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不甘寂寞的法兰西(二)蓝篇

共 63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不甘寂寞的法兰西(二)蓝篇

有学者指出,“天下”是由一个个被汪洋大海相隔的“陆岛”组成,这一地缘现实决定了现行国际体系的形成依赖于海权发展。而该体系的主导者也必然是那些拥有“跨洋联陆”能力的国家。历史证明,l7世纪以降,凡握有海权者,就从未输掉过一场事关兴衰的决定性战争。而近代以来,法国之所以能长期保持较强全球影响力,“秘诀“之一也在于其拥有遍及5大洲 3大洋的海外领地和军事基地,数量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展开地图,从亚太到南美洲,从印度洋到非洲大陆:“高卢雄鸡”的利爪早已铺展到蔚蓝星球的角角落落,并伺机而动。

虎视非洲,重兵驻守。

2008 年 7月,法国公布《国防和安全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宣布关闭包括科特迪瓦布埃港在内的部分驻非军事基地。有资料显示,截至2007 年底,约1.4万名法军官兵在欧洲、非洲、中东和南亚的多个地区执行任务,法国还在海外领地和非洲法语国家派驻有约2.4万名军人。而到 2012 年 1月,这两组数字已分别降至7300人和1.3万人(编者注:驻非法军一度减为3000人左右,但近期因战事频仍,兵力有所回升),法国在非洲的基地也从6个减至3个。同时,法国还力图将驻非军事力量纳入非洲、欧盟和联合国维和力量的框架内,以使国军事行动具备一定合法性,而让国际社会承担由此产生的政治后果.并分摊其军事干预的成本。但有专家指出.法国裁撤驻非军队及基地都只是表面现象,法军并不会真的撤离非洲。从发生在乍得、科特迪瓦、利比亚和马里的军事行动即可看出,不管是萨科齐还是奥朗德,无论上台的是哪个政治派别,法国政府对非洲奉行的“新干预主义”立场丝毫未变。更何况,今天的非洲正成为美、英、日等西方国家,以及各新兴经济体寻求能源与合作的重要地区,法国若过分削弱驻非军力,就意味着把已占据的行动空间拱手相让。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利益使然。比如,法国之所以对武力干涉利比亚十分“热心”,一方面是因为卡扎菲在非洲“拉帮结伙”,削弱了法国在前法属殖民地的传统影响力。另一方面,以法国为首的欧洲 国家一直希望控制北非丰富的油气资源(编者注:已探明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方面,利比亚分别为430亿桶和1.54万亿立方米,阿尔及利亚为122亿桶和4.5万亿立方米.埃及为44亿桶和22万亿立方米),以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而扳倒桀骛不驯的卡扎菲政权,正是上述战略图谋的具体措施,并可借此“杀鸡儆猴”,稳定北非这个法国“后院”的“秩序”,打造其设想中的“地中海联盟”。2012年2月的一份法国官方报 告明确指出,地中海已成为“(法国)战略利益的核心”。

而被法国裁撤的驻非基地(编者注: 位于科特迪瓦、塞内加尔等国),要么与其他“任务区”重叠,要么是其战略价值 下降。从地图上看,驻非法军保留的3处 基地,分别位于非洲大陆“心脏”地带的乍得、毗邻几内亚湾(编者注:这里的石油储量可与海湾媲美)的加蓬和扼守红 海入口的吉布提。这些基地呈“品”字形分布,在将本国影响力辐射到赤道南北的同时.也守护着法兰西在该地区的“特殊利益”。需要说明的是,除固定基地外,法国还以各种名义在许多非洲国家驻有军队。比如,2002 年至今,法军便打着“保护侨民,监督停火”的幌子,在科特迪 瓦部署了“独角兽”部队,兵力一度达5000人。该部后来还获得联合国授权,借“维和”之机介入科特迪瓦内战,不仅派兵营救日本外交官,还出动武装直升机攻击科前总统巴博的据点。

2013 年 1月14日出版的法国《解放报)刊文称,法国在西非拥有“不可忽视的经济利益”,其中“最具战略价值”的就是法国核电巨头阿海珐集团(AREVA)在尼日尔投资开发的铀矿。众所周知,核能是法国的能源支柱,该国近8成电力依靠58座核电机组提供,而来自乍得、马里、尼日尔等西非国家的铀矿石,满足了法国核电三分之一的原料供给。著名的“铀矿之路”,就是从马里东北部重镇加奥出发,经尼日尔首都尼亚美向南,通过邻国贝宁的科托努港和尼日利亚的拉各斯港,最终延伸至法国本土。也正因为如此,为确保自身能源安全和利益免受损害,法国不惜在马里一战。

扼控大洋,遥制南极。

2008 年出版的法国“白皮书”认为.从非洲的毛里塔尼亚.经中东到中亚之间,存在一条“危机弧”。这条弧线所囊括的亚非诸国,一方面自然资源丰富,一方面又潜藏着动荡的因子。而能否有效应对前者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对于“2025 年以前的法国乃至整个欧洲极为关键”。以2009 年 5月26日法国驻阿联酋”和平营”海军基地揭牌启用为肇始,从海湾穿越霍尔木兹海峡入阿拉伯海,然后沿印度洋西部一直向南延伸,就会发现法国的军事基地和海外领地已连成一线。阿布扎比—吉布提—留尼汪岛—克罗泽群岛—凯尔盖朗岛,这条基地(岛)链不仅在盛产石油的海湾地区打人“楔子”,扼住了红海—苏伊士运河战略水道的南口,还与法国部署在非洲大陆腹地的驻军遥相呼应.使其具备了在地中海(依托法国本土和意大利等北约盟国)、西非、东非和印度洋等多个方向上,采取军事行动的能力。尽管法国的战略意图遭到某些地区大国的挑战,但其优势仍十分明显。马岛战争殷鉴不远,而从对印度洋的实际控制程度来看,法国拥有的强大海军、完整的基地(岛)链,以及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西方盟友的潜在支持,是单纯依托南亚次大陆、周边关系不睦,且海军发展“受制于人”的印度所无法比拟的。

未来,印度洋上是否会爆发一场岛屿战争,这里姑且不论,但法国势力范围在不断地向印度洋以南延伸,却是公开的秘密。1772 年,法国探险家伊夫·凯尔盖朗在前往南极途中,发现了一个土地贫瘠的小岛,并以自己的名字为之命名。这块位于“魔鬼西风带”(编者注:指南纬40。 至南纬50。的海区,因终年吹拂猛烈的西风而闻名)的荒岛,一年中有300天被狂风涤荡。岛上风速之大,竟然连苍蝇和蝴蝶都被迫在进化中放弃了翅膀。1893 年,法国将凯尔盖朗岛正式划入本国版图,从此,这里成为距离法国本土最远的海外领地。尽管因生存环境过于恶劣,岛上常住居民百余人,但正如英国不惜代价夺占马岛一样,法国也不会轻易放弃凯尔盖朗岛。原因就在于该岛是非洲、南极和澳大利亚的“交叉路口”,其距南极约3000 公里,比世界大多数国家到南极都近得多。有了凯尔盖朗岛作为中转站和跳板,法国在南极考察和开发研究上占尽先机。

1924 年.法国曾宣布东经136。至东经142。之间的南极土地为该国所有,面积达43.2万平方公里。由此,法国不仅成为最早对南极提出主权的7个国家各一,还跻身《南极条约》的12个创始国之列。专家指出,法国对南极的“领土要求” 有着重要的国际法意义,尽管现行国际公约没有承认其“南极版图”的法律有效性,但也未否认其合法性。须知,“南极主权要求国”的资格并非哪个国家自己开的空头支票,而是与二战后形成的国际体系密切相关。比如,德国就因战败国身份,彻底失去了对南极的领土声索权。而1951 年由近50个国家签署的《旧金山和约》,则规定日本“放弃因国家或国民在南极任何地区活动所衍生之一切权利、权力根据或利益之请求权”。目前,法国在南极共有5个考察站,其中规模最大的迪维尔站建于1956 年,最多可容纳80余人。位于南极“磁点”(编者注:南极有4个极具地理和科研价值的特殊地点.即“极点"“磁点”、“冰点”和“高点”,前 3个点已被美国、法国、俄罗斯占据)的查考特站,建于1958年,是法国唯一的内陆站,位于冰穹 C(编者注:南极冰以冰穹C-B-A-F为分冰岭,其中冰穹 A是整个冰盖的最高点。2009年2月2日,中国南极昆仑站在冰穹 A建成投入使用)的康科迪亚站,使法国在南极冰芯研究领域稳居世界前列。

盘踞亚太,扎根拉美。

1954 年奠边府战役后,法国被迫放弃对中南半岛的殖民统治,将海外活动的重心转向非洲。但时过境迁,今天的亚洲巳成为全球经济发展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从1978 年 4月,法军“迪居安·特鲁安”号反潜驱逐舰首访上海算起,法舰已访华 20次左右(2001 年后几乎每年来访),航迹遍布上海、广州、湛江、青岛等中国重要沿海城市或军港。此举从一个侧面,凸显了法国对亚太事务的高度关切。为从亚洲经济腾飞中分得一杯羹,从上世纪80 年代开始,法国密特朗政府启动“重返亚太”战略,而位于南太平洋的众多海外领地,就成为了其实施这一战略的桥头堡。

太平洋散布着2万多个岛屿,大部分已独立为10 余个国家,但一些战略位置显要、资源丰富的岛屿仍被域外大国控制,形成了约20处海外领地,其中尤以法国所占岛屿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从版图看,新喀里多尼亚(以下简称新喀)面积达1.86万平方公里, 而美国、英国、新西兰的15处太平洋领地加起来,“块头”尚不及它的十分之一, 法属波利尼西亚(以下简称法波)的面积也有4100多平方公里。从人口和经济发展程度看,截至2011 年,法属太平洋领地常住人口超过50万(不含驻军),人均GDP达2.5万美元,两项指标均名列地区前茅。这些海外领地还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例如新喀镍矿储量世界第一,约占全球总储量的25%。瓦利斯—富图纳 群岛散布在3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上,旅 游和渔业资源得天独厚。另据统计,自1960 年以来,法国共进行过210次核试验,其中193次是在位于法波的穆鲁罗瓦岛和方阿陶法岛试验场完成的。而地处东太平洋、靠近墨西哥的克利珀顿岛,面积虽仅9平方公里,却是法国重要的核废料储存基地。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新喀、法波等法属太平洋领地虽然一直在谋求独立,但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军事层面看,法国都不会轻易放弃这些战略要地。目前,法国在新喀驻有以“太平洋”海军陆战团为核心、近3000人的守岛部队。法国前总统密特朗曾说过,“新喀和散布在南太平洋的其他法属岛屿,共同构成了法兰西防务链条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环”。即便这些地区未来获得独立,法国也可能像对待前非洲殖民地那样,通过“经济援助”、签署防务协议、保留军事基地等方式,与之继续保持“特殊关系”。令人惊异的是,在美国的传统势力范围——美洲,法国也顽强地扎下了根。有资料显示,法国在加勒比海地区和南美洲都拥有海外领地,并派驻有可观的兵力。其中,法属圭亚那因建有法国唯一的航天发射中心(编者注:即库鲁航天中心,该中心也是欧洲空间局研制、发射“阿丽亚娜”系列运载火箭的主要场所),长期驻扎着包括擅长丛林战的第3外籍步兵团、第9 海军陆战团在内的数千名法军官兵,法国还计划于2014至2015年向该地区增派部队。

有专家指出,法国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众多海外领地,这个本土面积居世界第47 位的国家,专属经济区面积却达1000多万平方公里,仅次于美国,排名世界第二。凯尔盖朗岛、留尼汪岛、新喀等分布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上的众多岛屿,使法国占据了约170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7个地中海)的捕鱼区,每年预计渔获量500万吨以上(编者注:近年来渔业持续衰退,法国年渔获量仅50余万吨)。从这个角度看,法国堪称名副其实的大国。而在守卫如此广阔领地的过程中,法国外籍军团扮演了重要角色。据悉,该部现有总兵力约7700人,分属9个团和1个特遣队(驻印度洋马约特岛)。截至2012 年,法国外籍军团在法属圭亚那、中非、马约特岛、阿联酋、法波、黎巴嫩、阿富汗、乍得、科特迪瓦和加蓬等地均有驻军,并参加了2013 年初打响的马里战事。由于外籍军团大多由外国志愿者组成,只有不到30%的官兵为法国人,这意味着即使海外军事行动导致重大伤亡,法国民众的反应也会比美国社会“平静”得多,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打赏
      收藏文本
      7
      我虽然有很多毛病,但是我爱我的祖国。
      2014/11/23 16:59: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不甘寂寞的法兰西(二)蓝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