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二战日本女鬼子 使的一水驳壳枪

共 48683 个阅读者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3917872
  • 工分:609879 / 排名:1379
左箭头-小图标

二战日本女鬼子 使的一水驳壳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谁说鬼子不使驳壳枪?那是谣传。

这不!二战时期,伪满洲国日本边境警察的家属,日本女鬼子居然也军训,使的便是一水驳壳枪。

      打赏
      收藏文本
      66
      0
      2014/12/15 8:50:15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2014/12/15 11:46:1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希特勒,裕仁天皇都不是单纯的独裁者,若是独夫民贼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战争潜力呢?背后一定有全国的支持,谁都脱不了干系

      2014/12/15 12:53:52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5792184
      • 工分:573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3楼 金参帝国H

      以下引用网上文章:

      从『红灯记』看“满洲国”铁路工人收入

      『红灯记』里,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收入目前不可知,但是可以从戏剧中了解到一些细节(考虑到文革需要,估计改剧不会对敌人有所夸大,)。

      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红灯记告诉我们,除了他自己,还有他母亲李奶奶,他女儿李铁梅,还有他另外两个去世工友的家属。“红灯记”的原作『革命自有后来人』。剧中李玉和是个唑酒如命的汉子,每天下班都要到小馆子店喝两盅。李奶奶常劝他少喝,所以才有后来“临行喝妈一晚酒”这场戏,也正因为老李下班后常去饭店喝酒吃饭,文革中因为影响不好,后来被改编成“粥铺”一场。此外戏中鸠山曾对李说:“老朋友,想当年我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一段,证明当时的满铁对职工有免费医疗项目。作为当时世界前几位的满铁公司是可以承受的,此外铁路工人每年有12张免费票保证工人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国在文革中废除,80年代恢复这一规定,每年有1张免费票。到1930年代中期,满铁已经开始使用IBM计算机(机械式)售票。………………

      以上情节各位可以向家中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证实证实,如果属实,各位可以想象一下,以你今天的工资,养活5口人试试看,当然,如果你是人民公仆/官老爷除外。

      一铁血上的老文:

      -----------

      对日占区的描述,结合多方视角窥测沦陷区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

      说到日占区的平民生活,先说说大家熟悉的一个词“闯关东”,在三十年代,东北已是日本实际占领区(满洲国于一九三二年成立),当时大量华北民众逃难到东北,东北生活不好,咋没出现大量东北难民闯华北、闯山东?

      日占区的中国民众是个什么生活水平呢?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大概是月入四十块), 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 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竟然)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日本和满洲国康德皇帝的执政水平.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占全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日本人的宗教自由和民主,可见一斑)。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而且这‘专家门诊’的号竟然不用托人找关系,不用排长队,不用从号贩子那里买号,不用红包?)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他竟然不是‘临时工’!),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所以有人建议《红灯记》对穷人的苦要多描写一些。

      《红灯记》对穷人的“苦”的描写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李玉和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及谈话反映出来,一个是从路边小餐馆顾客的对话反映出来。在我看来,对李玉和及普通百姓的生活苦难描写得太少太少,有的地方简直起到了反效果的作用。

      李玉和的家是一栋独立平房,进门就是厅,再往里就是房间。一般北方这样的房子都有二到三间房。戏里没有交代是几间,就当它只有一间吧,再后就是厨房厕所了。有一后院,后院应该蛮大,因为李铁梅说后院有一残洞可通隔壁田惠莲的家时,李奶奶竟不知道,可见这个院子不会很小。

      戏里没有交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若是按揭还欠银行多少钱?我建议用对唱形式说出欠银行太多钱,压力很大等等,或安排包租婆上门催要租金什么的(或者有关部门查暂住证,收‘管理费’),这样就看出他们的生活艰辛了。

      一家三口,李玉和是唯一有固定职业的人。用现在的说法,他是个很普通的蓝领工人(竟然还不是农民工)。但他一人打工养活一家三口,这在现在都不容易做到。平时李玉和穿的是白衬衣衬底加呢子夹克,外加呢子大衣(尽管有补丁,但料子不错)、他经常在路边小餐馆吃早餐(从他与餐馆老板及其他顾客打招呼的熟悉程度便知他是常客)、有病多是看洋大夫(从他和鸠山相熟可知。一般是病人记得医生,鲜有医生记得病人,除非此病人是老客户)、生活非常悠闲,有很多时间忙革命,“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李奶奶唱)。

      如此会造成“旧社会日子还蛮好过的”这样一种错觉。

      李铁梅“提篮小卖”时。戏里说“因为宪兵队到处搜查搞得人心惶惶,谁还来买东西?”(铁梅台词),这样安排不错,毕竟战乱下买卖难做是事实。如果能加入一段宪兵队走了之后,由日寇扶持的城管队又来骚扰,就更能展示日占区的暗无天日了。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现在鄱阳湖哪还有能放心吃的大把鱼虾?),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都穷得卖儿卖女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沙奶奶家里有个叫四龙的小伙子,可大龙二龙三龙去哪了?戏里的刁德一是留学东洋回来的,没准大龙二龙三龙都在外国留学未归呢。你还别不信,就说这四龙吧,给新四军送了趟药,回来时帮助新四军侦查,你看那军事素质一点不比新四军的叶排长差,这沙四龙不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至少也是毕业于保定士官学校的。

      沙家浜是日占区,胡传魁一来,阿庆嫂说不知道胡传魁姓蒋还是姓汪,让郭建光一班人赶紧躲进了芦苇荡。

      这郭建光到底是打谁负的伤?难道是打蒋匪帮负的伤?到日占区来养伤,住在富婆沙奶奶家,这郭建光就是聪明,够牛!

      沙奶奶一个农家老太婆,养了四个儿子个个都上学读书不算,还能养壮了十八个伤病员,更牛!

      日占区还有一个很大的范围是日本占领下的汪伪统治区,汪精卫政府救民"方面也有不少作为。战后国民政府号召敌占区老百姓"忆苦思甜",揭发汪精卫政府为虎作伥,迫害人民的罪行,但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得搬上桌面的东西。相反敌占区人民在汪精卫政权下的生活还过的去,基本生活物质供应稳定,市场物价平稳,没有听说老百姓吃不上饭,大量饿死不明真相的群众事件发生。而蒋介石"还都"以后,再到内战爆发以后,倒是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的生活比汪精卫时代还下降了一块。

      汪精卫统治下的北京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均得到保证,没有出现发行粮票布票的限吃限穿,也没有市民下放农村的拆散家庭。没有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人争物资,保证敌占区人民的吃饭穿衣,敌占区人民怎么可能捱过八年的漫长岁月?假如当时没有汪精卫等人和日本人合作,日本兵把敌占区的物资全部抢光烧光,敌占区老百姓即使逃过日本兵的子弹,也逃不过饿死冻死的命运。汪精卫政府与日本人争物资,至少拯救了上千万中国老百姓的性命。

      比较之下,被日本侵占时间超过香港两倍的上海,情况却反要好得多。除了军事占领、政治控制、奢族统治的屈辱感之外,基本上维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生产活动如常,市场活躍,「戏院依然高堂满座,酒楼门庭若市,笙歌处处,虽似商女晚唱,毕竟无门前冻骨,这便是张爱玲小说的社会背景,虽无爱国主义洋溢其间,但楼台春梦,也是另一销真实,真实到在一定期间遭到排斥,但在更长时间内却深深感染人心,受到喜爱。」(徐宗懋《日本情结─从蒋介石到李登辉》)在完全由日本人统治的香港,是绝无产生像张爱玲这样出色作家的环境的。如果说张爱玲曾嫁给汉奸胡兰成,自己也有汉奸之嫌,因此其小说可能「粉饰太平」的话(我以为现在持这销偏頗观念的人已不多了),那么蒓汉奸全不搭界的作家钱锺书笔下的《围城》,描写沦陷后上海市民的生活画面,大抵也都是「正常」的。更先沦陷的东北,在另一些作家的笔下,也有不少「承平时代」的景象。台湾輔仁大学教授梅济民回忆学生生活的小说《哈尔滨之霧》,主人公成天沉迷在学校之间的游泳、划船、和球赛中,还有蒓日本高校女生情感游戏。我接郉的许多在「满洲国」生活过的人,至今私下还说:「日本人不坏,他们到村子里来,还给小孩吃糖。」日本人还不坏,谁坏呢?「苏联人坏!苏联红军来了,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占区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满洲国等地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主要是学习日语和接受军国主义思想,但仅限于东北和山东等日占区,像南方诸多地区和原来没有大差别。出行上有诸多关卡,主要是对来往的行人进行严格盘查和搜身,以确定是否为游击队,有时还会抓劳役进行修建工作,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较少。

      (也没有禁止枪支,更没有上网实名制/上茶馆实名制,更没有禁止仿真枪,也没有坐火车/电车还要过比机场还严格的‘安全检查’,更没有菜刀实名制,汽油实名制,火柴实名制)

      平时生活中日本兵大多和中国人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有许多日本兵会寄宿在中国人的家中(‘军民鱼水情’?)。其实只要不太有敌意日本兵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必须要保证的。

      (战争状态)一场战役结束后日本军队可能会对城里的居民进行一些报复,比如打砸抢或者屠杀等等,但是很快会恢复正常。此外在强抢民女方面的确比较多,但也只限于刚进城时期,因为日军条规中规定为避免染上性病降低战斗力故日本军人应到指定地点(慰安所,现在叫失足女,休闲娱乐养生会馆)进行性发泄,当然有时违反规定时常有发生,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并不像大家想像那样都是南京一样。南京是著名的丑闻事件,之后日军方面对当事的几名指挥官都进行了一定的惩罚。(不像很多强奸几十几百幼女,强奸/包养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妇女的官员都易地为官甚至升官发财的)

      但这些只限城市地区,抗日敌后的农村比较惨,尤其河南一带共产 党占领区基本是三光的,而且对游击队手段非常残忍,几乎灭绝人性。因为游击队并不是真正的为双方承认的军人,根据海牙条约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因而遭到日军的报复,同时对支持过游击队的村民进行血洗。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情况(何况落到‘抗日军民’手里的日本被俘军人总是被虐待,残杀,这点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总结’都有较详细描写),大多数情况下日占区内除个别紧急时期外其他时候日军和百姓还是相处可以的。并不像电视剧丑化的那样那么恐怖的。

      <<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一个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扳道工/信号工(竟然不是临时工),一个人在铁路上班,竟然能养活一大家子人,竟然还不用当房弩,还经常性的出去下饭店,喝小酒。

      还能整天‘为革命东奔西走’。

      还有高水平的日本医院,日本大夫的免费医疗保险。(可参考李和前医生鸠山的对话)

      还不用从黄牛党手里买号,买专家门诊,不用递红包,不用给当官的送礼行贿,不用------

      让今天东北的亿万‘临时工’‘农民工’羞愧啊!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看满洲国工人的幸福生活(转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似乎是讲述亡国奴的痛苦生活,但是,实际上,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亡国奴们并不生活痛苦。因为,唱歌的人,都离开而不在东北,只是意淫出“亡国奴”的悲惨世界。

      满洲国GDP全世界大排行都排前几位仅次于美苏德英法。

      满洲国全体中小学生都是免学费,免服装费的。现在做得到吗?

      满洲国城市居民垃圾都是政府派人每天早晨免费收理现在70年过去了,做得到吗?

      1976年中国百分之七十几的人口生活水平还远不如1930年,逼得没活路才改革。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相当于中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解放前工人的生活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州铁路株是式会社做一个扳道工人, 应该说是铁路系统上最底层的工作,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满洲国康德皇帝和日本人的执政水平.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今天鄱阳湖和几乎全国各地的江湖河流一样,全都污染,破坏掉了,枯水更是经常性的),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应该都穷得卖儿卖女,女儿在城里‘失足’,男的当农民工或者黑社会么?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现在东北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东北人在中国的名声更不要说了!

      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小康社会,东北/中国的一个普通(何止是铁路)工人,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满铁工人李玉和自己的工资大概养活了5-7口人)

      往往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讨个老婆都困难。动不动就是‘啃老族’。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那些去革命的群众,还动不动就开着自家的丰田越野Lan Cruiser/皮卡,拿着家家都有的冲锋枪,步枪什么的,其实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真是尼玛身在福中不知福!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就进驻了中国很多地区,(其他列强也一样)

      正是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东西方列强和市场经济,满洲国成立之前,东北就是全亚洲工业化最高,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今天正好相反)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文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文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 一百年过去了,孙中山说的这句话今天还是正确的!

      42楼 三十儿晚上看月亮
      行啊,我把你家所有东西全占了,包括你,然后你们全家给我打工,然后我发工资,楼主怎么样?保证比GCD 发的好!顺便问一句,楼主有姑娘吗?花姑娘,大大的好。
      感谢楼主引经据点说了那么多,不过我想问楼主,日本人当时做的这些目的何在?不知道?让我告诉你,其实是为了奴化我们。工业那么发达为了什么?是生产资源制造武器更好的进行侵略战争!你说了这么多,连本质都没看清楚。何其累啊!最后请你这不知道那里打种出来的日杂该回那就回那去。别在这里找骂。

      2015/1/29 15:57:0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74953
      • 工分:77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说这话的都是汉奸和软骨头......

      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些抗战影视片中、都有一些所谓反法西斯的“好鬼子”..不可理解...

      2014/12/15 15:32:4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3楼 金参帝国H

      以下引用网上文章:

      从『红灯记』看“满洲国”铁路工人收入

      『红灯记』里,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收入目前不可知,但是可以从戏剧中了解到一些细节(考虑到文革需要,估计改剧不会对敌人有所夸大,)。

      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红灯记告诉我们,除了他自己,还有他母亲李奶奶,他女儿李铁梅,还有他另外两个去世工友的家属。“红灯记”的原作『革命自有后来人』。剧中李玉和是个唑酒如命的汉子,每天下班都要到小馆子店喝两盅。李奶奶常劝他少喝,所以才有后来“临行喝妈一晚酒”这场戏,也正因为老李下班后常去饭店喝酒吃饭,文革中因为影响不好,后来被改编成“粥铺”一场。此外戏中鸠山曾对李说:“老朋友,想当年我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一段,证明当时的满铁对职工有免费医疗项目。作为当时世界前几位的满铁公司是可以承受的,此外铁路工人每年有12张免费票保证工人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国在文革中废除,80年代恢复这一规定,每年有1张免费票。到1930年代中期,满铁已经开始使用IBM计算机(机械式)售票。………………

      以上情节各位可以向家中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证实证实,如果属实,各位可以想象一下,以你今天的工资,养活5口人试试看,当然,如果你是人民公仆/官老爷除外。

      一铁血上的老文:

      -----------

      对日占区的描述,结合多方视角窥测沦陷区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

      说到日占区的平民生活,先说说大家熟悉的一个词“闯关东”,在三十年代,东北已是日本实际占领区(满洲国于一九三二年成立),当时大量华北民众逃难到东北,东北生活不好,咋没出现大量东北难民闯华北、闯山东?

      日占区的中国民众是个什么生活水平呢?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大概是月入四十块), 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 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竟然)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日本和满洲国康德皇帝的执政水平.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占全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日本人的宗教自由和民主,可见一斑)。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而且这‘专家门诊’的号竟然不用托人找关系,不用排长队,不用从号贩子那里买号,不用红包?)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他竟然不是‘临时工’!),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所以有人建议《红灯记》对穷人的苦要多描写一些。

      《红灯记》对穷人的“苦”的描写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李玉和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及谈话反映出来,一个是从路边小餐馆顾客的对话反映出来。在我看来,对李玉和及普通百姓的生活苦难描写得太少太少,有的地方简直起到了反效果的作用。

      李玉和的家是一栋独立平房,进门就是厅,再往里就是房间。一般北方这样的房子都有二到三间房。戏里没有交代是几间,就当它只有一间吧,再后就是厨房厕所了。有一后院,后院应该蛮大,因为李铁梅说后院有一残洞可通隔壁田惠莲的家时,李奶奶竟不知道,可见这个院子不会很小。

      戏里没有交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若是按揭还欠银行多少钱?我建议用对唱形式说出欠银行太多钱,压力很大等等,或安排包租婆上门催要租金什么的(或者有关部门查暂住证,收‘管理费’),这样就看出他们的生活艰辛了。

      一家三口,李玉和是唯一有固定职业的人。用现在的说法,他是个很普通的蓝领工人(竟然还不是农民工)。但他一人打工养活一家三口,这在现在都不容易做到。平时李玉和穿的是白衬衣衬底加呢子夹克,外加呢子大衣(尽管有补丁,但料子不错)、他经常在路边小餐馆吃早餐(从他与餐馆老板及其他顾客打招呼的熟悉程度便知他是常客)、有病多是看洋大夫(从他和鸠山相熟可知。一般是病人记得医生,鲜有医生记得病人,除非此病人是老客户)、生活非常悠闲,有很多时间忙革命,“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李奶奶唱)。

      如此会造成“旧社会日子还蛮好过的”这样一种错觉。

      李铁梅“提篮小卖”时。戏里说“因为宪兵队到处搜查搞得人心惶惶,谁还来买东西?”(铁梅台词),这样安排不错,毕竟战乱下买卖难做是事实。如果能加入一段宪兵队走了之后,由日寇扶持的城管队又来骚扰,就更能展示日占区的暗无天日了。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现在鄱阳湖哪还有能放心吃的大把鱼虾?),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都穷得卖儿卖女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沙奶奶家里有个叫四龙的小伙子,可大龙二龙三龙去哪了?戏里的刁德一是留学东洋回来的,没准大龙二龙三龙都在外国留学未归呢。你还别不信,就说这四龙吧,给新四军送了趟药,回来时帮助新四军侦查,你看那军事素质一点不比新四军的叶排长差,这沙四龙不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至少也是毕业于保定士官学校的。

      沙家浜是日占区,胡传魁一来,阿庆嫂说不知道胡传魁姓蒋还是姓汪,让郭建光一班人赶紧躲进了芦苇荡。

      这郭建光到底是打谁负的伤?难道是打蒋匪帮负的伤?到日占区来养伤,住在富婆沙奶奶家,这郭建光就是聪明,够牛!

      沙奶奶一个农家老太婆,养了四个儿子个个都上学读书不算,还能养壮了十八个伤病员,更牛!

      日占区还有一个很大的范围是日本占领下的汪伪统治区,汪精卫政府救民"方面也有不少作为。战后国民政府号召敌占区老百姓"忆苦思甜",揭发汪精卫政府为虎作伥,迫害人民的罪行,但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得搬上桌面的东西。相反敌占区人民在汪精卫政权下的生活还过的去,基本生活物质供应稳定,市场物价平稳,没有听说老百姓吃不上饭,大量饿死不明真相的群众事件发生。而蒋介石"还都"以后,再到内战爆发以后,倒是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的生活比汪精卫时代还下降了一块。

      汪精卫统治下的北京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均得到保证,没有出现发行粮票布票的限吃限穿,也没有市民下放农村的拆散家庭。没有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人争物资,保证敌占区人民的吃饭穿衣,敌占区人民怎么可能捱过八年的漫长岁月?假如当时没有汪精卫等人和日本人合作,日本兵把敌占区的物资全部抢光烧光,敌占区老百姓即使逃过日本兵的子弹,也逃不过饿死冻死的命运。汪精卫政府与日本人争物资,至少拯救了上千万中国老百姓的性命。

      比较之下,被日本侵占时间超过香港两倍的上海,情况却反要好得多。除了军事占领、政治控制、奢族统治的屈辱感之外,基本上维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生产活动如常,市场活躍,「戏院依然高堂满座,酒楼门庭若市,笙歌处处,虽似商女晚唱,毕竟无门前冻骨,这便是张爱玲小说的社会背景,虽无爱国主义洋溢其间,但楼台春梦,也是另一销真实,真实到在一定期间遭到排斥,但在更长时间内却深深感染人心,受到喜爱。」(徐宗懋《日本情结─从蒋介石到李登辉》)在完全由日本人统治的香港,是绝无产生像张爱玲这样出色作家的环境的。如果说张爱玲曾嫁给汉奸胡兰成,自己也有汉奸之嫌,因此其小说可能「粉饰太平」的话(我以为现在持这销偏頗观念的人已不多了),那么蒓汉奸全不搭界的作家钱锺书笔下的《围城》,描写沦陷后上海市民的生活画面,大抵也都是「正常」的。更先沦陷的东北,在另一些作家的笔下,也有不少「承平时代」的景象。台湾輔仁大学教授梅济民回忆学生生活的小说《哈尔滨之霧》,主人公成天沉迷在学校之间的游泳、划船、和球赛中,还有蒓日本高校女生情感游戏。我接郉的许多在「满洲国」生活过的人,至今私下还说:「日本人不坏,他们到村子里来,还给小孩吃糖。」日本人还不坏,谁坏呢?「苏联人坏!苏联红军来了,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占区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满洲国等地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主要是学习日语和接受军国主义思想,但仅限于东北和山东等日占区,像南方诸多地区和原来没有大差别。出行上有诸多关卡,主要是对来往的行人进行严格盘查和搜身,以确定是否为游击队,有时还会抓劳役进行修建工作,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较少。

      (也没有禁止枪支,更没有上网实名制/上茶馆实名制,更没有禁止仿真枪,也没有坐火车/电车还要过比机场还严格的‘安全检查’,更没有菜刀实名制,汽油实名制,火柴实名制)

      平时生活中日本兵大多和中国人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有许多日本兵会寄宿在中国人的家中(‘军民鱼水情’?)。其实只要不太有敌意日本兵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必须要保证的。

      (战争状态)一场战役结束后日本军队可能会对城里的居民进行一些报复,比如打砸抢或者屠杀等等,但是很快会恢复正常。此外在强抢民女方面的确比较多,但也只限于刚进城时期,因为日军条规中规定为避免染上性病降低战斗力故日本军人应到指定地点(慰安所,现在叫失足女,休闲娱乐养生会馆)进行性发泄,当然有时违反规定时常有发生,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并不像大家想像那样都是南京一样。南京是著名的丑闻事件,之后日军方面对当事的几名指挥官都进行了一定的惩罚。(不像很多强奸几十几百幼女,强奸/包养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妇女的官员都易地为官甚至升官发财的)

      但这些只限城市地区,抗日敌后的农村比较惨,尤其河南一带共产 党占领区基本是三光的,而且对游击队手段非常残忍,几乎灭绝人性。因为游击队并不是真正的为双方承认的军人,根据海牙条约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因而遭到日军的报复,同时对支持过游击队的村民进行血洗。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情况(何况落到‘抗日军民’手里的日本被俘军人总是被虐待,残杀,这点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总结’都有较详细描写),大多数情况下日占区内除个别紧急时期外其他时候日军和百姓还是相处可以的。并不像电视剧丑化的那样那么恐怖的。

      <<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一个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扳道工/信号工(竟然不是临时工),一个人在铁路上班,竟然能养活一大家子人,竟然还不用当房弩,还经常性的出去下饭店,喝小酒。

      还能整天‘为革命东奔西走’。

      还有高水平的日本医院,日本大夫的免费医疗保险。(可参考李和前医生鸠山的对话)

      还不用从黄牛党手里买号,买专家门诊,不用递红包,不用给当官的送礼行贿,不用------

      让今天东北的亿万‘临时工’‘农民工’羞愧啊!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看满洲国工人的幸福生活(转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似乎是讲述亡国奴的痛苦生活,但是,实际上,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亡国奴们并不生活痛苦。因为,唱歌的人,都离开而不在东北,只是意淫出“亡国奴”的悲惨世界。

      满洲国GDP全世界大排行都排前几位仅次于美苏德英法。

      满洲国全体中小学生都是免学费,免服装费的。现在做得到吗?

      满洲国城市居民垃圾都是政府派人每天早晨免费收理现在70年过去了,做得到吗?

      1976年中国百分之七十几的人口生活水平还远不如1930年,逼得没活路才改革。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相当于中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解放前工人的生活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州铁路株是式会社做一个扳道工人, 应该说是铁路系统上最底层的工作,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满洲国康德皇帝和日本人的执政水平.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今天鄱阳湖和几乎全国各地的江湖河流一样,全都污染,破坏掉了,枯水更是经常性的),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应该都穷得卖儿卖女,女儿在城里‘失足’,男的当农民工或者黑社会么?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现在东北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东北人在中国的名声更不要说了!

      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小康社会,东北/中国的一个普通(何止是铁路)工人,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满铁工人李玉和自己的工资大概养活了5-7口人)

      往往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讨个老婆都困难。动不动就是‘啃老族’。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那些去革命的群众,还动不动就开着自家的丰田越野Lan Cruiser/皮卡,拿着家家都有的冲锋枪,步枪什么的,其实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真是尼玛身在福中不知福!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就进驻了中国很多地区,(其他列强也一样)

      正是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东西方列强和市场经济,满洲国成立之前,东北就是全亚洲工业化最高,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今天正好相反)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文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文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 一百年过去了,孙中山说的这句话今天还是正确的!

      你的意思我们要感谢日本在中国的殖民统治?感谢八国联军?感谢英国统治香港一百多年?

      2014/12/20 16:30:09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3228024
      • 工分:351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3楼 金参帝国H

      以下引用网上文章:

      从『红灯记』看“满洲国”铁路工人收入

      『红灯记』里,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收入目前不可知,但是可以从戏剧中了解到一些细节(考虑到文革需要,估计改剧不会对敌人有所夸大,)。

      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红灯记告诉我们,除了他自己,还有他母亲李奶奶,他女儿李铁梅,还有他另外两个去世工友的家属。“红灯记”的原作『革命自有后来人』。剧中李玉和是个唑酒如命的汉子,每天下班都要到小馆子店喝两盅。李奶奶常劝他少喝,所以才有后来“临行喝妈一晚酒”这场戏,也正因为老李下班后常去饭店喝酒吃饭,文革中因为影响不好,后来被改编成“粥铺”一场。此外戏中鸠山曾对李说:“老朋友,想当年我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一段,证明当时的满铁对职工有免费医疗项目。作为当时世界前几位的满铁公司是可以承受的,此外铁路工人每年有12张免费票保证工人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国在文革中废除,80年代恢复这一规定,每年有1张免费票。到1930年代中期,满铁已经开始使用IBM计算机(机械式)售票。………………

      以上情节各位可以向家中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证实证实,如果属实,各位可以想象一下,以你今天的工资,养活5口人试试看,当然,如果你是人民公仆/官老爷除外。

      一铁血上的老文:

      -----------

      对日占区的描述,结合多方视角窥测沦陷区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

      说到日占区的平民生活,先说说大家熟悉的一个词“闯关东”,在三十年代,东北已是日本实际占领区(满洲国于一九三二年成立),当时大量华北民众逃难到东北,东北生活不好,咋没出现大量东北难民闯华北、闯山东?

      日占区的中国民众是个什么生活水平呢?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大概是月入四十块), 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 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竟然)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日本和满洲国康德皇帝的执政水平.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占全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日本人的宗教自由和民主,可见一斑)。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而且这‘专家门诊’的号竟然不用托人找关系,不用排长队,不用从号贩子那里买号,不用红包?)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他竟然不是‘临时工’!),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所以有人建议《红灯记》对穷人的苦要多描写一些。

      《红灯记》对穷人的“苦”的描写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李玉和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及谈话反映出来,一个是从路边小餐馆顾客的对话反映出来。在我看来,对李玉和及普通百姓的生活苦难描写得太少太少,有的地方简直起到了反效果的作用。

      李玉和的家是一栋独立平房,进门就是厅,再往里就是房间。一般北方这样的房子都有二到三间房。戏里没有交代是几间,就当它只有一间吧,再后就是厨房厕所了。有一后院,后院应该蛮大,因为李铁梅说后院有一残洞可通隔壁田惠莲的家时,李奶奶竟不知道,可见这个院子不会很小。

      戏里没有交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若是按揭还欠银行多少钱?我建议用对唱形式说出欠银行太多钱,压力很大等等,或安排包租婆上门催要租金什么的(或者有关部门查暂住证,收‘管理费’),这样就看出他们的生活艰辛了。

      一家三口,李玉和是唯一有固定职业的人。用现在的说法,他是个很普通的蓝领工人(竟然还不是农民工)。但他一人打工养活一家三口,这在现在都不容易做到。平时李玉和穿的是白衬衣衬底加呢子夹克,外加呢子大衣(尽管有补丁,但料子不错)、他经常在路边小餐馆吃早餐(从他与餐馆老板及其他顾客打招呼的熟悉程度便知他是常客)、有病多是看洋大夫(从他和鸠山相熟可知。一般是病人记得医生,鲜有医生记得病人,除非此病人是老客户)、生活非常悠闲,有很多时间忙革命,“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李奶奶唱)。

      如此会造成“旧社会日子还蛮好过的”这样一种错觉。

      李铁梅“提篮小卖”时。戏里说“因为宪兵队到处搜查搞得人心惶惶,谁还来买东西?”(铁梅台词),这样安排不错,毕竟战乱下买卖难做是事实。如果能加入一段宪兵队走了之后,由日寇扶持的城管队又来骚扰,就更能展示日占区的暗无天日了。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现在鄱阳湖哪还有能放心吃的大把鱼虾?),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都穷得卖儿卖女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沙奶奶家里有个叫四龙的小伙子,可大龙二龙三龙去哪了?戏里的刁德一是留学东洋回来的,没准大龙二龙三龙都在外国留学未归呢。你还别不信,就说这四龙吧,给新四军送了趟药,回来时帮助新四军侦查,你看那军事素质一点不比新四军的叶排长差,这沙四龙不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至少也是毕业于保定士官学校的。

      沙家浜是日占区,胡传魁一来,阿庆嫂说不知道胡传魁姓蒋还是姓汪,让郭建光一班人赶紧躲进了芦苇荡。

      这郭建光到底是打谁负的伤?难道是打蒋匪帮负的伤?到日占区来养伤,住在富婆沙奶奶家,这郭建光就是聪明,够牛!

      沙奶奶一个农家老太婆,养了四个儿子个个都上学读书不算,还能养壮了十八个伤病员,更牛!

      日占区还有一个很大的范围是日本占领下的汪伪统治区,汪精卫政府救民"方面也有不少作为。战后国民政府号召敌占区老百姓"忆苦思甜",揭发汪精卫政府为虎作伥,迫害人民的罪行,但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得搬上桌面的东西。相反敌占区人民在汪精卫政权下的生活还过的去,基本生活物质供应稳定,市场物价平稳,没有听说老百姓吃不上饭,大量饿死不明真相的群众事件发生。而蒋介石"还都"以后,再到内战爆发以后,倒是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的生活比汪精卫时代还下降了一块。

      汪精卫统治下的北京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均得到保证,没有出现发行粮票布票的限吃限穿,也没有市民下放农村的拆散家庭。没有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人争物资,保证敌占区人民的吃饭穿衣,敌占区人民怎么可能捱过八年的漫长岁月?假如当时没有汪精卫等人和日本人合作,日本兵把敌占区的物资全部抢光烧光,敌占区老百姓即使逃过日本兵的子弹,也逃不过饿死冻死的命运。汪精卫政府与日本人争物资,至少拯救了上千万中国老百姓的性命。

      比较之下,被日本侵占时间超过香港两倍的上海,情况却反要好得多。除了军事占领、政治控制、奢族统治的屈辱感之外,基本上维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生产活动如常,市场活躍,「戏院依然高堂满座,酒楼门庭若市,笙歌处处,虽似商女晚唱,毕竟无门前冻骨,这便是张爱玲小说的社会背景,虽无爱国主义洋溢其间,但楼台春梦,也是另一销真实,真实到在一定期间遭到排斥,但在更长时间内却深深感染人心,受到喜爱。」(徐宗懋《日本情结─从蒋介石到李登辉》)在完全由日本人统治的香港,是绝无产生像张爱玲这样出色作家的环境的。如果说张爱玲曾嫁给汉奸胡兰成,自己也有汉奸之嫌,因此其小说可能「粉饰太平」的话(我以为现在持这销偏頗观念的人已不多了),那么蒓汉奸全不搭界的作家钱锺书笔下的《围城》,描写沦陷后上海市民的生活画面,大抵也都是「正常」的。更先沦陷的东北,在另一些作家的笔下,也有不少「承平时代」的景象。台湾輔仁大学教授梅济民回忆学生生活的小说《哈尔滨之霧》,主人公成天沉迷在学校之间的游泳、划船、和球赛中,还有蒓日本高校女生情感游戏。我接郉的许多在「满洲国」生活过的人,至今私下还说:「日本人不坏,他们到村子里来,还给小孩吃糖。」日本人还不坏,谁坏呢?「苏联人坏!苏联红军来了,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占区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满洲国等地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主要是学习日语和接受军国主义思想,但仅限于东北和山东等日占区,像南方诸多地区和原来没有大差别。出行上有诸多关卡,主要是对来往的行人进行严格盘查和搜身,以确定是否为游击队,有时还会抓劳役进行修建工作,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较少。

      (也没有禁止枪支,更没有上网实名制/上茶馆实名制,更没有禁止仿真枪,也没有坐火车/电车还要过比机场还严格的‘安全检查’,更没有菜刀实名制,汽油实名制,火柴实名制)

      平时生活中日本兵大多和中国人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有许多日本兵会寄宿在中国人的家中(‘军民鱼水情’?)。其实只要不太有敌意日本兵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必须要保证的。

      (战争状态)一场战役结束后日本军队可能会对城里的居民进行一些报复,比如打砸抢或者屠杀等等,但是很快会恢复正常。此外在强抢民女方面的确比较多,但也只限于刚进城时期,因为日军条规中规定为避免染上性病降低战斗力故日本军人应到指定地点(慰安所,现在叫失足女,休闲娱乐养生会馆)进行性发泄,当然有时违反规定时常有发生,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并不像大家想像那样都是南京一样。南京是著名的丑闻事件,之后日军方面对当事的几名指挥官都进行了一定的惩罚。(不像很多强奸几十几百幼女,强奸/包养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妇女的官员都易地为官甚至升官发财的)

      但这些只限城市地区,抗日敌后的农村比较惨,尤其河南一带共产 党占领区基本是三光的,而且对游击队手段非常残忍,几乎灭绝人性。因为游击队并不是真正的为双方承认的军人,根据海牙条约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因而遭到日军的报复,同时对支持过游击队的村民进行血洗。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情况(何况落到‘抗日军民’手里的日本被俘军人总是被虐待,残杀,这点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总结’都有较详细描写),大多数情况下日占区内除个别紧急时期外其他时候日军和百姓还是相处可以的。并不像电视剧丑化的那样那么恐怖的。

      <<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一个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扳道工/信号工(竟然不是临时工),一个人在铁路上班,竟然能养活一大家子人,竟然还不用当房弩,还经常性的出去下饭店,喝小酒。

      还能整天‘为革命东奔西走’。

      还有高水平的日本医院,日本大夫的免费医疗保险。(可参考李和前医生鸠山的对话)

      还不用从黄牛党手里买号,买专家门诊,不用递红包,不用给当官的送礼行贿,不用------

      让今天东北的亿万‘临时工’‘农民工’羞愧啊!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看满洲国工人的幸福生活(转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似乎是讲述亡国奴的痛苦生活,但是,实际上,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亡国奴们并不生活痛苦。因为,唱歌的人,都离开而不在东北,只是意淫出“亡国奴”的悲惨世界。

      满洲国GDP全世界大排行都排前几位仅次于美苏德英法。

      满洲国全体中小学生都是免学费,免服装费的。现在做得到吗?

      满洲国城市居民垃圾都是政府派人每天早晨免费收理现在70年过去了,做得到吗?

      1976年中国百分之七十几的人口生活水平还远不如1930年,逼得没活路才改革。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相当于中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解放前工人的生活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州铁路株是式会社做一个扳道工人, 应该说是铁路系统上最底层的工作,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满洲国康德皇帝和日本人的执政水平.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今天鄱阳湖和几乎全国各地的江湖河流一样,全都污染,破坏掉了,枯水更是经常性的),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应该都穷得卖儿卖女,女儿在城里‘失足’,男的当农民工或者黑社会么?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现在东北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东北人在中国的名声更不要说了!

      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小康社会,东北/中国的一个普通(何止是铁路)工人,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满铁工人李玉和自己的工资大概养活了5-7口人)

      往往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讨个老婆都困难。动不动就是‘啃老族’。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那些去革命的群众,还动不动就开着自家的丰田越野Lan Cruiser/皮卡,拿着家家都有的冲锋枪,步枪什么的,其实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真是尼玛身在福中不知福!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就进驻了中国很多地区,(其他列强也一样)

      正是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东西方列强和市场经济,满洲国成立之前,东北就是全亚洲工业化最高,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今天正好相反)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文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文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 一百年过去了,孙中山说的这句话今天还是正确的!

      不想多说,傻逼一个

      2015/1/30 11:57:3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估计全是张少帅友情赠送的

      2015/4/12 3:30:29
      左箭头-小图标

      49楼 蓝梦悠悠
      你忘了小六子军火库和军工厂,还有几十万大军的被缴装备了。
      不被日本人缴获,也会在内战中用到中国人头上的。

      2015/1/30 12:49:15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3228024
      • 工分:3513
      左箭头-小图标

      33楼 金参帝国H

      以下引用网上文章:

      从『红灯记』看“满洲国”铁路工人收入

      『红灯记』里,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收入目前不可知,但是可以从戏剧中了解到一些细节(考虑到文革需要,估计改剧不会对敌人有所夸大,)。

      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红灯记告诉我们,除了他自己,还有他母亲李奶奶,他女儿李铁梅,还有他另外两个去世工友的家属。“红灯记”的原作『革命自有后来人』。剧中李玉和是个唑酒如命的汉子,每天下班都要到小馆子店喝两盅。李奶奶常劝他少喝,所以才有后来“临行喝妈一晚酒”这场戏,也正因为老李下班后常去饭店喝酒吃饭,文革中因为影响不好,后来被改编成“粥铺”一场。此外戏中鸠山曾对李说:“老朋友,想当年我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一段,证明当时的满铁对职工有免费医疗项目。作为当时世界前几位的满铁公司是可以承受的,此外铁路工人每年有12张免费票保证工人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国在文革中废除,80年代恢复这一规定,每年有1张免费票。到1930年代中期,满铁已经开始使用IBM计算机(机械式)售票。………………

      以上情节各位可以向家中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证实证实,如果属实,各位可以想象一下,以你今天的工资,养活5口人试试看,当然,如果你是人民公仆/官老爷除外。

      一铁血上的老文:

      -----------

      对日占区的描述,结合多方视角窥测沦陷区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

      说到日占区的平民生活,先说说大家熟悉的一个词“闯关东”,在三十年代,东北已是日本实际占领区(满洲国于一九三二年成立),当时大量华北民众逃难到东北,东北生活不好,咋没出现大量东北难民闯华北、闯山东?

      日占区的中国民众是个什么生活水平呢?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大概是月入四十块), 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 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竟然)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日本和满洲国康德皇帝的执政水平.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占全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日本人的宗教自由和民主,可见一斑)。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而且这‘专家门诊’的号竟然不用托人找关系,不用排长队,不用从号贩子那里买号,不用红包?)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他竟然不是‘临时工’!),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所以有人建议《红灯记》对穷人的苦要多描写一些。

      《红灯记》对穷人的“苦”的描写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李玉和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及谈话反映出来,一个是从路边小餐馆顾客的对话反映出来。在我看来,对李玉和及普通百姓的生活苦难描写得太少太少,有的地方简直起到了反效果的作用。

      李玉和的家是一栋独立平房,进门就是厅,再往里就是房间。一般北方这样的房子都有二到三间房。戏里没有交代是几间,就当它只有一间吧,再后就是厨房厕所了。有一后院,后院应该蛮大,因为李铁梅说后院有一残洞可通隔壁田惠莲的家时,李奶奶竟不知道,可见这个院子不会很小。

      戏里没有交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若是按揭还欠银行多少钱?我建议用对唱形式说出欠银行太多钱,压力很大等等,或安排包租婆上门催要租金什么的(或者有关部门查暂住证,收‘管理费’),这样就看出他们的生活艰辛了。

      一家三口,李玉和是唯一有固定职业的人。用现在的说法,他是个很普通的蓝领工人(竟然还不是农民工)。但他一人打工养活一家三口,这在现在都不容易做到。平时李玉和穿的是白衬衣衬底加呢子夹克,外加呢子大衣(尽管有补丁,但料子不错)、他经常在路边小餐馆吃早餐(从他与餐馆老板及其他顾客打招呼的熟悉程度便知他是常客)、有病多是看洋大夫(从他和鸠山相熟可知。一般是病人记得医生,鲜有医生记得病人,除非此病人是老客户)、生活非常悠闲,有很多时间忙革命,“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李奶奶唱)。

      如此会造成“旧社会日子还蛮好过的”这样一种错觉。

      李铁梅“提篮小卖”时。戏里说“因为宪兵队到处搜查搞得人心惶惶,谁还来买东西?”(铁梅台词),这样安排不错,毕竟战乱下买卖难做是事实。如果能加入一段宪兵队走了之后,由日寇扶持的城管队又来骚扰,就更能展示日占区的暗无天日了。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现在鄱阳湖哪还有能放心吃的大把鱼虾?),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都穷得卖儿卖女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沙奶奶家里有个叫四龙的小伙子,可大龙二龙三龙去哪了?戏里的刁德一是留学东洋回来的,没准大龙二龙三龙都在外国留学未归呢。你还别不信,就说这四龙吧,给新四军送了趟药,回来时帮助新四军侦查,你看那军事素质一点不比新四军的叶排长差,这沙四龙不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至少也是毕业于保定士官学校的。

      沙家浜是日占区,胡传魁一来,阿庆嫂说不知道胡传魁姓蒋还是姓汪,让郭建光一班人赶紧躲进了芦苇荡。

      这郭建光到底是打谁负的伤?难道是打蒋匪帮负的伤?到日占区来养伤,住在富婆沙奶奶家,这郭建光就是聪明,够牛!

      沙奶奶一个农家老太婆,养了四个儿子个个都上学读书不算,还能养壮了十八个伤病员,更牛!

      日占区还有一个很大的范围是日本占领下的汪伪统治区,汪精卫政府救民"方面也有不少作为。战后国民政府号召敌占区老百姓"忆苦思甜",揭发汪精卫政府为虎作伥,迫害人民的罪行,但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得搬上桌面的东西。相反敌占区人民在汪精卫政权下的生活还过的去,基本生活物质供应稳定,市场物价平稳,没有听说老百姓吃不上饭,大量饿死不明真相的群众事件发生。而蒋介石"还都"以后,再到内战爆发以后,倒是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的生活比汪精卫时代还下降了一块。

      汪精卫统治下的北京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均得到保证,没有出现发行粮票布票的限吃限穿,也没有市民下放农村的拆散家庭。没有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人争物资,保证敌占区人民的吃饭穿衣,敌占区人民怎么可能捱过八年的漫长岁月?假如当时没有汪精卫等人和日本人合作,日本兵把敌占区的物资全部抢光烧光,敌占区老百姓即使逃过日本兵的子弹,也逃不过饿死冻死的命运。汪精卫政府与日本人争物资,至少拯救了上千万中国老百姓的性命。

      比较之下,被日本侵占时间超过香港两倍的上海,情况却反要好得多。除了军事占领、政治控制、奢族统治的屈辱感之外,基本上维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生产活动如常,市场活躍,「戏院依然高堂满座,酒楼门庭若市,笙歌处处,虽似商女晚唱,毕竟无门前冻骨,这便是张爱玲小说的社会背景,虽无爱国主义洋溢其间,但楼台春梦,也是另一销真实,真实到在一定期间遭到排斥,但在更长时间内却深深感染人心,受到喜爱。」(徐宗懋《日本情结─从蒋介石到李登辉》)在完全由日本人统治的香港,是绝无产生像张爱玲这样出色作家的环境的。如果说张爱玲曾嫁给汉奸胡兰成,自己也有汉奸之嫌,因此其小说可能「粉饰太平」的话(我以为现在持这销偏頗观念的人已不多了),那么蒓汉奸全不搭界的作家钱锺书笔下的《围城》,描写沦陷后上海市民的生活画面,大抵也都是「正常」的。更先沦陷的东北,在另一些作家的笔下,也有不少「承平时代」的景象。台湾輔仁大学教授梅济民回忆学生生活的小说《哈尔滨之霧》,主人公成天沉迷在学校之间的游泳、划船、和球赛中,还有蒓日本高校女生情感游戏。我接郉的许多在「满洲国」生活过的人,至今私下还说:「日本人不坏,他们到村子里来,还给小孩吃糖。」日本人还不坏,谁坏呢?「苏联人坏!苏联红军来了,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占区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满洲国等地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主要是学习日语和接受军国主义思想,但仅限于东北和山东等日占区,像南方诸多地区和原来没有大差别。出行上有诸多关卡,主要是对来往的行人进行严格盘查和搜身,以确定是否为游击队,有时还会抓劳役进行修建工作,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较少。

      (也没有禁止枪支,更没有上网实名制/上茶馆实名制,更没有禁止仿真枪,也没有坐火车/电车还要过比机场还严格的‘安全检查’,更没有菜刀实名制,汽油实名制,火柴实名制)

      平时生活中日本兵大多和中国人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有许多日本兵会寄宿在中国人的家中(‘军民鱼水情’?)。其实只要不太有敌意日本兵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必须要保证的。

      (战争状态)一场战役结束后日本军队可能会对城里的居民进行一些报复,比如打砸抢或者屠杀等等,但是很快会恢复正常。此外在强抢民女方面的确比较多,但也只限于刚进城时期,因为日军条规中规定为避免染上性病降低战斗力故日本军人应到指定地点(慰安所,现在叫失足女,休闲娱乐养生会馆)进行性发泄,当然有时违反规定时常有发生,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并不像大家想像那样都是南京一样。南京是著名的丑闻事件,之后日军方面对当事的几名指挥官都进行了一定的惩罚。(不像很多强奸几十几百幼女,强奸/包养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妇女的官员都易地为官甚至升官发财的)

      但这些只限城市地区,抗日敌后的农村比较惨,尤其河南一带共产 党占领区基本是三光的,而且对游击队手段非常残忍,几乎灭绝人性。因为游击队并不是真正的为双方承认的军人,根据海牙条约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因而遭到日军的报复,同时对支持过游击队的村民进行血洗。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情况(何况落到‘抗日军民’手里的日本被俘军人总是被虐待,残杀,这点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总结’都有较详细描写),大多数情况下日占区内除个别紧急时期外其他时候日军和百姓还是相处可以的。并不像电视剧丑化的那样那么恐怖的。

      <<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一个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扳道工/信号工(竟然不是临时工),一个人在铁路上班,竟然能养活一大家子人,竟然还不用当房弩,还经常性的出去下饭店,喝小酒。

      还能整天‘为革命东奔西走’。

      还有高水平的日本医院,日本大夫的免费医疗保险。(可参考李和前医生鸠山的对话)

      还不用从黄牛党手里买号,买专家门诊,不用递红包,不用给当官的送礼行贿,不用------

      让今天东北的亿万‘临时工’‘农民工’羞愧啊!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看满洲国工人的幸福生活(转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似乎是讲述亡国奴的痛苦生活,但是,实际上,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亡国奴们并不生活痛苦。因为,唱歌的人,都离开而不在东北,只是意淫出“亡国奴”的悲惨世界。

      满洲国GDP全世界大排行都排前几位仅次于美苏德英法。

      满洲国全体中小学生都是免学费,免服装费的。现在做得到吗?

      满洲国城市居民垃圾都是政府派人每天早晨免费收理现在70年过去了,做得到吗?

      1976年中国百分之七十几的人口生活水平还远不如1930年,逼得没活路才改革。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相当于中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解放前工人的生活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州铁路株是式会社做一个扳道工人, 应该说是铁路系统上最底层的工作,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满洲国康德皇帝和日本人的执政水平.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今天鄱阳湖和几乎全国各地的江湖河流一样,全都污染,破坏掉了,枯水更是经常性的),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应该都穷得卖儿卖女,女儿在城里‘失足’,男的当农民工或者黑社会么?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现在东北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东北人在中国的名声更不要说了!

      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小康社会,东北/中国的一个普通(何止是铁路)工人,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满铁工人李玉和自己的工资大概养活了5-7口人)

      往往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讨个老婆都困难。动不动就是‘啃老族’。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那些去革命的群众,还动不动就开着自家的丰田越野Lan Cruiser/皮卡,拿着家家都有的冲锋枪,步枪什么的,其实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真是尼玛身在福中不知福!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就进驻了中国很多地区,(其他列强也一样)

      正是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东西方列强和市场经济,满洲国成立之前,东北就是全亚洲工业化最高,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今天正好相反)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文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文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 一百年过去了,孙中山说的这句话今天还是正确的!

      不想多说,傻逼一个

      2015/1/30 11:57:33
      左箭头-小图标

      你忘了小六子军火库和军工厂,还有几十万大军的被缴装备了。

      2015/1/30 11:48:18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45885
      • 工分:178241 / 排名:9899
      左箭头-小图标

      土匪预备役!

      2015/1/30 11:42:52
      左箭头-小图标

      没有无辜的,就连德国人都承认让希特勒上台发动战争,全体德国人民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5/1/30 10:07:38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二战日本女鬼子 使的一水驳壳枪

      2015/1/29 19:46:0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333501
      • 工分:30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很多国家都是上下一心的。

      2015/1/29 16:35:4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333501
      • 工分:309
      左箭头-小图标

      德日协约,所以日本用德国武器是可能的。德国用日本武器?日本自己还不够用了,德国也看不上啊。

      2015/1/29 16:28:44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5792184
      • 工分:5736
      左箭头-小图标

      33楼 金参帝国H

      以下引用网上文章:

      从『红灯记』看“满洲国”铁路工人收入

      『红灯记』里,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收入目前不可知,但是可以从戏剧中了解到一些细节(考虑到文革需要,估计改剧不会对敌人有所夸大,)。

      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红灯记告诉我们,除了他自己,还有他母亲李奶奶,他女儿李铁梅,还有他另外两个去世工友的家属。“红灯记”的原作『革命自有后来人』。剧中李玉和是个唑酒如命的汉子,每天下班都要到小馆子店喝两盅。李奶奶常劝他少喝,所以才有后来“临行喝妈一晚酒”这场戏,也正因为老李下班后常去饭店喝酒吃饭,文革中因为影响不好,后来被改编成“粥铺”一场。此外戏中鸠山曾对李说:“老朋友,想当年我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一段,证明当时的满铁对职工有免费医疗项目。作为当时世界前几位的满铁公司是可以承受的,此外铁路工人每年有12张免费票保证工人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国在文革中废除,80年代恢复这一规定,每年有1张免费票。到1930年代中期,满铁已经开始使用IBM计算机(机械式)售票。………………

      以上情节各位可以向家中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证实证实,如果属实,各位可以想象一下,以你今天的工资,养活5口人试试看,当然,如果你是人民公仆/官老爷除外。

      一铁血上的老文:

      -----------

      对日占区的描述,结合多方视角窥测沦陷区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

      说到日占区的平民生活,先说说大家熟悉的一个词“闯关东”,在三十年代,东北已是日本实际占领区(满洲国于一九三二年成立),当时大量华北民众逃难到东北,东北生活不好,咋没出现大量东北难民闯华北、闯山东?

      日占区的中国民众是个什么生活水平呢?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大概是月入四十块), 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 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竟然)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日本和满洲国康德皇帝的执政水平.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占全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日本人的宗教自由和民主,可见一斑)。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而且这‘专家门诊’的号竟然不用托人找关系,不用排长队,不用从号贩子那里买号,不用红包?)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他竟然不是‘临时工’!),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所以有人建议《红灯记》对穷人的苦要多描写一些。

      《红灯记》对穷人的“苦”的描写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李玉和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及谈话反映出来,一个是从路边小餐馆顾客的对话反映出来。在我看来,对李玉和及普通百姓的生活苦难描写得太少太少,有的地方简直起到了反效果的作用。

      李玉和的家是一栋独立平房,进门就是厅,再往里就是房间。一般北方这样的房子都有二到三间房。戏里没有交代是几间,就当它只有一间吧,再后就是厨房厕所了。有一后院,后院应该蛮大,因为李铁梅说后院有一残洞可通隔壁田惠莲的家时,李奶奶竟不知道,可见这个院子不会很小。

      戏里没有交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若是按揭还欠银行多少钱?我建议用对唱形式说出欠银行太多钱,压力很大等等,或安排包租婆上门催要租金什么的(或者有关部门查暂住证,收‘管理费’),这样就看出他们的生活艰辛了。

      一家三口,李玉和是唯一有固定职业的人。用现在的说法,他是个很普通的蓝领工人(竟然还不是农民工)。但他一人打工养活一家三口,这在现在都不容易做到。平时李玉和穿的是白衬衣衬底加呢子夹克,外加呢子大衣(尽管有补丁,但料子不错)、他经常在路边小餐馆吃早餐(从他与餐馆老板及其他顾客打招呼的熟悉程度便知他是常客)、有病多是看洋大夫(从他和鸠山相熟可知。一般是病人记得医生,鲜有医生记得病人,除非此病人是老客户)、生活非常悠闲,有很多时间忙革命,“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李奶奶唱)。

      如此会造成“旧社会日子还蛮好过的”这样一种错觉。

      李铁梅“提篮小卖”时。戏里说“因为宪兵队到处搜查搞得人心惶惶,谁还来买东西?”(铁梅台词),这样安排不错,毕竟战乱下买卖难做是事实。如果能加入一段宪兵队走了之后,由日寇扶持的城管队又来骚扰,就更能展示日占区的暗无天日了。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现在鄱阳湖哪还有能放心吃的大把鱼虾?),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都穷得卖儿卖女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沙奶奶家里有个叫四龙的小伙子,可大龙二龙三龙去哪了?戏里的刁德一是留学东洋回来的,没准大龙二龙三龙都在外国留学未归呢。你还别不信,就说这四龙吧,给新四军送了趟药,回来时帮助新四军侦查,你看那军事素质一点不比新四军的叶排长差,这沙四龙不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至少也是毕业于保定士官学校的。

      沙家浜是日占区,胡传魁一来,阿庆嫂说不知道胡传魁姓蒋还是姓汪,让郭建光一班人赶紧躲进了芦苇荡。

      这郭建光到底是打谁负的伤?难道是打蒋匪帮负的伤?到日占区来养伤,住在富婆沙奶奶家,这郭建光就是聪明,够牛!

      沙奶奶一个农家老太婆,养了四个儿子个个都上学读书不算,还能养壮了十八个伤病员,更牛!

      日占区还有一个很大的范围是日本占领下的汪伪统治区,汪精卫政府救民"方面也有不少作为。战后国民政府号召敌占区老百姓"忆苦思甜",揭发汪精卫政府为虎作伥,迫害人民的罪行,但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得搬上桌面的东西。相反敌占区人民在汪精卫政权下的生活还过的去,基本生活物质供应稳定,市场物价平稳,没有听说老百姓吃不上饭,大量饿死不明真相的群众事件发生。而蒋介石"还都"以后,再到内战爆发以后,倒是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的生活比汪精卫时代还下降了一块。

      汪精卫统治下的北京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均得到保证,没有出现发行粮票布票的限吃限穿,也没有市民下放农村的拆散家庭。没有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人争物资,保证敌占区人民的吃饭穿衣,敌占区人民怎么可能捱过八年的漫长岁月?假如当时没有汪精卫等人和日本人合作,日本兵把敌占区的物资全部抢光烧光,敌占区老百姓即使逃过日本兵的子弹,也逃不过饿死冻死的命运。汪精卫政府与日本人争物资,至少拯救了上千万中国老百姓的性命。

      比较之下,被日本侵占时间超过香港两倍的上海,情况却反要好得多。除了军事占领、政治控制、奢族统治的屈辱感之外,基本上维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生产活动如常,市场活躍,「戏院依然高堂满座,酒楼门庭若市,笙歌处处,虽似商女晚唱,毕竟无门前冻骨,这便是张爱玲小说的社会背景,虽无爱国主义洋溢其间,但楼台春梦,也是另一销真实,真实到在一定期间遭到排斥,但在更长时间内却深深感染人心,受到喜爱。」(徐宗懋《日本情结─从蒋介石到李登辉》)在完全由日本人统治的香港,是绝无产生像张爱玲这样出色作家的环境的。如果说张爱玲曾嫁给汉奸胡兰成,自己也有汉奸之嫌,因此其小说可能「粉饰太平」的话(我以为现在持这销偏頗观念的人已不多了),那么蒓汉奸全不搭界的作家钱锺书笔下的《围城》,描写沦陷后上海市民的生活画面,大抵也都是「正常」的。更先沦陷的东北,在另一些作家的笔下,也有不少「承平时代」的景象。台湾輔仁大学教授梅济民回忆学生生活的小说《哈尔滨之霧》,主人公成天沉迷在学校之间的游泳、划船、和球赛中,还有蒓日本高校女生情感游戏。我接郉的许多在「满洲国」生活过的人,至今私下还说:「日本人不坏,他们到村子里来,还给小孩吃糖。」日本人还不坏,谁坏呢?「苏联人坏!苏联红军来了,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占区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满洲国等地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主要是学习日语和接受军国主义思想,但仅限于东北和山东等日占区,像南方诸多地区和原来没有大差别。出行上有诸多关卡,主要是对来往的行人进行严格盘查和搜身,以确定是否为游击队,有时还会抓劳役进行修建工作,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较少。

      (也没有禁止枪支,更没有上网实名制/上茶馆实名制,更没有禁止仿真枪,也没有坐火车/电车还要过比机场还严格的‘安全检查’,更没有菜刀实名制,汽油实名制,火柴实名制)

      平时生活中日本兵大多和中国人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有许多日本兵会寄宿在中国人的家中(‘军民鱼水情’?)。其实只要不太有敌意日本兵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必须要保证的。

      (战争状态)一场战役结束后日本军队可能会对城里的居民进行一些报复,比如打砸抢或者屠杀等等,但是很快会恢复正常。此外在强抢民女方面的确比较多,但也只限于刚进城时期,因为日军条规中规定为避免染上性病降低战斗力故日本军人应到指定地点(慰安所,现在叫失足女,休闲娱乐养生会馆)进行性发泄,当然有时违反规定时常有发生,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并不像大家想像那样都是南京一样。南京是著名的丑闻事件,之后日军方面对当事的几名指挥官都进行了一定的惩罚。(不像很多强奸几十几百幼女,强奸/包养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妇女的官员都易地为官甚至升官发财的)

      但这些只限城市地区,抗日敌后的农村比较惨,尤其河南一带共产 党占领区基本是三光的,而且对游击队手段非常残忍,几乎灭绝人性。因为游击队并不是真正的为双方承认的军人,根据海牙条约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因而遭到日军的报复,同时对支持过游击队的村民进行血洗。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情况(何况落到‘抗日军民’手里的日本被俘军人总是被虐待,残杀,这点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总结’都有较详细描写),大多数情况下日占区内除个别紧急时期外其他时候日军和百姓还是相处可以的。并不像电视剧丑化的那样那么恐怖的。

      <<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一个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扳道工/信号工(竟然不是临时工),一个人在铁路上班,竟然能养活一大家子人,竟然还不用当房弩,还经常性的出去下饭店,喝小酒。

      还能整天‘为革命东奔西走’。

      还有高水平的日本医院,日本大夫的免费医疗保险。(可参考李和前医生鸠山的对话)

      还不用从黄牛党手里买号,买专家门诊,不用递红包,不用给当官的送礼行贿,不用------

      让今天东北的亿万‘临时工’‘农民工’羞愧啊!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看满洲国工人的幸福生活(转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似乎是讲述亡国奴的痛苦生活,但是,实际上,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亡国奴们并不生活痛苦。因为,唱歌的人,都离开而不在东北,只是意淫出“亡国奴”的悲惨世界。

      满洲国GDP全世界大排行都排前几位仅次于美苏德英法。

      满洲国全体中小学生都是免学费,免服装费的。现在做得到吗?

      满洲国城市居民垃圾都是政府派人每天早晨免费收理现在70年过去了,做得到吗?

      1976年中国百分之七十几的人口生活水平还远不如1930年,逼得没活路才改革。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相当于中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解放前工人的生活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州铁路株是式会社做一个扳道工人, 应该说是铁路系统上最底层的工作,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满洲国康德皇帝和日本人的执政水平.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今天鄱阳湖和几乎全国各地的江湖河流一样,全都污染,破坏掉了,枯水更是经常性的),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应该都穷得卖儿卖女,女儿在城里‘失足’,男的当农民工或者黑社会么?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现在东北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东北人在中国的名声更不要说了!

      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小康社会,东北/中国的一个普通(何止是铁路)工人,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满铁工人李玉和自己的工资大概养活了5-7口人)

      往往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讨个老婆都困难。动不动就是‘啃老族’。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那些去革命的群众,还动不动就开着自家的丰田越野Lan Cruiser/皮卡,拿着家家都有的冲锋枪,步枪什么的,其实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真是尼玛身在福中不知福!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就进驻了中国很多地区,(其他列强也一样)

      正是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东西方列强和市场经济,满洲国成立之前,东北就是全亚洲工业化最高,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今天正好相反)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文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文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 一百年过去了,孙中山说的这句话今天还是正确的!

      42楼 三十儿晚上看月亮
      行啊,我把你家所有东西全占了,包括你,然后你们全家给我打工,然后我发工资,楼主怎么样?保证比GCD 发的好!顺便问一句,楼主有姑娘吗?花姑娘,大大的好。
      感谢楼主引经据点说了那么多,不过我想问楼主,日本人当时做的这些目的何在?不知道?让我告诉你,其实是为了奴化我们。工业那么发达为了什么?是生产资源制造武器更好的进行侵略战争!你说了这么多,连本质都没看清楚。何其累啊!最后请你这不知道那里打种出来的日杂该回那就回那去。别在这里找骂。

      2015/1/29 15:57:09
      左箭头-小图标

      33楼 金参帝国H

      以下引用网上文章:

      从『红灯记』看“满洲国”铁路工人收入

      『红灯记』里,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收入目前不可知,但是可以从戏剧中了解到一些细节(考虑到文革需要,估计改剧不会对敌人有所夸大,)。

      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红灯记告诉我们,除了他自己,还有他母亲李奶奶,他女儿李铁梅,还有他另外两个去世工友的家属。“红灯记”的原作『革命自有后来人』。剧中李玉和是个唑酒如命的汉子,每天下班都要到小馆子店喝两盅。李奶奶常劝他少喝,所以才有后来“临行喝妈一晚酒”这场戏,也正因为老李下班后常去饭店喝酒吃饭,文革中因为影响不好,后来被改编成“粥铺”一场。此外戏中鸠山曾对李说:“老朋友,想当年我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一段,证明当时的满铁对职工有免费医疗项目。作为当时世界前几位的满铁公司是可以承受的,此外铁路工人每年有12张免费票保证工人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国在文革中废除,80年代恢复这一规定,每年有1张免费票。到1930年代中期,满铁已经开始使用IBM计算机(机械式)售票。………………

      以上情节各位可以向家中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证实证实,如果属实,各位可以想象一下,以你今天的工资,养活5口人试试看,当然,如果你是人民公仆/官老爷除外。

      一铁血上的老文:

      -----------

      对日占区的描述,结合多方视角窥测沦陷区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

      说到日占区的平民生活,先说说大家熟悉的一个词“闯关东”,在三十年代,东北已是日本实际占领区(满洲国于一九三二年成立),当时大量华北民众逃难到东北,东北生活不好,咋没出现大量东北难民闯华北、闯山东?

      日占区的中国民众是个什么生活水平呢?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大概是月入四十块), 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 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竟然)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日本和满洲国康德皇帝的执政水平.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占全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日本人的宗教自由和民主,可见一斑)。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而且这‘专家门诊’的号竟然不用托人找关系,不用排长队,不用从号贩子那里买号,不用红包?)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他竟然不是‘临时工’!),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所以有人建议《红灯记》对穷人的苦要多描写一些。

      《红灯记》对穷人的“苦”的描写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李玉和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及谈话反映出来,一个是从路边小餐馆顾客的对话反映出来。在我看来,对李玉和及普通百姓的生活苦难描写得太少太少,有的地方简直起到了反效果的作用。

      李玉和的家是一栋独立平房,进门就是厅,再往里就是房间。一般北方这样的房子都有二到三间房。戏里没有交代是几间,就当它只有一间吧,再后就是厨房厕所了。有一后院,后院应该蛮大,因为李铁梅说后院有一残洞可通隔壁田惠莲的家时,李奶奶竟不知道,可见这个院子不会很小。

      戏里没有交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若是按揭还欠银行多少钱?我建议用对唱形式说出欠银行太多钱,压力很大等等,或安排包租婆上门催要租金什么的(或者有关部门查暂住证,收‘管理费’),这样就看出他们的生活艰辛了。

      一家三口,李玉和是唯一有固定职业的人。用现在的说法,他是个很普通的蓝领工人(竟然还不是农民工)。但他一人打工养活一家三口,这在现在都不容易做到。平时李玉和穿的是白衬衣衬底加呢子夹克,外加呢子大衣(尽管有补丁,但料子不错)、他经常在路边小餐馆吃早餐(从他与餐馆老板及其他顾客打招呼的熟悉程度便知他是常客)、有病多是看洋大夫(从他和鸠山相熟可知。一般是病人记得医生,鲜有医生记得病人,除非此病人是老客户)、生活非常悠闲,有很多时间忙革命,“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李奶奶唱)。

      如此会造成“旧社会日子还蛮好过的”这样一种错觉。

      李铁梅“提篮小卖”时。戏里说“因为宪兵队到处搜查搞得人心惶惶,谁还来买东西?”(铁梅台词),这样安排不错,毕竟战乱下买卖难做是事实。如果能加入一段宪兵队走了之后,由日寇扶持的城管队又来骚扰,就更能展示日占区的暗无天日了。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现在鄱阳湖哪还有能放心吃的大把鱼虾?),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都穷得卖儿卖女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沙奶奶家里有个叫四龙的小伙子,可大龙二龙三龙去哪了?戏里的刁德一是留学东洋回来的,没准大龙二龙三龙都在外国留学未归呢。你还别不信,就说这四龙吧,给新四军送了趟药,回来时帮助新四军侦查,你看那军事素质一点不比新四军的叶排长差,这沙四龙不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至少也是毕业于保定士官学校的。

      沙家浜是日占区,胡传魁一来,阿庆嫂说不知道胡传魁姓蒋还是姓汪,让郭建光一班人赶紧躲进了芦苇荡。

      这郭建光到底是打谁负的伤?难道是打蒋匪帮负的伤?到日占区来养伤,住在富婆沙奶奶家,这郭建光就是聪明,够牛!

      沙奶奶一个农家老太婆,养了四个儿子个个都上学读书不算,还能养壮了十八个伤病员,更牛!

      日占区还有一个很大的范围是日本占领下的汪伪统治区,汪精卫政府救民"方面也有不少作为。战后国民政府号召敌占区老百姓"忆苦思甜",揭发汪精卫政府为虎作伥,迫害人民的罪行,但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得搬上桌面的东西。相反敌占区人民在汪精卫政权下的生活还过的去,基本生活物质供应稳定,市场物价平稳,没有听说老百姓吃不上饭,大量饿死不明真相的群众事件发生。而蒋介石"还都"以后,再到内战爆发以后,倒是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的生活比汪精卫时代还下降了一块。

      汪精卫统治下的北京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均得到保证,没有出现发行粮票布票的限吃限穿,也没有市民下放农村的拆散家庭。没有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人争物资,保证敌占区人民的吃饭穿衣,敌占区人民怎么可能捱过八年的漫长岁月?假如当时没有汪精卫等人和日本人合作,日本兵把敌占区的物资全部抢光烧光,敌占区老百姓即使逃过日本兵的子弹,也逃不过饿死冻死的命运。汪精卫政府与日本人争物资,至少拯救了上千万中国老百姓的性命。

      比较之下,被日本侵占时间超过香港两倍的上海,情况却反要好得多。除了军事占领、政治控制、奢族统治的屈辱感之外,基本上维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生产活动如常,市场活躍,「戏院依然高堂满座,酒楼门庭若市,笙歌处处,虽似商女晚唱,毕竟无门前冻骨,这便是张爱玲小说的社会背景,虽无爱国主义洋溢其间,但楼台春梦,也是另一销真实,真实到在一定期间遭到排斥,但在更长时间内却深深感染人心,受到喜爱。」(徐宗懋《日本情结─从蒋介石到李登辉》)在完全由日本人统治的香港,是绝无产生像张爱玲这样出色作家的环境的。如果说张爱玲曾嫁给汉奸胡兰成,自己也有汉奸之嫌,因此其小说可能「粉饰太平」的话(我以为现在持这销偏頗观念的人已不多了),那么蒓汉奸全不搭界的作家钱锺书笔下的《围城》,描写沦陷后上海市民的生活画面,大抵也都是「正常」的。更先沦陷的东北,在另一些作家的笔下,也有不少「承平时代」的景象。台湾輔仁大学教授梅济民回忆学生生活的小说《哈尔滨之霧》,主人公成天沉迷在学校之间的游泳、划船、和球赛中,还有蒓日本高校女生情感游戏。我接郉的许多在「满洲国」生活过的人,至今私下还说:「日本人不坏,他们到村子里来,还给小孩吃糖。」日本人还不坏,谁坏呢?「苏联人坏!苏联红军来了,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占区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满洲国等地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主要是学习日语和接受军国主义思想,但仅限于东北和山东等日占区,像南方诸多地区和原来没有大差别。出行上有诸多关卡,主要是对来往的行人进行严格盘查和搜身,以确定是否为游击队,有时还会抓劳役进行修建工作,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较少。

      (也没有禁止枪支,更没有上网实名制/上茶馆实名制,更没有禁止仿真枪,也没有坐火车/电车还要过比机场还严格的‘安全检查’,更没有菜刀实名制,汽油实名制,火柴实名制)

      平时生活中日本兵大多和中国人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有许多日本兵会寄宿在中国人的家中(‘军民鱼水情’?)。其实只要不太有敌意日本兵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必须要保证的。

      (战争状态)一场战役结束后日本军队可能会对城里的居民进行一些报复,比如打砸抢或者屠杀等等,但是很快会恢复正常。此外在强抢民女方面的确比较多,但也只限于刚进城时期,因为日军条规中规定为避免染上性病降低战斗力故日本军人应到指定地点(慰安所,现在叫失足女,休闲娱乐养生会馆)进行性发泄,当然有时违反规定时常有发生,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并不像大家想像那样都是南京一样。南京是著名的丑闻事件,之后日军方面对当事的几名指挥官都进行了一定的惩罚。(不像很多强奸几十几百幼女,强奸/包养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妇女的官员都易地为官甚至升官发财的)

      但这些只限城市地区,抗日敌后的农村比较惨,尤其河南一带共产 党占领区基本是三光的,而且对游击队手段非常残忍,几乎灭绝人性。因为游击队并不是真正的为双方承认的军人,根据海牙条约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因而遭到日军的报复,同时对支持过游击队的村民进行血洗。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情况(何况落到‘抗日军民’手里的日本被俘军人总是被虐待,残杀,这点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总结’都有较详细描写),大多数情况下日占区内除个别紧急时期外其他时候日军和百姓还是相处可以的。并不像电视剧丑化的那样那么恐怖的。

      <<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一个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扳道工/信号工(竟然不是临时工),一个人在铁路上班,竟然能养活一大家子人,竟然还不用当房弩,还经常性的出去下饭店,喝小酒。

      还能整天‘为革命东奔西走’。

      还有高水平的日本医院,日本大夫的免费医疗保险。(可参考李和前医生鸠山的对话)

      还不用从黄牛党手里买号,买专家门诊,不用递红包,不用给当官的送礼行贿,不用------

      让今天东北的亿万‘临时工’‘农民工’羞愧啊!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看满洲国工人的幸福生活(转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似乎是讲述亡国奴的痛苦生活,但是,实际上,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亡国奴们并不生活痛苦。因为,唱歌的人,都离开而不在东北,只是意淫出“亡国奴”的悲惨世界。

      满洲国GDP全世界大排行都排前几位仅次于美苏德英法。

      满洲国全体中小学生都是免学费,免服装费的。现在做得到吗?

      满洲国城市居民垃圾都是政府派人每天早晨免费收理现在70年过去了,做得到吗?

      1976年中国百分之七十几的人口生活水平还远不如1930年,逼得没活路才改革。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相当于中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解放前工人的生活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州铁路株是式会社做一个扳道工人, 应该说是铁路系统上最底层的工作,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满洲国康德皇帝和日本人的执政水平.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今天鄱阳湖和几乎全国各地的江湖河流一样,全都污染,破坏掉了,枯水更是经常性的),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应该都穷得卖儿卖女,女儿在城里‘失足’,男的当农民工或者黑社会么?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现在东北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东北人在中国的名声更不要说了!

      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小康社会,东北/中国的一个普通(何止是铁路)工人,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满铁工人李玉和自己的工资大概养活了5-7口人)

      往往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讨个老婆都困难。动不动就是‘啃老族’。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那些去革命的群众,还动不动就开着自家的丰田越野Lan Cruiser/皮卡,拿着家家都有的冲锋枪,步枪什么的,其实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真是尼玛身在福中不知福!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就进驻了中国很多地区,(其他列强也一样)

      正是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东西方列强和市场经济,满洲国成立之前,东北就是全亚洲工业化最高,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今天正好相反)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文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文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 一百年过去了,孙中山说的这句话今天还是正确的!

      行啊,我把你家所有东西全占了,包括你,然后你们全家给我打工,然后我发工资,楼主怎么样?保证比GCD 发的好!顺便问一句,楼主有姑娘吗?花姑娘,大大的好。

      2015/1/29 15:28:08
      左箭头-小图标

      33楼 金参帝国H

      以下引用网上文章:

      从『红灯记』看“满洲国”铁路工人收入

      『红灯记』里,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收入目前不可知,但是可以从戏剧中了解到一些细节(考虑到文革需要,估计改剧不会对敌人有所夸大,)。

      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红灯记告诉我们,除了他自己,还有他母亲李奶奶,他女儿李铁梅,还有他另外两个去世工友的家属。“红灯记”的原作『革命自有后来人』。剧中李玉和是个唑酒如命的汉子,每天下班都要到小馆子店喝两盅。李奶奶常劝他少喝,所以才有后来“临行喝妈一晚酒”这场戏,也正因为老李下班后常去饭店喝酒吃饭,文革中因为影响不好,后来被改编成“粥铺”一场。此外戏中鸠山曾对李说:“老朋友,想当年我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一段,证明当时的满铁对职工有免费医疗项目。作为当时世界前几位的满铁公司是可以承受的,此外铁路工人每年有12张免费票保证工人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国在文革中废除,80年代恢复这一规定,每年有1张免费票。到1930年代中期,满铁已经开始使用IBM计算机(机械式)售票。………………

      以上情节各位可以向家中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证实证实,如果属实,各位可以想象一下,以你今天的工资,养活5口人试试看,当然,如果你是人民公仆/官老爷除外。

      一铁血上的老文:

      -----------

      对日占区的描述,结合多方视角窥测沦陷区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

      说到日占区的平民生活,先说说大家熟悉的一个词“闯关东”,在三十年代,东北已是日本实际占领区(满洲国于一九三二年成立),当时大量华北民众逃难到东北,东北生活不好,咋没出现大量东北难民闯华北、闯山东?

      日占区的中国民众是个什么生活水平呢?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大概是月入四十块), 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 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竟然)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日本和满洲国康德皇帝的执政水平.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占全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日本人的宗教自由和民主,可见一斑)。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而且这‘专家门诊’的号竟然不用托人找关系,不用排长队,不用从号贩子那里买号,不用红包?)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他竟然不是‘临时工’!),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所以有人建议《红灯记》对穷人的苦要多描写一些。

      《红灯记》对穷人的“苦”的描写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李玉和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及谈话反映出来,一个是从路边小餐馆顾客的对话反映出来。在我看来,对李玉和及普通百姓的生活苦难描写得太少太少,有的地方简直起到了反效果的作用。

      李玉和的家是一栋独立平房,进门就是厅,再往里就是房间。一般北方这样的房子都有二到三间房。戏里没有交代是几间,就当它只有一间吧,再后就是厨房厕所了。有一后院,后院应该蛮大,因为李铁梅说后院有一残洞可通隔壁田惠莲的家时,李奶奶竟不知道,可见这个院子不会很小。

      戏里没有交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若是按揭还欠银行多少钱?我建议用对唱形式说出欠银行太多钱,压力很大等等,或安排包租婆上门催要租金什么的(或者有关部门查暂住证,收‘管理费’),这样就看出他们的生活艰辛了。

      一家三口,李玉和是唯一有固定职业的人。用现在的说法,他是个很普通的蓝领工人(竟然还不是农民工)。但他一人打工养活一家三口,这在现在都不容易做到。平时李玉和穿的是白衬衣衬底加呢子夹克,外加呢子大衣(尽管有补丁,但料子不错)、他经常在路边小餐馆吃早餐(从他与餐馆老板及其他顾客打招呼的熟悉程度便知他是常客)、有病多是看洋大夫(从他和鸠山相熟可知。一般是病人记得医生,鲜有医生记得病人,除非此病人是老客户)、生活非常悠闲,有很多时间忙革命,“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李奶奶唱)。

      如此会造成“旧社会日子还蛮好过的”这样一种错觉。

      李铁梅“提篮小卖”时。戏里说“因为宪兵队到处搜查搞得人心惶惶,谁还来买东西?”(铁梅台词),这样安排不错,毕竟战乱下买卖难做是事实。如果能加入一段宪兵队走了之后,由日寇扶持的城管队又来骚扰,就更能展示日占区的暗无天日了。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现在鄱阳湖哪还有能放心吃的大把鱼虾?),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都穷得卖儿卖女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沙奶奶家里有个叫四龙的小伙子,可大龙二龙三龙去哪了?戏里的刁德一是留学东洋回来的,没准大龙二龙三龙都在外国留学未归呢。你还别不信,就说这四龙吧,给新四军送了趟药,回来时帮助新四军侦查,你看那军事素质一点不比新四军的叶排长差,这沙四龙不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至少也是毕业于保定士官学校的。

      沙家浜是日占区,胡传魁一来,阿庆嫂说不知道胡传魁姓蒋还是姓汪,让郭建光一班人赶紧躲进了芦苇荡。

      这郭建光到底是打谁负的伤?难道是打蒋匪帮负的伤?到日占区来养伤,住在富婆沙奶奶家,这郭建光就是聪明,够牛!

      沙奶奶一个农家老太婆,养了四个儿子个个都上学读书不算,还能养壮了十八个伤病员,更牛!

      日占区还有一个很大的范围是日本占领下的汪伪统治区,汪精卫政府救民"方面也有不少作为。战后国民政府号召敌占区老百姓"忆苦思甜",揭发汪精卫政府为虎作伥,迫害人民的罪行,但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得搬上桌面的东西。相反敌占区人民在汪精卫政权下的生活还过的去,基本生活物质供应稳定,市场物价平稳,没有听说老百姓吃不上饭,大量饿死不明真相的群众事件发生。而蒋介石"还都"以后,再到内战爆发以后,倒是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的生活比汪精卫时代还下降了一块。

      汪精卫统治下的北京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均得到保证,没有出现发行粮票布票的限吃限穿,也没有市民下放农村的拆散家庭。没有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人争物资,保证敌占区人民的吃饭穿衣,敌占区人民怎么可能捱过八年的漫长岁月?假如当时没有汪精卫等人和日本人合作,日本兵把敌占区的物资全部抢光烧光,敌占区老百姓即使逃过日本兵的子弹,也逃不过饿死冻死的命运。汪精卫政府与日本人争物资,至少拯救了上千万中国老百姓的性命。

      比较之下,被日本侵占时间超过香港两倍的上海,情况却反要好得多。除了军事占领、政治控制、奢族统治的屈辱感之外,基本上维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生产活动如常,市场活躍,「戏院依然高堂满座,酒楼门庭若市,笙歌处处,虽似商女晚唱,毕竟无门前冻骨,这便是张爱玲小说的社会背景,虽无爱国主义洋溢其间,但楼台春梦,也是另一销真实,真实到在一定期间遭到排斥,但在更长时间内却深深感染人心,受到喜爱。」(徐宗懋《日本情结─从蒋介石到李登辉》)在完全由日本人统治的香港,是绝无产生像张爱玲这样出色作家的环境的。如果说张爱玲曾嫁给汉奸胡兰成,自己也有汉奸之嫌,因此其小说可能「粉饰太平」的话(我以为现在持这销偏頗观念的人已不多了),那么蒓汉奸全不搭界的作家钱锺书笔下的《围城》,描写沦陷后上海市民的生活画面,大抵也都是「正常」的。更先沦陷的东北,在另一些作家的笔下,也有不少「承平时代」的景象。台湾輔仁大学教授梅济民回忆学生生活的小说《哈尔滨之霧》,主人公成天沉迷在学校之间的游泳、划船、和球赛中,还有蒓日本高校女生情感游戏。我接郉的许多在「满洲国」生活过的人,至今私下还说:「日本人不坏,他们到村子里来,还给小孩吃糖。」日本人还不坏,谁坏呢?「苏联人坏!苏联红军来了,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占区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满洲国等地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主要是学习日语和接受军国主义思想,但仅限于东北和山东等日占区,像南方诸多地区和原来没有大差别。出行上有诸多关卡,主要是对来往的行人进行严格盘查和搜身,以确定是否为游击队,有时还会抓劳役进行修建工作,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较少。

      (也没有禁止枪支,更没有上网实名制/上茶馆实名制,更没有禁止仿真枪,也没有坐火车/电车还要过比机场还严格的‘安全检查’,更没有菜刀实名制,汽油实名制,火柴实名制)

      平时生活中日本兵大多和中国人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有许多日本兵会寄宿在中国人的家中(‘军民鱼水情’?)。其实只要不太有敌意日本兵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必须要保证的。

      (战争状态)一场战役结束后日本军队可能会对城里的居民进行一些报复,比如打砸抢或者屠杀等等,但是很快会恢复正常。此外在强抢民女方面的确比较多,但也只限于刚进城时期,因为日军条规中规定为避免染上性病降低战斗力故日本军人应到指定地点(慰安所,现在叫失足女,休闲娱乐养生会馆)进行性发泄,当然有时违反规定时常有发生,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并不像大家想像那样都是南京一样。南京是著名的丑闻事件,之后日军方面对当事的几名指挥官都进行了一定的惩罚。(不像很多强奸几十几百幼女,强奸/包养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妇女的官员都易地为官甚至升官发财的)

      但这些只限城市地区,抗日敌后的农村比较惨,尤其河南一带共产 党占领区基本是三光的,而且对游击队手段非常残忍,几乎灭绝人性。因为游击队并不是真正的为双方承认的军人,根据海牙条约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因而遭到日军的报复,同时对支持过游击队的村民进行血洗。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情况(何况落到‘抗日军民’手里的日本被俘军人总是被虐待,残杀,这点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总结’都有较详细描写),大多数情况下日占区内除个别紧急时期外其他时候日军和百姓还是相处可以的。并不像电视剧丑化的那样那么恐怖的。

      <<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一个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扳道工/信号工(竟然不是临时工),一个人在铁路上班,竟然能养活一大家子人,竟然还不用当房弩,还经常性的出去下饭店,喝小酒。

      还能整天‘为革命东奔西走’。

      还有高水平的日本医院,日本大夫的免费医疗保险。(可参考李和前医生鸠山的对话)

      还不用从黄牛党手里买号,买专家门诊,不用递红包,不用给当官的送礼行贿,不用------

      让今天东北的亿万‘临时工’‘农民工’羞愧啊!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看满洲国工人的幸福生活(转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似乎是讲述亡国奴的痛苦生活,但是,实际上,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亡国奴们并不生活痛苦。因为,唱歌的人,都离开而不在东北,只是意淫出“亡国奴”的悲惨世界。

      满洲国GDP全世界大排行都排前几位仅次于美苏德英法。

      满洲国全体中小学生都是免学费,免服装费的。现在做得到吗?

      满洲国城市居民垃圾都是政府派人每天早晨免费收理现在70年过去了,做得到吗?

      1976年中国百分之七十几的人口生活水平还远不如1930年,逼得没活路才改革。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相当于中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解放前工人的生活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州铁路株是式会社做一个扳道工人, 应该说是铁路系统上最底层的工作,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满洲国康德皇帝和日本人的执政水平.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今天鄱阳湖和几乎全国各地的江湖河流一样,全都污染,破坏掉了,枯水更是经常性的),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应该都穷得卖儿卖女,女儿在城里‘失足’,男的当农民工或者黑社会么?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现在东北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东北人在中国的名声更不要说了!

      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小康社会,东北/中国的一个普通(何止是铁路)工人,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满铁工人李玉和自己的工资大概养活了5-7口人)

      往往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讨个老婆都困难。动不动就是‘啃老族’。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那些去革命的群众,还动不动就开着自家的丰田越野Lan Cruiser/皮卡,拿着家家都有的冲锋枪,步枪什么的,其实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真是尼玛身在福中不知福!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就进驻了中国很多地区,(其他列强也一样)

      正是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东西方列强和市场经济,满洲国成立之前,东北就是全亚洲工业化最高,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今天正好相反)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文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文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 一百年过去了,孙中山说的这句话今天还是正确的!

      好啊,以后,我住你家里,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 ,儿子,女儿。当然还有你,楼主,给我做工,我发工资,

      2015/1/29 15:22:55
      左箭头-小图标

      33楼 金参帝国H

      以下引用网上文章:

      从『红灯记』看“满洲国”铁路工人收入

      『红灯记』里,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收入目前不可知,但是可以从戏剧中了解到一些细节(考虑到文革需要,估计改剧不会对敌人有所夸大,)。

      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红灯记告诉我们,除了他自己,还有他母亲李奶奶,他女儿李铁梅,还有他另外两个去世工友的家属。“红灯记”的原作『革命自有后来人』。剧中李玉和是个唑酒如命的汉子,每天下班都要到小馆子店喝两盅。李奶奶常劝他少喝,所以才有后来“临行喝妈一晚酒”这场戏,也正因为老李下班后常去饭店喝酒吃饭,文革中因为影响不好,后来被改编成“粥铺”一场。此外戏中鸠山曾对李说:“老朋友,想当年我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一段,证明当时的满铁对职工有免费医疗项目。作为当时世界前几位的满铁公司是可以承受的,此外铁路工人每年有12张免费票保证工人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国在文革中废除,80年代恢复这一规定,每年有1张免费票。到1930年代中期,满铁已经开始使用IBM计算机(机械式)售票。………………

      以上情节各位可以向家中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证实证实,如果属实,各位可以想象一下,以你今天的工资,养活5口人试试看,当然,如果你是人民公仆/官老爷除外。

      一铁血上的老文:

      -----------

      对日占区的描述,结合多方视角窥测沦陷区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

      说到日占区的平民生活,先说说大家熟悉的一个词“闯关东”,在三十年代,东北已是日本实际占领区(满洲国于一九三二年成立),当时大量华北民众逃难到东北,东北生活不好,咋没出现大量东北难民闯华北、闯山东?

      日占区的中国民众是个什么生活水平呢?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大概是月入四十块), 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 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竟然)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日本和满洲国康德皇帝的执政水平.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占全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日本人的宗教自由和民主,可见一斑)。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而且这‘专家门诊’的号竟然不用托人找关系,不用排长队,不用从号贩子那里买号,不用红包?)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他竟然不是‘临时工’!),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所以有人建议《红灯记》对穷人的苦要多描写一些。

      《红灯记》对穷人的“苦”的描写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李玉和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及谈话反映出来,一个是从路边小餐馆顾客的对话反映出来。在我看来,对李玉和及普通百姓的生活苦难描写得太少太少,有的地方简直起到了反效果的作用。

      李玉和的家是一栋独立平房,进门就是厅,再往里就是房间。一般北方这样的房子都有二到三间房。戏里没有交代是几间,就当它只有一间吧,再后就是厨房厕所了。有一后院,后院应该蛮大,因为李铁梅说后院有一残洞可通隔壁田惠莲的家时,李奶奶竟不知道,可见这个院子不会很小。

      戏里没有交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若是按揭还欠银行多少钱?我建议用对唱形式说出欠银行太多钱,压力很大等等,或安排包租婆上门催要租金什么的(或者有关部门查暂住证,收‘管理费’),这样就看出他们的生活艰辛了。

      一家三口,李玉和是唯一有固定职业的人。用现在的说法,他是个很普通的蓝领工人(竟然还不是农民工)。但他一人打工养活一家三口,这在现在都不容易做到。平时李玉和穿的是白衬衣衬底加呢子夹克,外加呢子大衣(尽管有补丁,但料子不错)、他经常在路边小餐馆吃早餐(从他与餐馆老板及其他顾客打招呼的熟悉程度便知他是常客)、有病多是看洋大夫(从他和鸠山相熟可知。一般是病人记得医生,鲜有医生记得病人,除非此病人是老客户)、生活非常悠闲,有很多时间忙革命,“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李奶奶唱)。

      如此会造成“旧社会日子还蛮好过的”这样一种错觉。

      李铁梅“提篮小卖”时。戏里说“因为宪兵队到处搜查搞得人心惶惶,谁还来买东西?”(铁梅台词),这样安排不错,毕竟战乱下买卖难做是事实。如果能加入一段宪兵队走了之后,由日寇扶持的城管队又来骚扰,就更能展示日占区的暗无天日了。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现在鄱阳湖哪还有能放心吃的大把鱼虾?),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都穷得卖儿卖女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沙奶奶家里有个叫四龙的小伙子,可大龙二龙三龙去哪了?戏里的刁德一是留学东洋回来的,没准大龙二龙三龙都在外国留学未归呢。你还别不信,就说这四龙吧,给新四军送了趟药,回来时帮助新四军侦查,你看那军事素质一点不比新四军的叶排长差,这沙四龙不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至少也是毕业于保定士官学校的。

      沙家浜是日占区,胡传魁一来,阿庆嫂说不知道胡传魁姓蒋还是姓汪,让郭建光一班人赶紧躲进了芦苇荡。

      这郭建光到底是打谁负的伤?难道是打蒋匪帮负的伤?到日占区来养伤,住在富婆沙奶奶家,这郭建光就是聪明,够牛!

      沙奶奶一个农家老太婆,养了四个儿子个个都上学读书不算,还能养壮了十八个伤病员,更牛!

      日占区还有一个很大的范围是日本占领下的汪伪统治区,汪精卫政府救民"方面也有不少作为。战后国民政府号召敌占区老百姓"忆苦思甜",揭发汪精卫政府为虎作伥,迫害人民的罪行,但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得搬上桌面的东西。相反敌占区人民在汪精卫政权下的生活还过的去,基本生活物质供应稳定,市场物价平稳,没有听说老百姓吃不上饭,大量饿死不明真相的群众事件发生。而蒋介石"还都"以后,再到内战爆发以后,倒是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的生活比汪精卫时代还下降了一块。

      汪精卫统治下的北京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均得到保证,没有出现发行粮票布票的限吃限穿,也没有市民下放农村的拆散家庭。没有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人争物资,保证敌占区人民的吃饭穿衣,敌占区人民怎么可能捱过八年的漫长岁月?假如当时没有汪精卫等人和日本人合作,日本兵把敌占区的物资全部抢光烧光,敌占区老百姓即使逃过日本兵的子弹,也逃不过饿死冻死的命运。汪精卫政府与日本人争物资,至少拯救了上千万中国老百姓的性命。

      比较之下,被日本侵占时间超过香港两倍的上海,情况却反要好得多。除了军事占领、政治控制、奢族统治的屈辱感之外,基本上维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生产活动如常,市场活躍,「戏院依然高堂满座,酒楼门庭若市,笙歌处处,虽似商女晚唱,毕竟无门前冻骨,这便是张爱玲小说的社会背景,虽无爱国主义洋溢其间,但楼台春梦,也是另一销真实,真实到在一定期间遭到排斥,但在更长时间内却深深感染人心,受到喜爱。」(徐宗懋《日本情结─从蒋介石到李登辉》)在完全由日本人统治的香港,是绝无产生像张爱玲这样出色作家的环境的。如果说张爱玲曾嫁给汉奸胡兰成,自己也有汉奸之嫌,因此其小说可能「粉饰太平」的话(我以为现在持这销偏頗观念的人已不多了),那么蒓汉奸全不搭界的作家钱锺书笔下的《围城》,描写沦陷后上海市民的生活画面,大抵也都是「正常」的。更先沦陷的东北,在另一些作家的笔下,也有不少「承平时代」的景象。台湾輔仁大学教授梅济民回忆学生生活的小说《哈尔滨之霧》,主人公成天沉迷在学校之间的游泳、划船、和球赛中,还有蒓日本高校女生情感游戏。我接郉的许多在「满洲国」生活过的人,至今私下还说:「日本人不坏,他们到村子里来,还给小孩吃糖。」日本人还不坏,谁坏呢?「苏联人坏!苏联红军来了,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占区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满洲国等地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主要是学习日语和接受军国主义思想,但仅限于东北和山东等日占区,像南方诸多地区和原来没有大差别。出行上有诸多关卡,主要是对来往的行人进行严格盘查和搜身,以确定是否为游击队,有时还会抓劳役进行修建工作,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较少。

      (也没有禁止枪支,更没有上网实名制/上茶馆实名制,更没有禁止仿真枪,也没有坐火车/电车还要过比机场还严格的‘安全检查’,更没有菜刀实名制,汽油实名制,火柴实名制)

      平时生活中日本兵大多和中国人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有许多日本兵会寄宿在中国人的家中(‘军民鱼水情’?)。其实只要不太有敌意日本兵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必须要保证的。

      (战争状态)一场战役结束后日本军队可能会对城里的居民进行一些报复,比如打砸抢或者屠杀等等,但是很快会恢复正常。此外在强抢民女方面的确比较多,但也只限于刚进城时期,因为日军条规中规定为避免染上性病降低战斗力故日本军人应到指定地点(慰安所,现在叫失足女,休闲娱乐养生会馆)进行性发泄,当然有时违反规定时常有发生,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并不像大家想像那样都是南京一样。南京是著名的丑闻事件,之后日军方面对当事的几名指挥官都进行了一定的惩罚。(不像很多强奸几十几百幼女,强奸/包养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妇女的官员都易地为官甚至升官发财的)

      但这些只限城市地区,抗日敌后的农村比较惨,尤其河南一带共产 党占领区基本是三光的,而且对游击队手段非常残忍,几乎灭绝人性。因为游击队并不是真正的为双方承认的军人,根据海牙条约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因而遭到日军的报复,同时对支持过游击队的村民进行血洗。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情况(何况落到‘抗日军民’手里的日本被俘军人总是被虐待,残杀,这点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总结’都有较详细描写),大多数情况下日占区内除个别紧急时期外其他时候日军和百姓还是相处可以的。并不像电视剧丑化的那样那么恐怖的。

      <<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一个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扳道工/信号工(竟然不是临时工),一个人在铁路上班,竟然能养活一大家子人,竟然还不用当房弩,还经常性的出去下饭店,喝小酒。

      还能整天‘为革命东奔西走’。

      还有高水平的日本医院,日本大夫的免费医疗保险。(可参考李和前医生鸠山的对话)

      还不用从黄牛党手里买号,买专家门诊,不用递红包,不用给当官的送礼行贿,不用------

      让今天东北的亿万‘临时工’‘农民工’羞愧啊!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看满洲国工人的幸福生活(转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似乎是讲述亡国奴的痛苦生活,但是,实际上,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亡国奴们并不生活痛苦。因为,唱歌的人,都离开而不在东北,只是意淫出“亡国奴”的悲惨世界。

      满洲国GDP全世界大排行都排前几位仅次于美苏德英法。

      满洲国全体中小学生都是免学费,免服装费的。现在做得到吗?

      满洲国城市居民垃圾都是政府派人每天早晨免费收理现在70年过去了,做得到吗?

      1976年中国百分之七十几的人口生活水平还远不如1930年,逼得没活路才改革。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相当于中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解放前工人的生活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州铁路株是式会社做一个扳道工人, 应该说是铁路系统上最底层的工作,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满洲国康德皇帝和日本人的执政水平.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今天鄱阳湖和几乎全国各地的江湖河流一样,全都污染,破坏掉了,枯水更是经常性的),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应该都穷得卖儿卖女,女儿在城里‘失足’,男的当农民工或者黑社会么?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现在东北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东北人在中国的名声更不要说了!

      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小康社会,东北/中国的一个普通(何止是铁路)工人,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满铁工人李玉和自己的工资大概养活了5-7口人)

      往往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讨个老婆都困难。动不动就是‘啃老族’。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那些去革命的群众,还动不动就开着自家的丰田越野Lan Cruiser/皮卡,拿着家家都有的冲锋枪,步枪什么的,其实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真是尼玛身在福中不知福!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就进驻了中国很多地区,(其他列强也一样)

      正是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东西方列强和市场经济,满洲国成立之前,东北就是全亚洲工业化最高,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今天正好相反)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文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文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 一百年过去了,孙中山说的这句话今天还是正确的!

      你的意思我们要感谢日本在中国的殖民统治?感谢八国联军?感谢英国统治香港一百多年?

      2014/12/20 16:30:09
      左箭头-小图标

      35楼 elninosc
      当年日军攻陷满洲,是把东北当成国土在经营
      当年日军占领东北,基本上没怎么打。谈不到什么攻陷,当时东北也不叫满洲。后来才成立了伪满洲国。

      2014/12/20 16:25:58
      左箭头-小图标

      23楼 gwb555
      抓住这些女鬼子后先奸后杀。
      我们中国也不是鬼子,要是我们中国人也干禽兽一样的行为和鬼子有什么两样呢?对鬼子的恨可以理解,但我们中国人是人不能和鬼子干一样的勾当!我们要在现实中超过他们,在经济上,在科技上,在教育上,在国力上,用事实打败鬼子。

      2014/12/20 16:22:3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不能,至少很大一部分不是。

      2014/12/20 14:38:5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6楼 蓝空D
      “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说这话的都是汉奸和软骨头......

      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些抗战影视片中、都有一些所谓反法西斯的“好鬼子”..不可理解...

      13楼 niaoshi
      日本有共产党,有反战同盟,有尾崎秀实有西园寺公一中西功西里龙夫.....
      我觉得日本的共产党及其相关同事才是战争受害者

      2014/12/20 8:56:28
      左箭头-小图标

      当年日军攻陷满洲,是把东北当成国土在经营

      2014/12/19 14:47:19
      左箭头-小图标

      武器装备很重要哦

      2014/12/19 13:08:2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引用网上文章:

      从『红灯记』看“满洲国”铁路工人收入

      『红灯记』里,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收入目前不可知,但是可以从戏剧中了解到一些细节(考虑到文革需要,估计改剧不会对敌人有所夸大,)。

      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红灯记告诉我们,除了他自己,还有他母亲李奶奶,他女儿李铁梅,还有他另外两个去世工友的家属。“红灯记”的原作『革命自有后来人』。剧中李玉和是个唑酒如命的汉子,每天下班都要到小馆子店喝两盅。李奶奶常劝他少喝,所以才有后来“临行喝妈一晚酒”这场戏,也正因为老李下班后常去饭店喝酒吃饭,文革中因为影响不好,后来被改编成“粥铺”一场。此外戏中鸠山曾对李说:“老朋友,想当年我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一段,证明当时的满铁对职工有免费医疗项目。作为当时世界前几位的满铁公司是可以承受的,此外铁路工人每年有12张免费票保证工人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国在文革中废除,80年代恢复这一规定,每年有1张免费票。到1930年代中期,满铁已经开始使用IBM计算机(机械式)售票。………………

      以上情节各位可以向家中的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长者证实证实,如果属实,各位可以想象一下,以你今天的工资,养活5口人试试看,当然,如果你是人民公仆/官老爷除外。

      一铁血上的老文:

      -----------

      对日占区的描述,结合多方视角窥测沦陷区人民的真实生活状况

      说到日占区的平民生活,先说说大家熟悉的一个词“闯关东”,在三十年代,东北已是日本实际占领区(满洲国于一九三二年成立),当时大量华北民众逃难到东北,东北生活不好,咋没出现大量东北难民闯华北、闯山东?

      日占区的中国民众是个什么生活水平呢?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扳道工人(大概是月入四十块), 应该说是铁路上最底层的工作, 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竟然)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日本和满洲国康德皇帝的执政水平.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占全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日本人的宗教自由和民主,可见一斑)。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而且这‘专家门诊’的号竟然不用托人找关系,不用排长队,不用从号贩子那里买号,不用红包?)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他竟然不是‘临时工’!),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所以有人建议《红灯记》对穷人的苦要多描写一些。

      《红灯记》对穷人的“苦”的描写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李玉和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及谈话反映出来,一个是从路边小餐馆顾客的对话反映出来。在我看来,对李玉和及普通百姓的生活苦难描写得太少太少,有的地方简直起到了反效果的作用。

      李玉和的家是一栋独立平房,进门就是厅,再往里就是房间。一般北方这样的房子都有二到三间房。戏里没有交代是几间,就当它只有一间吧,再后就是厨房厕所了。有一后院,后院应该蛮大,因为李铁梅说后院有一残洞可通隔壁田惠莲的家时,李奶奶竟不知道,可见这个院子不会很小。

      戏里没有交代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若是按揭还欠银行多少钱?我建议用对唱形式说出欠银行太多钱,压力很大等等,或安排包租婆上门催要租金什么的(或者有关部门查暂住证,收‘管理费’),这样就看出他们的生活艰辛了。

      一家三口,李玉和是唯一有固定职业的人。用现在的说法,他是个很普通的蓝领工人(竟然还不是农民工)。但他一人打工养活一家三口,这在现在都不容易做到。平时李玉和穿的是白衬衣衬底加呢子夹克,外加呢子大衣(尽管有补丁,但料子不错)、他经常在路边小餐馆吃早餐(从他与餐馆老板及其他顾客打招呼的熟悉程度便知他是常客)、有病多是看洋大夫(从他和鸠山相熟可知。一般是病人记得医生,鲜有医生记得病人,除非此病人是老客户)、生活非常悠闲,有很多时间忙革命,“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李奶奶唱)。

      如此会造成“旧社会日子还蛮好过的”这样一种错觉。

      李铁梅“提篮小卖”时。戏里说“因为宪兵队到处搜查搞得人心惶惶,谁还来买东西?”(铁梅台词),这样安排不错,毕竟战乱下买卖难做是事实。如果能加入一段宪兵队走了之后,由日寇扶持的城管队又来骚扰,就更能展示日占区的暗无天日了。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现在鄱阳湖哪还有能放心吃的大把鱼虾?),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都穷得卖儿卖女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沙奶奶家里有个叫四龙的小伙子,可大龙二龙三龙去哪了?戏里的刁德一是留学东洋回来的,没准大龙二龙三龙都在外国留学未归呢。你还别不信,就说这四龙吧,给新四军送了趟药,回来时帮助新四军侦查,你看那军事素质一点不比新四军的叶排长差,这沙四龙不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至少也是毕业于保定士官学校的。

      沙家浜是日占区,胡传魁一来,阿庆嫂说不知道胡传魁姓蒋还是姓汪,让郭建光一班人赶紧躲进了芦苇荡。

      这郭建光到底是打谁负的伤?难道是打蒋匪帮负的伤?到日占区来养伤,住在富婆沙奶奶家,这郭建光就是聪明,够牛!

      沙奶奶一个农家老太婆,养了四个儿子个个都上学读书不算,还能养壮了十八个伤病员,更牛!

      日占区还有一个很大的范围是日本占领下的汪伪统治区,汪精卫政府救民"方面也有不少作为。战后国民政府号召敌占区老百姓"忆苦思甜",揭发汪精卫政府为虎作伥,迫害人民的罪行,但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得搬上桌面的东西。相反敌占区人民在汪精卫政权下的生活还过的去,基本生活物质供应稳定,市场物价平稳,没有听说老百姓吃不上饭,大量饿死不明真相的群众事件发生。而蒋介石"还都"以后,再到内战爆发以后,倒是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的生活比汪精卫时代还下降了一块。

      汪精卫统治下的北京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均得到保证,没有出现发行粮票布票的限吃限穿,也没有市民下放农村的拆散家庭。没有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人争物资,保证敌占区人民的吃饭穿衣,敌占区人民怎么可能捱过八年的漫长岁月?假如当时没有汪精卫等人和日本人合作,日本兵把敌占区的物资全部抢光烧光,敌占区老百姓即使逃过日本兵的子弹,也逃不过饿死冻死的命运。汪精卫政府与日本人争物资,至少拯救了上千万中国老百姓的性命。

      比较之下,被日本侵占时间超过香港两倍的上海,情况却反要好得多。除了军事占领、政治控制、奢族统治的屈辱感之外,基本上维持了社会和经济秩序,生产活动如常,市场活躍,「戏院依然高堂满座,酒楼门庭若市,笙歌处处,虽似商女晚唱,毕竟无门前冻骨,这便是张爱玲小说的社会背景,虽无爱国主义洋溢其间,但楼台春梦,也是另一销真实,真实到在一定期间遭到排斥,但在更长时间内却深深感染人心,受到喜爱。」(徐宗懋《日本情结─从蒋介石到李登辉》)在完全由日本人统治的香港,是绝无产生像张爱玲这样出色作家的环境的。如果说张爱玲曾嫁给汉奸胡兰成,自己也有汉奸之嫌,因此其小说可能「粉饰太平」的话(我以为现在持这销偏頗观念的人已不多了),那么蒓汉奸全不搭界的作家钱锺书笔下的《围城》,描写沦陷后上海市民的生活画面,大抵也都是「正常」的。更先沦陷的东北,在另一些作家的笔下,也有不少「承平时代」的景象。台湾輔仁大学教授梅济民回忆学生生活的小说《哈尔滨之霧》,主人公成天沉迷在学校之间的游泳、划船、和球赛中,还有蒓日本高校女生情感游戏。我接郉的许多在「满洲国」生活过的人,至今私下还说:「日本人不坏,他们到村子里来,还给小孩吃糖。」日本人还不坏,谁坏呢?「苏联人坏!苏联红军来了,烧杀抢奸无恶不作!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日占区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满洲国等地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主要是学习日语和接受军国主义思想,但仅限于东北和山东等日占区,像南方诸多地区和原来没有大差别。出行上有诸多关卡,主要是对来往的行人进行严格盘查和搜身,以确定是否为游击队,有时还会抓劳役进行修建工作,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较少。

      (也没有禁止枪支,更没有上网实名制/上茶馆实名制,更没有禁止仿真枪,也没有坐火车/电车还要过比机场还严格的‘安全检查’,更没有菜刀实名制,汽油实名制,火柴实名制)

      平时生活中日本兵大多和中国人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有许多日本兵会寄宿在中国人的家中(‘军民鱼水情’?)。其实只要不太有敌意日本兵不会对老百姓怎么样,但是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必须要保证的。

      (战争状态)一场战役结束后日本军队可能会对城里的居民进行一些报复,比如打砸抢或者屠杀等等,但是很快会恢复正常。此外在强抢民女方面的确比较多,但也只限于刚进城时期,因为日军条规中规定为避免染上性病降低战斗力故日本军人应到指定地点(慰安所,现在叫失足女,休闲娱乐养生会馆)进行性发泄,当然有时违反规定时常有发生,但总体上还是可以的,并不像大家想像那样都是南京一样。南京是著名的丑闻事件,之后日军方面对当事的几名指挥官都进行了一定的惩罚。(不像很多强奸几十几百幼女,强奸/包养几十几百,乃至上千妇女的官员都易地为官甚至升官发财的)

      但这些只限城市地区,抗日敌后的农村比较惨,尤其河南一带共产 党占领区基本是三光的,而且对游击队手段非常残忍,几乎灭绝人性。因为游击队并不是真正的为双方承认的军人,根据海牙条约他们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因而遭到日军的报复,同时对支持过游击队的村民进行血洗。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情况(何况落到‘抗日军民’手里的日本被俘军人总是被虐待,残杀,这点林彪的‘平型关大捷总结’都有较详细描写),大多数情况下日占区内除个别紧急时期外其他时候日军和百姓还是相处可以的。并不像电视剧丑化的那样那么恐怖的。

      <<红灯记>>里面的李玉和,一个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扳道工/信号工(竟然不是临时工),一个人在铁路上班,竟然能养活一大家子人,竟然还不用当房弩,还经常性的出去下饭店,喝小酒。

      还能整天‘为革命东奔西走’。

      还有高水平的日本医院,日本大夫的免费医疗保险。(可参考李和前医生鸠山的对话)

      还不用从黄牛党手里买号,买专家门诊,不用递红包,不用给当官的送礼行贿,不用------

      让今天东北的亿万‘临时工’‘农民工’羞愧啊!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看满洲国工人的幸福生活(转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似乎是讲述亡国奴的痛苦生活,但是,实际上,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亡国奴们并不生活痛苦。因为,唱歌的人,都离开而不在东北,只是意淫出“亡国奴”的悲惨世界。

      满洲国GDP全世界大排行都排前几位仅次于美苏德英法。

      满洲国全体中小学生都是免学费,免服装费的。现在做得到吗?

      满洲国城市居民垃圾都是政府派人每天早晨免费收理现在70年过去了,做得到吗?

      1976年中国百分之七十几的人口生活水平还远不如1930年,逼得没活路才改革。

      从一些公开的数据, 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算一下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呢? 当时全中国人口4亿5千万, 满洲人口3千8百万. 1945年, 全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当时, 满洲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发达的农业, 其GDP约占全国GDP的2/3. 通过简单的计算, 不难发觉, 当时满洲的人均GDP居然是315美元! 30年后的1975年, 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根据描写当时情况的那些纪实文字, 普遍认为, 在没有被苏联破坏前, 当时东北的GDP相当于中国的60%-70%

      满洲工业产值在1936年为8.07亿元,1940年达到26.47亿元;生产力指数上升幅度超过60%。形成了包括冶金、矿业、飞机、机车和汽车制造、造船、纺织、交通运输和能源等工业部门的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前东北财经委员会调查统计处编《伪满时期东北经济统计》第②一1页。转引自孔经纬:《新编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史》,1994年版,第477页

      1939年满洲国有铁路全长超过一万公里,成为当时东北亚铁道运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满洲国建立了一万两千所小学、两百所中学、一百四十所师道学院,以及五十所技术及专业学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六十万学生和两万五千名教师。另外,还有一千六百所私立所学校(日本批准),一百五十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二十五所俄国学校。

      从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看解放前工人的生活

      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 李玉和在满州铁路株是式会社做一个扳道工人, 应该说是铁路系统上最底层的工作,可他的工资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红灯记告诉我们, 除了他自己, 还有他母亲李奶奶, 他女儿李铁梅, 还有他另外两个工友的家属. 而且这还是温饱有余的生活! 红灯记是革命样板戏, 想必自然不会拔高当时满洲国康德皇帝和日本人的执政水平.

      再看《红灯记》中李玉和与鸠山的对话:

      鸠山:从前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还记得吗?

      李玉和:哦,那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

      中国的穷工人怎能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李玉和在满铁做一个普通工人,就可享受医疗保险,自然看得起外国的阔大夫。

      1949年至今,中国行吗?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多富?

      早些年的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家里养了十八个新四军的伤病员,这还没算提前归队的,你看,一日三餐九碗饭,还顿顿有鱼虾(今天鄱阳湖和几乎全国各地的江湖河流一样,全都污染,破坏掉了,枯水更是经常性的),养得伤病员个个壮得就像黑铁塔,戏里称为十八颗青松,这沙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富啊。

      看这戏那会儿俺们每月供应二、三十斤粮食,肚子不时就饿得发慌,对沙奶奶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对吃得满面红光的郭建光也甚是羡慕!

      沙奶奶是不是地主婆?俺当时对此稍有怀疑就吓得放弃了,戏里说本镇财主是刁老太爷而没说是沙奶奶,而且郭建光一班伤员住在沙奶奶家没住在刁老太爷家,这说明伤病员的阶级觉悟还是蛮高的,沙奶奶肯定就一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不是应该都穷得卖儿卖女,女儿在城里‘失足’,男的当农民工或者黑社会么?揭不开锅吗,能这么富吗?哦,原来沙家浜是日占区,也真说不定就这么富

      现在东北的经济形势大家都知道,东北人在中国的名声更不要说了!

      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小康社会,东北/中国的一个普通(何止是铁路)工人,别说养活一家老小了(满铁工人李玉和自己的工资大概养活了5-7口人)

      往往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讨个老婆都困难。动不动就是‘啃老族’。

      这几年阿拉伯世界那些去革命的群众,还动不动就开着自家的丰田越野Lan Cruiser/皮卡,拿着家家都有的冲锋枪,步枪什么的,其实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真是尼玛身在福中不知福!

      日俄战争之前,日本人就进驻了中国很多地区,(其他列强也一样)

      正是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东西方列强和市场经济,满洲国成立之前,东北就是全亚洲工业化最高,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今天正好相反)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文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文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 一百年过去了,孙中山说的这句话今天还是正确的!

      2014/12/18 21:46:45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傻了吧唧,年底了果然连洗地党都忙着赚钱回家

      开拓团的话题辩不过就来打滚,小心哪天碰上打狗队,被剥皮打火锅....

      对于你这种废物,如果不能揍一顿的话,那我还是习惯选择忽视掉....

      2014/12/18 21:36:04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简单回复后边四个字被系统吃了的样子,特别补上

      去*你*娘*的*狗*逼

      2014/12/18 20:28:47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又见金三狗杂...

      好像一句文革死了多少多少人就能给他日爹洗白了一样...

      当然人家作为棒子慰安妇和不知名日本兵的杂种想迫切给自己的狗爹还有狗爹的美国干爸爸洗地的迫切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顺便贴一小段维基。

      开拓团的组成及移民计划[编辑]

      1932年9月1日,以日本东北部的11个县为中心,日本政府招募乡下的退伍军人,短期训练后到佳木斯永丰镇移民,这个移民村后来被称作“弥荣村”,也就是开拓团的第一个移民村。开拓团以从事农业者为主,日本各地都有以村落、聚落关系所组成的开拓团。他们在前往东北之前都要接受农业研修以及军事训练,之后才以“满洲开拓武装移民团”的名义送往中国大陆。

      没记错的话,45年关东军大扩充的时候,最优先征召入伍的就是开拓团的退伍老兵。

      2014/12/18 20:26:1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你想说什么?

      文革中的中国人民还大搞民兵训练呢

      你能说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上千万中国人不是无辜的受害者么?(日本人杀的中国人,和公社化大饥荒,文革都没法相提并论)

      2014/12/18 19:39:28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二战日本女鬼子 使的一水驳壳枪

      2014/12/18 12:51:01
      • 军衔:空军上等兵
      • 军号:1172179
      • 工分:1645
      左箭头-小图标

      抓住这些女鬼子后先奸后杀。

      2014/12/17 14:38:33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唐山小刘
      侵华战争是得到绝大多数日本人民的支持的,日本只有万分之几的人是反对战争的,也只有他们才算受害者
      14楼 niaoshi
      理论上,被蒙蔽参加战争 ,也算受害者....

      另一方面,为了大家都能接受,中国方面习惯于说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16楼 Croix
      中国统治阶层一向信奉得民心者得天下。要不怎么蒿的住 56个民族,虽然短期内日本民族还不算在中华民族之内,但日本人不是一直在往中华文明圈中挤么,还大势宣传什么“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自认为是中华文明的正统继承者,侵略中国就打着驱逐鞑虏、光复中华的名义。南京大屠杀,松井石根不就说么,这是兄弟之争,是哥哥教训弟弟。——既然如此,中国为什么不把日本民族也笑纳了。所以,先从笼络人心做起,先不要日本的战争赔款了。现在日本还比较强势,有点蒿不住,但迟早会没落的,到时自然会臣服归顺。
      18楼 niaoshi
      现在日本不搞了....战后经济腾飞,年轻人都吃着麦当劳长大,穿西装不穿和服.....
      20楼 Croix
      不是吧,好像女人还穿和服的吧,让日本男人都跟美国人去中东打仗,女人正好都留下来。
      说句实话,日本台湾现在的年轻人,国家观念并不强...而我们的大城市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老实说也很相似.....

      2014/12/16 16:24:01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唐山小刘
      侵华战争是得到绝大多数日本人民的支持的,日本只有万分之几的人是反对战争的,也只有他们才算受害者
      14楼 niaoshi
      理论上,被蒙蔽参加战争 ,也算受害者....

      另一方面,为了大家都能接受,中国方面习惯于说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16楼 Croix
      中国统治阶层一向信奉得民心者得天下。要不怎么蒿的住 56个民族,虽然短期内日本民族还不算在中华民族之内,但日本人不是一直在往中华文明圈中挤么,还大势宣传什么“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自认为是中华文明的正统继承者,侵略中国就打着驱逐鞑虏、光复中华的名义。南京大屠杀,松井石根不就说么,这是兄弟之争,是哥哥教训弟弟。——既然如此,中国为什么不把日本民族也笑纳了。所以,先从笼络人心做起,先不要日本的战争赔款了。现在日本还比较强势,有点蒿不住,但迟早会没落的,到时自然会臣服归顺。
      18楼 niaoshi
      现在日本不搞了....战后经济腾飞,年轻人都吃着麦当劳长大,穿西装不穿和服.....
      20楼 Croix
      不是吧,好像女人还穿和服的吧,让日本男人都跟美国人去中东打仗,女人正好都留下来。
      一般不穿,节日穿...起码大城市都是职业装..所以说现在很多新女性也都出来干活....自卫队据说也是募兵困难,解禁集体自卫权,一大堆网民评论是:让安倍自己去打仗吧.....

      2014/12/16 16:22:44
      • 军衔:海军下士
      • 军号:471553
      • 工分:1605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唐山小刘
      侵华战争是得到绝大多数日本人民的支持的,日本只有万分之几的人是反对战争的,也只有他们才算受害者
      14楼 niaoshi
      理论上,被蒙蔽参加战争 ,也算受害者....

      另一方面,为了大家都能接受,中国方面习惯于说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16楼 Croix
      中国统治阶层一向信奉得民心者得天下。要不怎么蒿的住 56个民族,虽然短期内日本民族还不算在中华民族之内,但日本人不是一直在往中华文明圈中挤么,还大势宣传什么“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自认为是中华文明的正统继承者,侵略中国就打着驱逐鞑虏、光复中华的名义。南京大屠杀,松井石根不就说么,这是兄弟之争,是哥哥教训弟弟。——既然如此,中国为什么不把日本民族也笑纳了。所以,先从笼络人心做起,先不要日本的战争赔款了。现在日本还比较强势,有点蒿不住,但迟早会没落的,到时自然会臣服归顺。
      18楼 niaoshi
      现在日本不搞了....战后经济腾飞,年轻人都吃着麦当劳长大,穿西装不穿和服.....
      不是吧,好像女人还穿和服的吧,让日本男人都跟美国人去中东打仗,女人正好都留下来。

      2014/12/16 16:09:32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6楼 蓝空D
      “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说这话的都是汉奸和软骨头......

      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些抗战影视片中、都有一些所谓反法西斯的“好鬼子”..不可理解...

      13楼 niaoshi
      日本有共产党,有反战同盟,有尾崎秀实有西园寺公一中西功西里龙夫.....
      17楼 蓝空D
      这些极少数的人...在日本鬼子中占百分之多少...不至于每部片子都要宣传吧!...
      这个倒是....

      2014/12/16 15:29:17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唐山小刘
      侵华战争是得到绝大多数日本人民的支持的,日本只有万分之几的人是反对战争的,也只有他们才算受害者
      14楼 niaoshi
      理论上,被蒙蔽参加战争 ,也算受害者....

      另一方面,为了大家都能接受,中国方面习惯于说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16楼 Croix
      中国统治阶层一向信奉得民心者得天下。要不怎么蒿的住 56个民族,虽然短期内日本民族还不算在中华民族之内,但日本人不是一直在往中华文明圈中挤么,还大势宣传什么“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自认为是中华文明的正统继承者,侵略中国就打着驱逐鞑虏、光复中华的名义。南京大屠杀,松井石根不就说么,这是兄弟之争,是哥哥教训弟弟。——既然如此,中国为什么不把日本民族也笑纳了。所以,先从笼络人心做起,先不要日本的战争赔款了。现在日本还比较强势,有点蒿不住,但迟早会没落的,到时自然会臣服归顺。
      现在日本不搞了....战后经济腾飞,年轻人都吃着麦当劳长大,穿西装不穿和服.....

      2014/12/16 15:28:5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74953
      • 工分:77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6楼 蓝空D
      “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说这话的都是汉奸和软骨头......

      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些抗战影视片中、都有一些所谓反法西斯的“好鬼子”..不可理解...

      13楼 niaoshi
      日本有共产党,有反战同盟,有尾崎秀实有西园寺公一中西功西里龙夫.....
      这些极少数的人...在日本鬼子中占百分之多少...不至于每部片子都要宣传吧!...

      2014/12/16 10:05:54
      • 头像
      • 军衔:海军下士
      • 军号:471553
      • 工分:160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唐山小刘
      侵华战争是得到绝大多数日本人民的支持的,日本只有万分之几的人是反对战争的,也只有他们才算受害者
      14楼 niaoshi
      理论上,被蒙蔽参加战争 ,也算受害者....

      另一方面,为了大家都能接受,中国方面习惯于说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中国统治阶层一向信奉得民心者得天下。要不怎么蒿的住 56个民族,虽然短期内日本民族还不算在中华民族之内,但日本人不是一直在往中华文明圈中挤么,还大势宣传什么“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自认为是中华文明的正统继承者,侵略中国就打着驱逐鞑虏、光复中华的名义。南京大屠杀,松井石根不就说么,这是兄弟之争,是哥哥教训弟弟。——既然如此,中国为什么不把日本民族也笑纳了。所以,先从笼络人心做起,先不要日本的战争赔款了。现在日本还比较强势,有点蒿不住,但迟早会没落的,到时自然会臣服归顺。

      2014/12/16 9:50:31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niaoshi
      开拓团嘛,武装民兵
      7楼 whl59168
      日本民团。
      开拓团其实就是退役的日本士兵.....

      2014/12/15 23:54:15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12楼 唐山小刘
      侵华战争是得到绝大多数日本人民的支持的,日本只有万分之几的人是反对战争的,也只有他们才算受害者
      理论上,被蒙蔽参加战争 ,也算受害者....

      另一方面,为了大家都能接受,中国方面习惯于说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

      2014/12/15 23:53:25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6楼 蓝空D
      “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说这话的都是汉奸和软骨头......

      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些抗战影视片中、都有一些所谓反法西斯的“好鬼子”..不可理解...

      日本有共产党,有反战同盟,有尾崎秀实有西园寺公一中西功西里龙夫.....

      2014/12/15 23:49:18
      左箭头-小图标

      侵华战争是得到绝大多数日本人民的支持的,日本只有万分之几的人是反对战争的,也只有他们才算受害者

      2014/12/15 22:21:3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10楼 xuying
      一直都没有觉得所谓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
      所以说,死鬼子才是好鬼子。

      2014/12/15 19:35:05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553655
      • 工分:2344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一直都没有觉得所谓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

      2014/12/15 19:08:23
      左箭头-小图标

      只可恨花生米在抗战结束 后还把这帮杂种里送回去!真他娘的可恨!!!

      2014/12/15 17:21:30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倭国哪里有人民?全是类人猿麻!!!

      2014/12/15 17:19:43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niaoshi
      开拓团嘛,武装民兵
      日本民团。

      2014/12/15 16:25:0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874953
      • 工分:77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敌法师的道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说这话的都是汉奸和软骨头......

      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些抗战影视片中、都有一些所谓反法西斯的“好鬼子”..不可理解...

      2014/12/15 15:32:45
      左箭头-小图标

      正常。当年鬼子大规模侵华之前,大量生产仿造各型盒子炮出口到中国赚钱,有些库存很正常。也不排除占领期间生产装备伪军或者便衣队之类的!据说鬼子生产的盒子炮质量还不错!

      2014/12/15 15:12:44
      左箭头-小图标

      希特勒,裕仁天皇都不是单纯的独裁者,若是独夫民贼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战争潜力呢?背后一定有全国的支持,谁都脱不了干系

      2014/12/15 12:53:52
      • 军衔:海军上士
      • 军号:6297453
      • 工分:5174
      左箭头-小图标

      开拓团嘛,武装民兵

      2014/12/15 12:32:49
      左箭头-小图标

      看了这个图,还能说二战中的日本人民是无辜的受害者么?

      2014/12/15 11:46: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8条记录] 分页:

      1
       对二战日本女鬼子 使的一水驳壳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