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明星老兵]老兵忆:野人山沿途尸骨遍野,惨绝人寰

共 143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7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明星老兵]老兵忆:野人山沿途尸骨遍野,惨绝人寰

九死一生的抗战老兵唐泽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顾少俊

1922年,唐泽其出生在贵州省的大山里。1938年,乡里抽丁。16岁的唐泽其顶替已结婚的哥哥入伍,被分到177伤兵收容所工作。

1942年3月,日军进攻缅甸的曼德勒,企图切断滇缅公路。在英国的求助下,中国方面派杜聿明为代理司令长官,带领10万大军出征异域。

唐泽其所在的177伤兵收容所也一起编入中国远征军。当时,他们的任务是救治伤病员。

1942年3月,他们到达腊戍后就开始不停地救护从前线下来的伤病员,轻伤的包扎,重伤的做一下应急处理,送后方医院抢救。

在刚到缅甸的一个月内,唐泽其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一次,他坐火车外出执行任务,两辆火车相撞,死伤无数,坐在最后两节车厢的唐泽其侥幸活了下来。

战况激烈,前线送下来的伤病员特别多。有一次,上级派了一辆火车运伤员到后方救治。本来唐泽其和他的战友是要随车照顾伤员的,后来,因为伤员太多,火车上不好坐。上级命令,轻伤和未受伤人员不许乘火车,步行前往目的地。他们班12个人,虽然连续几天救治伤员疲惫不堪,但还是认真执行上峰的命令,没上火车。后来这列火车在密支那被日军飞机轰炸,整列车无一人生还。

还有一次,唐泽其和几名战友到前线抢救伤员,路上遭日军飞机轰炸,他们隐蔽到路边的大山森林里躲开了飞机的轰炸。日军飞机走后,唐泽其不小心与几个战友走散。他一个人在大山森林里迷了路,在大山森林里走了两天两夜,找不到出来的路,几乎绝望了。第三天,他无意中发现山下有一条铁路,赶紧顺着铁路走,才走出大山,找到部队。

在刚到前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唐泽其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很快让不到20岁的唐泽其体验到了战争的残酷。然而,后来,他过野人山,加入38师,参加滇西大反攻……这些经历却更为悲壮。

中国远征军在缅甸英勇奋战一个多月,虽然中国军队在同古保卫战、仁安羌解救英军等战役中,作战勇敢,并取得一系列的胜利,但由于盟军作战缺少协同,多头指挥等原因,使远征军始终处于被动。随着,东线日军第56师团攻破远征军第6军防线,直插盟军后方,致盟军全线动摇,4月底,日军攻占腊戍,5月初,日军进占曼德勒。远征军被迫进入野人山转向印度。

野人山位于中、印、缅交界处,方圆千里,纵深200余公里。野人山里,有的地方古树遮天,终年不见天日,里面是一汪汪发着腐臭味的黑水烂泥;有的地方藤草迷漫,猛兽成群,漫山遍野的毒蛇、疟蚊、蚂蟥……

唐泽其所在的部队进入野人山是1942年5月底,正值雨季。

唐泽其所在的部队大多是山里人,比其他部队适应野人山的环境。进山前,每人准备了一把古巴刀,在山里还真派上用场了。他们白天冒雨走路,晚上砍竹子搭棚,上面用芭蕉叶遮风挡雨,再生一堆火,把湿透的衣裤烘干了第二天穿了继续赶路。

进野人山之前,上级命令部队丢掉重型设备,只带五天的干粮轻装进入野人山。进入野人山后,没过多久,粮食吃光了。荒无人烟的野人山没有人家,渴了只好喝山沟里的水,饿了吃山里的芭蕉树,把芭蕉树皮剥掉,吃里面的芯,那味道有点香蕉的甜味,不难吃。

在野人山里,唐泽其和他的战友还打死了一头野象,把野象的肉割成块烤着吃。

饥饿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暴雨、沼泽、痢疾、蚂蟥、毒蚊子、蛇虫、病菌……

缅甸的雨季从5月份开始,到10月份结束。这期间,野人山终日笼罩在雨雾之中,天好像漏了一样,大雨、中雨、小雨循环往复。下暴雨时,雨点像箭一样射到人身上,生疼、生疼。天上乌云一片,闪电、雷声,昼夜不断。

唐泽其有一个老乡叫魏老四,和唐泽其在一个部队。他是一个大块头,身体结实得很。

一次,部队过一条10来米左右的小溪,魏老四排在部队的最后,临到他准备过小溪时,突然,暴雨来临,原来10米左右的小溪很快变成了过不去的河。这时,天也黑了,魏老四一个人在河那边耽搁了一夜,受了凉,拉肚子,最后死在野人山里。那么高大魁梧的一个人,最后骨瘦如柴地倒下了。

沼泽地是野人山里最难防的危险之一。一次,一个战士看到前面有一块平整的地,心里一喜,说了声:“有好路走了。”一脚踩空,刚听到一声“救命!”人就陷下去看不见了。

还有的战士喝了有毒的水,越走越慢,最后不声不响地倒在路边。

在野人山里,唐泽其的部队还遇到一个娃娃兵,他和部队走散了,就跟着唐泽其的部队一起走。那娃娃兵只有十四五岁,云南人,身上一股孩子气,很可爱。唐泽其很喜欢他,就带他在身边,晚上和他一起睡觉。一天,在路上,那娃娃兵的腿被毒蛇咬了一下,一开始,没有什么感觉,晚上睡觉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就不行了,嘴歪了,脸形也变了。

野人山里的蚂蟥到处都是,行军时树叶上的蚂蟥会掉到身上,钻到人的脖子、胳肢窝里吸血;在湿地里走,蚂蟥会从裤筒下爬上来,一开始,一点感觉也没有,等发现时,它已吸足你的血。

蚂蟥、蚊虫的叮咬,传染病随之而来,好多士兵患痢疾拉稀导致肠子穿孔而死。

在野人山,每天都看到战友倒下,沿途尸骨遍野,惨绝人寰……

在野人山,唐泽其永远忘不了一个叫王德超的老乡,逢山拉他上山,遇河背他过河。唐泽其凭着从小在山里练就的好身板和战友之间的紧密团结,走过了野人山。

建国后,唐泽其到过王德超的家乡找过他,可惜物是人非了。

杜聿明带第5军进入野人山时是3万5千多人,最后只剩3千多人,其中第200师师长戴安澜、团长柳树人、第96师副师长胡义宾、团长凌则民等牺牲殉国。跟随第5军后入野人山的66军第28师5千人因前面第5军已将树皮草根芭蕉叶等都吃完,处境更惨,最后,只剩下一百多人。和唐泽其一起进入野人山的100多名贵州老乡,只剩下20多人。

1943年春节前夕,唐泽其和他的战友终于走出野人山,每个从野人山走出来的人都又黑、又瘦、又脏,骨瘦如柴,身上布满了一个个被蚊虫叮过的红疙瘩。在远征军设在缅北的接待站里,卫生员们把他们的衣服高温消毒,安排他们吃饭、洗澡、治病、换军装,然后送他们到印度蓝姆伽。

在蓝姆伽,唐泽其分到新编38师炮兵团3营1连1排当炮手,负责105榴弹炮左右方向的瞄准。

唐泽其诚实可靠,很快被副营长李汉庭看中送去学开汽车。学成后,唐泽其担任李汉庭的专职司机。

1944年的一天,唐泽其开车送李汉庭外出办事,路上遭到日军飞机的追炸,几颗炸弹在汽车前后爆炸,车内4个人,炸死3人——李汉庭营长、一名医务官、一个勤务兵。医务官就坐在唐泽其旁边,他头部中弹倒在唐泽其的怀里,鲜血流了唐泽其一身。这一次,唐泽其又在鬼门关走了一回。

李汉庭牺牲后,唐泽其又回到炮营担任炮手。

105榴弹炮射程远,破片散射均匀,多用于压制射击;该炮还可以配用燃烧弹、碎甲弹、制导弹、照明弹、发烟弹、宣传弹等多种弹药;105榴弹炮的机动性也很强,是抗战后期,中国军队的主要火炮。

当时,一个炮营有三个连,一个连有4门105榴弹大炮,一个营总共有12门炮。这些大炮在滇西大反攻中起了重要作用。

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是日军特工袭击的主要目标之一。炮营阵地的防范一直很严,每晚安排四个明哨,若干暗哨。

一天夜里,唐泽其和另外三名战友站岗,那天晚上满天星斗,四周静悄悄的。唐泽其一点没有感到危险的到来。

在炮营阵地前沿站岗的两个哨兵,被从路边突然跃出的日军特工偷袭。偷袭的日军特工身手不凡,匕首准确地扎进哨兵的脖子,割断了颈动脉,一点声响都未发出,两名哨兵双双倒地。

顺利地干掉两名哨兵后,这伙日军特工疯狂地扑向炮营阵地,想速战速决。

暗哨是一个新兵,没有战场经验。他喊了一声“口令?”一个日军特工顺着声音的方向打出了一个短点射将他击倒。

枪声惊动了唐泽其,已在部队7年的唐泽其对瞬息万变的战场已有了适应能力。他飞快地跃到一块岩石后面,手中的冲锋枪对着这伙日军打出一个长点射,4个鬼子应声倒下,余下的鬼子在枪响的同时,迅速翻滚到道路两边,依托地形连连打出短点射,唐泽其身边的石头被打得碎石飞溅,几颗子弹擦着唐泽其的头盔飞过。唐泽其毫不畏惧,不停地开枪还击。

这伙日军大约有30多人,全部使用冲锋枪,枪打得异常准,弹着点离唐泽其越来越近,压得他很难动弹。唐泽其想到自己的身后是炮营阵地,在一种神圣责任感的支撑下,唐泽其死战不退,日军一时无法过来。

这短短几分钟的阻击,赢得了时间。营长亲自带队出来,日军特工见没有便宜可占,只好撤走。

这次偷袭,四个哨兵被鬼子干掉两个,唐泽其侥幸活了下来。

还有一次,唐泽其从炮营阵地上下来,到营部汇报工作。刚到营指挥部,阵地上传来震天的爆炸声,炮营阵地遭到日军地毯式轰炸,阵地上所有战友全部阵亡,所有大炮被毁。

唐泽其从军7年,在一线作战4年。这期间,他经历过多次危险,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在这4年中,最让老人自豪的是他们部队在勐关,打败了日军第18师团。为了庆祝胜利,上级把缴获日军18师团司令部的大印盖在白纸上,每个士兵发一张。

抗战胜利后,唐泽其随部队到南京,随后被调入国防部做军邮,专门为蒋介石官邸送邮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奉献爱心,请点击铁血老兵公益-公益捐助页面进行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8493574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59
      0
      2015/1/10 14:55:3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3条记录] 分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