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12月13日 国祭日

共 638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12月13日 国祭日

公元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军队进攻卢沟桥,开始了全面侵华。1937年8月13日日本在中国的引导下开始了淞沪会战。

1937年12月10日,日军对南京展开攻击,激战到十三日,南京陷落。十七日,以松井大将、鸠彦王为首的众司令官举行了入城式。其后朝香宫鸠彦发出机密,“阅后销毁”的密令:“杀掉全部俘虏!'”的命令。三十万军民惨遭屠杀。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1945年十一月十二日,东京审判判处东条英机等七名战犯绞刑,其中就有为南京不法行为而被问责的松井石根,且只有他的有罪理由是“无视防止违法行为之责任”。详言之,松井仅仅因为对南京日军官兵的不法行为负有监督责任就被问罪、处刑了。然而,同受死刑的武藤章(事件当时任华中方面军参谋副长)在遗著《从比岛到巢鸭》中写到: “松井大将并未统率(原注:统御、经理、卫生、司法等)上海派遣军及第十军,当时系由两军司令官统率部下,松井大将只是立于其上临时统一指挥作战而已。因此对于部下军纪风纪的取缔问题,两军司令官应付全责,松井大将作为上级指挥官只应在作战指挥上负责。” 若依武藤所说,东京审判显然不应就南京事件追究松井的责任。不消说,松井绝非全无责任,但要追究监督责任的话对象明显应该是两军——即第十军和上海派遣军——的司令官,而时任第十军司令官的柳川平助在昭和1945年一月就死了,就此做结,东京审判中关于南京事件要审的首先必须是朝香宫鸠彦王才对。

到了1946年五月一日,即东京审判开始前两天,联合国军最高司令部(GHQ)国际检查局(IPS)的T. H. 莫洛上校又专程跑到东京白金的朝香宫邸,对朝香宫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盘问(盘问记录见《国际检查局(IPS)盘问调书》第八卷)。 其时鸠彦王回答说:“我当时对南京日军屠杀俘虏的中国士兵和一般市民的事全不知情”。盘问展开后,其主张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一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提到自己对此事有何责任。按入城后得知情况的松井大将曾把柳川、鸠彦王及各师团长找来痛骂一顿(《和平的发现》),照此看来鸠彦王对事件绝非不知,但不论如何他最后未被起诉,反倒是作为陆军有数的“支那通”在事件发生当时深感自责的松井上了绞刑架。

其实美国政府早在莫洛上校盘问鸠彦王的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做出了判断,认为要有效占领日本,必须利用日本人对天皇的尊崇之心,故而决定不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这样一来,占领军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把皇族作为战犯嫌疑人逮捕起诉了。即便是二十年十二月被抓进巢鸭的梨本宫守正王(元帅陆军大将)——此公系绝无仅有的唯一一名皇族战犯嫌疑人——到了二十一年四月二十日也出来了。由此看来,对朝香宫的盘问不过是走走形式。

值得一提的是,1948年三月四日莫洛上校到巢鸭探监时,问松井说:“外界现在有说法说,南京的事朝香宫有重大责任,不过托他皇族身份的福,这件事才不追究了,你怎么看?”松井回答:“朝香宫是在日军攻入南京的十天前才接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的,这件事他没有责任”,倒是给鸠彦王说了话。当时离东京审判离结案也没几天了,此时IPS再来质问松井鸠彦王同南京事件的关系,不知是出于什么理由。让人无可奈何!!!

14名甲级战犯缺少了不少人啊。

回想中华盛唐!天朝上国。

让我们走上南京街头,勿忘国耻。

坚挺我们的脊梁!

中国必胜,中国万胜!

      打赏
      收藏文本
      8
      0
      2014/12/10 11:53:3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如果将来有一天来一次东京大屠杀的话我希望是12月13日

      2014/12/11 13:32: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12月13日 国祭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