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神医”胡万林非法行医被判15年

共 14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将
  • 军号:3230141
  • 工分:1048616 / 排名:38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神医”胡万林非法行医被判15年

:“神医”胡万林非法行医致人死亡一审获刑15年(图)

中新网11月19日电据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官方微博消息,今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胡万林等人非法行医案公开宣判,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20万元。

胡万林2000年9月被商丘中院以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13年10月胡万林刑满出狱,后重操旧业,再次卷入“非法行医”命案,22岁大学生云旭阳饮用胡万林开出的“药物”后死亡。

曾被称为“神医”的胡万林1949年出生于四川省绵阳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先后三次入狱服刑。在第二次服刑中,胡万林因在狱中为人看病、求医者甚多而被媒体连续报道,1997年出狱后,他在多地医院为人看病,被一些追随者鼓吹为“当代华佗”。随后,多名患者因服用他的含芒硝药物而死亡,胡万林也于1999年1月被依法逮捕。2000年,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行医罪判处其服刑15年,经过两次减刑后,胡万林于2011年12月11日刑满释放。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8月,胡万林的弟子吕伟在网络上注册名为“自然之子”的博客,对胡万林大肆吹捧。后胡万林的弟子唐孟君联络人员进行培训,宣称由胡万林亲自传授医学理论,以谋取非法利益。贺桂芝根据吕伟、唐孟君的安排收取每人200元的食宿费。2013年8月31日10时许,胡万林、吕伟等人带领云某某等12人到新安县龙潭大峡谷云成宾馆,云某某按照胡万林传授的方法服用“五味汤”后出现呕吐、抽搐、昏迷等症状,吕伟将该情况告知胡万林,胡万林遂拿出自行调制的药水让吕伟等人对云某某进行施救。吕伟、贺桂芝、唐孟君等人拿到药水后按照胡万林的指使,采取灌药水、往身上浇水等方法救治云某某。宾馆老板见到云某某昏迷不醒后,向村医及乡镇卫生院求救,云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另一名学员农某某也出现昏迷症状,被送往新安县人民医院抢救后脱险。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胡万林、吕伟、唐孟君、贺桂芝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受害人云某某的父母及其委托代理人认为四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并要求判决四被告人连带赔偿原告丧葬费等各种经济损失共计110万元。

在今年9月份进行的庭审中,被告人胡万林、吕伟、唐孟君、贺桂芝均辩称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四被告人的辩护人均做了无罪辩护。

新闻资料:

胡万林

65岁,一半时间在坐牢。

胡万林,四川绵阳人,1949年12月12日生,小学文化程度。

1974年,因反革命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1980年出狱。

1982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出狱后在山西、河南非法行医。

2000年,因非法行医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2011年12月11日刑满释放。

2013年8月31日,大学生云旭阳在胡万林的中医培训班中猝死,胡万林再次涉嫌非法行医被公安机关逮捕。

案件回顾:

2013年8月31日,当时年仅22岁的大学生云某,跟随胡万林的“养生班”进入河南新安龙潭大峡谷景区并入住农家宾馆,一行大概十余人,除了患者之外还有像云某一样的中医爱好者。云某服用了由胡万林等人提供的“神药”之后,随即就出现了呕吐、脱水等等症状,当晚抢救无效死亡。

2013年10月,新安县检察院以涉嫌非法行医批准逮捕了胡万林等4名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将案件定性为“非法行医”的主要原因,是参加此次活动的所有人都喝了涉案的不明液体。警方出具尸检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死者符合饮用含芒硝(类)的液体后引起恶心、呕吐等,合并肠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机体脱水、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和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的征象”。

2014年6月18日,洛阳中院发布消息,称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立案受理胡万林等四名被告人涉嫌犯非法行医罪一案。洛阳中院表示,胡万林等四名被告人涉嫌犯非法行医罪一案,因案情重大、复杂,新安县人民法院依法报请移送上级法院审判,经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同意移送后,该案已由洛阳市人民检察院以非法行医罪向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立案受理。

前天庭审实录:

庭审狂言

“我宣布攻克白血病、艾滋病是事实”“不服可以现场演示”

“五味汤并不是我发明的。神农皇帝和女娲娘娘是我的师父”

“认定我非法行医,这个罪名太大了。什么是非法行医,我不懂这个”

“他(云旭阳死因鉴定者、法医学博士李凡(音))的医学水平不咋地”

成都商报报道:昨日,胡万林等非法行医案在洛阳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成都商报记者在现场旁听了此次庭审。对公诉机关“非法行医”等指控,胡万林等四名被告人予以否认;对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也当庭翻供。庭审辩论焦点集中在“是否非法行医”、“是否组织者”、“云旭阳死亡原因”等方面。云旭阳父母当庭情绪激动,抱着云旭阳的照片痛哭,高喊胡万林等“没良心”。

公诉机关

“胡万林系累犯、主犯”

上午9时,胡万林、吕伟、唐孟君、贺桂芝四名被告人进入法庭。65岁的胡万林一头灰白短发,身穿棕红色格子棉衬衣、西裤、球鞋,向旁听席上向他打招呼的几名男士挥手。吕伟、唐孟君、贺桂芝都曾是胡万林的“信徒”。吕伟(女),44岁,河南鄢陵人,家住郑州;唐孟君,30岁,医学本科毕业,湖南永州人;贺桂芝,50岁,河南商丘人,家住新疆。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称:2012年8月吕伟注册新浪博客,对胡万林大肆追捧,多次发布胡万林的理论文章,每篇文后都有胡万林“可治疗糖尿病、白血病、艾滋病及各类癌症”等内容,并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以此吸引公众。胡万林出狱后,受到众多所谓弟子的追捧,足迹遍布东北、中原多地;吕伟通过前夫黄云(系胡万林干儿子)拜胡万林为师,两人关系密切;唐孟君、贺桂芝和武汉的陈永康陆续成为胡万林的“弟子”;云旭阳通过陈永康等结识胡万林。成都商报记者曾进入吕伟、唐孟君等“弟子”的QQ空间,吕曾说要“侍奉胡万林一辈子”,其他“弟子”亦对胡万林崇拜至极。记者曾进入吕伟的博客,见其宣称胡万林可用喝水法治疗百病。

公诉机关查明,胡万林和吕伟在药店购买芒硝并配制成芒硝水,指使唐孟君联络人员进行培训,贺桂芝收取每人200元的食宿费。去年8月31日,胡万林在洛阳新安县龙潭大峡谷的“云成宾馆”,让云旭阳等12人服用由咖啡、白糖、盐、生抽(或酱油)、陈醋兑水后调成的“五味汤”,大量喝水。云旭阳照做后出现呕吐、抽搐、昏迷等症状,吕伟等按照胡万林指示往云旭阳身上、脸上浇水、灌用自行配制的药水来抢救。云旭阳被送至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云旭阳符合因饮用含芒硝(类)液体后引起恶心、呕吐等,合并肠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机体脱水、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和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的征象。

公诉机关认为,胡万林、吕伟、唐孟君、贺桂芝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非法行医,应以非法行医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胡万林系累犯、主犯,吕伟系主犯,唐孟君、贺桂芝为从犯。云旭阳家属的代理律师当庭宣读,民事赔偿方面,丧葬费等共计110万元。

当庭翻供

“反对!我没有责任”

胡万林当庭多次高喊“反对”。“出于同情之心,我愿把所有的钱给云旭阳;如果追究非法行医,分文不给。我没有责任。”胡万林说,是云旭阳“乱吃乱喝”导致死亡的。

胡万林说,自己是个文盲,医学是自学的,专长是“水土自然知识”,“我宣布攻克白血病、艾滋病是事实”,“我曾把自己的脚打断,当时就能跑能跳”,“不服可以现场演示”;他出狱后,吕伟对他崇拜至极,认他为干爹;去年8月,他本来要赴几名“四川科学家”之约,耐不住吕伟多次要求他去龙潭大峡谷观察“风水”,他就去了洛阳讲解“自然阴阳”、“健康知识”,“他们都叫我胡大师”。

“五味汤并不是我发明的。神农皇帝和女娲娘娘是我的师父。”胡万林称,1963年他在山上碰见一位老人,老人传授他“自然大法”,20多年前他又在一处山洞里发现医学等经书83部,又根据“女娲娘娘用五彩石补天的传说”自己悟出来的五味汤疗法,“就是吐故纳新,就要呕吐,我就曾经喝过一百多斤水。”

“这五味是一日三餐的必需品,对人体并无危害,把五味汤宣布成非法行医让天下人笑话。你看我的身体,体力精力视力都可以。我认水土为父母。”对于他抢救云旭阳时的“水土疗法”,胡万林辩解称,自己曾用此法救活过三个人:“一次在凤凰山,一个人突然倒地,我往他身上浇水,他就活过来了。一个40多岁的女的洗澡时突然晕倒,我往身上浇凉水,就好了。一个老太婆喝了一斤多白酒,放在宾馆外的土地上浇水,醒过来了。”

胡万林还称,自己没要求云旭阳等喝五味汤,事发时也不在现场(而是抱着吕伟3岁的儿子在车里睡觉),他很多年没买过芒硝,也没配过芒硝水。“我出狱后没给其他人看过病,谁叫我治病,我就说滚蛋。芒硝必须和成千上万的药材配在一起用,不然不敢用,一用就死人。认定我非法行医,这个罪名太大了。什么是非法行医,我不懂这个。”

对云旭阳死因进行鉴定的、河南科技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博士李凡(音),昨日也出庭质证,胡万林听完李凡的专业观点后说道:“他的医学水平不咋地。”

胡万林的发言,引起旁听者的阵阵笑声。

被告推诿

“对云旭阳的死不负责任”

庭审现场,公诉人、被告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告代理律师等几方辩论激烈,辩论焦点围绕“是不是非法行医”、“是不是组织者”、“云旭阳死因”、“抢救细节”等展开。像胡万林一样,吕伟、唐孟君、贺桂芝均称对云旭阳的死不负责任,互相推诿。

检方查明:8月19日,吕伟和胡万林曾在郑州杏林大药房购买芒硝900多克;公安机关在云旭阳居住的宾馆房间提取两瓶矿泉水,检出有芒硝类成分硫酸根离子和钠离子。河南科技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人李凡当庭质证,在云旭阳的胃里也检出硫酸根离子和钠离子,“正常情况下人的胃里是不可能有硫酸根离子的”。对此,吕伟等要求重新鉴定。

检方当庭宣读多份证人证言,也有一名证人到庭,证实吕伟借胡万林之名组织培训班、收取培训费用,胡万林调制五味汤,众“学员”喝了多次呕吐,学员抢救云旭阳时往其身上浇凉水、灌水等情节。吕伟也曾供述,胡万林安排她当其代理人,故意不让学员联系上他,以保持“大师”的神秘身份,让更多的人追随他、崇拜他,在郑州办培训班收费共9万元。“胡万林说的都是很飘渺的东西,感觉都是骗人的。”吕伟曾供述。“组织者是吕伟,我是联络人,贺桂芝相当于会计。觉得胡万林很神秘,崇拜他才受骗的。”唐孟君曾供述。

当庭上述被告人全部翻供。吕伟称,十几年来很多人追寻胡万林,她2011年12月结识胡,到洛阳并不是她的邀请,而是唐孟君打了不下5次电话一再要求见胡。“自然之子”博客里的知识是胡万林提供的,并非追捧,而是弘扬传统文化。云旭阳的死,是热水管断裂,被热水烫伤。抢救时并没喂云旭阳药水,而是喂的白糖水。她也从未到药店买过芒硝。

唐孟君则称自己并不是胡万林的弟子,并未参与组织培训班,他曾在湖南中医药大学学习针灸推拿专业,在当地是临床医生,发现云旭阳晕倒后,他也质疑过用凉水浇的方法。

贺桂芝称,在洛阳到龙潭大峡谷的大巴车上,她只是代收了大家的住宿费200元,并不是组织者,订房和点菜的人都是吕伟。

死者家属

“胡万林能判死刑,我一分钱都可以不要”

云旭阳家属的代理律师张伟认为,胡万林等以健康养生之名行非法行医之实,其行为具有极大社会危险性,愚昧的五味汤、喝水疗法毫无科学根据,在明知会造成危害的情况下,胡万林等希望并放任、不采取有效措施对云旭阳进行抢救,已构成间接故意杀人,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胡万林非法行医屡经司法机关的打击,出狱后不思悔改,其当庭认罪态度也不好,应加重刑事处罚。”张伟说。

云旭阳的父亲云文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云旭阳死后的这一年里,这个家庭整个垮了下来,他整天整夜睡不着,头发全白了,“现在的头发是染的”;云旭阳的母亲处于“半疯”状态,整天哭得受不了,“她一年前120斤,现在80多斤”;云旭阳读大学的妹妹,多次在学校接受心理辅导。“如果胡万林能判死刑,我一分钱都可以不要。”他说。

此次庭审,据成都商报记者观察,洛阳市中院做了充分准备。“洛阳中院的人告诉我,他们还没审过如此受关注的案子。”张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法院很是谨慎”。庭审从上午9时一直持续到晚上。中午休庭时,记者在法院食堂看到,因法院有“大型案件”,干警被要求提前一个小时就餐。开庭前日,记者就在法院里见到多名洛阳市民慕名来问是否可以旁听;昨日现场,座无虚席。而庭审持续到昨晚9时,并未当庭宣判。

“神医”胡万林

芒硝医死多人

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胡万林先后三次入狱服刑。胡万林因在狱中为人看病、求医者甚多而被媒体连续报道,1997年出狱后,他在多地医院为人看病,被一些追随者鼓吹为“当代华佗”。随后,多名患者因服用他的含芒硝药物而死亡。

14年前,因为治死了包括漯河市市长刘法民在内的多人后,“神医”沦为“阶下囚”。而1年前的8月31日,慕名拜师学医的漯河肄业大学生云旭阳,被疑在服用了胡万林发明的“五味汤”后不治身亡。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4/11/19 12:26:1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这老小子这回交代了。

      2014/11/20 12:27:0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683969
      • 工分:21672
      左箭头-小图标

      胡万林案,可以折射出中国立法,执法,司法的搞笑。中国法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我们等着看吧,这次被判了15年的胡大侠,不出几年又会在电视上看到治死人的事。难不成他是中央派出来减少人口的一个手段?

      2014/11/20 12:14:48
      左箭头-小图标

      这人有精神病吧?判刑是没用的,必须吃药

      2014/11/19 13:25:0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神医”胡万林非法行医被判15年回复