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转载:日本民族将消亡!可喜可贺!

共 41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194519
  • 工分:37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转载:日本民族将消亡!可喜可贺!

参考消息4小时前

日本悲伤小村死一人缝一个稻草人 死人比活人多

核心提示:就像手工雕刻的佛像一样,每一个稻草人各有独特的表情,有的在睡觉,眼皮永远是闭着的,其他有的抱小孩、有的犁田或扛锄头。

参考消息网12月10日报道 台媒称,日本四国(Shikoku)北部的一处山谷,有个名叫Nagoro的小村庄,位置偏僻、地形崎岖,每当死去或离开一个村民,一位老奶奶就会缝制一个稻草人来代替他(她)。如今,这个村里只有35个活人,却有上百个稻草人。

据台湾东森新闻网12月10日报道,形同“鬼城”般的小村,被称为“奥祖谷稻草人村”,甚至吸引观光客慕名造访。制作稻草人的老奶奶月见绫野(Tsukimi Ayano)是个艺术家,现年65岁,是这里最年轻的村民。

月见绫野曾经离开故乡几十年,13年前她从大阪搬回来,照顾高寿85岁的父亲,返乡之后,她想做点农事,为了怕乌鸦吃掉萝卜种子,她开始制作稻草人。现在,上百个稻草人遍及Nagoro和四国其他城镇。

就像手工雕刻的佛像一样,每一个稻草人各有独特的表情,有的在睡觉,眼皮永远是闭着的,其他有的抱小孩、有的犁田或扛锄头。“如果我没有做这些稻草人,观光客就不会特别来这里了。”月见绫野说。

“它们带来回忆。”月见绫野把真人大小的稻草人放在农舍的角落、坐在栅栏和树旁、在废弃的公车站前排排队,“老妇人曾经在那儿聊天喝茶,老爷爷爱在那儿喝清酒说故事。这让我想起他们还活着时的旧时光。”

Nagoro是日本高龄化社会最典型的例证。日本超过1万个城镇和村庄因人口减少,使家园破碎、基础设施匮乏,有如被遗弃的鬼城,像Nagoro,因为没有年轻人,小学在2年前废校,教室里摆的是听课的稻草人学生,还有认真教学的老师,彷佛冻结的美好时光。

▲Nagoro的稻草人比活人还多。(图/达志影像/美联社)

更多“高龄化”相关新闻,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参考消息”(ID:ckxxwx),外国媒体每日报道精选,随时随地想看就看,还有会员福利等着您哦。

[延伸阅读]日本少子高龄化已成“国难”

日本少子老龄化日益严重。图为2013年3月20日,一位老人在日本东京上野公园樱花树下喂鸟。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马平/摄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蓝建中 发自东京

一些地方小城,城市里冷冷清清,居民多为老人,商店和餐馆也鲜有顾客。如今这样的场景经常出现在日本的小城市和农村。

所谓少子高龄化,是指出生率不断下降,而老人总数不断增加的现象。这已发展成日本社会的严峻课题,不断媒体报道经久不息,甚至被日本少子化问题担当相森雅子称为“国难”。

动作缓慢的老人逐渐增多

日本农业平均从业人口年龄已超过65岁,一些地方农田因缺乏劳动力而放弃,森林也因无人养护而荒废。

人口过少,50%以上是65岁以上老人,婚丧嫁娶、传统民俗等社会活动都难以维持的村落,被冠以“限界村落”(限界地方政府)的称呼。2000年,只有高知县长冈郡大丰町属于“限界地方政府”,随后,群马县南牧村、福岛县金山町也被算进来。2010年,限界地方政府达到11个,到2030年将增加到144个。

国土交通省2008年8月公布调查显示,全国775个市町村存在人口过少的“过疏地区”,这些市町村的6.23万个村落中,65岁以上老年人占半数以上的村落达12.7%,难以维持村落功能的为4.7%,10年内有可能消失的423个,总归会消失的2220个。

实际上,东京这样的大城市,也存在老龄化问题。2004年7月的《人口动态统计》显示,东京在全国总和生育率(该国或地区的妇女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低于1,日本全国20~39岁女性中,有约30%生活在东京都和周边三县,但生育率很低,显示“下一代的再生产失败了”。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驻地附近的两家区立小学已经关闭,合并到另一家区立中学,建立新的小学到初中的一贯制学校。由华侨创办的中国通讯社营业部长姜德春指出,“几年前便感到在东京去超市或乘电车,周围动作缓慢的老人逐渐增多,事实上,日本政府的统计也证明了这一点。”

未婚晚婚导致晚育不育

由于战争时期推迟生育,战后20世纪40年代后半期,日本出现婴儿潮,但进入上世纪50年代后,希望生育的子女开始减少,加之1948年流产合法化,总和生育率开始下降。60年代到70年代前半期,由于经济高速增长,出现第二个婴儿潮,但1973年达到顶峰后,总和生育率就再没有恢复到2.1(国际社会公认平均每对夫妇需有2.1个孩子才能实现人口的自然更替)。

与此同时,1970年,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就超过7%,达到联合国提出的老龄化社会的标准,2011年,这个数字已增至23.3%。

日本1997年就已经进入少子化社会。2005年,总和生育率降至1.26,是1947年以来统计史上最低水平,总人口随之开始减少。根据厚生劳动者的统计,2010年,日本每3名劳动力供养1名老人,到了2055年,1名成年人将要供养1名老人。

如此来势凶猛的少子化,究其原因,主要是未婚晚婚导致晚育不育。日中创职协会会长久永英一指出,以前,日本女性不工作,因此不结婚就无法生活,但现在很多女性自己有工作,不必依赖男人也就不着急结婚。

日本内阁府2005年调查显示,还有56.3%的日本人不愿生孩子是育子和教育花费太高。2005年的《国民生活白皮书》,一个孩子的养育费用在1300万日元(100日元约合5.86元人民币)左右。义务教育结束以后,高中、大学、研究生院的学费对父母来说负担很重。

频频采取刺激措施却没效果

出于对少子老龄化的担忧,日本采取了多项措施。

从1995年开始,建立育儿休假制度,普及对伤病儿童的护理休假制度,扩大托儿所等,并增强对婴幼儿和孕妇的保健服务。

日本还制定多部与促进生育有关的法律。2003年9月,跨党派的国会议院实施了《少子化社会对策基本法》,要求建立能够安心生孩子和养育孩子的环境。2003年9月22日,日本设立了负责少子化问题的少子化问题担当相。

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几乎每年面向儿童的公共支出在GDP中占比都会增加,但出生率还是持续低落。从2010年4月1日开始,日本还开始发放儿童补贴,扶养15岁以下孩子的监护人都可以每月获得1.3万日元的儿童补贴。

但日本政府的措施并没有取得太大效果。姜德春指出,之所以如此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首先,年轻人价值观多元化,而社会生活的各种机制、制度、观念并没有与其产生相适应的变化;其次,虽然失业率不高,但年轻人收入普遍过低,何谈结婚及生儿育女,并且儿童补贴顶多让已有儿女的平民家庭负担减轻一点,但不足以激励结婚生育;同时,日本养老金(年金)一塌糊涂,年轻人对此甚是悲观。

此外,日本经济不景气,不少人休完产假,名义虽然复职但已没有岗位。

核心提示:就像手工雕刻的佛像一样,每一个稻草人各有独特的表情,有的在睡觉,眼皮永远是闭着的,其他有的抱小孩、有的犁田或扛锄头。

记者观察:日本人担心民族将消亡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蓝建中 发自东京

可以说,生育率降低和老龄化,有可能成为摧毁日本医疗保险和养老金制度的致命杀手。现在很多年轻人都认为自己年老时已享受不到上述福利。

日本虽有发达的养老体系,但却面临老龄化的严重威胁。由于劳动力不足,目前,日本已经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国引进护士和护理人员。

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不断严重,很多人进入退休年龄,劳动力人口减少将导致日本经济潜在增长力降低。由于工作人口减少,国内生产和服务也将随之减少,导致投资和消费低迷,企业和家庭收入也将降低。

儿童从出生到上大学等,成长过程是刺激消费的重要因素,而老人消费则显著降低。在老龄化的地方城市,冷冷清清的商店就是体现。中长期来看,人口减少将导致国内市场的内需减少,对整个产业尤其内需产业造成不良影响。

从常识上来说,劳动人口的减少,创造的财富也要减少,国家的竞争力也必然要下降。所以说,日本人对此很焦虑。

日本东北大学吉田浩教授率领的研究小组去年5月时宣布,根据他们设计的“儿童人口时钟”,如果日本少儿按现在的速度持续减少,1000年后日本15岁以下的人口将降至零,少子高龄化是会导致国家消亡的严重问题。

千叶大学名誉教授清水馨八郎指出:“现在日本国内问题中最为紧急的课题,是如何摆脱少子化。我对少子化感觉到危机,不单是经济问题,长此以往,再过三、四个世纪,日本民族就接近零个人了。”

为解决老龄化问题,甚至还有专家有病乱投医,提出应通过婚外生子遏制少子化。但婚外生子还不被社会接受,且男女工资体系差距很大,单亲母亲养育孩子很困难。

人口老龄化导致日本社会排外思潮也有所发展。比如反对给予永住外国人参政的民间组织就认为,现在定居日本的韩国人和中国人超过岛根县人口,若给予参政权,将威胁日本国家的根基。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生育率一旦降低就很难挽回。虽然日本自从1972年就为促进生育采取补贴制度,但效果并不明显。日本严重的人口问题,给中国也敲响警钟。

核心提示:就像手工雕刻的佛像一样,每一个稻草人各有独特的表情,有的在睡觉,眼皮永远是闭着的,其他有的抱小孩、有的犁田或扛锄头。

[延伸阅读]日本“啃老族”达63万人 人口高龄化系主因

中新网6月19日电 据《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报道,日本政府18日召开的内阁会议批准通过了2013年版《青少年白皮书》。日本政府调查了15至34岁青年2012年的就业状况,其结果显示既没有固定职业也没有进入学校学习的所谓“啃老族”的人数已达63万。

从比例上来看,“啃老族”人数较2011年同比增加0.1%,达到了2.3%,创有统计的1995年来的历史新高。日本内阁府表示要加强工作力度帮助“啃老族”回归社会。

25至34岁的已就业人员中“非正规雇佣”人群的比例达到了26.5%,2011年以来连续两年创历史新高。

此外,对日本各地区青少年教育成长的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受教养少年约24万人,较2000年减少3成。自愿参与对青少年进行教育指导及谈心的少年辅导委员人数10年来也减少了约2成。分析认为,社会支柱人群的不足和人口高龄化是造成上述情况的主要背景。

核心提示:就像手工雕刻的佛像一样,每一个稻草人各有独特的表情,有的在睡觉,眼皮永远是闭着的,其他有的抱小孩、有的犁田或扛锄头。

中新网6月8日电 不只台湾人口快速迈向老年化社会,住宅“老化”速度更是惊人。台湾财团法人都市更新研究发展基金会执行长丁致成表示,目前台湾屋龄达30年以上之老旧住宅,约302.8万户,约占总存量812万户的37%,10年后,老旧房屋比例将快速攀升至56%。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政治大学商学院信义不动产研究发展中心经理苏启荣表示,未来10年,65岁以上的高龄人口比例将由现行的1成增加至近2成,2025年就将步入超高龄社会。但很少人知道,住宅老化速度较人口结构变化,更惊人,10年后台湾屋龄30年以上的住宅比例会超过一半,台湾社会面临的“老问题”比起全球暖化更为紧迫。

据内务部门资料显示,台湾住宅存量约812万户,屋龄超过30年以来的老宅,占总量约40%,其中又以新北市老宅量最多近54万户,台北市以约45万户居次,高雄市39万户排名第三,但以县市平均屋龄分析,台北市最“老”,平均屋龄约29年,台南以近28年排名第二。

在震灾频传间,老宅的防震系数较低,特别是今年初以来中台南已发生过2次超过6级上以地震,令学者专家纷纷担心起老宅的结构安全问题。

丁致成指出,2018年及2025年台湾分别迈入高龄社会及超高龄社会,推估未来15年人口仅再增61万人,目前都市计划区已足以容纳2400万人,不过都市可开发素地越来越少,永远要面对更新的问题。

不过,都市更新推动15年,提供2.95万户重建住宅,未来30年即使乐观,也仅能增加5.9万户住宅,台湾尚有303万户超过30年以上的老旧住宅需要更新,预估需1540年才能更新完成,缓不济急,丁致成建议,未来应推动公有地、工业区更新,鼓励更新后提供部分住宅,协助解决中低收入住宅问题、提供符合高龄化需求的居住环境。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14/12/10 14:03:5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转载:日本民族将消亡!可喜可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