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战友柱子

共 19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三级警督
  • 军号:7529639
  • 工分:182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战友柱子

重返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热泪盈眶。战友柱子

战友柱子

许多年过去了,在我记忆的荧屏上却时常出现一个战友的名字,他便是柱子。

那个星期天的中午,我在局里值班,一个关内口音的姑娘在门外徘徊了好一阵,终于走进了值班室,怯生生地问:

“同志,到武装部怎么走?”

我完全可以用简洁的语言告诉她,然后继续浏览手头那本杂志,但她忧郁的神情,使我改变了初衷,反问道:

“你到武装部干什么?”

“查档案,”姑娘的脸唰地红了起来,“我想查一个退伍兵的档案。”

“你想查谁的档案?你有组织上的介绍信吗?”职业的敏感促使我要探一探其中的来龙去脉。在我刨根问底的追问下,姑娘向我讲了她要查档案的真正原因。

“俺老家在河北省,经人介绍处了一个对象,是你们县黄土岭的人。介绍人说他在吉林当过兵,人很实在,就是年龄比俺大十多岁。俺心里核计,他当过兵,条件又不错,咋30多岁还没对象呢?俺长了个心眼,当过兵的人都有档案,看一看他的档案不就啥事儿都知道了吗?”

生活在新时代的青年竟想用查档案来决定自己的婚姻大事,这究竟是浪漫还是苦涩?我问她:“你能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吗?”

“他叫柱子。”姑娘平静地说出一个使我震惊的名字。

难道是他?我的眼前顿时浮现出10多年前军营里惊心动魄的一幕。

那天也是个星期天,长白山下的一个连队里,紧急集合的哨音把休假的士兵聚集在操场上。基地保卫干事领着一个小姑娘在队列前默默走过。在一个帽檐压得低低的战士面前,小姑娘停住了脚步。她看到了一张长满酒刺的脸。于是,他被带走了。他的名字就叫柱子,和我同一天穿上军装的老乡柱子。

柱子去遥远的地方服刑去了。他以他原始般的冲动换来八年铁窗生涯。岁月的流水可以冲淡一切,当年的战友们逐渐忘掉了给他们丢尽脸面的柱子,没想到十年后,这个名字却被一个天真的姑娘重新提起,我该怎样向姑娘解释这一切呢?

十年了,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当年战友们的下一代都上学了,而柱子仍孤身一人,这代价够沉重的了。眼下,我只要说“我了解他,这个人挺好”,姑娘就可能心满意足地离去,柱子也可能从此结束光棍汉的历史,但我不能那样做。那令人震颤的往事一经涌起,便会刺痛我的心。面对姑娘天真无邪的眼睛,丝毫的隐瞒都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我尽量使自己的情绪平息下来,对姑娘说:“武装部你不必去了。我和你说的那个人在一起当过兵。”

“真实太巧了,他是不是犯过什么错误?”

“他没有犯过错误,但却比错误更严重。”

“你说什么?”姑娘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别问了,说了你也许不会相信,当兵时,他祸害过一个小姑娘。”

姑娘没有再问。她默默开值班室,心事重重地朝汽车站方向走去。

我起身离开相倚许久的座位,看了一眼时钟,再没有回到座位上去。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滑向中午。一个人的臭名声是不会轻易抹掉的,就像知道他的过去就会知道他的现在,知道他的过去和现在就知道他的将来一样。算了,算了,不要再去想他了。想一想中午应该吃点什么?晚上又该吃什么?

昨天的食谱今天不一定再吃。倘若停止在昨天,那么桌上将是一片空的碗。如果不考虑明天,除非今天就死去。生活处处耐人寻味。

又过去了许多年。每当我遇到当年的战友,总要打听一番关于柱子的最新消息,不过我是徒劳的,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在何处。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5/2/3 15:07:5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初上铁血,请多关照。回复:战友柱子

      2015/2/3 15:29:24
      左箭头-小图标

      昨天的食谱今天不一定再吃。倘若停止在昨天,那么桌上将是一片空的碗。如果不考虑明天,除非今天就死去。生活处处耐人寻味。

      2015/2/3 15:14: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战友柱子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