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董建华:特区政府有责任为国家安全立法,基本法23条立法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共 252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董建华:特区政府有责任为国家安全立法,基本法23条立法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原标题:董建华罕见召开记者会谈施政报告:香港终须就23条立法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董建华今天(1月20日)下午在前特首办召开记者会,史无前例地就前特首梁振英发表的《施政报告》作出点评,之后就香港政改、梁振英批评港大刊物有“港独”思潮、香港就基本法23条立法或引入国家安全法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董建华表示,香港有必要根据基本法23条立法,但他不知道具体时间表,如果他是特首,也会在施政报告中批评《学苑》和《香港民族论》,这次出来说话,是因为“我是香港人,我很关心香港”,多次呼吁泛民把握机会,为香港整体着想,推动政改通过。

据观察者网查询,《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以下为记者会问答文字记录:

问:在现在泛民坚决反对下,推动政改是否不可能?

我跟几个泛民的朋友说,1989年之后,你们开始反共,经过了这么多年,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亿老百姓脱了贫,经济良好稳定向前发展。无论在法治、在民主很多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在今时今日的中国,其他的大国小国都对我们国家有比那时不同的看法。所以泛民不应该固步自封,应该花时间去了解我们的国家,不要采取反共的态度和政策,这样才是对他们自己好,对香港整体是好的,他们是为香港整体的利益,就应该这样做。我很希望他们能够积极参加这次的第二次(政改)咨询。我很希望他们能够参加。将来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他们可以好好地访问内地,了解内地。

问:你卸任特首之后出来评论现任特首的施政报告,被指有干政之嫌,你怎么看?

成立了团结香港基金之后,我们在积极推动基金会的工作,作为基金会的头头,我一定会出来说话,除了这个以外,将来有需要,有香港重大的问题,我也会出来说话,我是香港人,我爱香港,我希望香港好,这是我(出来说话)的理由。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我也有言论自由,但我不会随随便便说,会考虑得比较周到才说。对我的发言,有人会不同意,这个不要紧,我很乐意去沟通,大家互相沟通了解,缩窄差距,没事的,大家都应该有机会说话。

问:梁振英在施政报告中批评《学苑》是否合适?对于外界批评制造白色恐怖有什么看法?如果你是特首,会不会在施政报告中批评?

在今时今日,我觉得如果我是特首,我是会这样做的。因为我觉得有必要。因为有这么多言论在社会上,我也稍微了解了一下学苑的几篇文章。我觉得,他们的观点是值得很多人忧虑的。国家的主权是不容侵犯的,国家的安全不能够妥协。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大家可以谈的。但是谈的过程,如果有人不同意,不可以说这是白色恐怖。大家有不同的意见是不是?所以我觉得呢,尤其这些问题这么敏感,牵涉到整个香港的利益,牵涉到国家的整体利益,所以要从大局角度去看这些问题。说了这番话之后,其实我相信这些年轻的同学,可能去过内地,可能根本没去过,其实他们对内地也要多些了解才行,充分了解才做决定。

问:国家安全法是否可以作为基本法附件引入香港?

我想这样说,基本法23条说什么呢?说我们特区政府有这个责任为国家安全立法,所以这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总是有一天要立法的。其实国家现在开始强大了,在国际舞台的重要性每天都在增加,也因此国家安全是很重要的。在香港的角度,我们不可以像外面的人一样看热闹,我们应该知道国家安全的重要,有一天我们香港自己要立法。

第二点我想说的是,基本法是有这个权,中央可以把内地法律引入香港,至于做不做,适当不适当,这是另一个问题,但是法律上是有这个依据的。

问:香港社会分裂严重,现在是香港就基本法23条立法或引入国安法的好时候吗?

让我先说一说社会是否分裂,我认为这与第二个问题不完全相关。我们的社会非常开放。在一个开放的社会,就有很多不同的观点,社会总是分裂的。我们就是这样一个开放的社会。当人们的情绪没有得到适当的引导,就可能会产生激进。我们要明白,这是所有开放社会都面对的问题。我们政府要做的关键是管理这些情绪。怎么做?你要找到问题的根源、找到不同的持份者、了解不同的观点。如果你可以让50%、60%或70%的人和你一道,就可以了。我认为就23条立法是必须的,但我不知道具体会在什么时候。

问:你是香港人,也是国家领导人,以这样的身份评论施政报告,是否代表中央出面挺梁?

你full of imagination。很有想象力。我会令你失望。我很简单。我是一个香港人,关心香港的事。我还有一件事在做,就是中美关系的事情,我是很投入的。第三我在做政协的工作。所有这些范畴我都很认真做。香港这边,我是去年才开始暖身投入这方面的工作,我有段很长的时间没关心香港,我有理由参加关心香港的工作。我有这个经验,我有这个背景,我希望把我的智慧跟大家分享一下。大家可以同意或不同意,我很喜欢跟人聊天的,大家可以聊天、沟通,或许熟悉了差距,或者忽然就有共识了,没事的。

问:你有没读过《学苑》或《香港民族论》?是否觉得在鼓吹港独?有人觉得批评这些是在制造矛盾,是否会与人心回归工程矛盾?

人心回归这件事,我其实觉得呢,怎么说好呢,香港是有人对自己国家不够了解的,我们从小到大,读的历史啊中国文化啊,基本上是不够的,所以对一个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很多事情我们都不了解。这工程的确是要做的。但是我有一件事我相信,我相信香港绝大多数人,不认同港独,绝大多数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我自己来说呢,我就是这样的了,这样的feeling(感觉)。今后做这个人心回归的工作,是要做的。举个例子,如果你在外国读历史,本国的历史是必修的,外国的历史是选择性的,我们这里不是这样的。人家为什么会这样做呢?我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这些都是要研究的。所以我想你知道,这方面很多工作是要做的。

你刚刚问我学苑的事情,我刚刚已经答复了,我收到了学苑有关的杂志,我没有详细一篇篇看,但要紧的地方我是看过的,所以才作了刚才的回答。

问:施政报告提出让学生到内地交流、最近有青少年军总会成立这些,外界说是“洗脑”,你怎么看?

你不问我是不是在洗脑?其实洗脑这件事我也想说一说,其实不是那么容易洗脑的。我一生这么大年纪整天在做与人沟通的工作,你有真材实料,人家才会相信你,你要有体会过,不止一次不止两次,不止一天十天一百天,才会体会到。报纸上说洗脑,好像人很容易被洗脑,其实我觉得不应该,我们应该对自己的人有信心,他们有自己的看法想法,不是那么容易的。但几十万的香港人在内地上班做事,有些我有幸跟他们聊过天。因为他们有亲身经历,他们对中国的发展是比较多表示佩服和惊奇的。所以我认为,做人心回归的工作不难,最重要的是有真材实料,没有就怎么说都没用。现在因为沟通得不够多,误解多了,所以才会这样。我是很有信心的,我是看到实际上发生着什么事。

你可以看到全球都是这样的。去年11月奥巴马与习近平的峰会,他们谈了10个小时,对于中美关系在很多地方达成共识,为两国人民带出了很多福祉,比如决定了签10年多次往来的签证,学生5年多次往来的签证。他们的共识很大。他们也说有分歧。为什么?很简单。美国有美国的历史文化,中国有中国的历史文化,他们是在一个非常先进的发展的阶段,我们在往上走,需求是不同的,因此一定会有不同的意见,最重要的是共同利益远远超过其他方面不同的意见。控制不同的意见,大家就发展。

香港与内地又不是这样的。我们自己是中国人,血脉相连,所以工作可能会容易做很多。

问:学联的同学去北京被注销回乡证,参加过占领的人也被拒绝入境,是不是中央排拒这些香港人,不跟他们沟通?

其实呢,其实呢,我想这样说。某一个人在某一个时间,由于某些事情不能进去,不代表永远进不去。其实最重要的是要有心去做。我相信很多问题都会解决。

问:继续尝试入境?

不是,是开始尝试了解国家。为什么国家关心这些问题?为什么国家担心安全?为什么国家的主权不可侵犯?了解了之后可能慢慢会认同。

被拒的肯定有个理由。

问:国安法是否可以纳入基本法?现在是否是讨论的时机?是否可能诱发像2003年那样的大游行甚至更激烈?

香港的基本法规定是要在适当时候立法的。什么时候,我不在位,我说不出来。我觉得是应该去做,去立法的,在一个适当的时候。有这样的法律依据。

问:《学苑》只是一本大学刊物,作多方面思考、多元化学习,包括香港前途的问题,想一下、写一下都不行呢?是否因为这样香港就有需要引入国安法呢?

每个人在香港都有言论自由,这是我们的核心价值,有了自由,也要负责。如果我今天说话,明天被人批评,就是被人批评了。他们说话,被人批评,也可以有人批评。自由说话的精神就是这样。我们自由去说,说了要负责,人家批评我,我未必同意,但我明白人家有权利去批评。不要这么执着。

问:青少年军的成立是否违反驻军法和基本法?有没有中央授意?对人心回归是否适得其反?

我想告诉你,董太负责的群力资源中心我所看到的后果是很好的。每年大约收200多个中学生去军训15天。 3000多人申请。根本位置不够。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接受军训,他们对国家有机会去认识了解,对人生观、价值观,出来的时候都有不同的看法。我看过很多信,家长写给董太的,他们对这些事的感谢,你们要用正面的态度去看这些事。我看过群力资源中心,我看到是这样。如果将现在在做,将来会扩大,是好事。我孙女也参加过。我觉得你们对这些事要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年轻人去了之后,他们很喜欢很喜欢。你们如果想,我可以发那些信给你看,很喜欢很喜欢,第二年第三年,他们会回去帮忙,和军营的人做了朋友。

问:国家是否认为香港不会主动做23条,所以国家主动?这样是否可能影响民心?

我答不了你。我想都没想过。我想过之后再说。

问:中央是否也可以交一些东西出来,让政改可以向前走一步?

2017年是一个开始,基本法是有这个机制,以后循序渐进再去做好这个民主的。 2017年是一个开始。至于多快,循序渐进有多快,这件事我觉得要看。不会即时要做第二步的决定。但基本法是有机制的。可以有第二第三第四步。我们大家都知道。一个民主发展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我对美国熟一些,在美国,1789年,宪制通过之后,女士到1929年才有投票权。 100多年。非洲裔美国人,到1965年才有普选。所以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为什么有这么长的过程?因为时时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香港1997年回归,2017年就可以普选,20年时间,其实很快,为什么可以这么快呢?因为基本法里面是这样写的,没写2017年,但写了可以普选特首,这就是45条。我们的特首2007年建议给中央2017年普选,中央依照基本法同意了。所以在走这条路。

筛选我称之为初选。西方国家也有初选制度。不可以一下子就推几个人出来。初选制度没有国际标准,但有很多不同方式,其实这些不同的方式,什么办法都有,没有国际标准。我们1200人初选这个候选人,这个是我们提名委员会在基本法45条规定下。是很实实在在可以帮到我们的。

这次的2017年的直选,是一个真正的直选,我想呼吁,特别是泛民的朋友,千万不要放弃这个机会,千万不要放弃这个机会

      打赏
      收藏文本
      5
      提高警惕,保卫祖国
      2015/1/20 17:07:4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呵呵 当年董建华可不就是因为 23条立法的事情 给闹得辞职下台 嘛。

      2015/1/20 21:49:29
      左箭头-小图标

      23条立法,越迟越被动

      2015/1/20 18:57:46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40388
      • 头衔:铁血军团
      • 工分:12284
      左箭头-小图标

      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不会允许在自己国土上存在分裂国家的行为,支持香港特区对《基本法》第23条作立法,以法律来维护国家主权完整。

      2015/1/20 17:14:5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董建华:特区政府有责任为国家安全立法,基本法23条立法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