、投弹、攻防阵形、隐蔽、掩护、攻防配合,以及行军、宿营、战斗联络等技术。

政治教育与军事训练并重,是黄埔军校的特点,务使学生学会放枪,而且要使学生清楚应当向什么人放枪。

政治科目有:中国农民问题、三民主义、各派社会主义、社会问题纲要、党的组织及其意义,以及民众运动及民众心理、建国方略和中国近代社会运动、国民革命军历史及战史、中国国民党党史等,甚至涉及苏俄十月革命研究,一共31门。编写讲义人员则包括:毛泽东、李达、熊锐、李汉俊、陈启修、施存统、甘乃光、袁震英、周佛海、周恩来、李立三、邓演达、汪精卫、董光孚、李合林、戴季陶、章伯钧、吴企云、郑大朴、顾孟余、恽代英、誉贤存、徐季。

根据女生队的特点,武汉分校还专门面为她们开设了“妇女解放运动”一课,由沈雁冰(即茅盾,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秘书)主讲。

政治要求高也造就了女生们思想活跃,开头女生军服与男生是有区别的,左臂上有一臂章,绣有“W”(woman),打警用黑色绑腿。有几位女生游曦、胡筠、李淑宁(赵一曼)、胡兰畦带头起来反对,这一做法最后还是取消了。

女生队的纪律,不会因为是女生,在执行上有所松懈,饮食、起居、会客、外出、请假、消假、军容、内务都有明确划一的要求,“快,不能快在号(哨)声之前,慢,不能慢在号(哨)声之后”。处罚方式有:罚立正、罚站岗、关禁闭等,男女生之间没有差别。陈德芸就回忆,因徽章丢失曾被邓演达处以两天禁闭。

中国入学女兵合影的由来

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成立后,开办了女生队,这是军校史上的第一期女生,被列为黄埔军校第六期。依黄埔军校惯例,一般入伍生不拍集体合影,原因是入伍训期过后,经考试分科将淘汰不及格和身体病弱的入伍生,只有当学生毕业时才照集体合影留念,那么又是谁促成“黄埔女生队合影”的呢?原来起因源于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

黄埔女生大队的创举和影响传到苏联,斯大林大加赞赏,斯大林通过苏联驻汉口大使加拉罕转告黄埔军校,要女生大队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前,拍一张集体照片给他,以作纪念。斯大林还有一个意图,恐怕不能不说是为了加以确认。校方为了满足斯大林的要求,于1927年3月5日,由校政治部请武昌显真楼摄影人在武昌军校内东首,为黄埔女生大队拍下了这张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照片。

第一排(坐):第三人黄自纯(现名黄静汶),第五人彭援华(现名彭文)班长,第七人胡兰畦,第九人龙蕴玉,第十一人史明恕,第二十四人张益志,第二十五人胡筠(又名胡昀),第三十一人谭毓灏(又名谭雪珠),第三十二人曹完壁。

第二排:第一人胡毓秀,第二人杨玉兰,第三人陶恒馥(班长),第四人贾萝番,第五人徐全勇,第七人余秀,第十人王焕章(又名王微之)第十二人施祖谦(当日值日生),第十三人谢有伦,第十六人杨若霞,第十七人杨时伟(特务长),第十八人洪英(特务长),第十九人杨伯珩(男,支部书记,第一区队长),第二十人王展(男,第二区队长),第二十一人郑奠邦(男,大队长),第二十二人彭漪兰(指导员,当时值星官佩带者),第二十三人唐维淑(指战员),第二十四人李师竹(男,第三区队长),第四十六人郑梅先。

第三排:第五人邱纪文,第七人陈云裳,第八人章秋桂,第九人林秀石,第十三人熊天春(班长),第十四人杨庆桂,第二十人曾宪植树,第二三人刘敏琛,第二十七人李淑宁(又名赵一曼),第二十八人刘光慧,第二十九人丁慧娟,第三十二人吴妙章,第三十六人芦凤仪,第三十九人张先怡,第四十人胡环同,第四十二人黄幼玉。

第四排:第六人谭勤先(又名谭乐华),第八人邓名芳,第二十一人陈洁,第二十二人毛文凤,第二十七人曹泽芝,第三十二人黄炳先(叛徒),第三十五人孙元贞,第三十六人鲁铭英,第三十七人肖石光(反革命)第三十八人刘慕棠,第四十五黄新民,第五十人陈觉吾。

照片已旧,已辨别不出谁是谁,关键是要记住她们。如有她们的亲友、后人来发掘她们当年的事迹,是很好的事。

革命的实践和曲折

1927年夏是“国民革命”政局动荡、局势瞬息万变的年月, 4月刚发生桂系力促蒋校长发动4.12反革命政变。女兵队组建3个月,5月13日夏斗寅又在宜昌发动兵变,通电“联蒋反共”,率所辖鄂军第一师攻打武汉,勾结四川军阀杨森部,5月17日开始讨伐武汉国民政府。叶挺率第二十四师紧急调动,做了充分准备,武汉分校的学生编成中央独立师紧随,一举将夏斗寅叛军击败。

女生队编为政治连,又分为救护队和宣传队,分别隶属军医处和政治部。

女生队在讨伐叛军的西征中和男学员一样全副武装,六月天里每天行军60里,枪、弹、粮、背包一样也不能少,和男学员一样作战、打扫战场、掩埋尸骨、站岗、放哨、巡逻、警卫,还要做慰问伤员、宣传鼓动、调查研究、接触了解民众、帮助农民打击土豪劣绅等社会工作。在西征中,士兵们食无定时,居无定所,风餐露宿。白天行军、作战、工作。晚上站岗放哨,瑟瑟风声、野兽、飞禽嘶鸣不绝于耳,不时还响几声冷枪。男女黄埔同学经受着动荡时局,连天炮火的磨练和生死考验。

女兵谢冰莹在途中写下著名的《从军日记》,轰动一时,影响播及全国。

1927年是国民革命的最低谷,北伐尚未成功,先起了内乱,老军阀未打倒,又滋生起新军阀。有学说称为“最黑暗年代”,各路人马,各派力量在分裂、分化、重组,接受革命或不革命的考验,对个人来说还有生死考验。7月,由于形势紧迫,女兵们从军校提前毕业,同时提前毕业的还有黄埔第五期。

7月18日,恽代英在武汉两湖书院主持毕业典礼。他在临别赠言中说:“希望每一个同志就是一粒革命种子,不论撒在什么地方,就让它在那里发芽、开花、结果”。表达了对国民革命之初国共合作轰轰烈烈的怀念,也多少流露出对当前局势的遗憾,更表达了对成功的信念。恽代英是早期为革命献出生命的中共党员,他的赠言也是预言,女兵队学员在随后的救国、革命活动中实践了他的预言。

女兵队除了少数学员(如陶桓馥、赵一曼、王亦侠、陈德芸等)被安排到苏联学习外,校方对其余的发给路费让其返乡,实际上已经有遣散的意思,有近40%不愿意回家的。在她们的要求下,有的被分配到叶挺的第11军和贺龙的第20军担任文书、通讯、宣传、医务等工作。南昌起义,有30位女兵参加,大多是黄埔军校女生队学员,少数来自何香凝主办的妇女训练班。其中,有女生队彭漪兰(指导员)、胡毓秀、彭援华、杨庆兰、谭勤先、陈觉吾、曹泽之、王鸣皋。谭勤先在战斗中救过陈赓的命。这30人是中国工农红军最早的一批女兵。抗战时期,陈觉吾加入军统,战斗在沪、宁日伪心脏,后被叛徒出卖殉职。

7月18日后,形势非常危急,何键、余湘三、许克祥在汉口密谋策划两湖反共政变,屠杀汉口的共产党(包括军校中的共产党员),第四军参谋长叶剑英为应对武昌的反革命屠杀阴谋,将军校生中的党员改编为第四军第二方面军军官教导团,亲自兼任团长,计划率部开赴南昌,参加起义。由于形势险恶,军校动员女生队学员回家暂避。但游曦和郑梅仙、曾宪植等30名女生坚决不从,执意跟随革命。她们最后被编入军官教导团的一个连(有几人分到二方面军军医处),跟随叶剑英东征南昌。教导团抵达南昌时,南昌起义已告失利,叶挺、贺龙所部已陆续撤离,经抚州向广州开拔。于是教导团赶忙调头奔赴广州。

1927年12月11日凌晨3:00广州起义提前仓促打响,参加的女生有游曦、张瑞华、危拱之、周越华、邱继文、李蕴瑞、邓苏、郑梅仙、曾宪植、张弼、骆英豪、廖德璋、、熊天春、、杨庆桂、张益志、张先怡、刘光慧,这17人中有12人属游曦所率的女兵班,起义失败后,由于撤退命令未能送到,女兵班仍坚守阵地,顽强阻击前来镇压的张发奎部,直到弹尽粮绝,全部战死。是女兵队史、军校史上浓重的一笔。

回乡的女生有胡筠,回乡后组织起家乡的工农武装,是中共湘鄂赣边区革命根据地创建人之一,与彭德怀一起领导了平江起义。成为著名红军将领。

从事中共地下工作的有黄杰,后成为徐向前的夫人。

毕业后弃武就文的有胡兰畦、谢冰莹。胡兰畦转从工运、妇女运动和文艺;谢冰莹先后入上海艺大、北平女师大就读。之后两人分别出国。抗战爆发后两人毅然回国,投身于抗敌救亡,抗战中三支著名的由女作家率领的战地服务团,一支是谢冰莹率领的湖南战地服务团;一支是胡兰畦率领的上海劳动女子战地服务团。抗战时期胡兰畦还任过宋庆龄的军事参谋和何香凝秘书。由于两人的卓越贡献,先后被国民政府授予少将衔。

赵一曼(李坤泰、李淑宁,中共党员)毕业后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归国后碾转沪、汉,1931年东北沦陷,赵一曼受中共委派,义无反顾奔赴救亡最前线,壮烈殉国,成为不朽民族英雄。

女生队队长郑奠邦留校任军校整理委员,后任湖北省国民政府主办的湖北省干训团组训处副处长。

大革命失败后是一个局势瞬息万变,社会动荡不安,战火硝烟纷飞的年代,彻底回家,脱离尘俗也不在少数,即合呼情理,也无可指摘,如年龄尚小的陈德芸就放弃了赴苏的学习机会,决意换上便服返乡。军校对女生毕业的决定主要就是体现遣散遣返。

黄埔军校女生队从建立到结束,其实只有半年多一点时间,却培养出这样多有影响力的巾帼英雄实属罕见,是大时代、大潮流的造就。

后记

1924年黄埔军校成立至1949年迁往台湾。25年间在大陆总共招收四届女生。第六期后,1938年抗战时期的黄埔第七分校(第十六期陕西凤翔),1939年黄埔第三分校(第十七期江西吉安),1940年黄埔成都本校第十八期2总队(驻苏干训班,江苏东台),女学员共约500人。令人肃然起敬的是,抗战中的三期女生,一毕业即开赴前线投入工作和对日作战,算是为第一期女生队作了后续。

1926年黄埔第六期,是一个历史转折点,他的特征是国共破裂。此后,再也见不到直接来自中共方面的学员、教官、教材。中共取而代之的是新式整军,把军事教育、文化教育贯穿于军队工作的始终。中共的领导人都能成为教官,中共的士兵都能成为学生,还能学、教互换,能者为师。这是多么灵活、机动、有效的机制。后来不断升级,如红军大学(抗大)、陕北公学,后来又有了东北军大,东北老航校,后来又有了南军院、哈军工、大连海校、西安航校、桂林步校。发展到现在数百所军校、航校、海校、军医大……。

掐指一算黄埔军校现在应办到了100多期,其状却是不断萎缩,近乎销声匿迹。真象老校长当年所说,教育不如人,装备不如人……。原因有很多,领导人固执己见、一意孤行都是原因,但不是根本的。要说原因,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的,但抓住核心能便于分析和检讨。

根本的原因在核心问题:

一、国家存亡、民族振兴、生产生活是普罗大众的事业,不是个人的,不是几个人的,不是少数人组成的集团的,忽略了,一定出问题。

二、别忘记先民族,后主义。没有了民族,哪里还有什么民主和民生?依赖外部势力解决本国问题,没有不走弯路,没有不造成重大牺牲、灾祸和破财的。至今还有可借鉴的,伊拉克、利比亚、伪满洲国及曾沦为殖民地的所有国家。

当年黄埔政治部教官廖乾吾所作《国民革命歌》,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衬托了那个令多少年青人热血沸腾的大时代,令人怀念。当今列强依然没被打倒,没有中国大陆的稳固,没有人民解放军壮大成为国家、民族的脊梁,中国的大局依然会是一个四分五裂,被人吞噬、欺辱的破局。

解放军与台军都能在黄埔找到渊源,1966年以前台军能组织对大陆有效的袭扰,此后却在不断拉大距离,而今拉大的趋势是趋近于可忽略。对抗、争斗其实很狭隘,是眼光的狭隘,也是心胸的狭隘。当今不仅列强没倒,军阀也未除,国际军阀难道不是还很嚣张吗。

记得有一部老电影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两名军校生在为共产主义和三民主义争论得面红耳赤,一女兵劝解,说了这么一句:国民党,共产党不都是一家人吗……?可惜,找了一百多部老电影,偏偏找不到是哪一出……!

只有“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歌声唱响的那个轰轰烈烈大时代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一张具有世界军事历史意义的照片---黄埔女生大队(图)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5/2/4 13:00:3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一张具有世界军事历史意义的照片---黄埔女生大队(图)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