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社区警官王快乐不按常规出牌 机智分辨“偷鸡贼”

共 554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社区警官王快乐不按常规出牌 机智分辨“偷鸡贼”

原标题:警官王快乐(小小说三则)(金台悦览·在大地 读小说)

王快乐,江南小城幸福社区片儿警。正直,善良,古道热肠又智慧幽默。没有清规戒律,不按常规出牌,一切为百姓安居乐业。

用快乐化解不快乐,让快乐像阳光一样温暖,这就是他这个小警官的梦想!

因为,我们实在需要快乐。

来点儿快乐吧,五块钱的!

家访老黄

王快乐有“六一”。啊?四十好几还“六一”?

一身警服,高大上;一个警官证,表明身份;一张笑脸,额窄颊宽,像鸭梨;一句问候,您好!亲上亲;一双拖鞋,装在塑料袋里,永远拎着——进门换鞋,不踩脏人家的地;一声敲门,带着敬畏,把居民的门当局长的门。

此“六一”,是王快乐入户访问的法宝,百用百灵。

可是,这回,在老黄家却不灵。“六一”都用了,也没给好脸。

老黄是一位国画家,擅长写意花鸟。七十多岁了,鹤发童颜。小他十岁的老伴儿,最近迷上了传销。家里也不缺钱,纯粹属于被人“下了药”。王快乐决定入户做做她的工作,听说老黄不欢迎警察进家。唉,不欢迎也得去啊,硬着头皮呗!

王快乐上楼敲门,开门的正是老黄,一看是警察,扭头就往书房走。边走边喊,让你别传你非传,这回好了,把警察给传来了!甭问,是冲老伴儿喊的。老伴儿躲在里屋不出来,王快乐尴尬得手脚没处放。尴尬归尴尬,心里却豁亮了,看来,老黄也不同意老伴儿搞传销,这就好做工作了。跟他有共同语言,二比一准能说服他老伴儿!

王快乐快乐起来,跟随老黄进了书房。显然,老黄刚才正在画画,被来访打断,心有不悦。他不理来访者,提笔接着画。画什么呢?王快乐凑上去一看,哦,几朵大牡丹,富贵又鲜艳。还等什么呀?赶快赞一个吧,话从牡丹说起,语言就更“共同”了。

王快乐张嘴就来,哎哟,黄老,您画的牡丹真漂亮啊!

想不到,老黄回过头,白了他一大眼,这是芍药!

啊?芍药?哎哟喂!王快乐连脖子都红了。这真是,丢人现眼到家了!他抓抓脑壳,不知说什么好,啊,啊,我觉得,觉得……牡丹和芍药都差不多……

哼!老黄的鼻子暴响一下,再也不出声了。

王快乐狼狈收场,做贼一样溜出门儿。回去的路上,恨不得打自己俩嘴巴。抬起手来,没有打嘴巴,摸摸鸭梨脸,打起新主意。

第二天,他来到区文化馆,报名上了国画班,恶补牡丹和芍药。不学不知道,一学真开窍:牡丹和芍药雅称“花中二绝”,看似相同,实则不同。牡丹是灌木,芍药是草本;牡丹叶片宽厚,芍药叶片狭薄;牡丹独朵顶生,花大色艳,芍药则数朵顶生并腋生,花型较小。古人云,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两者花期亦不同,“谷雨三朝看牡丹,立夏三照看芍药”。

王快乐识罢两花又学画,写意工笔两招呼。当他再次“六一”老黄家,进门先来了一句白居易:今日阶前红芍药,几花欲老几花新。老黄大吃一惊。王快乐跟着又是一句刘禹锡: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老黄哈哈大笑,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王警官,请!

快乐成了老黄的知音。

老黄的老伴儿呢,这还用说?!当然不传销了。“传”纸,研墨!

三个老太太

幸福社区没有地下车库。这也难怪,当初盖的时候老百姓过的什么日子?别说汽车了,谁家买了电动自行车都挤破脑袋看。谁家成了万元户,邻居舌头伸出半尺长,乖乖,一块大砖头耶!现在可好啦,别说买汽车,还有买飞机的呢!那天有一家土豪结婚,新娘子从宾利车上一下来,妈耶,还以为是机器人呢,脖子上套了七八圈儿金链子,金闪闪的,坠得人直不起腰。婚礼结束,出来一看,宾利屁股上的漆少了一大块,不知被谁家的车给蹭了。土豪气得嚎。

因为没车库,家家乱停车,影响交通不说,还常为剐蹭吵架动手。王快乐找到物业经理,建议沿道路一侧划出停车位。经理一脸苦瓜,有车位保安就要加班看管,加班费怎么办?王快乐说,可以参照有车库的社区,向有车族合理收取,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比如每车每月收十块。经理说,我们也这样打算过,可院里的老太太们说,凭什么收费?不给!还说只要大伙心齐,物业就没辙!王快乐问,谁带的头?经理说,刘老太,金老太,顾老太。王快乐又问,院里现在有多少车?经理说,175辆。王快乐在纸上写了个数字递给他,你叫人去划车位吧,收费的事我来做工作。王快乐先来到土豪家。土豪一听,好事好事,我先交十年的!王快乐笑了,先交一个月的吧。土豪说十块也叫钱?死说活说交了两年的,定下第1号车位。Number one!王快乐拿着收据敲响刘老太的门。咚咚咚!很急。刘老太惊开,王警官,出什么事了?王快乐说,您赶快去交费吧!社区划停车位了,175辆车只有163个车位,晚了没份儿。不信您去数数!刘老太都蒙了,啊?我们都说好不交了。王快乐晃晃收据,谁说的?您看看,刚才我还代收了一份,人家一口气交了两年的!刘老太问,谁家交的?王快乐说,记不得啦,不姓金,就姓顾!刘老太眼都直了,哎哟喂,海誓山盟半天,这么快就土崩瓦解了!得,我也不管了,先为儿子挑个吉利数吧!说着,拿上钱就奔了物业。

刘老太前脚走,王快乐后脚又敲响金老太和顾老太的门。没两分钟,俩老太太就疯跑出来数车位。数着数着,抬头一看,啊?路上都是人,一家一家的,有数车位的,有占号的。好嘛,都听到信儿了!一老头儿迎上来说,老姐姐,还傻数什么啊?快认个号交钱去吧,再耽误好号就没了。我都数三遍了,就是少12个!俩老太太赶到物业一看,交钱的都排成龙了。只见刘老太举着收据,一脸喜兴挤出人群,俩老太太眼也直了!

不出两天,车位全订满。

当然,第三天,物业又划出12个。自此,社区停车有序,道路通畅。

搬救兵

俗话说,饭饱神虚。午饭后,王快乐刚想眯一会儿,物业杨经理灰头土脸找上门,唉,社区绿化多养眼啊,就是有人破坏。我好歹都管住了,还剩下两家钉子户。王快乐问,哪两家?杨经理说,胖美妞和小米辣。一个能说,一个胡搅。

胖美妞叫彭美妮,退休老师,胖而爱美。小米辣也姓彭,善种小米辣椒且脾气火辣。杨经理拿不下这哼哈二将,前来搬救兵。

王快乐来到胖美妞住处一看,她在草坪上摆了几盆花。胖美妞说,政府号召种花美化,我响应有什么不对?我又没种地上,摆在这儿让大家看看多好!王快乐说,彭老师,花虽好看,要讲和谐。就像一个人要讲究美,也要合适。比方,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头上插一朵牡丹,人家会夸她漂亮。可要是您头上也插一朵牡丹,往街上一走,人家会说这老太太昨晚一定受了刺激!胖美妞一听,脸紫成茄子。这时,楼里走出一个老太太,手里端着花盆,盆里种着大蒜,彭老师,我把这盆大蒜靠在你花盆边儿上行不?也不种地上,不碍事!胖美妞说,您快端走吧,别现眼了。得,我也不摆了!

胖美妞收了花,王快乐偷着乐,老太太配合得一级棒!可是,小米辣就不那么好说话了。他的动作也太大了,居然把花坛里的花全铲了,种上小米辣。他说,王警官,我看你敢拔?王快乐说,你破坏绿化,属违法行为。好言相劝不听,我为什么不敢拔?小米辣说,你前脚拔,我后脚栽!王快乐说,好,给你三天时间,想通了就自己拔。三天过后,你不拔,我就来拔。我倒要看看,是你栽得快,还是我拔得快!说完,扭头就走。小米辣跳起脚吼,你敢拔我跟你玩命!

第三天,花坛没动静,小米辣却有了动静,而且动静很大。

这天,社区外的农贸市场逢集,十里八乡都来了。买的卖的乱成粥。小米辣买了一只活鸡,没走多远被人追上来抓住,说他偷鸡,不由分说扭到警务室。王快乐问,怎么回事?小米辣又羞又恼,喊了一声,我冤枉,我……话没说完,又咽了回去,犯到王快乐手里,还能有什么好果子?真是后悔莫及。王快乐转而问对方,这人说他也是卖鸡的,他带来自家养的十只鸡,卖着卖着发现少了一只。回头看见小米辣拎的正是自己的鸡,就冲上去抓住他。王快乐说,这样吧,你把没卖的鸡拿来放在警务室。卖鸡的照着做了。王快乐又把小米辣的鸡也拿来,刚往地上一放,那些鸡就跑过来掐架。卖鸡的一看,闹个大红脸,对小米辣说,这位老哥,对不住,错怪你了!

小米辣还犯傻呢,王快乐笑起来,哈哈哈,种小米辣你是内行,养鸡可不如我。我在部队养过鸡,一窝的才不掐呢!这些鸡认生,说明你小米辣是清白的!

小米辣差点儿哭出来,王警官,我不清白,我破坏了绿化……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5/2/4 11:41:5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社区警官王快乐不按常规出牌 机智分辨“偷鸡贼”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